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和病弱皇子协议成亲(重生) > 第 45 章 第 45 章
  “在找我吗?”从祝茱的身后响起了声音。

  她连忙回头看过去,是步非烟,对方越过她,径自推开了道观的木门,里面还是如之前一般的昏暗,点着无数的蜡烛。

  祝茱跟着她,踏过门槛,“贺璟辰被关入地牢了。”

  这句话引来了步非烟的回眸,她看了眼门外,低低地声音响起,“把门关上。”

  大门被稳稳阖上。

  中央的案几上的布被扯开,露出一个木头做的桌案,上面有几道裂缝,还有金属做的把手,步非烟的手指按在那个金属锁片上。

  用力一拉

  空气中弥漫着,物品打开的灰尘,飞在祝茱的眼前就像当初在六皇子府种下的柳树所飘的柳絮。

  她捂住了口鼻,尽量不吸入太多的灰尘。

  步非烟神情平淡,退后了几步,露出了案几里面的东西。

  一份卷轴被塞在案几的暗匣中。

  祝茱朝她点了点头,准备伸手取出来,却被人半路拦住了手臂。她有些不明所以地偏过头看向对方。

  对方沉默着看向她,“一切多保重。”

  这是她最近几天听得最多的词,“保重”,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另一只手覆盖在了步非烟的手背上,“你也是,非烟姐姐。”

  说完这句,她立马取出卷轴,抱在怀中,飞快地下山,准备将卷轴送到承恩侯府交给房劲知。

  只是在她离开前,步非烟再次拉住了她,她的眼中似乎有很多话,但是她没有办法告诉祝茱,她说,“祝茱,你想清楚。”

  “什么?”祝茱不明所以,想清楚什么,贺璟辰都已经被陷害入狱了,她难道不该帮他吗?步非烟作为贺璟辰的亲人,为什么会对她说这种话?

  握着她手臂的手,松开了,她听到步非烟偏过脸,道,“算了,选择你想做的吧。”

  她这句话无头无尾,十分令人迷惑,但是时间不等人,祝茱还来不及细想,天色已经快黑了,她必须尽快下山。

  她匆忙下山,没有听到她在转身时,步非烟那轻轻的一声叹息。

  等下了山,山脚下的街道却有避不开的巡逻侍卫,她怕其中有一些四皇子的眼线,不得不隐匿了身影在黑暗处。

  正在她不知该如何能成功避人耳目出去时,真好看见来到此处的侍女玉露。

  因为外出时间过长,玉露出来找她,她想了下,让玉露坐了辆稍华贵些的马车先过去,果然侍卫拦住了马车进行例行检查,

  就在这空挡上,祝茱扮作路人匆匆路过,浑水摸鱼逃了过去,等走到街市的无人一角换了辆马车前往承恩侯府。

  好不容易等她感到承恩侯府的侧门,她向侧门候着的小厮说了贺璟辰告诉她的暗号,将卷轴交给了那位小厮,见对方进入了府中后,才放心地离去。

  此时已经入夜,今日已经去过一趟地牢,若是再去恐怕要引人注意,祝茱只能先回六皇子府,等着明日天明了,她再去找贺璟辰。

  只是此夜,房中只剩她一人,毕竟这期间他们一直是同房而睡,虽然并没有什么过矩的行为,但突然屋内少了一个人,还是十分不习惯。

  祝茱在床上辗转反侧,她颇有些担忧。

  迷迷糊糊间,梦见贺璟辰回来了,他还是那天刚出去的样子,笑着同她道别,这一次,祝茱拦住了他,想要叮嘱他多注意此次朝堂,四皇子要陷害他,可是她什么话都说不出。

  在梦中,她说不出话,于是直接拉起了贺璟辰的手,带着他跑出了府,如果阻止不了四皇子的陷害的话,那就让贺璟辰逃离吧。

  不一定要那个什么的位置,他不是很爱自己吗,那么皇位如果得不到的话,至少祝茱他是可以得到的。

  梦中最后停留在了他们两人奔跑着离开的身影。

  而等到她醒来记得的就是最后那句话。

  她半躺在床上,手臂挡在了自己的眼前,外面的天已经开始蒙蒙亮,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了,她不太明白自己做这个梦的意图,但是至少她觉得她是知道,此次入狱,若是不能推翻罪名,便是以死收尾。

  想到此,她连忙下了床,准备去狱中赶紧告诉贺璟辰,卷轴已经送到,毕竟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次来到地牢的路并不顺利,不再如昨日一般用一些银两就能解决掉的,昨日的狱卒看着鼓鼓囊囊的银两,面露难色。

  “你们也知道的,六皇子是犯了谋逆的罪,上面紧得很,昨日让你们进去我已经很仁慈了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狱卒却开始装乔了起来。

  祝茱深吸一口气,她虽一向知道监狱之中的差事都是肥差,却不知捞得如此之凶,一旁的管家又拿出了一袋银两,“一点小心意,还请笑纳。”

  收了两袋的银两,这狱卒才不情不愿地往后退了半步,“快点啊,不然被抓到了,我们都得遭殃。”

  祝茱没有说话,她疾步进入牢中,此时的地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般的气味,是昨日所没有的。

  这股气外带着一点酸涩和黏腻之感,这世间若是有什么东西能够符合这种形容,大抵血是其中的一物。

  她的脸色一变,连忙赶往地牢深处。

  贺璟辰还是昨日的姿势,跪坐在稻草中间,昨日送的被褥和衣物都不在里面了,看外面狱卒的态度,想来是被他们贪走了。

  外袍也不见了,只剩下一件囚犯的衣服,洗得发黄的囚衣上沾着已经黯淡了的血迹。

  “他们对你行刑了?”祝茱抓紧了面前阻隔着的圆木条,她焦虑得指甲也扣紧了那木头里,“用了什么刑罚,罪还没有定下就滥用刑法,是不是四皇子吩咐的!”

  “咳咳”,贺璟辰咳嗽了几声,将祝茱紧握木头的手抚平,“放轻松,不是什么重刑。”

  “你都流了这么多血,还说不是重刑!”泪水几乎要从她的眼中滑过,她恨自己如此不争气,当初为了明哲保身、功成身退,一直拒绝去听贺璟辰夺嫡的谋划,事到如今,她是连个帮手都不知道去哪找。

  “茱茱,你在自责什么呢?”贺璟辰的双唇有些发白,“成王败寇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我输了,那么……”

  “不,没有,你不要这样想,”她打断了对方的话,怎么会输,前世明明是贺璟辰登基……

  是了,那只是前世,人活着的是现世,想到这祝茱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一直落泪,如果她没有重生,那么世界的轨迹就不会改变,贺璟辰就不会被沦落到入狱,那个位置是他的啊,本来就属于他。

  “茱茱,茱茱!”

  有一股声音不断叫着她,将她从魔障中扯出来,她迷茫地抬头看向贺璟辰,他瘦了那么多,脸色也不好看,可这才过去几天。

  这样一个本该坐上天子之位的人,怎么就落到了尘埃里。

  泪珠不断从她的眼中落下,她第一次如此悔恨自己的重生。

  “你带着这个令牌,去你想去的地方,”贺璟辰温柔的对她说道,拿着令牌的手递到了她的眼前,那语气里透着真切的心疼,“不要哭了好吗,茱茱?”

  她没有回应,也没有去接那个牌子。

  贺璟辰有些艰难地继续道,“你可以重新嫁人,我们……本就只是……协议成亲。”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祝茱往后退了一步。

  她本来无声地一直低着头在哭,可是现在她连哭的力气都快没了,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一切希望,“卷轴我已经给房劲知了,我们会有办法的。”

  她抬眸看向牢中的人,“会有办法的对吗?”就像是在沙漠中干渴多日的人询问远处一定有绿洲。

  贺璟辰有些不忍地偏过头,告诉她,“那是我让他退出保身用的。”

  祝茱心头一痛,密密麻麻地痛苦啃食着她的心脏,就像是一把小刀不断地捅入她的心脏再拔出再捅入。

  “那你怎么办!”她终于有些崩溃地喊叫了起来,“你让我看着你死吗!”

  “茱茱,你只是对我有些好感,你不爱我,”贺璟辰平静道,“去找个你爱的人吧,把我忘了。”

  这种言语怎么可能是贺璟辰能够说出口的,明明之前对于自己不够喜欢她而同她冷战,甚至不断亲吻她告诉她有多爱的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如果谁都放弃了,那贺璟辰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救你。”祝茱擦干了自己的泪水,她的双手抹开脸上的泪水,深吸了口气,“全天下无人救你,我也会救你。”

  “若是我死了呢?”

  “那我就陪你去死。”祝茱决绝地说道,她注视着贺璟辰,最后转身出了地牢。

  只留下身后一身轻轻地叹息,只是那叹息的人眼中含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虽然用这种局故意试探祝茱并不好,但是至少他终于知道,祝茱心里是有他的。

  想到此他幽幽看了眼牢狱的门口,皇位是他的,祝茱也会是他的,等事成之后,他一定会好好向祝茱解释,取得她的原谅。
    渐北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