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22 章 你的荣光
  苏之柚刚摘下耳机,就听到了主持人宣布柚子茶晋级,场下一部分粉丝欢呼着,一些人神色黯然,更多的人则是用好奇探究的目光直视着台上,直视着自己。

  这是一种令人血液战栗的奇妙感觉。

  原来站在比赛场上竟是这样的,能看见时间以秒为单位在身旁流走,聚光灯下握着手机仿佛拿着钢枪,手指光鲜有力,衣角无风自动,指下角色的一举一动都能引发观众的高声呼喊和大力喝彩......苏之柚好像突然明白了,很多明星爱豆对于舞台的那种信仰。

  这还只是校赛,西城大学学生礼堂。真正职业联赛的比赛场,是一线城市里最大最豪华的那个体育馆,决赛场上万人空巷。

  比赛场上,没有高低、贵贱、年龄、性别,只有勇往直前,只有义无反顾的胜利,只有成败输赢!

  苏之柚深吸了一口气,起身面对观众深鞠了一躬,这才迈开步子走下了台。

  第二排中间的观众席上,南酒在喜悦里揉了揉眼睛,喃喃自语道:

  “我天,柚子姐真的是美颜盛世......A起来还这么有礼貌......”

  她的旁边空着两个座位,早在比赛结束的第一时间,那两个人就不知所踪。

  *

  刚走下比赛台,队友们早已等在这里,迎面就冲了过来。

  他们赢了!

  方洛朗上来就和苏之柚来了一个“好兄弟的拥抱”,激动地锤着苏之柚的肩,“嘿!柚子,咱们离冠军只差一步了!职业联赛指日可待啊!”

  “那必须的。”苏之柚说。

  宁小乐不好意思拥抱,兴奋地一起碰了拳,脸上笑开了花,“赢了赢了!柚子姐!朗哥!段学姐!我们进四强了!啊啊啊啊啊!”

  “看把你开心的,这下奖金有了哈。”方洛朗咧着嘴开玩笑,进入四强后每个队都有奖金。

  段浔站在一旁,似乎有些犹豫。

  苏之柚一把将她揽过来,和方洛朗宁小乐在一起围成圈,单手臂弯揽着段浔,毫不客气地捏了捏她的肩膀:“打得不错,从今天起你就是月亮河最靓的园丁!啧,下周又只能让你翘课了!”

  从左肩到后颈再到右肩,被触碰的地方一片酥麻,温度烫的吓人,段浔脑子一片空白,没听见自己张口回了什么。

  “哇,队伍关系真好哎。”

  第一时间就赶到后台的薛汐和景吟并排站在角落,没有打扰这份属于队友之间难得的时刻。

  薛汐觉得自己颇能体会他们此刻的心情,她在国外的时候也和朋友组队参加过几场比赛。你看啊,柚子茶互相庆祝多么其乐融融,他们的小队员段浔甚至因为过于兴奋,连脸都涨红了。

  后台里人来人往,这样的景象不算少见,工作人员羡慕归羡慕,大多也就瞄两眼。反倒是景吟和薛汐两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子站在一旁,分外惹眼。

  “咦,那不是那个谁——”方洛朗的余光看见一抹熟悉的红色。

  “谁呀?”其他人略微平复激动的心情,顺着目光看过去,苏之柚背对着两人,此刻回过头,然后如新雨化落成风的笑容瞬间绽放。

  “恭喜胜.....”薛汐的话才刚出口,苏之柚就扑了过来,就着惯性将景吟抱了个满怀。

  “喏,景教练,我们赢了!这是你的那一份荣光。”下巴蹭着景吟的后衣领,将一句话的气息拍打在景吟耳后的肌肤上,然后苏之柚后退一步,松开了手。

  和煦的弧度浮上嘴角,景吟反手勾上苏之柚的后背,身体前倾回抱住她,但留出了两人身前的礼貌距离,嘴唇同样贴在苏之柚薄薄的耳廓旁,“是我们共同的荣光。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两人像是说了一次亲密无间的悄悄话。

  “......利。”薛汐僵硬地吐出后半句话。她突然一阵恍惚,认识景吟一年多,从未见过景吟和谁关系这么好,普通朋友更是连身体接触都不会有。这个游戏打得不错的小学妹,难道是景老板青睐的预备队员?

  那她是打求生者还是监管者呢?吟游有了自己,替补监管必不可能有多少上场的机会......还是说组成双监管主客场轮番出场的阵容?那她的角色池和自己是否重合?谁的熟练度更高?

  薛汐直愣愣地盯着苏之柚,瞬间陷入了沉思。

  苏之柚被看的有点发毛,倒是宁小乐上来一把握住了薛汐半伸着的手,语气十分诚恳地说:“薛学姐,你的Flag果然很准,我一开始还不信呢,下次一定要继续借你吉言!”

  “......哈,不用,客气。”薛汐回过神来,神色柔和了不少,看起来很满意宁小乐的夸赞。

  “等下怎么安排?”薛汐转头向景吟问道。

  “继续看接下来3场比赛,”景吟说着看向柚子茶几人,挑眉,“看完晚上请你们吃庆功宴,随便挑。”

  宁小乐的眼睛瞬间一亮:“那......大闸蟹可以么?”

  眼下正值十月中旬,秋风送来了第一批肥美的大闸蟹。闻言,方洛朗和苏之柚同时默默咽了咽口水。

  “当然可以。”景吟笑了笑,推开后台通往大厅的门,一束光将她半边身体笼罩进金色里,“走吧,先去围观下一个对手的表现。”

  *

  落在最后,后台无人注意的阴影里,一如既往轻柔的声音响起,唤回了苏之柚对前方金色身影的凝视。

  “阿柚,我,我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明明赢了比赛,段浔的声音却笼罩着失落。

  “啊,怎么了?”苏之柚关切地询问段浔,“要去校医院吗?”

  “不用了。我回去睡一会就行。”

  “......好吧。”苏之柚欲言又止,“比赛真的辛苦了,谢谢你阿浔,我送你回去吧。”

  段浔定定地直视了苏之柚一会,方才刺眼的一幕在脑中挥之不去,她忽地叹了口气,“不用了,有人来接我,你.....去看比赛吧,拜拜。”

  “哎?谁来接你?可是——”

  段浔已经越过苏之柚走了出去,背影看着有些柔弱和落寞。

  *

  比赛台下的拐角里,D7战队的求生者集合就绪准备上场,陈措活动着手指,瞥到了磨磨唧唧走向这边的方洛朗。

  “喂,欠钱脸。”方洛朗停在了三步开外,“刚刚那场我赢了。三跑,个人牵制86秒。”

  陈措仍旧是一副无表情的死鱼样子,但是俊朗的眉峰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声音冷漠:“所以?”

  “所以你要是不能三跑,数据没我好,今天就是你输了!”

  陈措从嘴角漫出不屑,“输?我不可能输给你。”

  方洛朗被他的态度激怒,正要口头争出胜负,那头下来一个人,催促D7上场比赛了。

  陈措挪开和方洛朗交锋的眼光,跟上队伍走开,背部线条挺得笔直。

  “喂!”

  方洛朗最终还是冲着他的背影远远喊了一句,“可别输了!不然我怎么在总决赛场上赢你!”

  陈措转头深深看了方洛朗一眼,空气里流动着男人间的剑拔弩张,他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波动,“好啊,我等着。”

  *

  两分钟后,苏之柚和方洛朗在后台出口处相遇了。

  “你怎么还在这?”“你怎么还在这?”

  两个人同时问道。

  沉默了一瞬,方洛朗率先说:“我发现一件事,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我也是。”苏之柚说。

  “我发现欠钱脸最近怪怪的。”“我发现阿浔最近怪怪的。”

  再次同时出口,面面相觑,又是一阵沉默。

  “真的么?”苏之柚想了会,说道,“那我们互相帮忙注意一下,如何?你留意一下阿浔,我关注一下陈措。”

  “嗯嗯。”方洛朗点头,这件事就说定了,正合他的意。半晌,他又感慨道:“哎,柚子,也只有你我啥都能说了,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胡扯,明明是好姐妹。”

  说完两人都笑了,这段对话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苏之柚油然产生了和方洛朗惺惺相惜的感觉。

  方洛朗,一个闺蜜之友的直男,学渣,长得还行,游戏打的很好,打法风格很符合苏之柚的口味。

  一起打了一年的双排了,大大小小的邀约对战和排位赛里磨合得很好,自然而然地演化出了十分难得的默契,如果可以,苏之柚希望和他一直当队友而不是对手,并肩作战。

  按照计划,校赛拿到冠军后,他们将会各自去俱乐部试训,最好的结果是她的监管者和方洛朗的求生者在同一个俱乐部,比如西关战队,这样也算是队友。

  ——“你有没有想过重新玩回求生者?”

  方洛朗曾经的话重新回响在耳边。所以......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呢?

  *

  礼堂大厅,柚子茶的粉丝今天也来了不少,看完第一场比赛后,部分人就撤了,南酒贴心地将第二排的好位子留给了苏之柚他们。

  “柚子姐,朗哥,你们终于来了!”

  宁小乐慌忙起身,他一个人坐在景吟和薛汐旁边,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他屁股一挪,将最靠近景吟的位置让给了苏之柚。

  苏之柚挨着景吟坐下。

  这里视线真的非常好,抬眼望去,第二场比赛是D7对战留学生队LF,D7的求生者率先出战。比赛画面中,D7选出国家队阵容祭司、前锋、机械师和佣兵,LF拿出了梦之女巫。

  副队长陈措的角色是机械师,羸弱脆皮的游戏角色和他本人英俊明朗的形象大相径庭。

  “女巫都不BAN掉?D7真的太自信了。”主持人这样说道。

  接下来的5分多钟比赛里,现场所有观众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是“西城大学最强人队”。D7的每一个细节都拉满,每个人单拎出来都毫无短板,能修机、能溜鬼、能救人,但合在一起,他们又是一个整体,配合得完美无缺。

  即使是队伍里天生最脆弱的角色机械师,也被陈措极其优秀的个人能力所弥补,成为优势所在。

  “机械师牵制了LF的女巫整整将近4台电机.....”乔辞沙哑着嗓子,极尽所能地堆出夸赞的词汇,“太顶了......一个小小的机械师,把版本之子梦之女巫溜得团团转,除了陈措我不敢想还有第二个人能做到!要知道这不是随便街上抓来的一个监管者啊,这可是百强榜上的屠夫,绝对具有顶尖实力的LF队长,据说他还没来西大留学的时候,跟国外服榜一监管May神只差了十几名而已......”

  “不愧是有着‘监管者噩梦’之称的方糖!这就是西大著名的第一‘羸弱位溜鬼’陈措吗?!”

  得益于陈措天秀的牵制,机械师一个人溜了将近5台密码机,这是一个对于求生者而言极其舒服的节奏。

  随后的开门战环节,梦之女巫动用了3个信徒包夹,又交出了技能闪现,才勉强在地窖口留住了最后一个求生者。

  挽尊的一杀。比分3:1。这是LF监管者的极限,但D7却打的异常轻松,就跟吃饭喝水一样。

  “哎哟,可惜了,差一点可以四跑的。”薛汐一拍大腿,想了想对景吟说道,“换我和你应该可以四跑的,你指挥。”

  “马后炮。”景吟不置可否。

  “D7真的好强。”越是强大的对手,越会让苏之柚从心底生出兴奋的火焰,“我已经迫不及待等着击败他们了。”

  对手不是敌人,敌人使人狭隘,而对手只会让自己更加强大!

  “我也是!”方洛朗看着惹眼的数字3:1,今天又和陈措这个欠钱脸战成了平局,真是可恶。

  亲眼见识了D7令人发指的可怕实力,又看着旁边这两人一个脸上挂着邪恶的笑,一个捏着手指关节咔咔作响,宁小乐一面心里拼命念叨着“救命啊!队友是魔鬼!”,一面把自己缩在座位上,瑟瑟发抖。

  然而更加令人绝望的,是D7对战LF的下半场比赛,D7的监管者陆街风,选出了自己一手绝活红夫人,胜率高达90%的红夫人。

  之所以让陆街风拿到红夫人,是因为陆街风的梦之女巫更需要被BAN掉。

  陆街风水镜一抬一个准,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小朋友。镜像就像诅咒般,LF求生者每个水镜必吃至少一刀。作为非当前版本最强监管者团一员的红夫人,在陆街风的手里,却犹如穿着红裙的极烈女鬼,一刀一刀像LF的求生者发出了索命的咒怨。

  “.....这个镜像的熟练度,我愿称之为恐怖!”乔辞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虚汗,对自家社长无比崇拜,“他对红夫人的刀气长短、范围、速度都预估的分毫不差,而且打法和思路极其清晰,走一步想十步,对整个第五人格游戏的理解之深,是我个人觉得整个西城大学里最厉害的没有之一。”

  “我可以作证老乔绝对不是在吹,陆街风的水准至少是职业级。”主持人也说,语气里多是羡慕,“听说今年校赛结束,陆社长就要去打职业联赛了呢,好几家俱乐部都给他发了邀请。”

  比赛行云流水地进行着,红夫人的操作极其顺滑有致,不是粉丝都不得不承认赏心悦目,比赛打得宛如一场陆街风的个人表演秀。

  LF作为八强战队,求生者团队也都是巅峰七阶的顶尖人皇,但是面对陆街风就是赢不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哪个西大里的人队能够稳定打败陆街风。

  “确实厉害,有东西。”薛汐面色深深,开口下了定论。

  “和你比呢?”景吟压低声音问。

  “伯仲之间。”薛汐犹豫了一会,斟酌地说,“但我应该更强一点。”

  “是了,我也这么认为。”景吟点点头。

  听到她这么说,薛汐绷紧的背放松了下来,她比景吟更相信她的判断和看人的眼光。

  “如果没有你,陆街风会是吟游监管者的第一人选。”

  “那还是我比较好。”薛汐笑嘻嘻地说,“我名气比他大,可以给吟游长脸~”

  *

  陆街风干净利落地斩获了四杀之后,不出所料引发了现场大片女性粉丝的尖叫。他长得帅,成绩不错,家庭条件好,游戏又打的帅,还是第五人格社团社长,喜欢他的女生可以从东门排到西门。

  在整个学校的男生里,大概也只有高冷面瘫人设的陈措,人气能和陆街风相提并论。

  接着,柚子茶又重点关注了同在B组的另外两只战队的比赛,拥有退役职业选手的“深渊骑士”,对战物理学院的新秀“莫比乌斯”。这两支战队,谁赢了谁就将是柚子茶下一场的对手。

  仿佛复制了上一场D7的锐气,深渊骑士的退役职业选手许益凡也异常勇猛,一手邦邦惊艳全场,漂亮拿下四杀,率先夺下了5:0的积分优势,带领队伍冲进了四强。

  “邦邦?我怎么不知道他还会玩邦邦?!”方洛朗下巴仿佛都要掉下来了,“他他他,他不是玩宿伞之魂的吗?你见过他啥时候玩过邦邦吗?是我失忆了吗?”

  “没有见过,一次也没有。”苏之柚摇头,脸色沉了下来。

  “许益凡退役了都还带着职业圈的那套玩法呀哈哈哈,平时偷偷练一个角色,偏要藏一手,比赛才冷不丁地拿出来,就是要打你个措手不及。”主持人笑着说。

  “这可就不对了。”

  “哦?怎么说?”

  “你怎么知道他只藏了‘一手’呢?当年许益凡可就是角色池深不见底、出其不意的啊。”乔辞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