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周璟今天退圈了吗? > 第 20 章 机会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走戏还算顺利,周璟和唐玦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一遍下来连个结巴都没有。

  周璟想着这场戏之前还未拍的剧情,给临霄加了点微表情,例如眉头微蹙、指尖轻捻等。很细微,却和临霄之前玉雕木造的样子有了区分。

  走完戏,他有些忐忑地看向林溯,不知道导演是否赞同自己这么处理临霄的变化,同时又有点期待——毕竟林导没有叫停不是吗?

  然而林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拿着剧本翻了翻,抬头对两人说:“再来一遍。”

  周璟和唐玦回到最初站位,林溯盯着监视器仔细看着。等他们演完,他沉默许久,对周璟说:“把那些小动作去掉,再来一遍。”

  听到这话,周璟愣了一下,但他很快便调整好心态,点头应道:“好。”

  唐玦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态沉稳才转身走出房门,做好准备。

  按照临霄最初的感觉,周璟又和唐玦走了一遍戏。演完后,他看向林溯,心里直打鼓。

  林溯低头翻阅着剧本,过了好一阵子才抬头对所有人说:“就这样,先试拍一次。”

  周璟心里咯噔一下,想问问林溯他的问题在哪,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任由工作人员整理妆发,尽力收敛心神投入拍摄。

  试拍两次后,林溯导演一声令下,正式开拍。

  临霄和临渊在民间酒楼相见,望着楼下灯火璀璨的街道,就像普通兄弟般聊着天。

  “师兄……”

  “为什么跑?”

  “……怕他们认定我是邪魔。”

  “你是吗?”

  “……我不知道。”

  临霄转身看着临渊:“邪魔吸食生气以壮己身,所到之处,万物凋敝。你呢?”

  “……”

  “你叛门而出,前途无望,后有追兵,可曾想过吸食生气修行保命?”

  “没有!”

  “既然如此,和我回去,辰山上下定会护你周全。”

  “卡!好,休息一会,”林溯从监视器后抬起头,“你们俩过来看看。”

  周璟唐玦对视一眼,一同走到监视器面前,仔细看着刚才那段的回放。

  等他们看完,林溯捧着茶杯问:“感觉如何?”

  唐玦瞄了眼周璟,抢先回答:“挺好的。”

  林溯点点头:“这一场戏,是你们师兄弟雪原一别后的第一次见面。雪原戏是外景,还没拍,剧本上怎么写的还记得吗?”

  剧本上……周璟仔细回忆着。

  临渊叛门而逃,临霄御剑追出,最终在雪原上追到了临渊。因一个一心想逃,另一个只想把人抓回去说个清楚,两人见面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一个跑一个拦的打了起来。

  虽然师兄弟见面就打了起来,但都没动杀心,招数也不致命。可这两人一个是天生道体,一个是邪魔转世,天性相冲,只过了几招便被彼此身上相克的属性激得气血翻涌、灵息紊乱。

  看着对方身上四处乱溢的灵气(魔气),再看看自己,什么都清楚明白了。

  临渊大受打击,泪流满面跌跌撞撞地往外跑;临霄一动不动注视着他的背影,没有再拦。

  “这个时候,是临霄第一次意识到临渊真的是邪魔,而临渊一下山就误入了凡人战场,之后被蔚然捡到,到两人再次相见,差不多两、三个月的时间。”

  林溯喝了口茶接着说:“周璟最开始对临霄的处理不是不好,只是太早了。两、三个月,说长不长,但对于临霄最后设下的局来说,时间太短。这个时候他应该只是有个模糊的概念,一切还在酝酿当中,所以这么快就表现出他的变化,有点早。”

  周璟点点头,认真记下林溯指出的要点。

  “至于你处理的方式……”林溯顿了顿,“方向是对的,利用微表情来表现人物的心理变化,但有点不适合临霄。”

  “临霄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情绪变化。无论是师弟惹事要他擦屁股,还是师父战场意外飞升,对他而言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这样一个人,突然有了情绪变化,就会非常明显。”

  林溯叹了口气:“原先我也想通过设计一些小动作、微表情来表现临霄的变化,可看到你的表演后却觉得不太合适……这个角色难度确实很大,只有辛苦你多琢磨了。”

  林溯拍拍周璟的肩膀,一改方才骂哭女演员的魔鬼模样,又变回了以往那个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但给人的压力却更大了。

  唐玦看着周璟点头如捣蒜般应下林溯的话,只觉得自己想要的时机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到来,但他非但没觉得高兴,反而眉头紧锁。

  ***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唐玦的预感便灵验了。

  许是临霄扮演难度确实很大,也可能是林溯无意间施加给周璟的压力太大,随着拍摄的推进,周璟整个人越发的紧绷。

  尽管每次对手戏前,唐玦都使出浑身解数,逗得周璟上窜下跳,好几次差点在沈书白面前露馅,多少缓解了一些他上戏前的紧张。虽然还是难以避免磨戏的痛苦,但都能卡在林溯爆发前拍完。

  可那些独角戏唐玦就爱莫能助了。

  如果是同一组还好说,遇上分组拍戏的话,唐玦便会听到周璟被林导卡得死去活来,人都快没了半条命的消息。

  “小周又被卡了?”

  “嗨!林导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精益求精、吹毛求疵。我听说小周演得挺好的,可他就是不满意,这不对那不对的,阿吉说小周都快急哭了。”

  “这卡了多久啊?”

  “一下午了,后面的戏份全推到明天了。”

  “那大夜戏还拍不拍啊?”

  “不知道啊,就算能拍,小周也过不了啊!”

  “唉,造孽哦……”

  听到说话声和脚步声逐渐远去,唐玦从隔间出来,洗完手走出洗手间,对守在门口的郭子文说:“一会你去A组看看,打听一下大夜戏还拍不拍,不拍的话去买点啤酒回来。”

  郭子文点点头,把唐玦送到沈书白身边便转头去了A组。

  刚到A组,离得老远他就听到了林溯导演的咆哮声。

  “临霄!我让你收着点不是让你绷着,我说的是他妈华语吧?”

  “肢体别那么僵硬,你他妈是机器人吗?!”

  “你手在干嘛呢?动个屁啊动!临霄的人设呢?被狗吃了?”

  “停停停停停!演的什么东西我艹!”

  等郭子文走近,只看见林溯导演骂骂咧咧走远的背影,文均宋谷雨站在监视器后面直皱眉,周璟则孤零零地站在拍摄场地中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郭子文站在人群里,仔细打量了周璟好一阵子,才扭头找到剧组统筹,低声问:“今天A组的进度如何?”

  统筹被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哆嗦,看清是谁后,露出一幅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连一半都没拍完……”

  “那怎么办?大夜戏还拍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啊……”

  正说着,不知道去哪兜了一圈的林溯导演回来了,看着似乎冷静了一些。

  他拿起导演椅杯架上的保温杯吨吨吨了好一会,才对密切关注着他的大家伙说了一句:“今天就这样,收工!”

  统筹一听,连忙凑上去问:“那大夜戏……”

  这一问,顿时戳穿了林溯强行伪装的平静:“拍个屁的大夜戏?现在像是能拍的样子吗?你动动脑子行不行!”

  在林溯暴跳如雷的怒吼声中,郭子文看着周璟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九十度鞠躬道歉,就这么转了一圈后才去卸妆。虽然他的表情看着还算平静,举手投足间却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沉甸甸的压力。

  直到周璟完全走出自己的视线范围,郭子文才转身离去。走在路上给司机发信息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给唐玦打了个电话。

  “需要买点什么下酒菜吗?”

  唐玦正在卸妆,闻言想了一会才回答:“买点糕点之类的甜食吧。糖分让人心情愉悦,而且上海人口味应该偏甜吧?”

  “……糕点配啤酒,你确定?”

  “……是有点怪,”唐玦眼神游移了一下,“那你看着买吧。”

  “好。”

  挂断电话,郭子文无声地叹了口气,看着通话记录里沈书白的名字,嘀咕道:“怕什么来什么,你可真是操心的命啊……”

  这边的郭子文感慨万千,那边的周璟却一路沉默。

  沉默着卸妆,沉默着回酒店,面对米桃晚餐吃什么的问题,他也只是摇头拒绝,一句话都没说过。

  米桃有些着急,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只能强扯着笑容说:“多少还是要吃点,不然我给你点个粥吧?我听人说有家粥很不错……”

  周璟摆摆手,转身就要关门。

  米桃正要伸手阻止,却被身后的小陈拉了一把:“……让他静一下吧。”

  米桃咬咬唇,又担心地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犹豫着问:“要不要……告诉程姐?”

  小陈想了想:“明天看看他状态如何再说吧。而且演戏这事,外人使不上劲,还得靠他自己。”

  米桃点点头,在小陈的劝说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房间内,周璟走进卧室,一头扎在床上就一动不动了。

  但其实他并没有睡意,更没有哭,只是累得慌。累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说句话都费劲,只想躺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可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想放空的时候,脑子越闲不下来。

  周璟闭着眼睛躺了多久,脑子里就转了多久的杂念,越躺越累,越躺越烦躁。

  就在他想要不要去健身房狂奔个几公里,用体力换清静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