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50 章 暧昧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我们也走吧?”

  “嗯~”

  苏之柚握住了景吟的手,牵着她向外走。

  景吟的指尖有些凉,苏之柚刚打完比赛,手指还是热的,她轻轻摩挲着景吟的手,想把温度传递给她。

  ——她们之间培养出的第一个非游戏的默契,似乎是牵手。

  确认了其他队员都随着秋别坐上返回俱乐部的大巴之后,两人来到停车场,依旧上了那辆雅蓝色的宾利。

  “会开车吗?”

  “拿了驾照,但是没怎么开过。”

  苏之柚假期在父母的要求下考了驾照,但沉迷打游戏,实际开的不多。

  “那来试试?”

  苏之柚犹豫了一瞬:“我车技不好,你车一看就很贵,我可赔不起。”

  “不要你赔。”景吟笑了笑,“这会还不到4点,车流比较小,而且我们要走的路还挺好开的。”

  她说着出了驾驶室,示意两人互换:“放心,我坐你的副驾,帮你看着呢。”

  “那好吧。”苏之柚不再纠结,换到左边,跃跃欲试。

  她系好安全带,双手摸上方向盘,深吸了一口气。侧头看向景吟,换成了另一侧的角度,有点新奇。

  从这个角度看,景吟鼻尖挺秀,锁骨凸显,唇色稠红宛如车厘子,很漂亮。柔美的肩,棕色落肩绒衫很松软,一碰就能从肩头滑落似的。

  韶颜风姿,别有一种成熟独立的韵味。

  苏之柚别开目光:“.......你怎么不系安全带?”

  “等你帮我系呢。”

  “......哦。”苏之柚一秒收回对“景吟成熟”的评价,松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俯身过去,拉住副驾的那条安全带,一点一点扯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她几乎要贴到景吟身上,胳膊的运动甚至不小心蹭到了她身前的弧度。

  景吟的呼吸微微拍打在脸上,苏之柚感觉到自己的脸刷一下烧了起来。她猛然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是侧对着景吟,也就是说,她耳根爬上的红晕,直接暴露在了景吟眼皮子底下。

  苏之柚快速将安全带扣进卡扣,立刻抽身回去。

  身体却骤然被一双手环住,细腻温滑的肌肤搂着她的脖子,苏之柚僵住,大脑一片空白。

  滚烫的呼吸贴着脸颊而过,异样的柔软让脸颊短暂凹陷,又立刻回弹。

  是景吟的嘴唇。

  它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右脸,有点像试探,又像是刻意的挑逗。

  呼吸骤然加粗,电流猛地窜上发梢——

  苏之柚扭头寻着景吟的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舌尖探出,轻抵上景吟的唇...却被一抹柔软反撬开了自己的牙关。

  带着点凛冬薄荷的芬芳。

  环在她脖子后面的手收紧,随后开始捏揉她红透的耳朵。

  大脑一片混沌。

  全身的触感都只集中在唇间,舌尖和舌尖交锋,如同惊险的人屠博弈,每一下都撩拨着对方的神经。

  极度缺氧,更没有了思考的余地。

  一个激烈而绵长的热吻。

  彼此的情绪都有一瞬间的情难自禁。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整个空间里只有越来越粗重的呼吸,直到不知是谁......溢出了一声极低的轻哼。

  这响动骤然将苏之柚唤醒,她动作一滞,随后被身前的手轻轻推开。

  她们同时大口喘气,良久,神志才渐渐降至身体。

  苏之柚这才发现,她整个人倚在前排座椅中间,衣衫略微凌乱,嘴唇被某人咬破了点皮,尝到了一丝铁锈的味道。

  当然,景吟也好不到哪里去,她长发完全被打乱,沿着一层薄汗贴在脖颈和肩上,唇上一片湿润的水泽。

  苏之柚愣了一瞬,嘴角止不住上扬。

  ——亲都亲了,她反而不再那么害羞了。

  她们的视线在空气里交汇,景吟也冲着她勾了勾唇,眼底是三分诱惑,三分清明,四分旖旎。

  苏之柚也笑了笑,没管自己,就着这个姿势,帮景吟梳理了长发,拉好绒衫领口,再重新系上安全带。与此同时,景吟也替苏之柚擦干了唇角,扣上了衣扣。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吻,深入而激烈。唇齿交缠,气息迷醉。

  空气里残留着暧昧的气氛。

  像某种年份珍贵红酒的后调余香。

  ......

  “咳,那......我们出发?”

  苏之柚正了正神色,主动打破沉默。一开口才意识到,自己的嗓子有点哑。

  景吟拿出一瓶水,细心地拧开瓶盖,递给她。苏之柚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后,景吟拿回去,也抿了几口。

  苏之柚脸微红。上次喝同一杯奶茶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么自然......果然是主动接吻之后,间接接吻已经可以很淡定了。

  直勾勾看过去,景吟喝水的样子,呆呆的有点可爱,却又是那么优雅。

  察觉到她火热的目光,景吟朝着她嫣然一笑。

  苏之柚差点捂住心口,她听见了自己怦然心动的声响,像三月里柳枝悄然抽梢。

  ——她们这算情侣么?

  苏之柚不知道。

  暧昧期是毫无疑问的,但没有表白,也没有确认关系。

  她记得对自己的承诺——没有拿到冠军之前,绝不表白,不在一起。

  心底蓦然涌上一种莫名的失落,她突然就有点后悔了......她从来不知道“情愫”这种东西会这么厉害,吸着骨髓般让人渴望更多。

  她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在没有捧起冠军奖杯之前,她不会开口对景吟告白,她想让冠军成为她们之间的见证,成为这份心意的载体。

  只有冠军才配得上景吟。

  但,她开始犹豫了......拿到冠军之前,不表白,并不意味着不会和景吟在一起。

  ——假如,是景吟先向自己表白了呢?

  这种可能性很低,苏之柚很清楚,她们骨子里都是理性的人,而感性的一面早已承载在游戏梦里,是绝不会动摇的坚持。

  她们相互吸引,互相欣赏,相互情不自禁,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这种默契......相同的,对游戏的纯粹、和对胜利的渴望。

  虽然几乎没有可能,但苏之柚还是忍不住思索了一下答案。

  其实想到这个问题的瞬间,她就意识到了内心天平的倾斜方向。

  如果是景吟先开口,她不会拒绝。但是她仍然会拿到冠军的荣耀,为她们的感情加冕。

  所以,不主动表白,但愿意被动接受,暧昧一点就暧昧一点吧,反正不会影响训练和比赛。

  ......如何对待这段感情,在一个漫长的激吻之后,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苏之柚忽然轻松下来。

  “走吧,去量子跃动总部。”景吟靠在椅背上,声音有点慵懒。

  苏之柚重新坐好,清理思绪,认真回忆了一遍教练教的步骤。她和景吟身高差不多,不用再调整驾驶座椅,缓慢而准确地启动了轿车。

  等到完全适应和上手之后,苏之柚才从紧张中抽离出来,一边保持较低的速度行车,一边和景吟说着话。

  从体育馆到目的地并不算很远,在旖旎而松弛的空间里,导航地图上的剩余距离一点一点消失。

  快要到时,景吟突然开口:“你怎么看小季?”

  “小季?嗯......她看着就很有钱,应该也是上层社会的一员,但和你是不同的感觉。”苏之柚一边观察着前方,一边认真说道,“而且总觉得她有种十分模糊的熟悉感,不知道为什么。”

  “不同的感觉?”

  “有钱也分很多种呀,你和她是不同的气质。”

  “你自己是什么气质?”

  “我?”苏之柚哈哈一笑,“我么,当然是快乐游戏肥宅的气质。”

  “难怪你叫可乐柚呢。”景吟说,“那我也是快乐游戏肥宅的气质。”

  “好啊,果然有什么样的教练,就有什么样的队员。”

  “是有什么样的队长,就有什么样的教练。”景吟纠正她,随后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小季身上,“你就不担心小季是个骗子,把May拐走么?”

  “我本来挺担心的,但是后来就放心了。”

  “哦?为什么?”

  前方是红绿灯路口,苏之柚平滑地停在车队尾部,一双大眼睛无辜地望向景吟:“因为你呀。”

  “我?”景吟故作不解。

  “因为你知道小季是谁,而你并没有阻止她们,说明小季是可以信任的。”

  “原来你发现了啊。”景吟轻撇嘴,一种“没意思这都被你发现了”的语气。

  “我又不傻。”苏之柚得意道,“你以为我是方洛朗和May神呀?”

  说到后者,瞬间联想到刚刚赛后采访时薛汐的窒息回答,苏之柚差点又开始狂笑。

  “那你怎么不问我,小季是谁?”景吟问。

  “你想告诉我自然就会说咯。”苏之柚说,“你要是不想让我知道的话,我当然不会问,你肯定有你的考量。”

  没等景吟说话,她忽然翘了翘嘴角:“不过你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很明显是想告诉我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地问啦?嗯,小季是谁?”

  景吟似乎很满意她的聪明和通透,悠悠感叹道:“选你当队长果然是无比正确的决策。”

  “那肯定的。”苏之柚毫不谦虚,好奇地等待着下文。

  景吟不再卖关子,轻轻说出三个字:“季轻凛。”

  “嘶——”

  苏之柚猛踩一脚刹车,差点没撞到车窗玻璃上。她赶紧把车停在路边。

  “啊?哪个季轻凛??”

  景吟不语,只是轻笑地看着她。

  “靠......真是季轻凛?季轻凛哎!”苏之柚差点爆了粗口,赶紧捂住嘴巴,眼神里的震惊却好一会才缓下去。

  ——季轻凛,娱乐圈顶流女爱豆,颜控的南酒曾担任过她的粉丝后援会副会长。

  “......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大明星。”苏之柚越想越像,难怪总有点熟悉感呢!而且声音,不朝着这个方向想还不觉得,一说就立刻能意识到:直播里听过的小季的声音,跟季轻凛的原声相似度不低。

  “早就听说她是娱乐圈里的游戏狂魔,没想到居然跟个小粉丝似的,追May神追到这个程度......”苏之柚咂舌。

  “May和小季挺有缘分。”景吟随手敲了敲车窗,“你猜,May吃饭的时候发现小季就是季轻凛——这个她唯一不脸盲的真人出现在了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缘,真是妙不可言。”苏之柚沉默了一会,露出遗憾的表情,“不能看到现场,有点可惜呢。”

  “明天问问。”景吟倒是没这么八卦,“走吧。”

  “嗯。”苏之柚重新发动了车。

  “对了,景学姐。”苏之柚这才想起来,还是不解,“你是怎么知道小季就是季轻凛的?她裹那么严,她粉丝可能都认不出来啊。”

  就算是因为直觉,或者干脆没有原因,但只要景吟说小季是季轻凛,那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相信。她对景吟已经有了一种天然的信任感,方方面面,不止是游戏里选手对教练的那种信任。

  “我之前就见过她真人,在我公司其他项目和她的合作活动上。”景吟简单解释,“她当时也几乎把整张脸都挡住了,跟今天有点像。我看见她在后台打游戏,还和她聊了两句,她恰好也带着今天那对很别致的耳钉。”

  景吟说得轻描淡写,但苏之柚还是错愕了几秒,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是该夸景吟记忆力惊人识人不忘呢,还是该夸景吟背景雄厚至斯?

  车开进了量子跃动总部的园区,一大片现代化的商业大楼有序林立,风格统一,跟外面很不一样。景吟给苏之柚指示着停车场的方向。

  “你刚才说,在你公司的其他项目......见过季轻凛?”

  “嗯,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家公司,量子跃动,我是股东之一。”景吟陈述道,“季轻凛恰好是公司另外一款视频应用的代言人。”

  “......”苏之柚震惊到说不出话。

  量子跃动!

  全国互联网巨头公司之一,创立还不到10年,但几乎是家喻户晓。

  难怪景吟这么有钱!

  “......股...东?”

  “量子跃动我父亲几年前创立的,我只是持有一点股份。”景吟言简意赅,但却说得很透,“我喜欢游戏,他很支持我,也很看好电竞市场,就投资我来全身心做吟游。”

  “......啊。”

  苏之柚消化了好一会,才接受了景吟的家庭居然是巨头企业家之一这个事实。景吟比她想的还要有钱有背景,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她还是富二代里的佼佼者。

  “......你,呃,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景吟偏头看着苏之柚,手肘撑在车窗上,语调竟然有点温柔:“想带你来看看,也想跟你讲讲家里的事。”

  苏之柚可耻地脸红了。

  这是一种暗示,苏之柚读懂了。两个人增进感情,自然从互相了解开始。

  景吟的家庭条件优于她自己太多,虽然心里有预期,但还是远远超出想象,甚至震撼。不过,差距归差距,苏之柚倒并不是很担心所谓的“门当户对”的问题,因为她们有共同的话题和目标,她们有相同的自我价值实现方式,她们还玩一样的游戏。

  都说年轻的时候,不能遇到太动心的人,但既然已经遇到,眼下又彼此吸引,追求一致,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未来的路还很长,没有什么不可能。

  “我......”苏之柚心跳的有点快,她舔了舔嘴唇,说道,“我家很普通,我爸妈都是普通公务员,他们从小只希望我好好学习,找个稳定的工作,不支持我打职业。”

  “嗯。”景吟轻声鼓励。

  “他们思想还是比较传统,觉得打游戏就是不务正业,我休学都没敢跟他们说......”苏之柚老老实实说,“他们就觉得,只有成绩不好的孩子,没有出路了,才会把打游戏当成职业,我怎么说是因为热爱都没用。”

  说到这她灵光一现:“咦?真该让他们看看你啊,堂堂西大经济系大学霸,前途无量,但不也是正因为喜欢游戏,也把玩游戏当成职业嘛!”

  话音落下,这才过了脑子。苏之柚瞬间察觉到话里有点不太对,脸上又红了一层。

  景吟低低一笑,清泠悦耳的声音响起:“好啊,我没问题,有机会的话。”

  “.......嗯。”

  车在专属停车位上停好,苏之柚揉了下发烫的脸,询问道:“下车?”

  “等等。”景吟拿起一张纸巾,靠近苏之柚,轻轻擦拭掉自己印在右脸的口红印,“把脸擦一擦。”

  “......”

  系安全带那会亲的?一个鲜明的口红印?

  她就这么看了一路?也不提醒一下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