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32 章 秋雨
  10月24日,周日,第五人格校赛决赛日。

  苏之柚撕掉了书桌上贴着的最后一张日期倒计时,对着镜子满意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定制的第五人格印花夹克,搭配一条吊染长裤和短靴。

  最后检查了一遍重要物品,拿起手机,背上包出了门。十月的西城风早已渐凉,空气中有点湿闷。

  率先进行的是季军争夺的比赛,隔着很远,苏之柚仿佛都能听见礼堂里观众的呼喊之声。

  通往后台的礼堂侧门旁,遥望过去似乎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姿轻柔,似乎在专心而温柔地等待着什么人。

  “阿浔!”

  苏之柚几步快跑过去,喊住了这个一周不见的人影。

  “你,你回来了?”苏之柚喘了口气,立刻委屈地控诉道,“你室友说你去试镜了?怎么也不告诉我呀?回来了也不来找我......我还以为今天比赛你也不来了呢!”

  意识到自己语气的埋怨,苏之柚哎了一声,又立刻关切地问道:

  “在这里等很久了吗?阿浔,你最近遇到什么事了么?我总觉得你不太开心......嗯......你试镜结果怎么样?有什么我能做的?”

  在面前这人一连串的询问里,段浔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头发,一个一个耐心回答着:

  “嗯,去清城试镜了。”

  “想着如果能通过再告诉你。”

  “没有等很久。”

  “没事啦,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试镜通过了。”

  一周未见,她面色有些憔悴,但望向面前人的眼神却极其温柔,显得楚楚动人。眼睛里波光粼粼,和苏之柚眼神相接的刹那,积蓄的想念瞬间爆发。

  心底坚守的防线,竟被最后一个问题激起阵阵涟漪。

  天色突然之间狠狠阴沉下来,风骤起,秋雨欲来。

  “你问我,有什么你能做的?你想让我开心对么,那你能不能......”

  她忽然间昂头,细长的脖颈像绽放的荷花,脸上闪过一丝罕见的痛苦和决然,像是做出了某个重大的决定:

  “阿柚,你知道么?我就要进娱乐圈了,自己一个人,虽然可能永远也不会红......旁人看来是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其实,我好紧张,也好害怕。于我而言,这将是一段新的、陌生的、慌张的人生历程,你愿不愿意陪......”

  她忽然停住,像是压抑着什么汹涌而来的情绪,生生咬住嘴唇,别过头去。

  太阳不见了,低沉的乌云带出扫荡的妖风,呼啸着卷起校园路上大片大片的落叶,狠狠拍在所有人身上。潮湿的气息如水漫延过大地,豆大的雨点开始向着地面砸落,似乎也砸进了段浔的眼睛里。

  苏之柚突然觉得被风吹得无法呼吸。

  “阿柚,现在的我还是你认识的这个我,我也不知道未来会被娱乐圈的浮华和名利染成什么模样,可能从此就不再是你现在看到的我了.....我很害怕我会变,也怕你会变,怕我变成你不熟悉的样子,怕你再见我无话可说,怕我们终将成为熟悉的陌生人......”凉风和冷雨中裹杂着段浔轻柔的声音,她依旧穿着夏天最喜欢穿的那条长裙,清瘦的身段在秋雨里摇摇欲坠。

  “我不该现在跟你说这些的,对不起,我只是刚刚看见你的时候,突然就忍不住了......或许只是不想再忍了。”

  脸上隐忍和遗憾交错闪过,她紧紧抿着唇,双手交叠在身前,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苏之柚的那天:

  ——艺术学系红墙斑驳,立着一个戴耳机的女孩子,白衣昂扬,明眸皓齿,抬眼就对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别人说她眼底沉寂孤僻,而短暂的对视中,段浔看到的却是温柔和坚定......人在太年轻的时候,千万不能遇到,太心动的人啊。

  有些人生来就有一种气质,你看一眼就愿意把所有好的都给她,她就这样一辈子住在了你记忆的某个深处。多年以后你还会回想起她,回想起那个画面,你不会热泪盈眶,但是会在心底流淌过潮水。

  “活到十九岁,我没有在乎过什么人...现在走到了未来的分叉路口,我本该和你渐行渐远,但我不愿因为现在的胆怯让一辈子都后悔......”

  “我马上就要走了,可能之后,再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哗!”——冰凉的狂风灌入衣襟,雨滴一触即碎。

  苏之柚的唇紧紧抿着,如同拼命下落的雨线。

  秋风里,段浔终于昂然抬起头,露出一个凄凉而摄人心魄的笑容:

  “阿柚,苏之柚,我......不想错过你,我只想选择有你的那条路,我可以走到你的身边去吗?从今往后,娱乐圈也好、金钱名利也好、俗世社会也好,此心此身,只一个你!许平生,不谓错对......”

  “阿柚,你是我第一个真心喜欢的......”

  ——“轰!”

  一声惊雷磅然炸开,吞没了众生未尽之言。

  大雨再度急速倾泻而下,顷刻衣衫就湿透了大半,天色再度阴暗,下午竟犹如是晚上。

  时间像是被突然凝固住了,仿佛上帝在这里按下了暂停键。

  段浔垂下眼不再言语,苏之柚沉默如雕塑。

  静静地,不知淋了几霎大雨——侧后方灯光忽然大亮,礼堂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叫嚷,青春热闹的气氛,和一墙之外的凄风冷雨格格不入。

  “......上一场比赛结束了,我得进去了。”

  苏之柚终于从书包里翻出雨伞,快速撑开,将伞柄放进段浔手心,触碰到的肌肤一片冰凉。

  “你等等我......这个事情等我比赛结束再说,好吗?”

  窗户里透出来的日光灯微弱地照在两人脸上,大雨如注,砸在伞面上噼里啪啦,极细密的雨帘拢下,把两人和伞外的世界隔了开来。

  段浔的脸上有泪。

  半晌之后,她轻轻擦了擦,缓缓转过身去,声音沙哑:“好了,你快去吧。”

  苏之柚压抑着内心难言的震动、焦灼和不安,胡乱点了点头,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飞奔,快步冲进了礼堂。

  身后段浔的声音穿过风雨传进耳里——“阿柚,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冠军。”

  ......

  头上的大雨骤然消失,苏之柚冲进了侧门。

  虽然只有十来步的距离,但这是今年来最急最猛的一场雨,几秒就让人快要全身湿透。

  苏之柚拨了下头发上的水滴,快速将湿掉的外套脱下,里面的衬衣也湿了不少,贴在身上有点冷,裤子最为严重,湿漉漉地贴在腿上异常难受。

  现在回宿舍换显然来不及了,只能将就着了,这点物理上的不舒适对比赛应该影响不大。苏之柚用纸巾擦着身上的水珠,在心里判断着。

  “喏,去换了吧。”

  一双修长精致的手伸到面前,手里挂着一个名牌纸袋。

  “!!!”苏之柚吓了一跳,她光顾着打点自己,全然没有发现门边一直站着一个人。

  “景学姐!你你你怎么在这!”

  ——景吟在门边站了多久?方才她和段浔在外面的情景,她看到了多少?她会怎么想?

  苏之柚大窘,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下意识慌了起来。

  “我刚刚......不是我没......是因为那......”

  苏之柚越说越乱,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场雨,似乎把自己淋傻了。

  景吟没什么表情,只是静静地看了她几秒,然后把衣服塞给她,像是在说日常训练:“傻站着干什么?快去把衣服换了,备战间等你来热手。”

  说完她晃了晃手机,径直回了备战室。

  苏之柚不敢耽搁,赶紧去洗手间换上景吟给的一整套衣服,全新的卫衣和长裤,一看就价值不菲。看大小应该是景吟自己在车上留的备用衣物,苏之柚穿却也还算合身。

  对着镜子重新整理好仪容,苏之柚闭了闭眼,脑海里不由自主穿插浮现出段浔义无反顾的神色、她脸上的那行泪、还有......想象中景吟倚在门边看着她们的画面。

  一种很奇怪的感受在身体里蔓延,像有什么东西黏糊糊的,贴着在心底。

  她重新洗了个脸,再次努力压下几分钟前被段浔激起的不安和异样,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马上开始的决赛上。

  “阿浔的事,给我全部放到比赛结束。现在开始,只有比赛比赛比赛!”

  她无声地对自己说道。在心里默默给自己下了暗示,像是用一道锁把复杂的情绪锁住,将理智和意识重新抽离出来。

  做好了这一切,苏之柚这才走出洗手间,一路回到了备战室,开始最后的热手流程。

  ......

  “准备一下,还有10分钟全员上台。”

  苏之柚刚到不久,一个小社员敲开了柚子茶的备战间,向他们提醒着接下来的安排。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院人人倾慕的院花景吟竟然也在这里。

  小社员立刻红着脸打了个招呼,呐呐道:“景学姐好。”

  景吟这才注意到他,转过头来和他礼貌地打了招呼,小社员整张脸都涨红了。

  苏之柚看了看表,追上准备离去的小社员说:“能带我去成员核对处吗?”

  “哦,好啊。”

  他领着苏之柚走到一个拐角的桌前,喊了一声:“亚哥,柚子茶有人找。”

  被叫亚哥的男生抬起头来,他认得苏之柚。他抬了下眼睛,无声地询问有何贵干。

  苏之柚上前一步,掏出手机打开校赛的报名页面,平静地问:“我记得名额未满的话,可以随时新增队员是吧?”

  亚哥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十分熟练地回答:“对,但必须要是之前没加过其他战队的,或者加了但是没上过场的才行。当然还得是西大的在校学生,不能作弊请外援。”

  苏之柚紧接着又问:“那是直接在校赛报名页面上添加成功就行对吗?”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还需要我这边核对一下。”亚哥心里狐疑,生怕自己想错了,“你们要加新人?今天,决赛?”

  队员的磨合非一日之功,要加新人都是趁早,若非出了什么意外,哪有最后一场比赛才临阵加人的道理?

  “是的。”苏之柚说着把手机递过来,上面是柚子茶战队的成员信息,在最底部有2个昨晚新增的ID,“我已经添加好了,麻烦你核对下呢。”

  亚哥内心震惊,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接过手机,两个ID名映入眼底。

  账号名:“景山雪”;

  玩家名:景吟;

  专业: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专业;

  年级:大四;

  位置:求生者;

  段位:巅峰七阶34星;

  ......

  账号名:“可乐柚”;

  玩家名:苏之柚;

  专业: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

  年级:大二;

  位置:求生者;

  段位:巅峰七阶63星;

  “景吟?哪个景吟?”亚哥脱口而出,随后立刻反应过来,经济学院还会打游戏的,有且只有一位景吟——经济学院的那位白富美院花。

  “景吟加入柚子茶了??”

  亚哥差点没把手机摔出去,这怎么可能呢?景吟可是他们第五人格社团的名誉社员啊,还是本次比赛的赞助者,和社长陆街风私交良好,就算要加入战队,那怎么也应该是加入D7的啊!

  而且陆街风社长一早就邀请过景吟来参加校赛,但景吟不是因为创业繁忙礼貌拒绝了吗?怎么会又转头就加入柚子茶了呢?这不科学!

  但是这么大的事,苏之柚没必要骗他吧!柚子茶给了景吟什么好处?

  “亚哥,亚哥?”苏之柚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你快帮忙核对下呀,等下要上场了。”

  “景吟真的加入你们了?”亚哥勉强笑着,内心万千草泥马飞驰,“这我没法信,她毕竟是校赛的赞助方,还涉及到她的个人名誉,你得让她本人来确认一下才行。”

  “景学姐是赞助方啊?”苏之柚也没料到这个,只得无奈退步,“那我等下叫她过来,你快先帮我看看后面那个。”

  亚哥闻言低头,又再次惊讶了:“巅峰七阶63星,可乐柚......苏之柚,是你?”

  “是我的小号。”苏之柚想了想,还是决定确认一下,“我今天求生者想用小号打,一个人用两个账号,应该没问题吧?”

  “......倒是可以。”亚哥说着,心里早已惊涛骇浪。一个人有好几个小号很正常,但是小号也能打进百强榜就不正常了!他立刻想到苏之柚“苏打水”账号求生者那可怜的五阶段位,心情顿时无比复杂。

  “你之前怎么不用,这个账号?”亚哥说不出来内心是什么滋味,他也曾是偷偷鄙视过苏之柚求生者段位大军的一员。

  苏之柚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一开始是怕我队友万一中途生病啥的,总得有临时名额备用呗。后来比赛打着打着就给忘了。”

  说话间,苏之柚的手机响了,景吟打了个语音过来。

  “喂景学姐......要上场了吗?哦我在拐角这个成员核对处这里......嗯那你过来一下吧,他们说坚持要你本人确认。”苏之柚说完,朝备战间那边望去,景吟一行人远远走来,她冲着他们招了招手。

  “景学姐,他说你得亲口确认你加入柚子茶了。”苏之柚指着亚哥说。

  景吟表情很冷漠,她在重要的场合都会因为专注而看起来生人勿进,她淡淡地对着亚哥说了一句:“哦?我确实加入柚子茶了。”

  亚哥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堆着笑疯狂点头,内心波澜万丈,他赶紧指挥小社员把这个消息发到比赛策划大群里,同时又爆手速发给了陆街风。

  苏之柚随着柚子茶大部队来到登台入口,D7全员已经在台上好一会了。这次决赛比之前以往的任何比赛都要正式,比赛开始前还特意增加了战队首发队员的介绍环节,比赛结束后还会有颁奖环节和现场采访。

  “......请D7各位先到这边休息一下,下面让我们欢迎柚子茶的成员上场!”

  “他们分别是——”

  “本场比赛刚加入的新成员......求生者,景山雪——经济学院的景吟!”

  在台上台下的集体错愕中,景吟优雅地走上比赛台。

  D7战队那侧,陆街风和陈措双双一震,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陆街风惊愕里带着凝重,陈措诧异里带着思索。

  在最初的呼吸停滞之后,现场的观众和直播间的弹幕一起,纷纷疯狂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高呼:“景吟!景吟!景吟!!”

  景吟走到台中央,轻轻抬手,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一时鸦雀无声。

  “woc,这也太他妈帅了吧!”方洛朗和宁小乐双双傻眼,“景学姐在学校的人气比我想的大得多得多啊......”

  “让我们继续有请,求生者,洛朗的画——艺术系方洛朗!”

  “求生者,宁小乐——是账号名也是本人的宁小乐!”

  被点到名的两人一前一后走上台。

  苏之柚站在最后,她深吸一口气,将背挺得笔直,然后在主持人的宣讲中踏上了铺着红地毯的阶梯。

  “最后一位,柚子茶的队长,是监管者也是求生者的苏打水——计算机系苏之柚!”主持人高声介绍着,看了眼手里更新的资料,“啊还有,今天也将会是她另一重身份、个人第二账号的比赛首秀!她也是,位于百强榜之上、巅峰七阶63星的求生者——可乐柚!”

  聚光灯下,苏之柚第一次见到了景吟的失态。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