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穿成天道亲闺女 > 第114章 第114章: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第114章:

    宗珩挂断电话 ,眸子微微垂着, 眼里有些诧异和好奇。

    宋昱杰怎么突然来帝都了, 帝都最近也没有什么大生意需要他出面, 最主要的还是他始终在帝都, 他小舅似乎的确没有必要?

    葫葫有些诧异, “小舅舅?”

    宗珩放下电话 , 点了点头,“是,我小舅舅,你小时候见过, 和我关系特别好。”

    宗珩有个小舅舅, 葫葫是知道的, 虽然当时年龄很小,但葫葫记事早,这些也还有印象, 葫葫关心的却并不是这个, 提心吊胆的是另一个问题, 眼巴巴的看着宗珩, 生怕从他口中说出一句话。

    “我们明天回帝都 。”宗珩笑着满足了葫葫。

    葫葫瞬间趴下, 半点精气神都没了, “你走, 我留下。”

    宗珩眼里笑意更甚, “我是同意的 , 得问问奶愿不愿意。”

    葫葫直接捂着脸, 盖着脑袋,堵着耳朵,假装什么都听不到,再过最多几天时间!她就可以避开今年的考试!

    “我们再玩儿半个月吧?”葫葫试图挣扎一下。

    宗珩摊摊手,没有说话,葫葫自觉往后退半步,“十天吧,就再玩儿十天,可以吗?”

    十天时间,加上在路途上的时间,应该就能避开 ,她含着最后一丝期待看着宗珩。

    宗珩继续摊手,“我说得不算,葫葫打电话问一下奶吧?”

    葫葫以一种十分悲愤的眼神看了一眼宗珩,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如果她奶能同意,她还用得着跟他说这么多吗?

    宗珩拉起葫葫,“去吃饭,如果的考试成绩不错,春节我可以考虑带葫葫去其他的地方。”

    葫葫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真的吗?”

    回帝都已经成定局,还不如想换一个其他有意思的事情 。

    宗珩眉梢微微一挑,“那就要看期末考试的成绩了,是毕竟当初说好了的。不然 ,即便我想,奶可能也不同意。”

    葫葫精神有一瞬的萎靡,可下一刻又努力振奋起来,还有大半个月,想补课还是很简单的,只要成绩好,说不定她奶也可以同意她去其他地方。一般来说,只要宗珩说得出口,就基本可以做到,对这一点,葫葫是从来没有过任何怀疑的。

    刚刚抵达帝都,葫葫就被包围了,成逯立马挤到葫葫的另一侧抓着葫葫的手,眼泪汪汪,“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葫葫也有些内疚,虽然“北大荒’ 很好玩,但是她也抛弃了她奶他们整整三个月时间,’下次去哪儿一定会带你!”

    “还有奶。”说完,葫葫又想起来王凤珍,赶紧补充了一句。

    宗珩默不作声的瞅了成逯一眼,他听说张守信一家子最近状态还不错,应该是已经准备好自己带孩子了。

    这是相认的第一年,也该去张家过个年了吧?

    成逯抓着葫葫的手不松开,另一边的田东升,看着葫葫,他好险没有直接哭出来 ,“ 你还知道回来!”

    葫葫吓得一个哆嗦,有那么一瞬,她以为是话本里面的负心汉。

    “田爷爷……”

    “三个月!三个月!整整三个月时间!你都荒废了!你知道自己少学了多少知识,少培育了多少药草?少拯救了多少人吗?你知道……”

    葫葫瞬间开口,“田爷爷,后面几个箱子都是给你带的,全部都是’北大荒’那边特产的……药材!全部都是野生,年份中,保存良好!”

    “我要什么特产,我……”田东升根本不管就要怼回去,想要好好教育教育葫葫,一撒手三个月时间,不管不问不说,他每一封信,每一张电报,每一个电话都像是沉了底,再也不见踪迹,可听到后半句话,田东升立马变了脸色,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 “在哪儿在哪儿,你们年轻人就是太不稳重,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到现在才说,也不知道药材有没有捂坏,赶紧给我看看。”

    葫葫偷偷嘀咕,“跟田爷爷比,我觉得自己稳重太多了。”

    她扑到王凤珍身上,“奶,我真的好想你!”

    “想我就是一走三个月?” 王凤珍无奈的笑了笑,倒是仔细打量了一下葫葫,三个月时间并不长,可低于葫葫这个年纪来说,却变化极大。

    不过就是三个月时间,葫葫至少长高了三厘米的样子,可能是经常跟着“小壮”在山里来回跑,高了 ,瘦了,也略微黑了一点,可却是一眼看上来是个大姑娘了。

    王凤珍多少有些欣慰,“北大荒”那么大的地方,疯玩到这个程度,葫葫还能勉强记着她们,也算不错了。

    葫葫缠着王凤珍撒娇,“走,走走,奶 ,我们快回家,别让田爷爷反应过来。”

    她在“北大荒”的时候,山里的各种果子、猎物那么稀罕 ,哪儿还能记得药草的事,“葛小兔”也不在,她一个人临时抱佛脚,折腾了一些出来,可到底数量上并不多,万一反应过来,她麻烦就大了。

    “回家?你们今天考试,赶紧去考试去。”王凤珍被葫葫推着,却是没有动,眉梢一挑。

    葫葫整个人都彻底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现?现在?”

    看着她奶,王凤珍很想问一句,你是魔鬼吗?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奶,“奶,我刚刚下火车,好累,好辛苦……”

    王凤珍面不改色,半点没有被葫葫的可怜模样影响,将手表掏出来看了一眼时间,“你现在去刚刚好,去晚了,成绩达不到标准的话 ……”

    葫葫顿时一声哀嚎,赶紧抓着宗珩,“快快快快,快快!”

    她过年还得有其他活动,绝对不能受到这个影响!不就是考试吗?第一而已!

    宗珩嘴角忍不住往上翘,赶紧让人开车送葫葫去学校,田东升那边也终于反应过来,气呼呼的寻人 ,“葫葫呢 ,葫葫呢?光忽悠我这个老头子!一样一个当样品,就敢跟我说好多!”

    再一听葫葫去学校 ,田东升忍不住嘀咕,“上什么学,直接来我手底下 ,我来带不就好了!”

    “都怪你们忽悠,看看把葫葫忽悠的,一天到晚惦记那些砖头一样法律书,她最应该学的是药理!药理!药理!”说着这个话题,田东升就忍不住痛心疾首,这简直就是对葫葫天赋的最大浪费。

    “放屁,葫葫律法上的天赋哪一点就比你那什么医药差了?”齐晟天稍微晚来了一会,没看到葫葫也就算了,还听到田东升在这里抢人。

    他虽然自己不是律法专业的,可也有些沾边,最起码,律法专业在他们学校!

    “药理上!葫葫的天赋能救治多少人!你懂吗?”这方面田东升绝对不做无任何退让。

    齐晟天腰板更直,“多少人弃医从文,为得是什么!医药治病救得只是人!律法上做的好,那治得是国,救得是社会!”

    “歪理!你这个歪理!”田东升气得吹胡子瞪眼。

    齐晟天瞪眼看回去,“什么歪理?你就是再不服气也没用!”

    “葫葫……”

    看他们俩争起来个没完没了,王凤珍头都大了,“这个问题炒了这么多次,有什么用,葫葫还有五年才高考!一起回,中午吃什么?”

    “红烧肉……”齐晟天立马回复。

    田东升怒瞪,“狮子头!多大年纪的人了,还一天到晚惦记重油重盐的东西,也不看自己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了。”

    齐晟天,“老子再怎么也比你能多活几年!”

    “要不是葫葫,你早八百年就成骨头了!装啥装!”田东升好不容易能找回场子。

    齐晟天脸都绿了,“那也是我外孙女救得!”

    成逯抓着王凤珍的手,仰头看看齐外公以及田爷爷,跟着他奶叹气,这俩爷爷怎么比他还幼稚。

    另一边宗珩的车停在学校门口 ,看着葫葫书包都没有,摸了一支笔就赶紧匆匆往学校里面冲,嘴角忍不住翘起来。一直到目光落在校门口的郝思思,他才眯了眯眼,“郝思思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附中这边借由郝思思当时直接逃离学校的事情,已经将她开除,怎么人还在这边。

    葫葫身边,他不愿意有这种定时炸弹存在。

    “郝思思每天在学校门外哭,闹得太难看,学校最后还是把人放进去了,现在每天就住在学校宿舍,目前看倒是挺老实的。”陈大看了一眼郝思思,道。

    “不对劲,再查一查,应该有推手。”宗珩看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

    陈大略微诧异,“可我们查了 ,那边的确没有再接触过郝思思,就连郝沁那边都不敢管了。”

    宗珩应了一声,“再查一查,尤其是她哪里来的钱。”

    陈大倒是陡然反应了过来,郝思思如今只是个没有人管的孤儿,即便是住在学校,日常吃喝还是有不小的开销,他们家被搜查得干干净净 ,甚至还倒欠着一笔罚款还没有交上来,郝沁因为这事还多被判了不短的时间,郝思思的钱肯定不是郝沁留下的。

    “我的疏忽,现在就去查。”

    宗珩点点头,想了想才开口,“小舅回来之后……有没有去什么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