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三嫁女主最后挂了 > 第 66 章 第 66 章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怀中的人儿用手摸自己的胸口,还是在动,陆湛只能无奈的轻喝道,“别动,就安静待一会。”

  微软的话语让王絮儿安静下来,看着抱着自己的陆湛,王絮儿不由问出口,“将军,今天你如此奇怪,可是有什么事?”

  陆湛眼一闪,垂头看向王絮儿已恢复正常,可人儿却突然靠近,颈边的呼吸,紧贴的地方让他一片酥,全身紧绷得快要把持不住。

  这女人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主动,明明理智抗拒,身体却犹如条件反射般紧紧抱住她。

  柔软的唇蜻蜓点水的印在他颈上,陆湛的理智一下崩溃,只剩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让他拒绝,“不行。”

  “为什么不行,”王絮儿微抬眸,她还是第一次见拒绝的陆湛,可他明明耳根泛红了,明明想要了却强撑着,这男人是自尊心作祟吗?那她就成全他,“可是我想你了。”

  软糯的话让陆湛溃不成军,脑中心中只想要眼前的人。

  突如其来密密麻麻的吻让王絮儿有点反应不过来,喉咙开始痒起来,怎么憋都憋不住,王絮儿只能躲开陆湛的强势咳嗽起来。

  咳咳,咳得自己都难受,王絮儿只能无奈的靠着枕头,关键时刻掉链子,要是以后都这样可怎么办,如果要真到床上了,那不是很煞风景。

  嘶哑猛烈的咳嗽声音拉回陆湛的神智,心疼又察觉自己的无,陆湛轻轻的拍着王絮儿的背,“可好点。”

  见她脸色红润懊恼的脸,可能是一时没有憋过气来,“以后不要如此冲动。”

  咳嗽完的王絮儿看向陆湛,“我就是想你了。”

  一句话让陆湛心生荡漾,看着那双泪光点点的双眼,“可是真的。”

  “是,想你,”王絮儿伸出去抱住陆湛,“我是真的想你。”

  靠在自己胸膛的人儿,陆湛心中雀跃,可脑中却打铃,“为何突然如此。”

  听着陆湛不信的话,王絮儿抬眸看向陆湛,“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骗你的。”

  陆湛直直的看着自己,似乎在想自己的话的真假。

  王絮儿摸上陆湛的脸,“上次险些死……”唇被捂住,王絮儿看着陆湛拿开,“不过我命大还是活了下来。”

  陆湛看着轻松的王絮儿,她不想听见她说什么死的。

  “真的,不需要担心,经过那次生死后,再经过这一次大病,我想通了,要随自己的心,”王絮儿攀上陆湛的脖颈,“不要再拘着,那样多浪费生命是吧?我喜欢你陆湛,真的,以前是因为各种原因压抑着,现在不一样了,这病让我想通了,我喜欢你就要表达,就跟你一样,生命本就短,要好好珍惜不是吗?”

  闪闪的眸子犹如星辰一颗颗的重重砸进陆湛的心中,砸的欢喜,又砸的生疼,陆湛静静的看着王絮儿,如果能一直如此多好,就算她骗他,他也认了,“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絮儿点头,“你还不信吗?”

  “不是因为别的,”陆湛沙哑的问出。

  “因为什么别的,只因为我想通了,”王絮儿一笑,“只要将军对我好,我也会对将军好,如果以后将军不对我好了,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

  “那我打算接你大哥和侄子进京,可好。”

  陆湛看着脸色突然一变的王絮儿,他只是试探一下,她就不同意了。

  “为什么?”王絮儿不知陆湛为什么突然提起她大哥。

  “在京城我好护着他们,谁不说可以时时去看他们,但一个月一次还是可以,难道你不想见他们,”陆湛看着王絮儿。

  王絮儿摇头,“他们乡下人适应不了京城得繁华,让他们待清河郡挺好的。”

  “难道你不想他们。”

  “想,可是京城,天子脚下,皇门贵胄的,如果他们一不小心得罪谁?”王絮儿心里是担忧的,京城消费高,她一怕他们不适应,二怕随便得罪一个人,她更怕到时候有人那她大哥他们来威胁他。

  “京城的其他平民百姓不需要生活了,”陆湛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她不肯让他们来就是还顾忌什么,或者不信任他,“还是你觉得我护不住他们。”

  探究的黑眸,王絮儿觉得陆湛似乎想从她嘴里知道些什么?她就是不想他们来京城而已,各种拘束,还可能会被威胁,陆湛又不是时时刻刻在身边,到时候鞭长莫及,“将军不是如此,我就是……”

  躲闪的眼神,陆湛苦笑了一声,“为什么不肯信我。”

  “我没有不信你,”王絮儿反驳道,“我只是不信别人。”

  陆湛扒开王絮儿的手,“王絮儿……”后面的话陆湛不知怎么开口,“我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

  突然冷漠转身就走的陆湛,王絮儿伸出去都没有勾着,“将军。”

  陆湛脚步微顿了一下,王絮儿以为陆湛会停下,连忙下床,可陆湛却继续往前走,王絮儿只匆忙的叫道,“将军,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直接和我说,我们可以好好协商。”

  “协商,”陆湛苦笑了一声侧眸看向匆忙而来的王絮儿,“你可愿意让你大哥和侄子来京城。”

  “这……”

  陆湛看着犹豫的王絮儿就知她还是不愿,那还有什么可谈。

  看着直接离去的陆湛,王絮儿伸出的手收回,嘴边的话也收了回来,为什么就一定要接她大哥他们来了,在清河郡不是一样的吗?有什么区别。

  他这么介意就不能好好说吗?怎么一副对自己失望到底的神色,她也没有做什么?以前他都未如此,今日怎么这么在意这事。

  陆湛回头远远看了眼秋雅院,他难道就不值得她信任吗?难道他还不如快要消亡的八王爷党。

  王絮儿你到底怎么想的,以前觉得你挺聪明的,可现在蠢的可以。

  一连半月陆湛再也没有跨过后院,王絮儿想探究陆湛的事,探不了,想问他也问不了。

  傍晚,王絮儿正用完膳就听见院门外传来糟乱的声音,眉头一拧,正打算出去看看,就见几个虎背熊腰的粗使婆子从院内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情况,好像她犯了什么罪。

  “王姨娘,得罪了,夫人有请,”为首的粗使婆子上前冷冷的对着王絮儿道。

  王絮儿见那婆子冷冷的视线就知还真被自己猜中了,可自己什么事也没有做啊!“可是什么事,需要这么劳师动众。”

  “去了就知,”为首的粗使婆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王絮儿。

  “那好吧!”探不出什么口风,只能跟着去了,只要给她知道事情的原委就行,她又没有做什么事,她身正并不怕。

  婆子们见王絮儿如此情愿,并没有再动手。

  王絮儿一进屋主院就见除了夫人在之外,居然秋姨娘和吴楚儿都在,如此隆重是打算三堂会审吗?可她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做,不过后院的人想陷害你,不管你有没有做都可以给你找出各种理由。

  可吕雅珠不是如此是非不明的人,不过她还是先听着她们怎么给自己定罪。

  吕雅珠神色复杂的看着走进来的王絮儿,当初她听到流言蜚语时都是一惊,本以为是下人的口舌或者是谁嫉妒乱传播的谣言,可后来又听了一次,那说得证据确凿,她也开始怀疑,慢慢着手调查,后来发现连秋姨娘等人也在调查。

  估计都想扳倒王絮儿吧?她扣心自问也是如此,特别是确定消息是真的后,她心里是无比欢喜的。

  本来她还想等等,等陆湛回来,她亲自去跟他说,可不知今日谁泄露了出去,吕雅珠看了眼秋姨娘和吴楚儿,也许是她们之间一个人,她们还是沉不住气,等着将军一起,将军知道实情厌恶后,那王絮儿怎么也翻不了身了。

  她知道了,只能采取行动。

  “王絮儿,”吕雅珠看着无畏的王絮儿,这女人怎么就一点不心虚,毕竟是偷了男人。

  “婢妾在,不知夫人派人叫我过来是为何事?”王絮儿行完礼客气的问道。

  “也无大事,就是想找王姨娘确认几件事?”依然镇定的王絮儿,如果不是她亲手查的,还真会以为王絮儿没有做那事呢?

  “那夫人问?”王絮儿心里舒了口气,只要吕雅珠不强来就行,莫须有的罪她还是可以辩解的。

  吴楚儿看着大言不惭的王絮儿,冷哼了一声,有了老爷的宠爱还在外面偷人,真是厚颜无耻。

  秋姨娘也打量着王絮儿,见她一脸坦然毫不知情的模样,都佩服王絮儿的心里素质了,居然如此不心虚,如果是她们想都不敢想这样的问题。

  如果不是证据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她都觉得王絮儿真是会演,有心机。不过也是,就凭她如此相貌和身世,没有心机如何勾搭上将军。

  “王絮儿,女子应恪守妇道,你可知?”吕雅珠缓缓开口道。

  “妇道,婢妾知,”王絮儿点头,“跟了将军后,婢妾一直老老实实守本分,至于以前的话,夫人应该也知,但那也是遇见将军前。”

  难道她们想冤枉她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