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29 章 再次见面
  从台上换到台下,从参赛者换成观众,柚子茶3人终于在大堂观众席里并排坐了下来。

  方洛朗仍在兴奋地和宁小乐嚷着什么,苏之柚迫不及待地重新按亮手机,方才是比赛,现在是私事。

  ——她想在第一时间告诉景吟胜利的好消息。

  点到微信聊天框,景吟的消息却早已在几分钟前已经发了过来,她在线看了比赛直播。

  景山雪:“赢得不错,等我回来。”

  心里像是瞬间被一阵暖流淋过,苏之柚莫名地放松下来。原来景吟她一直注视着这里,虽然不在同一个空间,但就仿佛依然如前几场比赛那样,她今天和柚子茶一起完成了比赛。

  “你都还没上场呢,我怎么敢输?”这样回复道。

  发完,苏之柚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过于依赖景吟了,这很奇怪。

  她一向是个独立的求生者和监管者,自己的比赛结果自己承担,是输是赢,从来只对自己问心无愧;但自从景吟成为战术顾问以来,每一场比赛的结果仿佛都突然有了另外必须的交代。

  不仅如此,游戏原本就是只为自己而打,就算有队友,能不能赢下也只是自己的事情,如果赢了是因为自己和队友的磨合显露成效、如果输了只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这是一直以来坚信不变的事实啊。

  但为什么这几场下来,竟然会把成败也寄托到了景吟身上呢?仿佛有她在,就能赢;她不在,就像战士缺少了身体的某个部分一样难受。如果不慎输掉,竟然还会觉得,景吟也有大锅!

  苏之柚对方洛朗并不会有这样的情绪,方洛朗于她,是希望可以一同作战的伙伴,就如两位将军可以共同冲锋陷阵;但输赢成败,始终是自己一个人来扛。

  然而景吟就不一样......如果赢了,即使她没上场,也感觉是自己和她一同赢了,胜利的喜悦会在两具躯体间反复流转;若是输了,不甘和悲伤会被同时印进两具骨髓里,虽然看不到,但苏之柚就是能感知到这种联系。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种自作主张的亲密心理,这种内心单方面宣布荣辱与共的隐秘关系,就是所谓的“队友”吗?

  方洛朗还只是伙伴,而我已经把景吟当成了我的“队友”吗?

  ......

  台下苏之柚沉思,台上“D7”对战“醉西楼”的比赛正如火如荼。

  陆街风又一次毫无悬念地拿下了四杀,行云流水的操作看得人都快麻木了,手起刀落就是命中,醉西楼的求生者就宛如小虾遇上白鲸,翻不起任何风浪。

  “陆街风牛逼,我们都说累了啊哈哈,虽然我说累了,但我还是要说:这就是西大第一屠夫陆街风么?”乔辞如是说。

  “这个男人,他真的好帅,大概是个神仙吧,战神下凡!”主持人这样说。

  下半场比赛里,有着西城最强大人队之名的D7,在开局刷点极差的巨大劣势下,通过天衣无缝的配合,和陈措极其精湛的个人牵制能力强势翻盘,再次深刻地展示了什么是“梦幻银河舰队”,什么是西城大学实力的天花板。

  “D7人类运营无敌!”弹幕疯狂刷着屏。

  ——所有人和D7之间,都隔着一道鸿沟。想要冲进职业联赛,就必须跨越它。

  D7的比赛直到结束,现场都没有掀起什么浪花。他们整支队伍实在是太过于成熟、稳定,一直以来都是实力碾压的模式,大家就会觉得毫无悬念;太稳太肉,没有了惊心动魄。

  乔辞在解说这场比赛时颇为感慨,D7的对手醉西楼只是社团三队,原本今天在这个位置的,应该是由他率领的社团二队。

  怎奈他们第一场就遇到了柚子茶,这个现在还令很多人无法置信的黑马。黑马的比赛很精彩,逆袭而上往往能充分调动起观众的胃口和好奇心,悬念十足。

  柚子茶是一个能持续给人带来意外的神奇战队,打法奔放大胆,既堪称惊艳,却又总是白给。——他们非常不稳定,你说它厉害吧,但它总是摇摇欲坠,破绽无处不在,每次赢都更像是又不小心恰好赌赢了而已;你说它弱□□,但它总却能一路赢下那些看起来比它强百倍的战队们,虽然跌跌撞撞,但也不知不觉就打进了前二。

  柚子茶就像一个在天秀和萎靡里反复横跳的天平,同时携带了暴击和弱攻两种伤害,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成大力水手,什么时候又会变成脱下了蜘蛛侠战衣的小孩。

  这样的战队风格带来了十足的观赏性,能让观众体会到坐过山车一般强烈的刺激感,为柚子茶吸引了大量的话题度。礼堂比赛以来,现场的照片更是在论坛上广为流传,柚子茶丝毫不输于D7两位社长的美貌颜值更是被疯狂转发。

  下周的决赛里,究竟会是柚子茶再次以不可思议的姿态打倒不可撼动的D7,还是D7依旧靠无与伦比的强大击破柚子茶的泡沫?

  ——精彩热度和未知刺激,草根逆袭和美颜盛世,让很多人开始投票给柚子茶。

  比赛结束后几分钟后,西城大学“星空之城”游戏论坛里,柚子茶的实时支持率再度上涨到了49%,和D7的51%几乎持平。

  *

  “走走吃饭去咯。”

  礼堂里的人开始陆续散去,方洛朗余光尾随着陈措走下台后,伸了个懒腰。

  “咱们今天犒劳自己吃顿大餐吧?咦段学姐呢?”宁小乐左右张望着。

  “她先回去了,我们三个吃。”

  “哦。”宁小乐随口说道,“段学姐感觉最近不太开心的样子呢,比赛都赢了呀......”

  苏之柚闻言一怔,若有所思。

  “吃啥啊?”方洛朗瞪了眼宁小乐,拉着苏之柚就向外走,“先吃饭!吃饭!别的事都再说。”

  遇事不决吃火锅,经过一番讨论,最后他们三人十分愉快地享用了一顿火锅大餐。吃完饭后,还顺便到附近的甜品店吃了夜宵。苏之柚给段浔打包了一份芋圆。

  回到枫园宿舍区,苏之柚走进段浔艺术学系表演专业所在的C楼,上了两层楼梯,敲响了307号房门。

  ——“我找段浔。”

  开门的是个圆脸的女生,腰细腿长,典型的艺术学系学生模样。

  “她不在。”女生漫不经心地说着,又仔细瞄了苏之柚一眼,像是突然记起了她是谁,“喔,是你呀。”

  她瞬间态度热情了不少,补充说道,“她傍晚那会刚走呀,没跟你说吗?”

  “走?她去哪了?”苏之柚惊讶。

  圆脸女生也愣了愣,略显迟疑地说道:“试镜啊,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不知道?”

  “啊?”苏之柚犹豫了一下,微微有点奇怪,“为什么我一定会知道?”

  虽然她也觉得这种事段浔没理由不告诉她,苏之柚自认和段浔算是不错的朋友,但她和圆脸女生完全不熟。

  “你不是段浔最好最重要的朋友吗?”这下换圆脸女生莫名其妙了。

  “......嗯,对。”听到段浔平时这样称呼自己,苏之柚心里同时闪过满足和羞愧,还有一丝莫名的诧异,“啊,可能她怕不通过,就先没跟我说吧,大概想给我个惊喜。”

  她赶紧接着问:“那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圆脸女生回忆了一下:“说是下周,具体周几没说。”

  随后她反应了过来,白了苏之柚一眼,“你直接自己发微信问她不就行了吗?”

  “好的好的,谢谢你。”苏之柚说着两步挪出307宿舍,顺便带上了门。

  走回自己宿舍楼的路上,苏之柚默默地吃掉了原本带给段浔的那份芋圆,暗暗下定决心,等下周段浔回来,要找她好好聊一聊。

  *

  次日是礼拜天,柚子茶难得地放了一天假。连续几周的比赛下来,他们也需要适当松弛一下,调整出最好的状态来应对决赛。

  苏之柚睡到了中午11点半,才匆匆起来吃了点零食当做早午饭,随后便是雷打不动的两小时排位时间。下午她开始认真地在纸上做了半决赛的复盘,结束后又整理了书桌、洗了几件衣服,之后在室友的“帮助”下,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完成了3门课会算入期末成绩的不得不交的作业。

  “真累。”

  写作业这种事情,每做一次都会痛苦一次。她无法理解景吟是怎么做到又当学霸又创业的,然后还要跟着柚子茶打比赛。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苏之柚去枫园食堂解决了晚饭,然后在小操场的石阶上找到了方洛朗,这里是大一一年里他们经常在一起打游戏开黑的地方。

  他们依旧和大一那样,坐在石阶上打完了晚间排位,又一直打到月华灼灼,路灯熄灭,操场上的人不约而同散去的时候。

  唯一的不同是,他们今晚连续遇到了七八个上前搭话的游戏玩家——打进决赛,他们在西大游戏圈里也有不少知名度了。

  “走了,明天见。”苏之柚和方洛朗道别,踩着月光回了宿舍。

  这本是大一最寻常的一天的样子,大二的苏之柚却觉得不满足了。她要去更大的战场,要登上顶峰领略高处的风光。她一直在准备着,等待已久的机会已经来临,她已磨好了枪。

  还差一步,就能拿到第一个里程碑的胜利——在那之后的选择,也不远了。

  伴着深夜的秋风和月色,一夜无梦。

  *

  苏之柚看了一眼日历,10月18日周一,距离校赛总决赛还有5天。

  坐校车出了校门,她来到学校后门几百米外一家僻静的小咖啡店,在门口遇见了骑共享单车过来的方洛朗和宁小乐,他们脸上都不约而同地带着几分肃穆,宛如接头的特工。

  雅蓝色的轿车停在路边,景吟降下车窗,冲着三人露出了标致的微笑。

  她穿着一件落袖的单衣,墨镜随意地别在胸口,透出若隐若现的弧度。一周未见,她从北方的故城归来,身形间竟多出了一份绰约和从容。

  心跳似乎慢了一拍,就像游戏里突然卡了一下,苏之柚呼吸一停,不等头脑反应,身体先行一步,上前替景吟拉开了车门。

  等他们一起进入咖啡馆单间,苏之柚才后知后觉地想明白,她那一刻的冲动,其实是源于再次见到景吟情不自禁的喜悦。有点像高考前被迫上交手机之后,终于再次打开游戏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是吧,柚子,柚子?”方洛朗伸手在苏之柚面前晃了晃。

  “啊,什么?”

  “我说上周的比赛有惊无险,没想到居然真的用上了PlanC。”方洛朗重复了一遍,碎碎念道:“没睡醒吗?我这杯咖啡双倍浓郁,我跟你换?”

  “不了不了。”苏之柚忙说,“那场确实出其不意,然后我运气也不错,但决赛我估计类似的打法很难再出效果了。”

  景吟点了点头,“D7整体实力很强,极端天赋点这种打法只要有了一次经验,下次他们就能猜出来。”

  ——今天是柚子茶和景吟针对决赛进行的第一场战术会议。

  “说起来,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苏之柚很快进入状态,转头看向景吟,“景学姐,决赛我们需要你上场,打满全部三场比赛;这周还需要你和我们合训,每天至少得两三个小时。”

  校赛总决赛将采用职业联赛BO3的正式比赛模式,一共打3个大局,每局分上下半场,以大局比分和总积分决出胜负。

  景吟早有预料般笑了笑,“放心,时间我都安排好了,再大的事也不会耽误比赛。”

  得到了承诺,苏之柚放下心来,但又说道:“还有就是,虽然知道概率很低,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先说出来。嗯......景学姐,如果在合训中发现效果不佳,那不排除你不能上场的可能。”

  闻言,宁小乐和方洛朗都同时一愣,同时略显微妙地看向景吟。

  “你是队长,我听你的。”景吟表情不变,直截了当。

  说完,她端起咖啡浅酌了一口,笑着夸了一句:“很好,是当队长的样子。”

  苏之柚被这句话夸得脸莫名有点发烫。

  “咳,那景学姐你每天几点方便呢?”

  “这周每天下午2点到6点,每天4个小时。此外,排位如果有时间再单独算,我不能保证。”景吟说。

  排位本就是只能两两互相组队,通过双排练习默契;比赛里那种四人配合的整体战术练习,只能通过游戏里的自定义模式来完成,这个几点都行。

  于是苏之柚快速敲定了下来:“好的,排位如果有时间,景学姐多和洛朗小乐双排下吧,我还得趁着排位的机会保持监管者的手感。”

  “这几天依旧需要大家保密景学姐的加入,我会在最后一天晚上把景山雪加到校赛报名的网站名单里。”

  几人点头,纷纷表示没有问题。

  ——他们现在变惹眼了,在学校里景吟还时不时有一群自称骑士团的中二少年跟着,谨慎起见,柚子茶将战术会议和训练都挪到了校外。

  “那今天就先讨论如何应对D7,之后进行实战配合测试。”苏之柚看了眼表,将自己之前复盘时的思考顾虑提了出来,“我想了很久......D7基本上没有破绽,也太难针对了,我觉得没办法像之前那样,完全通过提前布置击败,更多的只能靠临场的应变和博弈。”

  “这对我们很不利,D7的硬实力强于我们。”

  小包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方洛朗和宁小乐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宁小乐甚至对打败D7并没有什么信心,虽然亚军已经很好了,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又怎能甘心就这么输掉?

  景吟将所有人的神情尽收眼底,从左到右环顾一圈,昂头正色说道:

  “一开始有用的武器,并不一定得能一直凑效下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逼着自己不断地进步,不停地进步!”

  “柚子茶换上我,这本身就是一次质变的机会,我们还有5天,柚子茶能进化到什么程度?——蜕变后的柚子茶,才是我们应对D7的最强武器!”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