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46 章 俱乐部生活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再一次站到银河SOHO三座大厦的楼底时,苏之柚和方洛朗仍然能感受到渺小。

  之前来的匆忙,没有仔细观察过周围的环境,这次终于要正式在这里生活下来,他们才用打量自家小区的眼光,好好地审视了一番。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以三座大厦为中心,这里是整个西城湖滨商圈,附近的商城和广场比比皆是。光是ABC三座大厦的一层底商,就有多家商铺,知名的星爸爸咖啡、各式面包店、冰激凌店、冷酸奶店、韩餐、烤肉、便利店等等更是一应俱全。

  “万恶的资本主义。”方洛朗口是心非地评价道。

  苏之柚想了想:“......哎,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俱乐部合作的餐厅可以打折。”

  ——在学校附近,只要出示学生卡,就能在好些商家都享受折扣或者满减优惠。

  两人先坐电梯上到了30楼,秋别已经将他们初始的房门密码发到了他们手机上,后续可以自行修改。苏之柚将行李放进房间,简单整理了一下。由于还有不少空房间,所以他们都直接选了一个没人住的新房间。

  上午11点整,苏之柚和方洛朗卡着点坐电梯回到29层,吟游的自动感应玻璃大门已经添加好了他们的人脸信息,从今天起就可以直接刷脸进门了。

  一切都是上次走时熟悉的样子,除了——那个笔直坐在前厅沙发上的挺拔身影。

  看到两人,这道身影起立,径直朝他们走来,声音是一如既往不带感情的冷漠:“你们迟到了17秒。”

  “......”苏之柚呆了一呆。

  方洛朗一愣,恼羞成怒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

  “你们为什么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陈措异常平静地说。

  苏之柚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秋姐说的新队友就是你?”

  “Whatthefuck!!”方洛朗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脏话瞬间暴露心情。

  他刚在决赛击败了D7,从此陈措就是他的手下败将了,但是怎么会——转眼间他们就成了平起平坐的队友?这才过了几天???

  “方洛朗,说脏话一次,违反队规第五条,罚款300,从你本月工资里扣。”

  秋别从后方走过来,正好看见这一幕。

  “我......!”上班第一天就遇到死对头,还被扣工资,方洛朗气结,狠狠地瞪了陈措一眼。

  “怎么回事,刚来就闹别扭?”秋别眉头一皱,“你们不是同校同学么,之前不认识?”

  “认识,但是不熟。”陈措冷漠回答。

  方洛朗沉默不语。

  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扫过几人的微表情,秋别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她忽然凌厉起来,严肃问道:“你们在学校是什么关系?”

  陈措面色不变:“普通同学。”

  方洛朗刚要说出“他是我的手下败将”,却忽然意识到他们现在已经成为队友,这样说似乎有质疑吟游选人的意思,于是又硬生生憋了回去,最终蚊子哼哼般吐出了一句:“......普通同学。”

  站在秋别的视角,就看到方洛朗如同便秘似的,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氛围沉了沉,秋别盯着陈措和方洛朗好几个来回,忽然扭头看向苏之柚,眼睛一眯:“你来说。”

  “?......哦。”苏之柚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苏之柚清了清嗓子,毫不留情地“出卖”了自己的好姐妹:“他们俩,咳,是仇家、情敌、对手、死对头,一个人喜欢的女孩却喜欢另一个人的这种狗血故事......总之就是互相看不顺眼,见面不是打就是杠。”

  “——大概就类似于那种,嗯,宿命的敌人。”

  “......”秋别短暂地陷入了沉默。

  苏之柚在心里叹了口气。毕竟,今后就是穿一条裤子的队友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必须得团结是不是?之前的恩恩怨怨也该做个了结了。

  新队友是陈措的话,方洛朗的磨合就成了大问题,现在得赶紧把问题暴露出来,趁早想办法解决掉。

  很快,秋别缓缓开口,话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但是从今天起,所有人都必须放下对其他人的成见,尽最大努力磨合成互相信任的队友!你们是要一起站在比赛场上的人,赢了谁都可以是强者,但输了谁也不比谁高贵,不要等到输了比赛才抱在一起痛哭!”

  “是!”所有人精神一震,同时答道。

  秋别推推眼镜,嘴角一点点翘起:“方洛朗,你今晚开始,搬去和陈措住同一个套间,你们俩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说完,不给方洛朗说话的机会,她径直带着三人走进主训练室,把他们交给了景吟和雨刃。

  *

  训练室里薛汐和戴走已经就位,新老队员彼此做了自我介绍,随后主教练景吟公布了一系列的训练计划。

  景吟已经根据每个人的初始特点和擅长的角色位置,分别为每个队员定制了一套完整的个人训练方案。吟游的训练时间分为个人训练和组队训练,每人都需要完成当日的个人训练内容,再和团队成员一起练习配合和各种复杂的战术。

  “鉴于大家现在还不熟悉,每天的排位赛两两一组,双排磨合,一周一换。”副教练雨刃说,“本周开始,可乐柚和DZ、洛朗的画和方糖进行双排,记得开直播。”

  “好的。”“好。”

  雨刃又交代了一些事项之后,时间已经逼近11点半,马上就是食堂午饭供应时间。

  景吟环顾一周,郑重说:“你们彼此可能还不熟悉,但我对你们都有比较全面的了解。短期内,吟游战队就是在座的5人,我们需要一位队长,有谁想推荐,或者自荐的吗?”

  话音落下,陈措依然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薛汐无所谓地抓着头发,戴走缩了缩脖子,方洛朗看了苏之柚一眼。

  苏之柚对上景吟的目光,然后举起了手。

  “我想当队长。”

  “有反对的吗?”景吟又问。

  无人反对,景吟嘴角轻勾,宣布苏之柚成为吟游战队的队长。

  从个人判断里,她也认为苏之柚是更合适当队长的:戴走太年轻,陈措太冷淡,而方洛朗和薛汐......又太神经大条了。

  队长并不负责具体的战术制定,更多的是一种责任。

  苏之柚看着景吟笑了笑,从今天起——你是教练,我是队长。

  我愿意跟你一起,扛起吟游;我愿意率军出征,为你夺下冠军!

  *

  享用完美妙的午饭过后,苏之柚回到主训练室,戴走凑过来叫了一声“队长”。

  “你之前播过吗,要不我先帮你调试一下设备吧?”

  “好啊。”

  戴走已经播了一段时间了,这会十分娴熟地就装好了手机投屏软件,并教会了苏之柚操作方法。

  “这样就行了。”

  “好,那我们开始双排吧,我加你游戏好友。”

  DZ和戴走本人一样,在游戏里麻利爽快,报点、溜鬼、救人都很利索。苏之柚敏锐地注意到,戴走的手速和反应力非常快,而且对她也很信任,好几个时候她习惯性思维跳脱,直接修改了战术,也没有来得及和DZ解释,但DZ还是快速照做了。

  几局下来,她对DZ有了大概的认知,这是一个年轻有潜力、可塑性很强的选手,虽然经验还有些不足,在心理博弈中很容易中招。

  苏之柚边打,边给戴走讲了一些猥琐发育的技巧,整体氛围和谐而愉快。

  反观长桌另一头,方洛朗和陈措那边却低压很多,训练室里不时响起他们的争执:

  方洛朗:“屠夫走了你怎么不说?不报点玩个屁啊,你真的成哑巴了?”

  陈措:“我说过了,我没看到。”

  方洛朗:“你那个视野怎么会看不到?你的段位怕不是刷的吧?”

  陈措:“屠夫卡视角了,你怎么这么吵?”

  方洛朗:“呵呵,我不信。赛后录像见吧!”

  ——好好的双排开黑局,被他们活生生打成了路人撕逼匹配局。

  这两人问题很严重啊......希望他们住一起之后能看彼此顺眼点......

  苏之柚默默想着,扫了一眼电脑屏幕,朝戴走问道:

  “对了,这直播间也没什么人看哎,会一直这样吗?”

  戴走按下开始下一局,随口回答道:“刃哥说了,毕竟是新人,没啥关注度很正常,等我们预选赛开始了就好了,那个和职业联赛一样,游戏官方会转播的,看的玩家不少呢。”

  “那还可以清闲一阵子。”

  “是啊,你看May姐,她太火了,天天感谢这个粉丝感谢那个粉丝的,每次排位结束嗓子都哑了。”戴走感慨道,“而且遇到那种一下子给你砸很多钱的土豪,还得额外花休息时间带粉玩。”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酸呢?”

  “啊哈哈,队长,你别戳穿吗,谁不想要土豪粉呢。”戴走吐了吐舌头。

  “有多土豪?”

  戴走往苏之柚这边靠了靠,悄悄小声说道:“May姐粉丝榜第一名,那个叫‘小季’的小姐姐,特别特别喜欢May姐,每个月刷礼物至少都是几十万呢......她还说等预选赛打到线下了,就买票去现场看May姐。”

  苏之柚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之前和宁小乐一起打“塔罗挑战赛”时候,和薛汐双排的那个“小季”。

  “你怎么知道是小姐姐?”苏之柚问。

  “我听见过May姐私下带她双排上分呀。”戴走说,“是个声音很甜很好听的小姐姐,长的肯定也没话说,真想快点到线下赛!”

  “那你怎么知道不是女装大佬用变声器呢?”

  “额.......不会吧!这么恶心的吗!?”

  “哈哈,我就是瞎猜的。”

  “......”

  *

  两小时排位一晃而过,短暂的休息之后,几人分别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了个人训练。

  在景吟的规划中,吟游战队成员的位置目前分配如下:

  薛汐,第一监管者,主练所有版本强势的屠夫角色,如梦之女巫、邦邦、爱哭鬼等;

  陈措,一如既往的修机位,主玩机械师、冒险家、囚徒等,第二手练先知、调香师等;

  方洛朗,救人牵制位,主玩前锋及先知,第二手练野人、牛仔、勘探员等;

  戴走,核心救人位,主玩佣兵、守墓人、空军、大副等;

  苏之柚,辅助位,同时兼任新套路的开发和探索,主玩祭司、入殓师、调酒师等能为整个队伍带来更多变化的角色。同时,她还是吟游的替补监管者,替补屠夫角色小提琴家、红夫人等;

  最后是景吟自己——全能补位。

  当然,阵容和角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真正的高玩,其实什么角色或多或少都能玩,只是熟练度有差异罢了;况且,当前强势的角色永远只是暂时,主练的角色得随着版本而不断变化,只有经验和意识的积累,才能一直适用下去。

  个人训练的内容,景吟和雨刃为每个人进行了专门的定制。

  进入到俱乐部之后,苏之柚才能明显感受到业余玩游戏和打职业的区别。

  ——比如祭司这个角色,高阶玩家基本都会,祭司认知分挂牌玩家(国服1-500名)可能都自己暗暗练过......但放到吟游俱乐部里,才让她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训练”。

  一个半小时的个人训练里,苏之柚只做了一件事:练习打洞。

  开启游戏自定义模式,借助吟游的辅助脚本,她在圣心医院这张地图上,打了整整几百个洞。中心医院、木屋、岩石、废墟墙、狂欢之椅......所有建筑和模型都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洞,鳞次栉比,宛如数不清的诡异魔法漩涡,令人头皮阵阵发麻。

  在景吟给的资料细节里,详细标注了祭司在每一张地图上、每一个点位的详细打洞方法和效果。

  这就等于把一张地图给像素级地生生拆开,地图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具体到了:哪个点位可以打洞/不能打洞、哪个点位需要蹲下才能打洞、哪个点位怎样才可以打出普通洞、超长洞、次元洞;哪个点位可以直接从后方打洞到狂欢之椅面前偷偷救人;地面上哪个点位打洞可以秒进地下室......

  就像是从中心医院的不同方位,都能打洞进医院,但洞的出口具体对应到医院里的哪块板后,哪个楼梯口......这将直接关系到自己或者辅助队友溜鬼转点的成功率,可能带来几秒至几十秒的牵制时间差异,甚至可能攸关胜负。

  这都是祭司的大学问,不同的打洞角度和位置,获得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苏之柚需要做的,正是将这些练习几十甚至上百次,做到烂熟于心,闭着眼都能打好的那种极致熟练程度。

  ——毕竟比赛场上,可没有时间等你慢悠悠站位瞄好之后,再打洞钻洞......祭司往往需要在被追击的情况下,在移动和躲避攻击中快速完成打洞,仅有不到1秒的时间。

  苏之柚也知道祭司打洞很有讲究,但她从来没有把地图拆到这么细致过。这就像江湖武者加入正宗的大门派,第一天不会教你绝世神功,而是必须从最最基础的扎马步、砍柴、挑水开始。

  当你迈入职业的门槛之后,长时间重复甚至是枯燥的刻意练习才是最真实的日常。顶尖的职业选手一手祭司出神入化,比赛场上潇洒自如——殊不知,他们背后是多少个深夜死磕的基本功,和翻来覆去练习到想吐的生理性恶心。

  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功。

  *

  一个半小时后,个人训练结束,方洛朗和苏之柚面色微微发白。

  苏之柚打了多久的洞,方洛朗就撞了多久的球......职业选手的艰辛不言而喻,这还只是第一天而已。

  景吟拍了拍手,吟游战队求生者4人首次开始正式合训,对战自家监管者:汐瓜汁。

  面对顶尖的May神,几个人纷纷摩拳擦掌,踌躇满志,和偶像过招这可是头一回。

  每张地图打一场,四人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结果毫无疑问......人队全输,一败涂地。

  晚饭过后,景吟开始带着垂头丧气的人队复盘,把每一局揉碎了,一个点一个点地细抠,分析问题,提出加训方案。

  一直复盘到晚上11点半,景吟终于停下沙哑的嗓子,示意今天到此为止。

  这才第一天,她还不想把大家逼得太紧。

  但训练室里没有一个人离开,短暂地上洗手间之后,输的很惨的几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己加练——在不服输和渴望胜利这件事上,四人出奇地一致。

  “我说,喂,欠钱脸。”

  房间再次安静下来之后,方洛朗主动挪到了陈措边上。

  陈措抬起头。

  “下午那几局,你我之间问题最大。”方洛朗干巴巴地说,“你是羸弱修机位,我是前锋,以后我撞救你是不可避免的,今下午那种失误我不想再出现了。”

  陈措点点头,十分自然地拉开旁边的椅子:“我也不想。”

  “......来讨论下怎么办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