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35 章 意识溜鬼
  伴随着心跳的缓缓平息,双方刷新在了永眠镇中。

  无需吩咐,四人已在第一时间报上了自己的点位,并以此推断出了监管者的大致位置。

  “哎哟,老乔!”

  “瞧瞧我这是什么flag......”乔辞哭笑不得,“景吟脸真黑啊,居然又刷新在了开局撞脸点!不过万幸的是,她这局可是一个祭司,手里有道具,不怕。”

  景吟出生后第一时间就开始拉点,和邦邦开始了一场漫长的马拉松。祭司借助手里的洞,可以快速穿越建筑物,就像跑上了一条高速公路,再依靠地形,让邦邦无法近身,只能远程扔着炸弹攻击,而景吟只需要专心躲炸弹就行了。

  “从牌坊方向过来,还有5秒到红蝶房机。”景吟边拉着邦邦跑马拉松,边精准地提醒着队友自己的路线,让所有人第一时间躲避,不给邦邦换追别人的机会。

  “哇,永眠镇不愧是祭司的老家!祭司在这张地图真的好强哇。”主持人打趣道,“老乔你看,祭司现在像不像是永眠镇的导游,都快带着屠夫整整绕镇一圈游了。”

  “哈哈哈是啊,而且陆街风有个习惯,不管什么地图,他都不太喜欢BAN祭司,也是比较自信自己的实力吧。”乔辞说,“虽然被拉点有点久了,但现在再换追也不太划算,还是继续追祭司吧。”

  “毕竟这局他只需要保平就行了,看起来陆街风似乎打的挺放松的,问题不大。”

  邦邦逐渐接近,此地已经没有了板子可供博弈,祭司终于被逼到了一个角落,此时已是穷途末路,手里仅剩了最后一个洞。

  “还能坚持多久?”语音里,苏之柚问。她默默计算着祭司洞的消耗和CD时间,最后一个洞之后,毫无疑问就得吃刀了。

  “大概10秒,前锋中场帮撞,准备好。”景吟一边安排,一边贴着一栋厚厚的楼房打出了最后一个洞。

  方洛朗和苏之柚同时愣了一下,这和预期的走位不符,但方洛朗没有犹豫,立刻回复道:“好!”

  邦邦冲向前来,祭司立刻钻洞到了建筑的后方,邦邦紧随其后,跟着祭司迈入洞中,但就在他进洞的刹那,余光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旁边擦肩而过,脸上的笑意明朗,挥舞的小手仿佛在嘲讽地对自己说“拜拜”。

  “反钻!我靠.....”主持人立刻捂住了嘴巴,他太过激动竟然脱口而出了一句脏话,赶紧圆场道,“靠、靠反钻又拉远了一大波距离啊!”

  ——这是祭司的大招玩法,在屠夫钻过去的那个瞬间突然同时反钻回来,祭司的洞会在监管者通过后自动消失,所以邦邦只能被迫走路绕回来重新追击。

  但是景吟选定的这栋建筑很厚,等邦邦走回来,祭司已经又拉走了很远的距离。

  “反钻了。”景吟简单地说。

  “Nice!”方洛朗和苏之柚瞬间明白了景吟的安排,这是个天秀的操作,又替队伍多争取了十几秒的时间。

  “好秀啊祭司!陆街风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主持人问出了在场观众的心声。

  “这真的不能怪陆街风不小心,是因为景吟太秀了!她刚好猜到了陆街风钻洞的那零点一秒!”乔辞大声说道,“你们注意到了吗?祭司之前的几个洞,甚至是柚子茶之前的所有比赛,都是直接钻过去就拉点,靠着时间差不断拉远距离,没有一点反钻的迹象;同样陆街风也是一直毫不犹豫直接进洞的!他这是被景吟套路到了啊,被摸透了进洞的习惯,有意针对骗到了!”

  “好精彩的心理博弈......一旦反钻失败,等于洞就彻底废了,还直接到屠夫脸上送死......景吟胆子真大啊。”主持人感叹着,“怪不得都这么说来着:反钻成功就是天秀,反钻失败就是白给。”

  “传说中的景学姐,是靠意识溜鬼的,果然名不虚传!”乔辞想起了早年的传闻,“意识溜鬼的不是多么厉害的操作,而是对对手心态和时机的精准把握,有手就行。比如祭司反钻,原理很简单谁都会,但真正关键的是——在哪一次洞反钻,哪一秒钻。”

  比赛画面里,邦邦意识到自己的失误,立刻调整反身,大量的炸弹投出,从远处封锁着祭司的走位,同时迈开小短腿匆忙跟上。

  而在地图中场,前锋已经悄悄就位,方洛朗呼吸急促起来。

  祭司经过之后,方洛朗抓住机会,拉球开始冲锋,他一次用掉了整整80%的橄榄球,卡着视野死角狠狠撞在了邦邦身上!这将一次性眩晕监管者8秒时间,这将会断掉陆街风一大波节奏!

  但是,邦邦并没有出现预料中的长时间眩晕,伴随着一声铿锵的“铛!”,邦邦反手将前锋打成了半血。

  “金身!”语音频道里,同时传来了四人的惊呼。

  邦邦一直没有使用特殊技能,之前他们猜测的是传送,但他们错了,陆街风带的特殊技能,是出场次数极少的“金身”!使用后可以立刻解除眩晕,恢复正常状态。

  用得好的话,往往有奇效,比如说,此时此刻。

  “陆街风反将一军啊!太精彩了!”乔辞兴奋道,“D7应该也详细研究过柚子茶的风格!他们也把柚子茶摸透了!众所周知,方洛朗这名玩家,非常擅长使用前锋,而他的前锋,每次都能出其不意地偷袭监管者,他的习惯是一次性直接使用掉大半颗球!”

  “所以这次陆街风猜对了,故意引诱前锋来袭击,然后打个出其不意!这下前锋的撞是毫无意义了,浪费了大量道具不说,还送上了人头!这个金身的选择真是妙啊,反套路!太妙了!”

  邦邦追击祭司,花费了诸多时间,看似邦邦吃亏,但陆街风其实也是在刻意地等待着机会——等着前锋拉长球撞击自己的那一刻,甚至不惜故意让祭司牵制地更久了一些。

  毕竟他玩的是邦邦,他对自己的守尸很有自信。

  “前锋还倒在了中场,讲个鬼故事,这里可是地下室!”乔辞声音再度提高,“这波柚子茶有点伤,虽然祭司保活了,但是前锋要被挂在地下室里不好救人了...虽然密码机剩的也不多...但按照现在的节奏,挂飞一个,开门战再杀一个,陆街风至少可以保平了!”

  “我觉得要不卖了吧,争取多一点破译时间,这样也许开门战运气好也许还能争取一下三跑。救人双倒的风险太高了。陆街风现在是不怕你来救人,反而担心你不来,来了才好呢。”

  主持人话音刚落,就看到邦邦走上楼梯出去拦人的瞬间,佣兵从另一边一晃而过,一个护腕悄无声息地快速弹进了地下室。

  “啊这......”乔辞愣了一下,“刚说不能救了,但这佣兵直接就下去了?这样密码机不够啊......”

  “等等!但是邦邦似乎没发现!”主持人大叫。

  “怎么会?!”乔辞哑了一下,突然灵光乍现,“啊我知道了,佣兵这里刚好卡住了邦邦的视野盲区,在邦邦转身过去的那一瞬间弹进去的,从邦邦的角度,也就是1秒多钟的时间,所以他不知道佣兵已经偷偷溜下去了!这谁能想到啊,没见过谁家佣兵这样贴脸偷偷秒进地下室的......”

  他顿了顿,咂舌道:“这波是只有佣兵加护腕才能实现的操作,还对弹射角度和时机的把握要求非常高.....我现在都不知道该说是景吟祭司反钻更秀,还是苏之柚佣兵更秀了......”

  事实上,苏之柚佣兵利用视野盲区和短暂的时间差的方案,早在陆街风用出金身的几秒后,就在景吟的脑海里成型了。趁着前锋还苟延残喘的十几秒里,她立刻安排了苏之柚的一系列大胆操作。

  佣兵故意先在地下室前方远处露了个脸,让邦邦排除了佣兵从后方过来的可能性,然后趁着绑上前锋的时间,利用护腕快速转移到地下室后方,再出其不意秒进地下室。

  陆街风想的没错,但景吟更快一步,她甚至根据前锋被挂上椅子的时间,精准地给出了佣兵弹射护腕的时机。

  “柚子茶调整的好快!我们俩都还没从陆街风金身的突袭中回过神来呢,柚子茶这就已经快速安排好救援计划并实施了......”乔辞心服口服,“那这下能无伤救了呀,这局有不一样的说法了!”

  苏之柚操作者佣兵静静蹲在地下室狂欢之椅的背后,地下室里铺满了20秒的定时炸弹,祭司和入殓师在外围很远的地方破译着最后的一点密码机,邦邦干扰不到。

  陆街风左上角的屏幕上有耳鸣记号,这意味着有人偷偷躲在附近,他如果能直接找到这个人,那前锋就彻底救不下来了,他甚至有机会四杀。

  眼看陆街风在附近转悠着找人,苏之柚在语音频道里轻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都快被吓死了,柚子姐你操作真稳!”宁小乐边破译密码机边心有余悸地说。

  “必须稳,失误就输了。”苏之柚说。

  “厉害。”宁小乐附和道。

  等地下室的炸弹到了时间爆炸,佣兵几个轻巧的走位,一一避开,然后又重新蹲在了椅后。

  剩余密码机越来越少,周围全都找过并没有人,但耳鸣却始终存在,陆街风隐隐感觉到了不太对劲。等他想回地下室看一下的时候,画面中,前锋突然显示被救了下来。

  ——被骗了!

  陆街风第一时间意识到,一直找不到的人原来早就躲在了地下室里!

  转眼间,密码机破译完成,大门通电,前方是前锋和佣兵两个分开逃窜的身影。陆街风没有犹豫,瞬间做出了选择,直奔前锋而去!

  前锋手里还剩下20%的橄榄球,邦邦并不能瞬间击杀。等他终于将前锋打倒时,大门已经破译了大半。

  系统提示:监管者切换了特殊技能!

  “不挂我!传送了!”方洛朗立刻大叫。

  ——陆街风携带了天赋点“底牌”,可以在游戏中后期切换一次特殊技能,他将特殊技能“金身”切换成了“传送”。

  “传我,传我了!”耳机里是宁小乐激动的声音,他独自在墓地门,祭司在开旧学院门。

  “Nice!”方洛朗再次激动大叫,传送到了墓地门,这意味着他们要赢了。

  “佣兵来旧学院门,前锋接大洞。”景吟不紧不慢地安排着,说话间祭司技能放出,大洞的光环亮起。

  乔辞看着这一幕,脱口而出:“完了呀!大洞起了,前锋要被接走了!佣兵也追不上了,这边还是一个入殓师.....它的棺材就放在远处的地窖口!”

  他的话戛然而止,主持人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要四跑了。”

  邦邦击倒入殓师,入殓师返生到了地窖口,此时祭司前锋和佣兵已经逃出大门,地窖开启,入殓师跳进了地窖,他们四人全部逃生!

  事实上,就算邦邦传送到了祭司的那扇门,那么佣兵和入殓师则可以走墓地门逃生,入殓师可以重新召唤棺材,用在被击倒的祭司身上,这样他们至少也能三跑。

  ——入殓师早已提前和祭司碰过面,记住了祭司的容貌,能够替祭司进行返生。

  所以说,从邦邦切换特殊技能并传送的那一刻起,柚子茶就已经赢了,无非是三跑或者四跑的差异而已。

  这是一个局,一个入殓师体系的强大套路,柚子茶在训练中反复磨合了很多次,今天终于在陆街风守尸失败、大门通电后,发挥出了它最强的威力。

  BO2下半场,他们成功扳回一城,以7:2赢下一个大局!

  “在10:0的大比分劣势之下居然扳回一城,柚子茶这把的绝地翻盘真的是......荡气回肠啊!”

  主持人沉默良久,总结道:“这一局简直就是双方不停地互秀,你摸透了我,我拿捏了你......先是祭司反钻,之后邦邦立刻反手就是金身,还没缓过劲来,佣兵又是直接大胆贴脸弹进地下室,接着邦邦又是果断切技能,最后开门站又惊险地窖返生.....”

  “没错,而且哪怕是任何一个小环节的失误,等待柚子茶的就只剩下被四杀的结局......他们真的打的很激进,处处兵行险招,这场是在刀尖上博出的胜利!”

  “D7惊天的大优势,现在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优势,柚子茶......他们从地狱的边缘爬回来了呀!”

  乔辞望向场下的观众,沉声说道:“柚子茶值得掌声。”

  几个呼吸之后,掌声如雷,浩荡地回荡在礼堂中。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