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47 章 预选赛开启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接下来的三周,苏之柚每天过着睡到中午起床、吃饭排位、下午训练、吃饭排位、晚上训练直到凌晨两三点、然后睡觉的日子,虽然单一,但十分充实;对于一个游戏宅来说,这就是最最幸福的小日子。

  当然,在队规第三条的魔鬼规定下,吟游每个人都不得不在繁忙的训练中,每周挤出3天,每天半小时,用于健身和运动。

  他们一起出去聚餐了一次,隔壁C座大厦中央观景台的昂贵自助,景总请客。

  生活上的舒适,让队员们的训练格外卖力,有好几次都是雨刃在凌晨,将还在沉浸训练室里的几人强制赶回去休息。

  三周下来,吟游战队的求生者,在景吟雷厉风行的□□和训练下,终于勉强迈过了磨合的及格线,在很好和极差之间反复横跳。

  对战汐瓜汁的胜率从0开始逐步提升,练习的新套路也能发挥出作用,最重要的是,一个人的失误,已经可以很快被队友通过后续运营弥补回来,用雨刃的话说:“这才叫配合嘛。”

  陈措玩的是羸弱溜鬼位,本身个人牵制能力就很强,他和方洛朗的前锋在这三周里配合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方洛朗时常抽风,但大概应了那句“死对头往往是最了解你的人”,陈措竟然也就偏偏能恰到好处地、该死地,秒懂方洛朗的脑回路。

  戴走则是在景吟有意识地培养下,原本一张白纸的纯正思路,愣是被教练和队友带成了奇怪的混搭风,又猥琐又利落、又抽风又正常,在奇葩队友和正常人的边缘反复徘徊。由于他本身底子就不错,进步是一日千里。

  苏之柚之前担心的,和另外两个队友的磨合问题,这样看起来,好像也就这么奇奇怪怪马马虎虎地大致缝合上了。

  当然,吟游人队这只“缝合怪”还比较脆弱,如果遇到薛汐状态好的时候,发挥爆发,他们又会很快输掉,毫无还手之力。

  “——强度还不够,欺软怕硬,对手一旦顶起来,你们就软下去了。”

  一直和同一个人对战,总会有所局限。为此,经理秋别为他们安排了两场和其他战队的训练赛,一支是GG直播里比较火的主播组成的娱乐战队,另一支是景吟和薛汐在国外时认识的榜前玩家战队。

  训练赛完全按照职业联赛的BO3赛制进行比赛,他们赢了一场,输了一场。这之后就是积极的复盘,找出问题和不断改进。

  *

  这周五的下午,吟游全员准时坐进训练室,表情肃穆而专注。秋别在线上确认了战队准备就绪,景吟一声令下,全员登录进了游戏比赛服。

  11月中旬,第五人格第三赛季预选赛正式开启,通过官网报名的战队上千支,第五人格赛事官方进行资质筛查后分了组,前面的选拔赛全部在线上进行,直至32强开始,转移至线□□育馆。

  除去将掉入预选赛的两支职业战队,预选赛数百支草根战队中,吟游绝对算是实力极其顶尖的。

  他们首场比赛的对手是名字都没听过的杂牌战队,超过预定时间整整4分钟才准备好,理由居然是“还有一个成员在考试,只差最后一题了。”

  迟到5分钟,直接取消比赛资格,这支战队很幸运地赶上了。吟游监管者先上场,景吟协助薛汐完成了BP,随后比赛正式开始,作为教练,景吟关掉了耳机的麦克风,退到一旁。

  正式比赛里,教练只能参与BP环节,比赛一旦开始,教练就需要下场等待,比赛的发挥全靠4个在场队员。现在即使是无人监督的线上赛,也需要严格遵守比赛制度,这是每一个职业玩家的基本素养。

  这是加入吟游以来的第一场正式比赛。

  吟游很严肃认真,但对手显然就没这么高的职业风度了。或许知道对手是强势种子选手......他们竟然直接弃疗了。

  开场所有人都直接悠然地修机,一边修机一边贴着涂鸦,一副打娱乐局遇到佛系监管的模样。倒是汐瓜汁出生后反而愣了愣——四台密码机都在抖动,竟然没人提前躲起来?

  薛汐差点怀疑自己眼花了,这局可是有一个先知一个冒险家啊,这两个羸弱的角色,遇到监管者就是个死,都不需要提前苟一苟的吗??

  所以场外看到的就是:汐瓜汁开局走了几步之后,反而犹豫了几秒,竟像是迷路了一样。

  “......”吟游其他人默默扶额。苏之柚也打过监管,非常能理解薛汐的感受:“May神这是高端局玩久了,不太适应低端的蜜汁操作啊哈哈哈。”

  直到汐瓜汁的邦邦走到了脸上,而这个先知还在悠然地修机,最后竟然主动跑上前去,做了个“燃焰火”的系统动作——他快速截了图,他和May神“合影”了。

  天知道他们这个草根到不能再草根的休闲战队有多幸运!他们纯粹挂了个公司的名义就报名了预选赛,结果竟然有幸分到和May神一组!那可是May神耶!输给了May神,那是可以出去吹一年的呢!

  “......”薛汐总算看懂了——对手这不是菜,也不是愚蠢,而是我方友军,千里送人头。

  这让薛汐很不耻,比赛就是比赛,能不能有点儿态度?

  不爽之余,薛汐手下毫不留情,炸弹狂飞,被迫和4个人都合了多张影之后,极快速地拿下四杀。

  整个过程甚至没用到4分钟。

  淘汰3个人之后,最后剩下的医生冲着汐瓜汁露出了可怜求疼爱的小表情,还做了个“起舞”的系统动作卖萌......这要是放到普通局里,反正已经3杀赢下,监管者大概率都会手下留情,给最后一个人放个地窖,干脆让他逃离。

  但薛汐面无表情,汐瓜汁不动声色地牵起医生,故意到地窖口晃悠了一圈......就在医生以为她要把自己放下来的时候,邦邦却突然转向,无情地把医生挂上了——地窖旁边的狂欢之椅。

  医生放飞,发出一声巨大的哀嚎,最终被淘汰。

  “May神,麻麻爱你!”——赛后频道里,对手排着队打出了口号。

  “.......”薛汐摘下耳机的时候,脸都黑了。

  苏之柚上前拍了拍她,“May神别气,下半场看我们四跑,干翻他们!”

  下半场比赛,对手监管选出了八百年不会出场的角色——鹿头。

  鹿头班恩拥有一条细细的链爪,甩动链爪,可以将钩中的求生者扯向自己。这是版本弱势的监管者,若是排位里遇到就该笑了,这无疑意味着求生者很大可能至少三出。

  尽管如此,眼下鹿头出场,吟游人队仍然打得非常专注。

  但这个鹿头甚至连刷点都不太熟......开局直接去了个无人出生的地方找人,又逛了好大一圈的街,才看到了戴走的佣兵。鹿头索性直接追起了佣兵——于是就这么追了佣兵整整五台密码机。

  整局比赛节奏牢牢掌握在求生者手里,吟游全员发挥可圈可点,除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开局80秒后,佣兵和鹿头在废墟博弈,戴走下了个板子,将自己和鹿头隔开。随即余光瞟到鹿头贴着墙移动......这是非常明显的闪现走位!

  他立刻一个回身健步,果断翻板翻了回去——

  随着闪现音效的响起,鹿头一刀挥下——命中了!

  “......”

  戴走傻眼了,他明明预判到了屠夫的闪现,第一时间爆手速翻板回去,绝对来得及躲开鹿头闪现过板后的这一刀!

  但......这个鹿头玩家技术太烂,闪现过板基操不稳,竟然出现重大失误——他直接原地闪现了......

  鹿头原地闪现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佣兵主动翻板回到了自己面前......于是鹿头就兴高采烈地给了佣兵一刀,把他砍成半血。

  “.....没事没事。”耳机里尽是队友的安慰,戴走郁闷极了,自己天秀的操作,因为对手的白给,反而成了个笑话。这找谁评理去??

  他接下来的牵制都小心翼翼无比委屈,肉眼可见地纠结了不少。在前锋的策应下,到底没给鹿头二次闪现的机会,吟游求生者破译了大门,全体逃出。

  最终大局比分2:0,吟游战队获胜,这是苏之柚赢的最轻松也是最滑稽的一场比赛。

  顺利拿下第一场,景吟倒是出奇的平静,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他们就地开了极其短暂的复盘会,随后一切如常,各自开始了每日必修的个人训练。

  “别小看了那个闪现......带走,你立了个功。”景吟微微一笑,“倒是给了我不少灵感呢,我有点其他的想法,咱们后面找机会试试。”

  旗开得胜,吟游士气高涨,周六的第二场比赛也利落拿下——毕竟战队众多,实力悬殊十分显著,前期的比赛还是相对轻松的。

  *

  翌日,周末,职业联赛常规赛最后的几个比赛日。

  到了下午,他们没有直接开始训练,而是去了观战室,这里有一整个墙壁的大投影。

  “今天还是一起看常规赛,已经到尾声了。”景吟言简意赅,“这场直播是芒果打西关,当前常规赛排名最末的两名,基本就是我们预选赛的对手了。”

  排名末尾的两支战队,会自动掉入预选赛,共同争夺下一赛季的2个名额。原本上个赛季结束时,预选赛里的新战队都是些不入流的娱乐战队,所以末尾那两支战队不费吹灰之力,又直接重回了职业联赛。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吟游犹如一根刺,深深扎在目前排名倒数的战队心里。

  他们比赛经验丰富,磨合又久,本该优势十足......但光是有了薛汐,愣是谁也不敢小瞧了吟游。

  投影画面里,两支战队都想抓住最后的机会冲出倒数,比赛打得格外激烈。职业级的比赛水准明显高于西城大学校赛,也高于他们绝大部分的内部训练比赛。

  看着看着,所有人都神色凝重。

  “芒果状态好好啊!”戴走小声嘟囔。

  “芒果可是典型的比赛型的战队,越到大赛、越到关键的比赛,状态越好。”苏之柚作了补充,芒果的特点不是什么秘密,“他们靠这个翻过不少盘。”

  “平时写作业不咋地,一到考试就前三,我最烦这种了!”方洛朗吐槽。

  景吟听着队员的讨论,有意引导道:“你们注意到没,常规赛所剩无几,鹏哥却开始出场了。”

  “为了预选赛做准备吧。”薛汐说。

  剩下几个人同时一怔。

  他们都或多或少地猜到鹏哥下个赛季会转会过来,所以在心里早已将鹏哥当成了“自己人”,却全然忽略了一件事:预选赛的时候,还没到转会期,如果对手是芒果,那么鹏哥将是敌人!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先击败有鹏哥的芒果战队,闯进职业联赛,然后鹏哥才能正式成为他们的队友。

  “没错。”景吟淡淡颔首。

  一场比赛的沉默间,众人接受了这个事实。

  ——芒果输了。

  这就意味着,他们预选赛的对手,芒果战队必定是其中之一了。

  “江烟7进步很大,如果不是她,西关赢不了。”一直寡言的陈措也参与进讨论。

  “西关屠夫深蓝稳定性太差,如果西关的人类再不站起来,他们就不用打了。”景吟轻描淡写,肯定了陈措的说法。

  她单手关掉投影,打开灯,就着这局比赛详细分析起来。

  看别人的比赛,也要有所收获。

  拆完西关和芒果的比赛之后,他们又开始新一轮的内部对战。和前一段时间相比,人类在配合上有明显的进步,对战薛汐的平局越来越多了。

  比赛完后,依旧是复盘,拆开了揉碎了,一点一点的,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无比详尽的复盘。

  不知不觉间,时针又指向了深夜12点。

  这段时间的高强度复盘,每天连续不停的说话积累,景吟的嗓子终于不堪重负,一天比一天哑得厉害......一整天下来,似乎喑哑到低涩了。

  她原本请泠悦耳的音色,仿佛被粗糙的磨砂纸刮过,听得人生疼。

  她轻轻咳嗽了两声,随后饮尽桌上最后一口水,示意今天就到这,几人可以回去休息。

  没有人动,所有人都自动选择了加练。景吟无声地笑了笑,拿起资料走出训练室。

  “景学姐!”

  苏之柚追了出去,在走廊深处叫住了她的背影。

  “那个......我买了润嗓子的含片和药,你吃一点吧。”

  景吟接过纸袋,看到了苏之柚眼底的心疼,快要溢出来。

  “好。”景吟用气声说,“前期基础打好很重要,等走上正轨就好了,后面大部分都可以交给雨刃。”

  “嗯,你别太辛苦了。”

  “我心里有数。”

  景吟说完,就地拿出含片,举到了苏之柚面前,意思不言而喻。

  “......你要我喂你?”苏之柚迟疑着问出,脸刷一下就红了。

  景吟默认。

  苏之柚感觉到脸颊快速烧着,她低头取出一枚含片,骨节分明的手指像捏着易碎品,轻轻举到了景吟的嘴边。

  一片湿润快速从指间划过,手里的含片消失了。

  细腻、濡滑、温热......舌尖的触感,原来竟是这样的吗?

  苏之柚盯着含片消失的去处,那张薄薄的红唇,还因为讲话过多而干涩着......她的指尖突然不受控制地抚了上去。

  触碰到的一霎,苏之柚猛然一抖,指下的触感......

  景吟却突然抬手,抓住覆盖在她唇上的右手,向外移开。

  “!!!”

  ——我都干了什么?我又干了什么?!好端端的,这么暧昧地摸嘴唇干什么?!

  苏之柚大窘,满脸透红,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被抓了个现行,恨不得立刻飞到外太空去永不再回来。

  懊恼兀自升腾,一张精致极美的脸却骤然放大,方才被手指压过的唇贴了过来,含片的清新味道转瞬即逝。

  一触即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苏之柚猛然瞪大双眼,听见景吟伏在她耳边低低地说:“喏,含片的报酬。”

  不等她回神,景吟嘴角勾起,轻飒转身,一步迈出了走廊的阴影,留下心跳如擂鼓的苏之柚,久久伫立在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