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30 章 她看重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一个下午的时间如水般流过。

  他们复盘了自己、分析了对手、讨论了战术、实战演练了多局,在自我否定的痛苦和自我感觉牛逼的豪情中来回煎熬,反复经历了磨合的阵痛、契合的狂喜,终于在脆弱的神经崩溃边缘紧急刹车,结束了这场大汗淋漓的训练。

  景山雪已然七阶,景吟担任了指挥位,她的要求极高,一下午魔鬼般的合训让几人精力都极大地消耗着,却又有一种实力被打碎重生的淬炼感,到最后变为脱胎换骨般的舒畅。

  “景学姐,”苏之柚追上正要驱车离开的景吟,递上了手里的纸袋,“这是上周你借我的衣服,我已经洗好了。”

  景吟接过纸袋,随手放进车后座。

  苏之柚贴心地交代几句,便转身回去,景吟叫住了她:“苏之柚。”

  被叫到的人一震,转头回来的眼睛里是干净的炙热,一如当初极力邀请她时眸底的明亮。

  “苏之柚,”景吟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走到她面前,“还记得我答应加入柚子茶的时候,你承诺我的一件事么?”

  记忆回到9月中旬微风遥遥的银杏树下。

  ——“如果校赛拿到冠军,我还有一个作为队友的小请求,算是投资的利息吧。”景吟那时说,“但不是条件,不会强求。”

  ——“没问题。”这是她的回答。

  “记得啊。”苏之柚说,“一个条件嘛,反正我们肯定得赢,你现在说也行的。”

  景吟轻轻摇了摇头:“还是先专心比赛吧。我只是想跟你约定好,决赛结束后别忘了这件事,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

  苏之柚应下,犹豫的表情渐渐变为坚定,郑重说道:“虽然你之前说,不会强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我觉得我可以先答应你了!刀山火海也......额,我的意思是,我一定说话算数。”

  她语速慢下来,似解释:

  “因为没有你,柚子茶很难能有这个成绩,若是赢了冠军也有你的一份。”

  “我信你,你是我的......队友啊。”

  景吟面上浮现出一瞬间的情绪,旋即恢复正常,她勾勒出笑容:“别一副我要逼你考试的表情,我看着很像坏人吗?”

  末了又认真了几分:“你也是我的队友。”

  “除非你心甘情愿,否则我不会勉强。”她一挥手,潇洒离去的背影带起余晖凉风:“一起加油吧,最后一场比赛,要好好享受。”

  *

  凌晨1点,西城湖畔时代SOHO大厦29层依旧灯火通明。

  景吟从一堆技术数据分析文档中抬起头,起身合上电脑,轻闭了下微微酸涩的双眼,端起白瓷杯走出教练办公室。

  高跟鞋的轻踏声有节奏地一步步回荡在走廊,停在了有游戏音效不时传出的主训练室门口。

  “带走,还没回去休息吗?”

  景吟敲了敲玻璃门,倚在门口,关心起俱乐部新招的这位年仅17岁的男孩。

  “景总!”戴走猛地起立,差点没把手机摔地上,“我没注意时间.....”

  他瞄了眼挂钟,颇为不好意思地挠头:“我忘了......嗯......景总你居然也还没走吗?”

  “我准备走了。”景吟言语温和,语气里却多了分不容置疑的命令,“你快回去。”

  戴走小声地应下,在景吟的注视下开始快速收拾东西,然后背着包逃也似的冲向了电梯间。

  景吟无声地目送他进了电梯,目色沉了沉。这个小队员长得一副痞样,实际在俱乐部里听话到不行。每天也异常刻苦,常常最早来、最晚走,一有机会就“缠着”监管者薛汐单练,连休息日也不放过。

  景吟喜欢愿意拼命去抓住机会的人,她也愿意给这样的人机会。

  思索间,景吟转身拐进休息区,这边的灯没开,走廊的光和硕大落地窗外的灯光明暗交替,融成一片一片的阴影。她接了一杯热水,往一旁的沙发里望了一眼,端着白瓷杯坐了过去。

  薛汐正闷头缩在沙发角落里打游戏,蓬头垢面的样子。

  “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想住在这里吗?”景吟问道,喝白水都是优雅的姿态。

  薛汐似乎毫不意外景吟的出现,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哦?还有谁?”

  “带走。”这是戴走的昵称,俱乐部人都这么称呼他。

  “他还没走???”薛汐一下子跳了起来,“我要走了!”

  景吟用眼神示意她重新坐下,才慢悠悠说道:“他刚走,你炸什么。这小孩倒是挺努力的。”

  薛汐顿时十分露出复杂的神色,半晌才心有余悸地说:“是挺努力的,就是太努力了......”

  天知道她被戴走拦截求单练过多少次,在清晨,在半夜,在吃零食的时候,在休息的时候,在想出门的时候......而这个比自己高一大截的小屁孩总是一副眼巴巴的样子望着自己,薛汐又每次都不忍拒绝。

  单练溜鬼,而每次他被薛汐击杀之后,又会立刻要求“再来一把”,无休无止。

  “等新成员来了,你还会收到更多的单练邀请。”景吟毫不留情地陈述着事实,“方糖已经正式签约,西大的校赛结束后就会过来。”

  “小鹏最晚,这个赛季联赛结束的转会期,才能正式解约过来。”

  薛汐听到“单练”两个字时,表情下意识扭曲了一下,接着才敏感地意识到正事:“也就是说,预选赛小鹏哥参加不了?”

  “对。”

  “那求生者还有谁定了吗?都是新人吗?我能带得动嘛?”薛汐问。

  “职业战队里的选手都只有转会期才能调动,预选赛只能由新人打。”景吟简要地回答道,“有另外两个新人,还在考察期,暂时没有其他定下来的了。”

  ——潜台词的意思是,带不带得动都得带,必须带得动才行。

  不等薛汐再次开口,景吟握着杯子,突然说:“你觉得,苏打水怎么样?”

  薛汐无意识划屏的动作停了下来。

  景吟从来不会在无关事物上浪费时间,所以这个“怎么样”的意思,其实是在问“你觉得苏打水加入吟游怎么样”?

  果然该来的总会来,早在上次去西大礼堂看了比赛开始,薛汐就隐隐觉得景吟有这方面的想法。她看了眼景吟,问道:“求生者还是监管者?”

  “都说说。”

  薛汐低头想了一阵,老老实实地说:“她监管者,说实话,苏打水不错,但还是不够......虽然和我的角色池不太重合吧,倒是有一定发挥的空间,但我觉得她大概没有什么上场的机会,额......板凳队员。”

  景吟转着杯子,不置可否。

  “求生者嘛......”薛汐继续说道,“苏打水优点和缺点都太明显,个人风格很强,不过这对于团队来说可不是啥褒义词哈哈;但是真的有创造力很会玩,像她这一款的选手其实特别少见的。”

  抓了抓头发,她重新瘫回沙发里,恢复了一贯的散漫:

  “我是觉得她和你看好的那个可乐柚风格还蛮像的......既然你就喜欢这样的那为什么不试试呢?走过路过不容错过嘛!”

  “我唯一比较担心的是,来了和整支队伍贴不上就尴尬了撒,浪费了准备比赛的时间不说,关键是你们关系不是挺好么,会不会......”

  景吟直接打断她的胡扯,又补充了一个条件:

  “如果让洛朗的画和苏打水一起呢?”

  薛汐怔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思考起这种可能性。景吟将柚子茶每场比赛和一些有代表性的训练视频都发给她看过,她对这几个ID都十分熟悉。

  “喔,他们的配合...倒是...挺合拍的...但是吧他俩这种配合,又比较奇怪...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薛汐边想边说着,“但是和两个人磨合的成本,也并不比和一个人磨合的成本低呀;而且他俩跟新的队友磨合的时候,原本已有的默契也可能受到冲击......”

  “也就是再加上方糖、DZ、小鹏哥的话,emmm,妈呀,我想象不出来......”薛汐捂住了脸。

  这根本是大杂烩乱炖好吧!

  不过她很快精神一震:“我不行,但是教练是你的话,我有信心!......也就是你了,换成别人谁都不行,至少我认识的人里没有。”

  “哦,这么信任我?”景吟说,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废话,不然我为什么要来吟游?国内大把俱乐部等着要我.....话说你干嘛要来问我!”薛汐说着说着瞪了景吟一眼,似抱怨:“你心里早就想好了,我还不知道你?反正我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你的决定。”

  “不错,是这样。”景吟被当面吐槽,竟还赞许地点了点头。

  “呵呵。”

  薛汐心里骂了一句,随即想到刚刚没说完的话题:“但是,哪怕是最小的可能,如果万一、要是最后真的实在是配合不了,那咋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景吟公事公办地说,“只能放到替补或者二队,等合约到期后解约,同时尽快招新人。”

  “可是......哎呀,我不是说这个!”

  薛汐眼眸微动,看着景吟这个风轻云淡的样子,突然头脑一热脱口就说:“可是你不是挺喜欢她吗,这样以后还怎么追啊?”

  话出口的瞬间,她脑中警报疯狂响起。完了完了完了。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管不住该死的嘴啊!是嘴的错不是我的错啊!薛汐这一秒想着,那就干脆破罐子破摔好了,景吟难道还能和自己解约吗?

  她到底还是把心里的揣测说出来了,反正景吟喜欢女生她早在国外就知道了,她就是觉得景吟对苏打水有超出工作和友谊的好感,但,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怕什么!

  于是强行镇定下来,她索性什么挽回也没做,继续直接睁大眼睛盯着景吟。

  景吟面色沉了下来,难捱的几秒钟在深夜寂静的空间里被延长了无数倍。

  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之久。

  “为什么这么觉得?”声音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说到底景吟和苏打水也没有做什么不正常的举动,甚至见面都不算太多,但薛汐就是直觉莫名地诡异,就好像她虽然看不到躲起来的求生者,但就是莫名其妙地知道人躲在哪里。

  “......身为监管者的直觉。”薛汐说得理直气壮,又有点心虚。

  景吟端着杯子转身就走,背影融进阴影里:“我就不该问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