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她掌中有星河[星际ABO] > 75.兵临date
    正版才千字三分!来晋江【喵梦见了我】看最新章:)盗版不好玩哩

    慢

    更慢

    直到她看到利爪暗沉的光切断了一缕右侧微卷的发, 发丝与发丝之间慢慢割裂开来,

    她张了张嘴, 似乎想喊什么, 却哑然无声

    冷汗慢慢滴下来

    心嘭嘭的跳动得好像响在耳边,这是她自己的心跳,

    然后——

    胸前‘熙光’所在的位置猛的暴涨起几道莹亮的蓝光, 在苏熙的面前张开一层薄薄的蓝色U质护盾。

    这时,对时间的感知恢复了正常。

    咣当!当——医疗床边的置物架被带动掉在地上,散落一地零碎, 发出一系列噪音响动~

    最后是被隔断的那半缕头发悠悠的飘在了地上

    而就在刚才一瞬的同时,角落里看好戏的高壮alpha猛地扑过来阻挡, 嘭!两只手稳稳的格挡住了蕾拉兽化的利爪!在蕾拉阿萨伊一击未中, 还想再来一次的时候,双手一翻一压、把他牢牢的控制在了。

    于此同时, “老……老老大……你, 你不不……不能杀了她……”站在监视器前还未反应过来的阿撒惊恐的呼喊。

    “冷静一点!”皮尔力同时沉声劝道。此一时彼一时,这时这个omega可暂时不能处理掉。

    “啊!那个蕾拉呀!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嘛……”狐尾佐佐木咳嗽一声,看现场控制住了,就走过来慢悠悠的解释。

    “先别说这个啦, 老大, 你让我先给你带上仪器试一试, 你看看你现在的精神增长数值……”说起自己的专业擅长来, 信息兵阿撒就口齿清晰又流利!

    蕾拉阿萨伊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清醒过来后智商和情商都在线了, 只是豹耳略微耷拉了一下。

    现在,两个病残,一个坐在医疗床扒拉着乱蓬蓬的金发,一个靠在医疗椅上叹了口气。蕾拉与苏熙大眼对小眼的互相瞪了一会儿。

    噗嗤——苏熙笑了。

    然后忍不住伸手过去,想揉揉他乱蓬蓬的发。

    啪!被一只爪子打掉。力道不重,利爪也小心缩起,可少女白皙的手背上还是很快红了一杠,蕾拉看见了,觉得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就冲口而出,“说过好多次了,别碰我发型!”

    咦!他侧头疑惑了一下,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明明只能算见过的第二面吧,这种奇怪的熟悉感!?

    “哦~”少女慢吞吞的回答,然后说了两个字“好吧。”就规规矩矩的收回手不动了。

    哦?她就只哦了一下!不多说什么吗?

    望着对面消失了笑容平板着脸的苏熙,蕾拉瞪大了眼!

    再瞪!

    豹耳服帖的转向耳后,轻轻颤抖……

    回忆被触摸的感觉。确实非常的、难以抗拒!好想,好想再被摸一下……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蕾拉皱眉!心里涌起一阵羞怒的感觉……这醒来后种情绪变化太不正常了,虽然有信任伙伴的解释,蕾拉阿萨伊保持脸色如常,但金眸渐渐暗沉了下来。

    他思忖着。

    “为了稳固你新拓展的精神力等级,”狐尾佐佐木走过来按住他的肩膀,打断了蕾拉阿萨伊的沉思,“苏熙小姐需要在‘阿拉蕾’多呆一段时间,在这期间,苏熙小姐会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暂为保管‘阿拉蕾之匙’……”

    “舒西?”蕾拉疑惑的问,虽然狐尾佐佐木居然把‘阿拉蕾之匙’做为筹码交了出去,但他相信以狡诈不吃亏著名的狐尾一定是拿到了足够等值的利益。具体的细节可以稍后再问,当下对任务目标的名字更改有点疑惑。

    “不,是苏熙”少女笑眯眯的拿起平板写用通用语写上了suxi几个单词,“在回到尹都之前就称呼我为这个名字吧。”

    “你的任务,我的归期,都不得不推迟了。不过为了你自己好,”少女望着他,白玉兰馥郁的清香在他鼻尖萦绕而过,“这个期间,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说完,苏熙起身离开,把空间留给了需要磋商的几个星盗伙伴。

    目前来看,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苏熙心里飞快的推测着后续的举动及应对的准备。就这样,跟狐尾佐佐木已经谈妥细节的苏熙,愉快的开始了她在星际海盗‘阿拉蕾’主舰上的冒险与观光的时光。

    ……

    ……

    *

    埃尔法星系边缘。第一要塞。

    军事宿舍。艾伯特‘奢靡的’私人套房。

    外观简洁,但内里大有乾坤。比如,这个硕大的占满了正面墙的器械收藏柜,被他偷偷改成了酒窖。里面各种渠道偷运来的好酒摆了满满一柜。此刻的他正得意洋洋的跟克里斯炫耀着最新的藏品。

    这一百多个帝星日的各种发展对于乔伊艾伯特来说,完全是日了个鬼了。也怪不得虫核事件告一段落后,他必须得放松放松。实在是整个事件的发展过于大起大落,作为西面战线总指挥官的菲茨杰拉德失陷幽浮星后,按临时的危机任命书,一应事务都需要由他扛起责任,这让一向抱着背靠大树好乘凉的艾伯特,觉得自己在短短时间内简直快急秃了发际线!

    只是光是事务性的繁忙倒也算不了什么,做为人类帝国权利金字塔顶级家族最显赫的那一拨人,艾伯特有着特权阶级独有的心理状态,边防线的生死存亡,战场上的生命损失,他都不能脱俗的有着克里斯口中的‘贵族老爷的冷漠感’。

    对他而言,只有菲茨杰拉德本人的安危和政治价值是值得牵挂的。因而无论从亲信下属的角度还是从私交好友的角度,艾伯特都不想再重复那么一遍心理路程。从被强令打开吞日号舱门,众亲信悲壮的目送殿下一去不归般驾驶着黯炎机甲前往预测的毁灭之地,仅为确认虫族战场上破译的那个重要信号!刚明确预测信息的正确,费了极大的代价完整的取回了宝贵的那枚虫卵,艾伯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收到穿越虫洞坍塌的信号!眼睁睁的旁观着机甲黯炎快被时空裂缝撕裂成两半!

    “想不到在那个死寂的星域里,竟然真的埋藏了一颗虫母秘密孵化的虫卵!”艾伯特摇晃着水晶杯里的冰块,感叹道!

    “是啊……为了下一个三百年的防御工事!”克里斯松了两个扣子,用手理了理海藻般的长发,长长的叹出一口气:“这次战役所有的冒险和牺牲都有了意义!”

    她想到了死去的战友,也……想到了狼狈死去的艾丽莎,心情不由得低落了一瞬。

    “敬你~”艾伯特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嬉笑起哄般的举杯向她,“是靠你完美胡捏的数据,一份神神叨叨的报告,才成功拖延了陛下监官的报告!让我们终于等到吞日号传来的那条宝贵的单向信号!才让我在要塞基地的坚守有了意义!”

    “什么完美胡捏!”克里斯翻了一个大白眼,心里的阴翳才驱散了一点,“吞日兽核是古宇宙的考古遗物,它身上的不科学之处,只能说明我们当前的知识系统还无法解释!”

    “确实!”艾伯特摇摇头,一杯接一杯的有点微醺,“在黯炎遭遇时空裂缝撕裂的危机时,吞日号自发启动出的那次曲速跃迁确实太不科学了!无法解释!”

    “按我们佐为家流传下来关于吞日兽的古籍中,吞日兽核跟殿下精神结契,有危机自发救主的行为也完全不奇怪!”

    然后,克里斯佐为就看见艾伯特露出一脸‘传说故事也能当真?小姐你几岁?’的扭曲表情,她挑挑眉,转移了话题。

    “也敬你!”克里斯举杯,漂亮的黑眸在红酒杯后闪动着笑意:“是你靠完全不要脸的耍赖手段,彻底扛住了尹都那边胡乱搞的压力!”

    “谢谢噢!是夸我吧!一定是夸我吧!”艾伯特夸张的笑了起来,他一向不认为凭借着自己的家世背景和各种裙带关系胡作非为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如果不是菲茨,他到现在一定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纨绔,可现在的他,被菲茨带上了战场的他,见识过帝国疆域广阔的他,找到了自己纨绔的意义!

    如果人可以走在光明之途上,就不会想再萎顿成不可救药的人渣烂泥。菲茨于他,不仅是上司,更是他人生重要的朋友。

    只不过他过于随波逐流没有目标,而他决定追随的这个朋友,过于目标明确而可以舍弃任何不相关的一切。

    艾伯特眯了眯眼,借着酒气,问了克里斯一句:“在星际跃迁点伏击反攻的头十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

    “吞日号上那个omega所有存在过的数据都经过了修正,我知道你上报给鹰部的报告中,提的是‘幽浮星实验品战损’……你觉得尹都会相信?”

    “不相信又怎么着?”

    克里斯沉默了一下,想起当时的情况。

    战火刚起,幽浮苏醒破译密码,同时也触发了K31,当时只有不到十秒的决策时间……

    “我理解殿下的决策,如果阻拦K31就会失去战场先机。还不如顺势送走那个无辜的omega,尚未抵达尹都,尚未清晰是否是殿下所指定的omega就遭到如此疯狂的攻击!”克里斯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解,“这不像那位的作风!太疯狂了!”

    “呵呵,”艾伯特冷笑了一下,“一点都不疯狂!如果我是那位的属官,怕也会认同这是最正确的做法!”

    “期限……越来越接近了!”艾伯特一脸微醺,眯眼看向窗外,“那位的婚生子女已经有数十位了吧?性别分化成功的也有五位!还不提被他隐藏起来的,那些基因工程的子嗣。”

    “只要殿下越晚一天设立储妃,越晚一天有婚生子嗣……”艾伯特突然哼笑了一声,“他曲线登顶的可能性就越大!”

    “其实着急的应该是我们!不是尹都那个人啊!”艾伯特痛心的说,“菲茨从小就那板着张死人脸,这劝退了多少娇娇软软的omega啊!无数次在社交季舞会上,我都恨不得给他打一针A型发情剂!也扔过意外发情的omega到他房间,可他把人家打晕了啊!多辣手摧花!”

    越说越捶胸顿足的痛心!

    啧!看着艾伯特越来越醉的样子,克里斯踢了他一脚,“说什么醉话呢!闭嘴吧你!”

    “克里斯,”艾伯特顺着她的力道,倒在沙发上,慵懒的翻个身,“殿下是对我封闭了那个omega小姐的去处,可我了解他,他一定暗地把人安排妥当了!”

    “但你肯定知道!”艾伯特突然凑近,眯着眼睛逼问,“对吧?克里斯!”

    “哼~”克里斯不语。原来舍弃珍藏品,意图灌醉她,真正的彩蛋是在这里!

    “我不插手,”他狡猾的笑,“但我能猜到大概,你一定要让人保护好这个宝贵的omega!”

    “我有预感,要打碎尹都那个人的痴心妄想,以后一定能有她发挥作用的时候!”

    “看来殿下的决定没错!”克里斯皱眉!心想,果然只有这些贵族老爷才最了解对方!果然只有完全的舍弃才是最好的保护!

    “你们这群肮脏的政治动物!”叹息一声,她仰头一口气喝完杯子里的酒,“我心里不爽,来!打一架!”

    眼神微醺的艾伯特一下子清醒了!想起在重力训练室被暴力化的克里斯支配的恐惧!

    “噢!不!”他试图挣扎!

    “咱能文雅一点行吗?我们用这个——”乔伊艾伯特扬起手里珍藏的红酒,灯光照射在透明的酒瓶上,红如宝石的美妙液体闪动着动人细碎的光芒,“来一场强弱决斗如何?”

    望着克里斯越来越晶亮的眼神,乔伊艾伯特讨好的笑着,

    “这难道不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吗?”

    ……

    ……

    苏熙披上了狐尾佐佐木贴心准备的斗篷,乘坐信息兵阿撒驾驶的飞梭来到了前哨空间站。

    区别与幽浮星的空间折叠原理,前哨空间站是较为古老的旋转式人造重力空间技术,从外观看过去,就如同一个由积木拼凑而起的巨大的环形的手环,手环中空的部分就是四艘巨型舰艇接驳停靠的位置。

    飞梭停在了前哨空间站的黑矿广场上。

    按照电子单的指引,他们穿越过熙熙攘攘的集市,前往中心地点的‘星际马戏团’的主帐篷。幸运交易会最有价值的东西将在那里展开估价和交易。

    沿着集市一路穿越而过,苏熙听从狐尾佐佐木的指点,裹紧了带有信息素隔离以及视觉拟态作用的斗篷。藏在斗篷下的琥珀色大眼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一路的见闻,只见各种兽化基因的人群聚在一起,有老有小,有瘦有胖,莫名给苏熙一种亲切的熟悉感。

    【第一千二百届‘流动的幸运交易会’】

    这几个流光溢彩的文字分别使用了星际通用语,塞壬语,兽人语等五十多种常用语言在半空中投射而出,绕着整个场地轮番滚动播放。
    喵梦见了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