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二百六十五章:气宗不可犯(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六十五章:气宗不可犯(下)

    “不死,也残废了。”

    陈铭冷笑一声,嘲弄道:“一个内功段位初期的修炼者,就敢这么猖狂,真不知道嚣张的资本在哪里。”

    现在,那蔡主任跑路了,陈铭也懒得去追,训导处教室里面,就剩下陈铭和那个打着石膏板的褚妍了。

    “大大大大哥……我……我……我错了……”褚妍断断续续道:“你绕过我吧大哥,我错了,我不该打你朋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要不然就宽恕我吧,别再把事情闹大了,毕竟我爸爸是院领导,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学院里面也不处理呀你说是吧大哥。”

    褚妍表面上这么说,但心里面却一遍又一遍恶毒地咒骂着陈铭,她知道,只要让她有机会告到院长或者副院长那里去,那么这个陈铭就死定了,而且到那个时候,她褚妍一定要落井下石,一定要托关系让陈铭受尽最残忍的折磨,这样才能够解她心头之恨。

    “首先,是你自己要把事情闹大的。”陈铭左手竖起一根手指,然后猛地给了褚妍一记耳光!

    响亮!

    褚妍又懵逼了,流着鼻血愣在原地。

    “其次,道歉的时候,心里面还在咒骂我。”陈铭又竖起两根手指头,然后反手又给了褚妍一个耳光。

    陈铭精神力量碾压褚妍不知道多少个段位,所以褚妍心里面在想什么,陈铭未必是一清二楚,但是眼下,在陈铭面前,而且又是这么近的距离,褚妍心里面在想些什么陈铭多少可以猜到个大半。

    褚妍两边的脸,都变得通红起来,一个牙齿也被陈铭打掉了。

    “最后……”话没说完,陈铭竖起三根指头,再给了褚妍狠狠一耳光,这一次鼻子和嘴里的血都开始往外喷起来。

    被打得七荤八素的褚妍断断续续道:“最后一个理由是什么让我心里有个数啊……”

    “最后一个理由,”陈铭耸了耸肩,表情冷漠,道:“理由是我想凑个整。”

    “你凑个整关我什么事情啊……”褚妍口吐白沫。

    陈铭表情冷漠地转身,道:“对,暴揍你,与你何干。”

    狠狠扇了褚妍三个耳光走出训导处教室的陈铭,心情其实还挺好的,可是刚一出门,他就发现不对劲。

    “什么人!?出来!”

    陈铭大吼一声,他知道,对方听得见,哪怕现在陈铭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院长!就是他!”

    这时候,从远处走来两个人,一个是肥胖的蔡主任,另一个则是一位两鬓斑白,容颜却俊俏如二十岁出头青年的男子,这个男人,气宇轩昂,眼神里永恒的镇定与从容让人猜不透其城府,这么一个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拥有着强大的领袖气质。

    “你是生物医学专业的陈铭?”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陈铭。

    “就是他没错!这个人就是陈铭,殴打同学!还企图杀害老师!”一边说着,那个蔡主任一边扯开衣服,胸口有一个伤口。

    “对对对对对!就是那个陈铭!爸爸你终于来了!赶快报警!恶意伤人罪,杀人未遂,至少判个无期!”

    这时候,被陈铭扇耳光扇得口吐白沫的褚妍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又抬起头来,朝着门口撕心裂肺地喊道。

    “进去说。”

    院长褚国盛朝陈铭使了一下眼色,示意陈铭回到训导处教室。

    这时,那蔡主任也捂着屁股忍痛跟着进来了,他想看看陈铭被警察带走的场面,蔡主任很清楚,凭借自己这个狗腿子在院长褚国盛面前的地位,劳烦院长稍微出手收拾一两个恶劣学生,还是轻而易举的。

    “哈哈哈哈!你死定了,狗杂碎!弄死你!你拽啊!拽来看看啊?刚才那股气势呢?怎么不露出来看看呢!?院长,我告诉你,这厮杀人未遂,必须报警严惩!”蔡主任越说越嚣张,恨陈铭恨得牙痒。

    院长褚国盛目光严肃地盯着陈铭,缓缓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以说了吗?”院长褚国盛开口说话了,声音雄厚悠长,仿佛可以洞穿人心。

    “我不是说了吗,院长,这个人殴打同学,你看你女儿褚妍被他打成那样了,还有企图杀害老师,哪一条都是该判无期的罪行啊!院长!”蔡主任不依不饶,要置陈铭于死地,拼命地暗示院长褚国盛动手。

    “是你先动手要杀人的好吧,肥猪。”陈铭回敬了一句。

    “狗杂碎待会儿有你好死的!你进去了以后我还要去搞死你那个小女朋友,你等着吧,狗杂碎!”蔡主任躲在院长褚国盛身后,狗仗人势一般,朝着陈铭咆哮着。

    “你的菊花中了我的‘绝命针’,从现在开始,每隔一天溃烂大概十斤的肉,最后你会肠穿肚烂而死。”陈铭针锋相对道。

    陈铭说的是实话。

    千万别惹像陈铭这样的神医,能救人性命,也能杀人夺命。

    “你,闭嘴,”褚国盛指了一下蔡主任,然后转过头去,又指着陈铭,道:“你,继续说。”

    “这个是你女儿是吧,她先扇我朋友耳光,我给她点教训。”陈铭冷冷一笑。

    “哎呀呀呀呀!没有王法了呀,没有天理了呀!校纪校规何在啊!”蔡主任开始耍赖起来。

    “好,你,陈铭,回你的宿舍去,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谁对谁错,自有法律法规来裁定。”褚国盛不动声色,淡淡说道。

    “好。”陈铭面无表情,冷笑一声迅速离场,他很清楚,这个褚国盛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他陈铭虽然不愿意随意暴露“丹王”的身份,但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也有无数种方法让这些人蒸发掉。

    陈铭离开之后,留下那惊讶的蔡主任在那里捶胸顿足,气愤不已。

    “记得关上门。”褚国盛叮嘱了陈铭一句。

    “你这就放走了!?院长!?事实都这么清楚了,您看,您的女儿被打成这样,你居然救放走了他!?”蔡主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搞不懂为什么褚国盛院长要这么做,区区一个普通学生,褚国盛居然不包庇自己和褚妍!?

    “爸爸!为什么不为女儿做主啊!”褚妍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都很溺爱自己的爸爸这么反常。

    那蔡主任依旧不依不饶,碎碎叨叨地说道:“不行不行不行!要是就这样放走了陈铭,校纪校规何在?我南央大学的尊严何在?不杀了他就是对法律法规的严重挑战!”

    褚国盛正欲离开,却见那蔡主任还在暴跳如雷,于是开口问道:“蔡主任,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我要去报警!陈铭不死,我寝食难安!陈铭必须死!”

    “你真要去报警?”褚国盛忽然停下,转过身来。

    “对!陈铭必须死!”蔡主任急的上串下跳,根本没有察觉到褚国盛面部表情的变化,就连褚妍都发现气氛从蔡主任说出“陈铭必须死”之后,就开始变得严重不对劲了,而蔡主任还在碎碎念,不停不休。

    “蔡叔叔……别说了……”褚妍赶紧拉住蔡主任,颤抖着声音,眼神惊恐地望着褚国盛。

    “我就要说!我就要说!我要去报警!”蔡主任嘴巴就跟机关枪一样不停地噼里啪啦。

    “哦。”

    褚国盛点了点头,然后,

    表情开始严重扭曲起来!

    “那你去吧。”

    “死了你一个蔡主任,总好过,整个南央大学陪葬……”

    褚国盛那张充满领袖气息的脸上,没有了任何的表情,他冷冷一笑,伸手拉着不再多嘴的褚妍,直接走出了训导处教室。

    “爸……到底怎么回事!?”

    一路上,褚妍都非常不理解自己的父亲今天的做法,但是从他的眼神里面,褚妍却可以读出一种恐惧的色泽。

    “那个陈铭,是你我都惹不起的人,那个蔡主任想要收拾陈铭,他这次是碰上狠桩子了,早晚得出事。”褚国盛冷冷道。

    “什么!?”褚妍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所见,眼神中满是惊愕。

    “从今天起,你就当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要去遭惹陈铭,更不要遭惹他女朋友,明白了吗?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褚国盛表情凝重,再次腔调道。

    褚妍脸色煞白,不敢再多说,只能连连点头。

    ……

    深夜,生物医学专业的男生宿舍楼里,一道漆黑的身影从楼上高高跃下,然后轻轻地落到了花坛里。

    “嗖”

    黑影以奇快的速度离开宿舍楼,就连周围巡夜的校园保安,都没有发现这道身影的移动。

    这个黑影,正是陈铭。

    黑暗世界有俗语,称:厉鬼勾魂,无常索命,若见万劫,魂飞破灭。形容的就是这位神秘杀手的通天本事。

    而今晚,陈铭再一次化身成为“杀手万劫”,他戴上面具,身上穿着漆黑的POLO衫,戴上帽子,遮住了一半眉眼,在夜色的隐匿下,他把自己藏匿得非常好。

    今晚要办大事。

    陈铭走进了一处当地很接地气的海鲜夜市场,这里到处是小商小贩和一些城市里面的平民,一片祥和安宁的景象,这些人没有任何修为和境界,但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所以更不可能有人会察觉到一尊半步气宗高手的降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