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穿云破雾 > 第 25 章 第二案3
  当钱依许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围观的群众可以称得上是人山人海了,除了在学校上学集体活动的时候,钱依许基本上没有看到过县城里居然有这么多人。这些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整个码头上密密麻麻的人,连带着一直延伸到旁边的渔船上。

  尸体已经不在水里了,早有胆子大的渔民已经下去把尸体捞了上来。尸体被放在码头靠近湖水的堤案的草坪上,周围远远的,没有人过去,形成一片真空地带。

  好奇心驱使不少人还举着手机在拍照,不出意外,这又是一件轰动整个县城的事情了。

  钱依许他们到地方下车之后,好不容易才挤过拥挤的人群,先接到消息的巡警队的民警们已经把警戒线拉起来了。卷出尸体的渔船主人正在岸边搓手,看上去风干橘色的脸上即兴奋又紧张,他的面前有一个民警正在对他进行问话。

  尤法医也已经到了,快到退休年纪的尤法医一遇到案子就态度严谨,平时却能和年纪小的谈天说地。此时的尤法医几步就冲到了尸体前,不顾尸体散发的味道,开始检查。

  见状,钱依许也跟着尤法医蹲下,浓烈的恶臭窜进鼻子,钱依许差点又忍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

  要尊重死者。

  钱依许还是忍住了,她憋着被呛出的泪花,跟着尤法医仔细观察记录起来。

  这是一具面部朝下的尸体,尸体身上穿着一件看得出还是绿色的套头短袖冰丝针织衫,虽然已经皱皱巴巴,但塞在裤腰里勒得紧,并没有翻卷。

  下身穿着一条其色的裤子,可能是在水里泡的时间太长的原因,尸体已经呈现出巨人观。

  紧接着尤法医初步检查了尸体背面后,又将尸体翻了过来,一瞬间,更加恐怖的面目全非的样子,震撼到了钱依许。

  尤法医面不改色地把正面也检查了一遍,初步判定,尸体是面部朝下泡在水里的,尸体没有被衣服裹住的地方,被水里的鱼虾啄食,皮肉豆已经不复存在,面部只剩下骷髅,少量头发连着已经泡成白色的头皮贴服在头骨上。

  也是因为整个尸体背面朝上泡在水里,除了呈现巨人观之外,还隐隐约约的形成了尸蜡。

  尤法医摸了摸尸体腰部、胸部、胳膊,发现了几处骨折断裂伤。剪开衣物后,发现尸体的脏器还有剩下不少,也形成了尸蜡,保存得尚算完好,尤法医让人把尸体装进裹尸袋里带回去,具体死因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瞠目结舌记录下信息的钱依许,看着有条不紊的尤法医,心里的敬仰油然而生:前辈不愧是前辈。

  出完警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调查死者信息,首先就要排查有没有失踪人口,他们第一时间就去了接警处,没过多久那边传来消息,这一个月以内失踪人口,除了上一案的王育梅,还有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之外,剩下来的就只有来警察局报案失踪的曹家父子寻找的张素花。

  张素花,年龄49岁,身高体重都有详细信息,并且失踪时,他们家人说她穿得正是绿色针织上衣和卡其色裤子。

  “唉,真的是她!”钱依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被她猜中了。

  赵队下发通知,让死者家属过来认尸。

  这案子,差不多就算完结了。

  毕竟因为下雾走在临河边上,那里的s弯河道本来就经常有车窜进河里,这一次张素花失足踩空掉下去,只能属于意外死亡。

  下午四点,得到通知的张素花的亲人赶到了派出所。还是曹父和儿子儿媳一起来的。吴雯雪跟一直在办理这起失踪案的宋维年一起在停尸房外面安慰认完尸体的嚎啕大哭的一家三口。

  钱依许站在拐角处,没有过去。她看到这种骨肉分离,黑发人送白发人的场景,就忍不住想要落泪。

  安慰了好一会儿,曹父才坚强着打起精神。“警察同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把我老婆子领回去,我要让她入土为安,我老婆子真的死得太惨了。”

  宋维年一脸同情和不忍心地拍了拍曹父的肩膀,对曹父说:“曹叔啊,等手续办完了就可以回去了,建议您找个殡仪馆过来处理一下,帮着做个……入殓。”

  “好好好,我知道。”曹父擦擦眼泪,身后的儿子儿媳哭声渐渐也小了,只是在默默流泪。

  “那你们就先回去,手续办好了,什么时候能来领人,我们再通知你们可以吗?”吴雯雪在旁边轻声说。

  “好,谢谢你们,帮我们找到了老婆子……”曹父哽咽。

  “都不要太难过,节哀。”吴雯雪在一旁宽慰道。

  钱依许看着这一幕,叹了一口气就要转身回办公室,就在这时她看到尤法医带着她的小助手,从检验科走了出来。

  并且在往法医室走去。

  但是看尤法医的表情,似乎很愤怒。

  钱依许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尤法医面前,尤法医看到钱依许,脸上表情稍微松了一下:“正好看到你,省得我再叫人给你们送去了,你把这份资料拿到你们刑警队去,今天发现的那具尸体,并不是溺水而死,她全身有多处断裂性骨折,都是发生在二十天以内的,也就是说,死者是在死前才受到的这个伤。

  而我记得,作为一个早上7点能出门买菜的家庭主妇,是不可能带着这么一身伤出门买菜的,那么这些伤就是在她出门之后受到的。而这种伤,对一个将近50岁的人来说,是可以致命的!并且,死者肺部还保存完好,肺部里并没有积水。

  那么我初步判断,死者不是被淹死的,不是自己落水,却在水里被发现,那么这就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场谋杀!”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