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38 章 拖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讲真,老乔啊,你觉得柚子茶现在怎么才能走一个?”

  “嗯,我想想啊......除非说,守墓人牵制5、6个镜子?再牵制几十个人皇步?”乔辞认真思索了一下,又自己推翻,“但是没有用啊,虽然现在破译加速了,但红夫人还有特殊技能呢,实在不行开门战换个传送,或者击倒一个人之后换插眼找人,我就问你怎么打?”

  “嗯,确实,完全没办法。”主持人叹了口气。

  画面里,红夫人追的很急,苏之柚不得不交出最后一个铲子遁地而行,但很快被红夫人一刀重新打出地面。镜像冷却时间一到,红夫人左手一抬,水镜再次出现,陆街风操作镜像走位,不急不慢,像捕捉笼中的猎物的一样有耐心。

  ——现在的残局,他已经稳赢了,无非只是时间问题。

  苏之柚手指猛地一拉,守墓人极限拐进了一块厚墙,卡着模型,险险避开了镜像的刀气。一镜落空,红夫人并不在意,跟着守墓人就进了板区,两人开始了板区之间的激烈博弈。

  “啪!”

  系统提示:可乐柚砸板命中监管者。

  “哎哟,陆街风被砸了一个头。”乔辞平静陈述道,语气没什么波澜,“很秀,但是没用。就算送你10秒又怎样?这种局陆街风现在可以随便打。”

  每一次板区博弈,其实或多或少都有一部分运气成分在,或许这次求生者运气好,砸晕了监管者,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求生者能砸板监管者就能抽刀,更多的情况下,虽然能砸板命中,但也会被过板的刀气所伤。

  苏之柚当然知道这一切,但她现在能做的,只有施展出浑身解数拖延时间,尽一切可能拖延得更久一点,再久一点,然后再久一点。

  月亮河的另一岸,她唯一的队友,景吟的空军,破译着第三台密码机才刚刚一半。而这台之后,还有第四台、第五台......和逃生大门。

  “看得出来可乐柚很拼。”主持人望着场上守墓人扭曲的身形和狼狈的走位,有点动容,“她一定很想很想赢。”

  “总决赛的最后一场,已经到这个份上了,真的是把平时所有的努力成果全部拿出来的时候,可乐柚仍然坚持做最后的努力。”乔辞说道,每一位拼命打好比赛的选手都值得被尊重。

  趁着监管者眩晕的时间,守墓人转点到了下一个板区,这里离过山车的起点站很近。

  镜像再次抬起,陆街风将苏之柚夹在了这片板区之内。苏之柚疯狂地下着板子,不给任何挨刀的机会。终于,守墓人放下最后一块板子拦住红夫人,却在转身跑开的瞬间又180度转了回来——逃走只是虚晃一枪,她真正要做的是从板子上秒翻过去!

  闪现音效响起,红夫人瞬移出现在了守墓人翻板之前的位置,再次和守墓人隔板相望,大眼瞪小眼。

  “预判过板闪现,胆大心细!”台上两人同时喊出声。

  “闪现又空了,本场第二次!”主持人激昂地说,“单从这一点上看,柚子茶的求生者今天发挥非常出色!”

  乔辞依旧淡定说道:“嗯,闪现没打到有点可惜,可以说是给了柚子茶一丢丢机会啊哈哈,一丢丢是多少呢?1%的机会可以跑一个吧。”

  这句话一出,弹幕再次炸开了锅。

  “主持人强行挽尊......0.1%也没有吧哈哈哈。”

  “柚子茶如果今天保平,我直播吃键盘。”

  “能跑一个就谢天谢地了,还保平?脑子没瓦特都不可能让你保平好吗,这是陆街风!”

  “这局现在换我上我都能四杀。”

  乔辞面色淡然地看着弹幕滑过,心里却在疯狂点头。

  “一刀打到了!”主持人拉回他的思绪,“守墓人只剩半血了,虽然已经拖了很久,但是还是远远不够啊!......可乐柚想上过山车?这个位置上不去的呀。”

  “空军那边终于又开完了一台新机!但是还有2台遗产呢,守墓人快坚持不了了,怎么办?”

  第一刀有了,第二刀还会远吗?

  陆街风走一步想三步,他马上就可以把守墓人击倒在这里,接下来就是找到空军、然后快速击杀、然后再回来把自愈而起的守墓人击倒......他就赢了。

  系统提示:监管者切换了特殊技能。

  “咦,切了‘插眼’,为什么不切传送呢?”上帝视角的主持人问。

  特殊技能‘窥视者’,俗称‘插眼’,类似于一个监视器,持续时间60秒,会显示周围一定范围内的求生者,同时降低求生者移动和交互速度,让求生者无处躲藏。

  乔辞略一思索:“月亮河公园毕竟是一张大地图,守墓人倒地后,空军谁知道苟在哪,插眼找人比较方便。而且其实嘛,现在切不切传送都一样,反正一个也跑不了。”

  “这倒是。”主持人深深点头。

  景吟的空军终于修完了第三台密码机,她径直奔向第二站台。这里是开局修过一点的密码机,算个小遗产。但刚跑到一半,守墓人半血的标记变成了倒地状态。

  ——苏之柚还是被击倒了。

  景吟立刻停下脚步,一动不动,就像是个木头人。

  “可怜的空军,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思考人生。”主持人说。

  “她可能在想:这游戏真难,该怎么玩?”乔辞顺着主持人的玩笑延展了一下,“唉,守墓人一倒,空军就只能躲着了。密码机一动红夫人就知道你在哪,镜转过去就没了。”

  “你们猜猜陆街风花多久能找到空军?”

  陆街风在守墓人倒地的附近安置了一个窥视者,这样守墓人自愈后能第一时间发现并利用镜像赶回。接着他猜测起空军的位置,一个镜像投到月亮河对岸,开始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景吟压着脚步偷偷躲在鬼屋和边墙的小道里,陆街风刚刚正是从这里一路追着守墓人到起点站,不太可能第一时间先回到这里查看。

  “景吟很灵性啊,鬼屋这里很难找。”主持人说。

  陆街风一路走到了电机桥,在桥上也安置了一个窥视者补充视野,然后略一犹豫,继续抬起镜像往河对岸走去。

  “噢,陆街风找的方向错了......景吟早就过到桥这边了。”乔辞盯着大屏幕,“但是河对岸排除完马上就能想到是在鬼屋......等等,空军是要去治疗守墓人吗?!”

  红夫人还在河对岸排查,空军却悄无声息地绕到了倒地的守墓人附近,刚好卡在窥视者视野范围之外。

  直到陆街风在河对岸抬起了第三个找人的镜像,景吟立刻冲向守墓人,顶着“监视器”就开始治疗,守墓人恢复了半血状态。

  ——求生者倒地后,每场仅可以自愈一次,自愈用掉后,就必须依靠队友才能恢复行动能力。而现在景吟帮助守墓人完成了治疗,守墓人的自愈仍然保留!这也就意味着,他再次被击倒后,还可以自己再站起来一次!

  河对岸,正在找人的陆街风看到了窥视者的报警,但无奈镜像技能刚用掉,下一次使用还需要将近20秒,所以只能步行赶回,眼睁睁看着守墓人站起然后消失。

  “这......景吟意识好强啊......”主持人咂舌,“守墓人如果再次被击倒,红夫人还得再出去找人,还得再重复一次这个过程啊......想着就好痛苦!”

  陆街风并不懊恼,红夫人很快回到起点站附近,耳鸣响起,他知道守墓人还没走远,必定躲在这附近某个角落。

  全场找人得花时间,但是在一块地方找人易如反掌!

  “窥视者”再次放出,起点站附近顿时视野全开,一个弱小的身躯从角落跑开。

  ——是守墓人!

  苏之柚被治疗成半血后,景吟果断回身就走,只留下简单一句:

  “拖住。”

  半血守墓人眼看无处可躲,只能再次在起点站和红夫人赤身肉搏。但他没有任何道具,在窥视者的减速debuff之下,没有撑多久,又再次被砍翻在地。

  “75%,二站台下的电机修了75%。”主持人观察着进度,“除了这一台,电机桥上还有一台遗产密码机,就剩最后这两台。”

  “......这两台剩的不太多了......”乔辞愣了半晌,迟疑道,“等等!这不对呀,空军手里的枪还没用呢,一刀一枪如果用得好,还能再多牵制几十秒,也许密码机真能修开也说不定!”

  “......”主持人诧异了两秒,“不会吧,还真的也许可以走一个呢!不知不觉中柚子茶劣势在缩小啊!”

  他们一直在说有机会逃脱一个求生者,之前只停留在信仰层面,如同安慰剂效应的“假相信”,但此时此刻,是真的相信有50%的希望了。

  “不过红夫人三杀是肯定稳的,就是四杀得看点运气了。”乔辞下了结论。

  守墓人倒地的一瞬间,空军就松开了密码机开始逃走。陆街风这次并没有再像刚刚那样随意找人,他慎重思考了一刻,随后红夫人左手抬起,镜像放出,目标——鬼屋!

  镜像那头出现了耳鸣,果然,空军就躲在这附近!

  “哇,陆街风嗅觉好灵敏,太可怕了这个预判!”乔辞惊呼,“这次一下子就锁定了空军的位置!......镜转过去了!空军被迫上二楼了!”

  “就看这波空军能牵制多久了。”比赛此起彼伏,主持人心情也跌宕着,“刚刚是守墓人在外牵制,现在换空军,有种两人互相在外养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