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33 章 传说中的景学姐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景吟以难以言喻、无人能懂的神情突兀地看向苏之柚,长达整整10秒的时间,她没有任何其他动作。

  苏之柚眼神放空,笑着盯着台下,直到嘴角的肌肉完全僵住,她心里慌极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她认识的人,一个两个的,都在发什么疯?为什么都要在比赛前这样子对她?

  主持人的提问没有回答,队友的示意毫不回应,景吟就像是被人魂穿了,这一刻的眼神令苏之柚感到无比陌生。

  台下观众都纷纷注意到了这诡异的一幕,弹幕里开始刷屏猜测两人的关系。

  “......请问景吟,为什么选择今天加入柚子茶呢?”

  主持人举着话筒有点尴尬,不得不提高声音将问题重新问了一遍。

  苏之柚在这样的注视下觉得耳朵马上要烧着了,救命!终于,在即将窒息的边缘,她猛地冲向前一步,贴到景吟耳边,以极低的声音快速说道:“景学姐,主持人问你呢!有什么事比赛之后再说啊......”

  景吟一动,苏之柚几乎是同时听见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呵”,她终于收住了赤/裸直视的目光,转过头,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开口之前又饱含深意地轻瞥了苏之柚一眼。

  苏之柚浑身一震,这一眼倒是不像刚刚那般令人窒息,但却不知为何读出了另一种威胁性质的深意:“放学别走。”

  “不是今天,第一轮比赛的时候,我就加入柚子茶了。”景吟平静地扫视台下,又转回台上,最后的余光像是定格在苏之柚身上,又像是没有,“因为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比校赛更早,从始至终。”

  比校赛更早?主持人敏锐地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八卦气息,但这里是校赛总决赛的现场,他忍住好奇没有深究,直接跳到了接下来的流程。

  方洛朗和宁小乐也听得一头雾水,苏之柚更是一阵迷茫,景吟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她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景吟很不正常!

  这一个小时,接二连三地受到了段浔和景吟反常行为的刺激,她有些心神不宁,还隐隐有点头疼。

  虽然不信邪,但苏之柚还是忍不住觉得今天大概是出门没看黄历......不宜出行不宜比赛么?但是看黄历似乎也没什么用啊?为什么只对自己不宜呢?决赛也不可能因为这种神叨叨的不宜出行就延期啊......

  各种混杂的、有的没的的念头反复在苏之柚的脑海里搅动,这是明显状态不好的表现。这周以来她特意早睡早起,甚至还安排了锻炼,就是为了能在决赛的时候保持最佳的状态,直到今早都维持得很好,但是却在最后关头功归一篑......

  苏之柚不由地有点焦躁,隐隐觉得比赛要糟;但越是焦躁,反而越难以平复下来。

  她的担心终于还是发生了。

  BO1,也就是第一局比赛的上半场,由监管者苏打水,率先对战D7求生者人队,地图:湖景村。

  这是一张和月亮河公园一样的大地图,是曾以美丽湖景和富有趣味的石子滩出名的沿海村落,但一次飓风掠过,却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恐怖处所,村民消失、废船遍地、乌鸦漫天。这是更利于监管者发挥的一张地图,职业联赛里,这张地图的监管者胜平率达到了81%。

  由于严格遵守职业联赛的比赛标准,第一局不BAN监管者,苏之柚得以选出梦之女巫,但她开局就出现了重大失误,接连空掉了2个闪现。

  “......苏打水今天手感不太好啊。”乔辞摇着头说,“这种过板闪现可是基操(基本操作),她之前是不会犯这种低级失误的。”

  “这下节奏很差了,讲个鬼故事,场上已经只差1台密码机了,”主持人略惋惜,“苏打水后面必须完全没有失误,才有可能保平,还是非常极限的情况。”

  苏之柚觉得此刻额头和手心都已经蒙上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但她没有时间去擦,只能拼力争取着每一秒在比赛上。

  苏打水正守着狂欢之椅,D7的佣兵偷偷摸了过来,但苏之柚不知道他在哪,只见耳鸣,不见其人,她的神经高度紧张。

  “能不能争取保平,就看这波守尸——哎呀!佣兵无伤把机械师救下来了!无伤啊......完了完了,这下出大事了......”主持人的语气由平转急,最后叹了一口气。

  “那没了。D7求生者至少三跑起步了。”乔辞说,“梦之女巫操作有很大问题,不应该啊,苏打水!”

  乔辞是一路看着柚子茶走进决赛的,苏打水有几斤几两,他清清楚楚。眼下这波并不符合苏打水以往的实力,失误实在是太严重了。

  主持人紧盯着大屏幕,嘴上一刻不停:“破译完成,大门通电了,D7现在可以直接走3个赢了......咦?但是看前锋的样子,像是有想法呢!”

  画面中,前锋非但没有去大门,反而偷偷摸回了狂欢之椅附近。

  “前锋想救人!机械师二挂,救下来他们就可能四跑啊,D7野心好大!”乔辞大声说,“但是这也是个机会,苏打水操作得好的话,打出双倒,还可能平局。”

  “祭司也过来了,两个人要一起救人吗?这样更稳啊确实。”比赛千钧一发,主持人愈发兴奋。

  “......前锋摸箱子换了道具,一快怀表!太关键了!”乔辞的语速不断加快,“啊救下来了!苏打水一刀打出......没博弈到!机械师和前锋都进祭司的大洞了,大洞那头直接就是门外啊!这怎么可能追的上?这下完了呀!”

  “四跑!四跑了!”主持人呼吸急促,宣布了结果,“观众朋友们,总决赛第一场就打出了四跑!D7依旧凭借他们无比强悍的实力获得了一个开门红,他们开门战的运营堪称教科书级别!”

  现场的观众隐隐骚动,原本以为会是焦灼之战,谁都没有想到一上来就是这样大比分的差距。

  “要不怎么是西大第一人队呢,他们的配合实在是太好太优秀了。”乔辞看着赛后数据,惊叹不已,“陈措的机械师本场个人牵制128秒,我的天...”

  “陈措一向擅长羸弱位溜鬼,不知道是多少屠夫心中的噩梦哈哈。”主持人目送着比赛队员下台休息,忽然感慨道,“但是你看陈措严肃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被四杀了呢。”

  “哈哈哈哈,陈副社长一直都是这个表情,大家懂的都懂。”乔辞无伤大雅地开着玩笑,“他对自己要求很高,就像学霸考了99分的样子。”

  随后他话锋一转:“苏打水今天感觉很不在状态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决赛太紧张了,不过决赛嘛,紧张也是在所难免,她又同时负担着监管者和求生者两个位置,压力双重加倍......希望她利用好中场休息的时间,尽快调整好吧。”

  他的话引起了场下很多柚子茶粉丝的共鸣。柚子茶之前一直是第一场就能拿下优势的,苏打水更是从来没有被四跑过。但这次决赛一开始就落下了5分的差距,看好柚子茶的粉丝都像是被闷头狠狠敲了一棒。

  薛汐也坐在礼堂前排偏左的位置,这是她第二次来西大线下观看比赛。此刻她轻抓着惹眼的红发,略显不满地小声嘀咕着:

  “......她这把在干什么啊?”

  “就这破心态,必须扣分!扣分!”

  “啧,老板的心上人又怎么样......还差得远呢!”

  *

  2分钟后,选手重新回到台上,双方交换位置。

  陆街风坐上了独属于监管者的宽大单桌,台下响起几声尖叫。柚子茶依次走出苏之柚、宁小乐、方洛朗和景吟,场上立刻惊起一阵狂呼,一群男生女生从座位上直接站起来挥舞双手,又在景吟的示意下坐了回去。

  “没想到会在今年的决赛场上看到景吟的首秀。”乔辞真心实意地感叹,“我想我和观众朋友们一样无比期待——‘传说中的景学姐’!”

  “是的,不过他们现在要面对的可是陆街风,同样是西大传说级的不败屠夫。”主持人掀起战火,让噱头十足,“这注定会是历史性的战役,将由在座的诸位和直播间的西大人共同见证!”

  观众都沸腾了起来,直播间弹幕里飘过无数打Call的弹幕,一时间柚子茶和D7势均力敌。

  “让我们进入比赛BP画面,陆街风BAN掉了......机械师?”主持人微微惊讶了一下,“这倒是不太常见的BAN法,难道今天第一手不拿绝活红夫人吗?”

  乔辞毫无疑问对自家社长了解更深:“决赛是BO3的赛制,一共打三场,所以可以选出不止一手绝活,陆街风的红夫人广为人知,但其实他的爱哭鬼、邦邦、梦之女巫同样都非常非常厉害。”

  主持人半真心半配合地问:“哦?那为什么只有红夫人大家闻风丧胆呢?”

  “哈哈,这你不懂了吧。”乔辞卖了个关子,“邦邦、爱哭鬼、梦之女巫都是当前版本强势的监管者,本身就热门,很容易打出三杀四杀,所以大家对这几个屠夫的预期本身就高,打得好不足为奇;但红夫人,当前版本被称为‘保平工具’,就是因为红夫人想四杀太难了,除非是极其优秀的绝活玩家,所以胜率高达90%的红夫人,才更可怕呀!”

  主持人恍然大悟,若有所思道:“所以就跟职业联赛一样,这种角色池上的优势,会给对手带来BP的压力和纠结——我的绝活红夫人就放在这,你BAN不BAN?如果你BAN了,那我反手就可以选出版本强势的屠夫,但是不BAN又不敢放出红夫人。啧啧,真是难啊。”

  乔辞点点头,笑着说:“是的,这就是绝活的可怕之处。不过第一局里不需要BAN监管者,让我们看下陆街风的选择,BAN了机械师,可能会选出一手邦邦呢。”

  话刚落下,陆街风就锁定了他的选择:邦邦。炸弹狂魔,大杀四方。

  柚子茶本局的选择则是做了一些调整:

  可乐柚,祭司;

  景山雪,冒险家;

  洛朗的画,先知;

  宁小乐,佣兵。

  他们选出了冒险家,冒险家可以挖掘密码书页,一次性破译一台电机50%的进度,这手选择用于弥补被BAN掉的机械师的修机进度;同时舍弃了前锋这个修机慢的角色,希望全面提升修机速度。

  角色选定,比赛进入倒计时。

  “希望别是内鬼鸟。”队内语音频道里,景吟微微戏谑的声音响起,仿佛完全没受到上半场失利的影响。

  他们同时选出了冒险家和先知,这两个角色组合有一个神奇的悲惨套路——“内鬼鸟”。

  冒险家的标准玩法就是苟,天生没有溜鬼的技能,很容易被击杀,但在草丛茂盛的地图里确很容易缩小躲藏,一旦躲起来,屠夫很难找到。但唯一存在的问题是,先知的鸟会在开局30秒里全场巡视,并围绕每一个队友转三圈,所以如果冒险家恰好开局撞脸屠夫,又恰好先知的鸟经过,那么先知的鸟反而成了内鬼,会彻底将冒险家的位置暴露给监管者。

  湖景村就是这样一张地图,只要运气没差到开局冒险家撞脸,鸟又恰好在屠夫经过冒险家附近时出现,那么冒险家就会成为本局的一个修机主力和制胜关键。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那要真的是内鬼鸟了怎么办?”宁小乐很不安,虽然内鬼鸟概率比较低,但越到这种时候,越会慌。

  “那就只能等你来救我了。”景吟平静地说。

  “啊......”宁小乐又是一阵慌张,他的佣兵是救人位,但这次没有了方洛朗的前锋辅助,他怕自己会双倒。

  他还想说点什么,比赛正好载入,双方刷新在了地图的各个位置里。

  “真是乌鸦嘴啊。”景吟的声音再次响起,多了一丝严厉。

  其余三人脸色同时一沉。监管者并没有刷新在他们附近,所以,手无缚鸡之力的冒险家,真的撞脸了。

  这是一个十分差的出生点位,景吟几乎是在出生同时就缩小了自己,偷偷苟到了附近的草丛里。刚躲好,冒险家就出现了心跳,果不其然,陆街风第一时间就到这里找人来了。

  景吟缓缓调整着冒险家躲藏的位置,完美躲避掉了邦邦找人的所有炸弹。但开局20多秒后,先知的鸟突然出现在了冒险家的头顶,哑着嗓子“啊啊啊”叫了几声,盘旋三圈,然后飞离而去。

  ——内鬼鸟!

  这是什么人品啊......几人疯狂吐血。

  景吟在陆街风视角转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已经暴露,立刻解除缩小状态,开始逃跑。但陆街风眼神毒辣,操作更是一流,瞬间炸弹在四周铺开,封锁着冒险家的走位。

  “柚子茶今天脸很黑哎,要是没有内鬼鸟,冒险家这波苟其实很成功,会浪费邦邦不少时间。”在冒险家被击倒挂上狂欢之椅后,乔辞说道,“一旦被发现,冒险家几乎没有牵制顶级邦邦的能力,现在看佣兵能不能稳救吧。”

  “而且鬼故事是,这场柚子茶必须也要四跑,才能在第一大局里保平啊,不然他们就输掉第一大局了!现在看起来,四跑的机会已经很小很小了。”主持人也分析着。

  “佣兵卡半救,祭司起大洞。”景吟沉静地安排。

  宁小乐手在发抖。

  “好的,佣兵贴过来了,祭司在附近打了大洞!这是要乾坤大挪移,死保冒险家!”主持人说,“......啊但是佣兵被炸到了!虽然救下来了,但是满血佣兵被击倒了啊.....这......”

  “邦邦守尸能力还是太强了。”乔辞接过话,“冒险家趁机进大洞了!邦邦传送!祭司替冒险家抗了一刀,这样冒险家能暂时活了......”

  比赛里一波三折,眼见冒险家缩小再也找不到了,陆街风立刻反身追击起只剩半血的祭司。

  “我在海边,不要带过来。”景吟说。

  苏之柚操作祭司躲避着炸弹,耳机里是炸弹声、邦邦兴奋的奸笑声、宁小乐的自责声、方洛朗和景吟的人声,层层叠叠,一阵头大。

  还有场景里隐隐的海浪声,潮水涌动,开场前伞下隐秘的一幕忽地又在脑海里一跳......苏之柚突然感到周围的炸弹全部消失了。

  “咦?祭司带到冒险家脸上去了啊,柚子茶似乎内部沟通出现了失误。”乔辞诧异,“冒险家书页还只挖了一半,好不容易活了,这下是彻底没了!”

  “不是说了别带过来吗?”景吟皱眉,声音隐隐透着冰冷。

  “......没听见,我的错。”苏之柚又是一阵冷汗,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

  “冒险家二次上椅,外面密码机还远远不够呢。”乔辞不知道是第几次摇头了,“柚子茶这局保平都难了。”

  祭司将冒险家最后一次救下,随后头也不回地逃开,对冒险家,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这意味着,他们这局已经没有四跑扳平大局比分的可能性了。

  15秒的搏命时间里,景吟仍旧不忙不乱,尽管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但她仍然操作着冒险家挖出了最后一丝剩余的密码书页,然后用书页就近快速补完先知修了一半的密码机,然后再利用最后一秒钟放下了一块板子,这样可以为队伍再争取多几秒钟的监管者踩板时间......做完这一切,冒险家最终倒在了板子后面。

  就像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卡着生命尽头的每一秒发挥出最后一丝价值。

  乔辞看着这一幕有点感动:“冒险家思路太清晰了,也太拼了......最后这点时间简直是淋漓尽致,景吟把作为一个冒险家的使命几乎全部完成了。”

  冒险家淘汰后,邦邦又快速击杀了没有洞的祭司,直接续上了节奏;而密码机还差的太多,佣兵和先知已无力回天,最终跑一个的尝试也被陆街风斩杀——柚子茶,被四杀了。

  “.....其实这局冒险家也牵制了不少时间,还补完了密码机,倒在了尽可能远的地方......在队伍里,我相信这场比赛冒险家的发挥是非常好的了。”主持人说道。

  这场比赛里,如果柚子茶有谁发挥亮眼的话,那一定是冒险家了。

  “老乔,你觉得这场比赛柚子茶的问题是什么呢?”

  “开局那个内鬼鸟很关键。”乔辞沉思了一下,接着回答道,“但是柚子茶本身也有很多失误,尤其是冒险家淘汰后,给我一种场上突然没有了主心骨的感觉。”

  “陆街风太强,而柚子茶并没有发挥出他们一直以来的优势,相反配合上也不如之前了。”

  主持人点点头:“第一局就这样被陆街风平平淡淡地四杀了,看来他们还处在和景学姐磨合的阵痛期呀”。

  平平淡淡的四杀。

  “表面平淡无奇,实则暗流涌动,陆街风永远的神。”乔辞说着,又以解说身份给柚子茶粉丝一些鼓励,“虽然第一大局10:0落后,但我们相信柚子茶能再接再厉,在后面两局奋起直追!”

  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场观众里,有人欢呼雀跃,有人脸色苍白。

  而在西城大学“星空之城”游戏论坛里,随着比赛的进行,最激烈的讨论帖源源不断地更新着:

  「第五人格决赛实时:首秀即被四杀——‘传说中的景学姐’,也不过如此!」

  这条最新的帖子1分钟内被顶上了最热,下面是大把大把的回复,点赞最高的一条是:

  “长点眼睛吧!冒险家发挥出色,明明是其他人太菜了,景学姐她带不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