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 第七十一章 好棋?坏棋?
    一辆黑色的京牌照迈巴赫上了高速,直接开向北方,这一辆从进入西城就几乎尘封的车子,赵貔貅摸起方向盘时已经有几分生疏,他很清楚当自己再次开到这一辆车的时候,也便代表着自己需要告别北城,告别那个自己经营了多年的暗了。sthuojia

    对此,赵貔貅心中真的毫无留恋是假的,但比起那一种触景生情,更重要的是这是骆擎苍的安排,在赵貔貅的人生字典之中,凡事骆擎苍所的东西,都不需要去怀疑。

    时间总能够证明一切,他见过,而且见过很多次,如果没有骆擎苍,现在估摸着自己仍然是那个看不到这个世界有多大的纨绔子弟而已。

    在车的后座,是那个静静看着一切的少女,一个好似在赵貔貅身旁监视又好似跟随着赵貔貅步伐前进的存在,她表情漠然,靠着车窗一只手托着腮,看起来在思考一些东西。

    “王豆豆,回京好好做你的大姐,就别跟在我身边鬼混了。”赵貔貅嘟囔着,因为这单调的开车着实的无聊。

    少女冷哼一声,表情似乎有几分幽怨。

    赵貔貅当然明白为什么,无疑是骆擎苍此次好像冷落了这个迷妹,但他还是苦口婆心的解释道“现在擎苍哥有大事要做,虽然我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是对他,肯定很重要,这些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擎苍哥露出这种表情,所以我们就不要给他添乱了。”

    王豆豆露出了几乎要杀人的眼神,一脸鄙视的道“姓赵的,我还轮不到你来教。”

    赵貔貅一脸苦涩,揉着肩膀,实话他现在也在死撑着,这一夜的未眠外加那个孤狼所给他造成的创伤,够他喝上一壶了。

    王豆豆见赵貔貅呲牙咧嘴,意识到了什么,一脸傲娇的道“让你逞能,要不是骆哥哥挺身而出,你会被那个家伙活活打死。”

    看似是一句讽刺,但其中却透着一种很莫名的温暖,但赵貔貅只是一脸苦笑的道“我只是想要试试自己能不能拿下那个家伙罢了,其实在出手前我很清楚,自己跟那个家伙,差距很大,但在擎苍哥面前当孬种,我丢不起那个人,我必须得出手,虽然表现不尽人意,但至少做的像是个北方爷们。”

    瞧着赵貔貅那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模样,王豆豆一脸鄙视的道“赵貔貅,在我看来,你跟那个家伙比起来,差远了。”

    对于脸皮跟城墙没有什么不同的赵貔貅来,这一句话显得有几分不痛不痒,他挠了挠自己那凌乱的发型道“我只是一个京城纨绔,跟那一个实打实混到这一步的孤狼来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但不管如何,那一头孤狼已经死了,能够死在擎苍哥手中,能够有一个痛快,也算的上这江湖对于他的怜悯了。”

    王豆豆表情突然变的严肃起来,眼神飘忽向车窗外道“不要你心中没有怜悯,其实在心中,你并不讨厌那个家伙。”

    这一次,赵貔貅并没有些什么,或许是心中的想法被王豆豆给看穿的原因,但不管如何,这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连缅怀的价值,都没有。

    “不管怎么,也算是能够喘一口气了,接下来,我掺和不上了。”许久过后,赵貔貅喃喃自语的了这么一句。

    看似是释怀,但任谁都能够听出赵貔貅话语间的不甘心。

    ---

    从太阳升起到落下,这一天过的格外的平静,从大雪停下到融化,所有的痕迹都被彻底的掩盖。

    这是一种最让人细思恐极的感觉,在悄无声息之中,一场战役打完,不管这一场战役究竟是何等的惊心动魄又或者壮烈,大多人都不会有丝毫的察觉。

    紧张了一夜的人们终于可以眯一眯眼,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久久不能释怀的入睡。

    距离选举日,还有两天。

    东城一处十字路口,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总裁行驶到中央,一辆并没有牌照的工程车从一边冲出,毫无悬念的碰撞,玛莎拉蒂被直接掀翻,车中那打扮精致的女人最后盛开成了一多娇艳带着刺的玫瑰花。

    一通电话打在了李真的办公室,他紧紧皱着眉,眼神之中布满了一种怒火。

    终于这一场渐渐成型的风暴从西城延伸到北城之后并没有停下,而是吹向了这一座城市另外一端,东城。

    一场破绽百出的车祸,但因为死者是东城李王爷最钟意的情人,变的有几分微妙,谁都看得出这一场车祸并不简单,但又有几个明眼人敢真的点破。

    等李真赶到抢救室外,那个女人已经失去了心跳,血红着眼睛的李真面对着自己一众心腹,这个暮年的恶虎再次亮出了獠牙,一字一字吐出一个他此刻恨不得撕碎的名字。

    骆擎苍!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这个江湖的冰山一角。

    南城刘青松的茶楼,坐在二楼的刘青松品着一壶煮了许久的铁观音,变了味道,但又是他想要的效果,这也算是刘青松的几分癖好。

    这个在南城战役之中绝地反击从而掌控了大半南城的老人对面坐着一个女人。

    “一盘好棋还是一盘坏棋?”女人并没有动自己眼前的紫砂杯,而是问出了这么一句。

    刘青松微微摇了摇头,或许对于他来,自己得到了一个最恰当的环境,如果不出意外,再过五年,自己会坐上南城第一把交椅,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付出了什么代价,所以这么一个结局并没有让他太过庆幸。

    “明刀明枪也好,暗度陈仓也好,你斗不过他,这些年,北方也就出了这么人物,从单枪匹马到能够在京城横着走,这代表着什么,你心中比谁都要清楚。”刘青松着。

    “再怎么神乎其神,他也只是一个人。”

    女人着,似乎有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也的感觉。

    刘青松缓缓叹了一口气,看向外面那渐渐落下的太阳。

    这一夜,又会发生什么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