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学霸女神超给力 > 第2361章 这就是幸福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薄司擎终于认真看了眼前的女生一眼。

    女生大概也就20岁的样子,头发烫成大卷,戴着一个宽宽的发卡,脸上带着妆容,唇色鲜亮,身上穿了一件粉色羊绒大衣,脚上是一双马丁靴,手里还拎了一个LV的包包。

    这身打扮,让薄司擎恍惚以为是在那个世界。

    但也就只是晃神了一瞬。

    “你想起来了吗?”舒灵眨了一下眼睛,笑容明媚。

    薄司擎点头,“想起来了。”

    舒灵那本就明亮的眼神,更是一瞬间被点燃一般,光亮四射,“真的呀,那就给我个机会感谢你吧。”

    薄司擎微笑,“这就不必了吧,举手之劳,那天我负责搬书,如果这算是帮忙的话,我那天一共帮了48位同学,每人都请我看一场话剧,我大概就不用上课了。”

    “……”

    舒灵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整个人尴尬无比。

    她咬了咬唇,“我只是想认识你一下。”

    “你知道我的名字,不是已经认识了?”薄司擎没再多说,绕开舒灵,快步离开。

    留在原地的舒灵,气得跺脚。

    不远处的一个女生快步走了过来,小声跟舒灵说,“他很不好接近的。学校好多女生给他写诗,他从来都不看的。他课桌抽屉里,全都是。”

    “董向梅你什么意思?”舒灵皱眉,瞪着身边的女生,“你的意思是,我跟那些女生一样,都不可能追上他。”

    董向梅赶忙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舒灵,你跟别的女生怎么能一样?你家世那么好,你还出过国,眼界见识都不一样。我的意思是,薄司擎同学和其他男生不一样,他这个人很纯粹,不会轻易被人打动。但是这种人,一旦真的动心,那就是可以信任一辈子的人。”

    舒灵的眉头舒展开来。

    董向梅说:“舒灵你之前一直在国外还不太清楚,但入学的这段时间,想来你也看了很多吧。不说别的,就咱们的同学里面,有多少农村来的知青,是抛妻弃子或者抛夫弃子来上学的?他们仗着农村很多人结婚只办酒席不领证,仗着天高皇帝远很难查证他们的真实状况,就隐瞒自己的婚姻状况……纵然他们跟农村妻子没有感情基础,可当初为什么要结婚呢?既然结婚了,又为什么不负责?就因为能够回城,就可以置一切于不顾了吗?”

    舒灵微微皱眉,“董向梅你怎么了?”

    “没有。”董向梅笑了笑,“就是有所感慨罢了。咱们很多同学,不光是隐瞒自己在农村的婚姻状况,还完全没有羞耻心地跟女同学打得火热,谁收到情诗谁没收到,都会成为谈资……但薄司擎同学,从来都不会加入这些。”

    “那他,在农村结过婚了吗?”舒灵轻声说。

    董向梅摇头,“这我不知道,也没问过,他不合群,除了上课之外,课余时间根本找不到他。不过我猜没有,他这样的人……看起来就很坦荡。肯定不会隐瞒自己的婚姻状况,如果你真想追的话,你大可以当面问他,我觉得他不会撒谎。”

    舒灵慢慢地笑了起来,“谢谢你啊董向梅。”

    董向梅笑了一下,“我只是觉得你们很般配,他那样的人,只有你才配得上吧。”

    舒灵的笑容更加真诚,“如果真有好消息,一定请你吃喜糖。”

    “谢谢。”董向梅微笑。

    ……

    医学院的学习,相当不轻松。

    云画依旧能够过目不忘,这对于需要大量记忆的医学院来说,简直是天生的作弊器,但仅仅只有记忆也还不够,她还需要理解,需要实际操作。

    仗着作弊般的过目不忘,以及强大的理解能力,她的学习进度远比学校教学进程快得多,同时呢,在其他学生把所有课余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的时候,她能够留一部分课余时间自己支配。

    “林云画,你晚上还不来上晚自习呀。”同学蒋琼说道。

    云画点头,“嗯,我先走了。”

    蒋琼一脸羡慕,“我要是学习能力像你那么强大就好了。”

    云画从学校离开,就去买菜,虽然不能天天都给孩子们做好吃的,但每周至少两天要做大餐,这是必须要的!

    自由交易还是没有放开,但已经宽松不少。

    北城这边的风气显然比农村那边要宽松一些,主要是大城市里需求太大,供销社根本满足不了,人总是要活的。

    云画买到了一条鱼,还买了一只鸡。

    她住的地方距离家近,回家后她先把屋子打扫一下,而后才开始收拾鸡和鱼。

    鸡她不想杀,不是不敢,而是犯恶心。

    鱼还好。

    她打算先收拾鱼。

    正弄着呢,薄司擎回来了,手里提了几根黄瓜,还有一些土豆。

    “你下课这么早呀。”云画一边收拾鱼一边问。

    “嗯,今天不是要做大餐么,馋了。”他笑着走过来。

    “我做的也不太好吃……啊……”

    云画指头一疼,鲜血瞬间涌出。

    “怎么了!”

    他连忙走过来,看到她手指流血,立刻拿着她的手,倒水给她清洗。

    云画有些不好意思,“鱼太滑了……”

    “放着我来杀。”

    “还有鸡呢。”云画有些尴尬,“本来想让你杀鸡,我杀鱼……”

    “以后都留着,我来处理。”他说完,就把她手指放入口中,吸出一些血来,吐掉,又吸出一些,吐掉,反复几次。

    云画整个人都木了。

    他做得太自然,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过来,再用酒精洗一下,会很疼,忍忍。”他总算放开了她。

    “不用了吧,这么小的伤口。”云画呆呆地说。

    “鱼是水产品,水中容易有各种细菌,万一感染,这年代可不好治。”他说。

    云画自己就是学医的,当然知道他的意思,连忙点头。

    “忍一下。”

    他说着,就飞快地倒了点酒精在她伤口上。

    刚开始就只有凉的感觉,但仅仅只是一秒钟之后,那种钻心的疼就瞬间袭上心尖,真特么疼啊!

    她忍不住深呼吸。

    他又看了她一眼,“还疼?”

    云画连忙摇头,抽回了自己的手,可是指尖残存的柔软黏腻的触感,还是让她有些错乱。

    “我来做,想怎么吃。”他问。

    云画猛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一点,“还是我来做吧,一点小伤,不碍事。”

    “我也没事。”他说,“鱼怎么做?”

    “我想做糖醋鱼,孩子们都喜欢甜口的。”她说道。

    薄司擎点点头,“那就糖醋鱼。那鸡呢?”

    “炒一遍,然后加土豆炖。”她说。

    “好。你去煮米饭。”他给她指派了活,又说,“注意伤口。”

    云画照做了。

    在北城这边柴火不太好找,用的是煤炉,铁皮桶做成的煤炉,中间填放煤球,上面可以放各种锅。

    云画淘米下锅,放在煤炉上煮,又回头来看菜案前的男人。

    男人身高腿长,正站在菜案前利索地处理鱼,刮麟去内脏,清洗之后又打花刀,腌制,他的动作行云流水,明明是件很不优雅的事情,偏偏他做起来,就格外赏心悦目。

    米饭煮好的时候,男人已经把鱼和鸡都处理好,各种配菜也都处理好,准备炒了。

    嘟嘟和兜兜也放学回来,放下书包就往厨房里跑。

    “妈妈,好香!”兜兜说。

    云画无语,“还没开始炒呢,什么香。”

    “米饭呀!”兜兜眼睛很亮,“闻到米饭的香味啦!”

    云画无奈,“去写作业去,兜兜同学,非常严肃的警告你,写作业要认认真真,尤其是你的字,写得太丑了!”

    “知道啦妈妈。”兜兜说,“妈妈,北城的老师也没有很厉害呀,嘟嘟今天把数学老师给难住啦,他说的题,数学老师都不会做!”

    云画微微皱眉,看向嘟嘟。

    嘟嘟立刻说道:“对不起妈妈,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

    云画真是没有办法,详细地问了两个小家伙事情的经过。

    原来是嘟嘟上课的时候,觉得老师讲的东西太过无聊,就自己在算薄司擎和云画给他出的一些奥数题目。

    很多人会觉得小学数学非常简单,但其实不是的,数学帝葛军曾经说过,所有的数学题本质上都是小学数学,数学学到深处的时候,就是化繁为简,那所谓的简单,其实才是最难的。

    嘟嘟的思维实在是太活跃了,普通的小学数学根本不够他发挥,又不能让他直接跳级太多,云画和薄司擎就想办法让他做奥数题,扩展思维,也让他不至于无聊。

    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会用奥数题去为难自己的老师。

    在浪费了那十年之后,现在各个学校都缺老师,优秀的老师、学者,肯定都在优秀的大学,小学老师的水平确实参差不齐,但一般来说教普通孩子小学数学也够用了。

    然而嘟嘟不是普通孩子,这就导致问题的出现。

    云画担心的是,嘟嘟会自满。

    他的奥数题目,他会做,老师却不会做,这可能会让小孩子觉得老师也不过如此,他会对老师没有敬畏之心,不会再尊师重道。

    这样很不好。

    不过现在也不是教训他的好时机。

    先吃饭!

    吃过饭后,云画也没多说什么,她去收拾碗筷,让薄司擎跟嘟嘟谈。

    父亲对孩子们的作用是十分明显的,尤其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父亲,对男孩子的影响根本是母亲所无法比的。

    “嘟嘟,帮爸爸洗碗。”薄司擎说,“妈妈手指受伤了,不可以沾水。兜兜,你帮妈妈收拾房间,铺床。”

    “好的爸爸。”

    两个孩子都答应了。

    云画心中很暖,他记得她的伤口,但那其实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伤口……

    晚上睡觉。

    这座四合院里原本的炕就不够大,两个房间,嘟嘟和兜兜睡一个房间,云画和薄司擎只能睡另一个房间。

    一开始薄司擎说他打地铺,但北城真的很冷,怎么可能让他打地铺。

    两人还是睡在了一起,但两床被子,两个被窝,也就是在紧挨着而已。

    两人躺好之后,云画小声说:“你跟嘟嘟说了?”

    “嗯,小孩子偶尔有一点炫耀心理很正常,及时纠正就好,你也别太在意这事儿。”他说。

    云画点点头,“我知道。”

    夜半时分。

    云画只觉得浑身发冷,小腹坠疼,她直接疼醒了。

    得去茅房放上卫生巾。

    这年头还没从国外引进卫生巾的生产线,她所用的,都是薄司擎亲手做的,他做的量够她一个人用一年的,也都带来了。

    她轻轻地起身。

    可才刚动一下,他就醒了,声音有些干哑,“怎么了?”

    云画有些不太好意思,小声说,“我例假可能来了,肚子有些疼,我去一趟卫生间,你睡你的。”

    他却不管那么多,直接起身,拿了军大衣给她披上,“别着凉了。”

    “嗯。”

    她去了卫生间,换好卫生巾回来时,他已经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喝点水会好一些。”

    “谢谢。”

    她喝了水,重新躺下,可是后半夜,炕已经有些凉了,小腹又隐隐坠痛,很是难受,她翻了几个身都睡不着。

    “肚子很疼?”他忽然问。

    “对不起,吵醒你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你睡吧,我没事。”

    他沉默了一会儿,“炕有些凉了,你相信我的话……我给你暖暖。”

    云画心猛然一跳。

    天知道她有多想说,她不止相信他,她更爱他!

    可是……

    她不断提醒自己,这是还没有爱上她的薄司擎,不是她的老公薄司擎,她不能以现有的身份强迫他爱她。

    所以这些天以来,她和他一直都更像是朋友一般相处……

    他掀开自己的被窝,又拉开她的被窝,把两床被子都盖起来,他又伸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地揉着。

    他的手很暖很暖,他的被窝也很暖。

    这一刻,她终于还是抵抗不住,贪恋了这份温暖。

    早上醒来的时候,炕又重新热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屋内的挂钟,已经7点半了!

    往常她都是六点多起床的。

    赶忙起来,桌上压着一张纸条,是他的字。

    “早餐在煤炉上热着,记得吃,把暖壶带去学校,里面是红糖水,记得喝。”

    她收起纸条,笑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