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832章 迎嫁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不怪这些人没节操,所谓忠君,潭王又算不得君,他又不是皇帝。此外,潭王府是有过断层的,除了极少当年幸存的老仆是死忠之外,后来的很多人员都是凤姬来潭州之后才一手发展起来的。

    短短时间内,若没有特殊的原因,你很难让人对你死忠到底,不是没有,只是很少罢了。

    说到底,偌大的大梁还撑在那,大家伙明面上仍旧都是在为大梁效力,既然换一家也还算是大梁之臣,那干嘛要冒那么大风险死撑到最后?

    总不能说是被潭王的人格魅力所臣服吧,老实讲,其实大多人亲眼见潭王的次数并不多,深居浅出的,像个大家闺秀。

    好么,除了个别能够信任的,其他人都上哪知晓潭王就是凤姬去,而凤姬又不会一直维持潭王的模样不变,连这个‘人’都不存在了,还上哪见去。

    又不是像萧??O那种,一开始就以女儿身摆在明面上,不仅如此,人家文治武功也得到众人的认可,带领对军一次次扩大地盘打胜仗,人格魅力强多了。

    潭王和萧??O的区别就在于,人家效力潭王是因为这个身份,而后者,是因为这个人。萧??O有死忠于她的军队,这就是底气,而潭王呢?

    当然了,如果周少瑜一方一开始就摆开车马表示自己是要做反贼的,那么这里的情况又是另外一种了,毕竟那般的话,性质就完全不同。

    凤姬心中疲惫,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些年,好容易瞅准机会谋划出潭王之位,而后不敢说兢兢业业,却也自认做的不算差,只是为什么,看起来一瞬间就犹如土崩瓦解一般飞快败落。

    攘外必先安内。凤姬明白这个道理。

    若是一直占据优势,那还没什么问题,可现在的局势,委实有太多人不敢信。

    凤姬已经无比后悔将秦以柳派了出去,早知如此,还不如集中兵力死守府城搏一把。毕竟支援建槠县,就是为了避免被捉住府城的咽喉。可不曾想,建槠县暂且保住了,但咽喉同样被人抓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岳翎县被下,连大后方都没了,压力简直不要太大。

    不过还没到绝境的时候,府城目前还是很安全的,因为敌方也没有多余的兵力再来攻打府城了。那么在这段时间里,将一些靠不住的官吏调离紧要的岗位,换上可信任之人就成了重中之重,别到时候一被围城就出现内应,那还如何了得。

    没有一个稳定的内部,还怎么去抵御外敌。

    只是凤姬没想到的是,对方会出这么一招。

    拿下岳翎县,压根就没碰到什么像样的反抗,亏周少瑜还认为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

    事实上,周少瑜还巴不得来一场硬仗磨砺磨砺自身,因为不用想,届时在北境的战事,绝对不会轻松,提前适应适应总归是不错的。

    奈何目前为止都相当的顺利,无论是周少瑜这里,还是李秀宁那边,都没出现什么死伤。

    张榜安民,在齐萱的帮助下,最快速度将岳翎县安稳下来,到不是齐萱有多大的本事,而是她身上挂的善怀阁的名头。虽然比不得李清照她们那些正宗的善怀阁大家,但齐萱跟着父亲来到岳翎县之后,也的确组织过一些行善行为。

    再加上善怀阁本身积累的名气,让岳翎县一众善怀阁成员的名声颇佳。齐萱带着小姐妹们一齐出面,底层百姓很快就被安抚下来,尤其是在得知攻占此地的还是周少瑜之后。

    开玩笑,善怀阁名气再大,若没有周少瑜支撑,可能嘛?怎么说也是那些个善怀阁大家的夫君嘛,虽然隐藏于幕后,还表示过不参与善怀阁的行事,但在这个以男权为主的世道,周少瑜但凡不许,李清照她们也只能将善怀阁关闭。

    再说了,周少瑜的仁名还小么?

    听着齐萱妹子不断降低自身,将安抚功劳都推到周少瑜身上,期间还夹杂了不少拍马屁讨好的话,周少瑜都感觉听的有些飘飘然,哎呀,合着我现在的名头,都这么厉害啦?

    “周公子,不知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齐萱很是期待的道。

    周少瑜眨眨眼,摸摸鼻子,回道:“那什么,当然是娶亲啦。”

    霎时间,齐萱的嫩脸如同火烧,双目无比迷离,表情无比激动,但嘴上却矜持道:“呀,太,太快了吧,还没有禀报父母,还没有媒婆上门,没有……”

    周少瑜一个哆嗦,我还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在齐萱幽怨无比的目光中,周少瑜带着五千骑兵,外加一千步卒,一路敲锣打鼓离开岳翎县奔往府城。

    何止是敲锣打鼓,周少瑜一身喜服,带着大红花,骑在高头大马上行在最前,身后便是一顶大花轿,再其后,就是一箱又一箱的聘礼。

    热热闹闹抵达府城门外,面对城门紧闭的府城大门,立刻跳出几十个汉子齐声高呼,咱们是来娶亲的,要么放咱们进去,要么把人给送出来。

    娶谁?当然是凤姬啦!

    当初两年之约,早就到了,周少瑜跑过来履行约定,没毛病!就算没到,同样没毛病。

    此举顿时让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凤姬变得头疼起来。

    想嫁么?总归还是想的,除了周少瑜这家伙妻妾多了一点,没啥可说的。

    可是,怎么可能嫁啊,她被迎走了,潭王府咋办?

    本来呢,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咬咬牙失信拒绝便是,实在不行,还能推说已经委身于潭王,无非就是惹上一番骂名使得名声不好。

    只是,真这么简单?

    “周少瑜此举,定然是在向潭王府释放善意!”

    这是几乎所有人的共识。

    此次战事的缘由,是因为潭王府主动攻打了兴武县,为此,诚徽州做出雷霆反击。

    没错,诚徽州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是高秀君不假,可世人皆知,她已经嫁给了周少瑜,所以,周少瑜是绝对能做高秀君的主的。

    这种情况下,周少瑜带着迎亲队伍出现在附城外,用超规格的礼仪只为纳娶一个妾侍,为啥?还不是因为凤姬是潭王府的女官,并且颇受信任。

    此举也可谓给足了潭王府的面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很明显的,这是在释放善意,说不得只要亲事一成,然后潭王府将兴武县退还回去,那么诚徽州方面就会退兵。毕竟同为大梁属臣,没有占据他人地盘的道理。

    就算没这么顺利,至少谈判肯定会开启的。既然能够缓和两方的矛盾,那么何乐而不为?

    是以,整个府城百姓与官吏,都在等待潭王府的反应,反正无论怎么看,潭王府都不会拒绝,大家伙只等着亲事一成,就能松口气了,谁也不喜欢处在战争阴影之下嘛。

    面对这种主流看法,凤姬简直要哭啊,她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拒绝?信不信立刻失去府城民心?

    因为一旦拒绝,人们就会理解为,潭王这是准备死磕到底了,甚至于,是为了美人,置数万百姓安危而不顾。总之瞬间化身大反派,没人会理解。

    可公开说自己就是潭王?哈,就目前积攒下的名望,怕是不足以让人接受一个女亲王吧,不然的话,当初也就不会受到高玉瑶的威胁而不得不屈服。

    连续三天,凤姬都躲在王府不出来,几乎哪个属臣都没见,因为反正见了也是劝说自己让那凤姬赶紧出嫁。

    要哭啊,凤姬就是我好不好。

    明明知道这般躲下去不是办法,外间的流言蜚语只会愈演愈烈,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与此同时,私下偷偷从建槠县赶过来的李秀宁就有点没好气了。本来嘛,周少瑜的这个举动可不是李秀宁的想法,完全是周少瑜自作主张,虽然目前看来效果很是不错,可事先打个招呼也好啊。所以,李秀宁是来表达不满的。

    “因为我也并不确定只是在赌啊。”周少瑜辩解道:“我早就说过,很怀疑所谓的潭王,压根就是凤姬所扮,最不济,就算有潭王,也只是凤姬的傀儡。如果猜测成立,那么我的举动就能有奇效,而且就算不是,也不损失什么,本身来讲,也不会影响你的计划么。”

    “怎么不影响?你不这么做,高秀君已经可以依照计划正式攻打兴武县了,而现在,人人都认为你是在释放善意,这种情况下若再强攻,那成什么了?”李秀宁很气愤。“难道你忘了硕真姐还被困在兴武县随时有危险么?居然还有心情过来迎亲。”

    “既然都是善意了,兴武县那边莫说没找到陈硕真,就算找到了,也只会以礼相待。总归耽误不了几天。”周少瑜好笑道,自家的妹子,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担心,说到底,应该还是李秀宁吃醋了吧,没错,一定是酱紫!

    正准备戏弄几句试探试探李秀宁的真实反应,哪想就有人满脸喜色的冲了进来,大喜道:“出来了出来,新娘子出来了。”

    嗯?周少瑜顿时愣神,真出嫁了?不应该啊!难道自己猜测是错误的?不然凤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嫁的吧。

    不管如何,既然都有人出来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就在城外吹吹打打迎接新娘的时候,潭王府的凤姬却大为吃惊,她在好好的在这坐着呢,哪来第二个凤姬去出嫁?难不成是哪个仰慕周少瑜的女子偷偷做的?

    不对,寻常之人,又怎么可能让城门大开,没有她的手令……

    “不好!来人,速去善怀街查探孙王妃踪迹!”凤姬大惊失色。

    面对大开的城门,周少瑜简直不要太意动,可惜,他就一千五百人,人数太少,委实不敢赌,不能因为先前的一切顺利,就可以将潭王府的军队视为蝼蚁。说到底,这里到底是府城,潭王的大本营,单是那三千亲卫,就肯定不是寻常士卒可比的。

    新娘子‘凤姬’,是乘坐花轿出来的,队伍也不算少,同样敲锣打鼓,身后还跟着不少箱子的嫁妆。

    听闻此事的人都很高兴,这样一来,就不用继续打仗了吧。

    李秀宁却有点得意,淡淡笑道:“失算了吧,看来你的猜测有误,咱们可以继续照计划进行了,我这边传令让高秀君开始攻打兴武县。”

    “先等等,别急,此事有古怪。”周少瑜却是一抬手,皱眉道。虽然还未靠近,但周少瑜已经认出来了,跟随在那花轿左右的女婢,好些都是熟面孔,仔细想想,不就是在善怀街工作的那些女子么?

    然后,自然吃惊不小。

    “如何?没想到是我吧。”大帐内,一身喜服的孙采薇颇为得意的笑道。

    李秀宁却是一愣,疑惑道:“嗯?如此说来,你不是凤姬?那你是谁?”

    周少瑜无奈的伸手一指孙采薇,道:“潭王正妃,孙采薇。”

    唔?李秀宁顿时瞪大眼,随后大喜。

    “此言当真?好,好啊!”

    孙采薇则起身一福,笑道:“妾身的投名状,可否还让公子满意?”

    可不是投名状么。自从得知自家和潭王府一脉的仇恨之后,孙采薇就没过过一天的安生日子,整天提醒吊胆,生怕什么时候就被拉去泄愤。

    尤其是在战事开启,且对潭王府一方越来越不利的时候。万一潭王见败局已定,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怎么办?

    对于新婚之夜将自己送到别人怀里的潭王,孙采薇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此外,对于明知有如此大仇,甚至还是操刀手的父亲孙守仁,孙采薇也失望无比。

    所以,孙采薇想好好活着,只能自己想办法自保。而周少瑜,是她唯一可以选择的对象了。

    其一,自己的清白的身子,就是再他手上没的。其二,周少瑜有实力,现在更是一举混了一个州牧的名头,那就更好不过了。

    但是一味的寻求庇护,永远处在弱势被动的位置,和主动出击,自觉纳上投名状,则又是两种不同的结果,所以,在时机终于出现的时候,孙采薇出招了。

    有着周少瑜对于潭王身份的猜测,再加上这几日潭王府的举动,连孙采薇都肯定,凤姬必定是潭王无疑,不然的话,又有什么可犹豫的。

    最终潭王府也只能选择拒绝,此举固然引起轩然大波,但是却还不够。

    如果这时候,‘凤姬’出嫁了,结果真身却是正王妃呢?

    谁都知道孙采薇这个王妃不得宠,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直住在善怀街,可再怎样,也是正妻。潭王宁愿用正妃来‘抵换’凤姬,那么潭王还能剩什么脸面?还如何让人信服?

    在这个礼法大于天的时代,此举可谓大逆不道,定然叫人离心离德。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