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20 章 卡位肥胖流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走位有点奇怪啊.....”乔辞紧锁着眉头盯着大屏幕,自言自语道,“同时走一个方向?正常来说要分散跑的,这是搞哪出?”

  说话间,这三人终于到了逃亡的目的地——滑梯。

  这也是柚子茶骚套路计划的最终关键步骤!

  就在解说交谈间,三人相继上了滑梯,前锋和祭司站到了滑梯顶端,园丁站在了上滑梯的楼梯上。随后搏命15秒时间终于结束,祭司倒在了滑梯最顶端。

  蜘蛛心里诧异,但比赛场上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只能遵循着无数次战斗后的本能,他冲上了滑梯——

  ——但是,他被园丁卡住了。

  卡住了......

  蜘蛛身形庞大,滑梯入口楼梯狭窄,无法容纳蜘蛛和一个求生者同时经过!

  而这个楼梯,是向上的唯一通路,另一侧的滑道只能下不能上......

  “这、这是,卡位?肥胖流???”主持人惊讶到说话都结巴了。

  “......”乔辞紧闭着嘴巴,死死盯着大屏幕。

  “哈哈哈,妙啊!妙啊!”观众席第二排突然传出了这样的声音,薛汐在看到这一幕的同时,明白了柚子茶的用意。

  易不配有点懵,园丁挡住了上滑梯的道路,所以他根本碰不到在滑梯顶端的祭司!也打不到在滑梯顶端的前锋!

  这意味着这两个加起来只剩下四分之一血的“废人”,居然就这样被盘活了。

  眼下只能先解决了这个卡位的园丁!思绪电转,他手上操作一步不落,狠狠地出刀砍向园丁。

  园丁一动不动,你打任你打。

  满血园丁,击倒需要2刀,就在这个时间内,前锋将祭司治疗恢复成了半血。

  蜘蛛眼睁睁看着两个废人居然就这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肆无忌惮地开始了互相治疗.....可恶!太可恶了!

  但是更令人窒息的是,园丁2刀终于倒地后,仍然是原地倒在滑梯上的,仍然还是拦在了蜘蛛身前,他还是上不去....

  易不配大怒,他终于明白了,柚子茶这个套路就是逼他,如果不先把园丁绑上狂欢之椅,就无法接触到祭司和前锋!

  原本他可以直接闪现,越过园丁,但闪现冷却时间还有40多秒....等闪现好了,最后一台机都开完了!

  当机立断,蜘蛛抓起园丁,就要先将园丁带下楼梯去。

  但刚抓起园丁,前锋却突然拉球,从滑梯顶部撞下来,前锋和蜘蛛的距离很短,楼梯又十分狭窄,蜘蛛完全无法闪躲,立刻被前锋撞晕——同时手里的园丁自动落下,还是停在了原地。

  依旧卡在他通往滑梯顶端的必经之路上,一切仿佛和几秒前没有丝毫变化。

  “啊这!”乔辞彻底明白了过来,沙哑着嗓子喊道,“这是什么骚操作啊!蜘蛛根本不可能抓起来园丁!抓起来前锋就能给你撞下来,前锋还是满球,起码可以撞个十次八次的!”

  “这、这就是个死循环啊......柚子茶怎么想出来的?疯了么!”

  主持人也反应过来了这个骚套路的奥妙之处:“但是蜘蛛没得选,他不管园丁,就没办法碰到祭司和前锋,佣兵距离又很远,在外爽修密码机!等下祭司直接和佣兵接一个大洞,我的天呐,然后他们全部都可以走终点门逃生了!”

  乔辞缓了缓,本能地替蜘蛛思考起对策:“也许不至于完全这么被动....等蛛丝攒够,利用三技能就能原地将园丁淘汰...不行不行,园丁自带淘汰时间延长的debuff!时间根本不够......”

  “或者现在直接去抓佣兵呢?也不行,等他赶到那边还得击倒佣兵,这边3个人完全可以共同开完一台新的密码机!”

  沉默了几秒,乔辞终于禁不住惋叹道:“无论如何,这波节奏是彻底被逆转了,蜘蛛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开门站的时候尽量争取留一个了。”

  “我的天,我打游戏这么久,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局面!柚子茶都是些什么人呐.....这是把肥胖卡位流运用到了极致啊!”主持人是喊着说完这一段话的,场下的观众早已骚动,一片哗然。

  场上的易不配自然比场下的乔辞更快想通其中的关节,他冷汗止不住就冒了出来。

  冷静!冷静!

  易不配对自己说着,越是这种时候,更要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然而令人绝望的是,这似乎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死局。从一开始,求生者就有意识地挑选密码机破译,溜鬼也稳定在月亮河之右的鬼屋这一片,就是为了确保佣兵能在距离最远的月亮河之左的终点处破译最后一台;接着祭司、前锋、佣兵在对战过程中,都有意识地引导自己尽可能多的使用蛛丝,祭司还逼掉了自己的闪现......

  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营造出这一刻,就是笃定了这时候自己无计可施!

  易不配恨啊,在想明白这一切的过程中,前锋和祭司还在滑梯顶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互相治疗到了满血。这两人蔑视地俯视着自己,眼神就像在看被陷阱困住的可怜的小鸟。

  易不配只能机械地抓起园丁,再被前锋撞下,这中间的节奏和时间被方洛朗拿捏的正正好好,就这样重复了六七次,蜘蛛机械地消耗着前锋的道具。

  全场观众就这样沉默地看着这一幕,气氛凝重,鸦雀无声。

  “压好密码机了。”宁小乐说,仿佛在宣告着一场盛大的弥撒。

  祭司闻言立刻召唤佣兵,联通了两人之间的空间,在滑梯顶端接好了通道大洞。

  蜘蛛看到这一幕,心仿佛掉入了冰水里。他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无敌的“祭司体系”,为什么祭司被称作“最强辅助”、“翻盘的神”,什么叫做“真正令监管者绝望的大洞”。

  祭司、祭司、祭司!他当时怎么就眼瞎了没BAN掉祭司?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之前的比赛中,祭司体系没发挥出很大的作用吧。

  但祭司体系,柚子茶却运用的炉火纯青。

  “开吧,然后直接开门。”等大洞就绪,苏之柚说,“闪现差不多快好了,前锋先过去。”

  随后密码机宣告破译完成,佣兵开始开启终点站的大门。易不配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没办法做更多,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劣势环境下,尽可能再争取一次!

  前锋钻过大洞去了终点站,和佣兵一起;滑梯上还剩祭司和园丁,每边都是恰好2个人,求生者的思路非常清晰。如果四个人都去了终点站,那么他就可以直接运用“底牌”天赋,将特殊技能“闪现”切换成“传送”,直接传送过去,只要门还没开完,就有翻盘的可能!

  但柚子茶显然没给他这个机会,可供犹豫的时间很短,那么现在最好的选择是——

  蜘蛛一个闪现,出刀,打掉了大洞。

  “闪现打大洞?”乔辞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嗯,蜘蛛这是断绝了祭司和园丁的后路,将他们永远留在月亮河右边,这样如果能快速击杀,还能平局也说不定呢!”

  蜘蛛正有此意,直奔祭司而去!

  “来杀我了,园丁走。”苏之柚叹了一口气,看起来蜘蛛思路很清晰,心理素质也不错,如果换个人,说不定被刚刚他们那波搞得心态崩了的话,他们甚至可以四跑的。

  “明白。”

  段浔立刻回身,这个时间是不够她跑到起点站去开完另一扇门的,但是,这里可是月亮河公园啊!

  月亮河公园又被称为奇迹河公园,此时此刻,奇迹的过山车就要发动了。

  园丁在起点站坐上了过山车,祭司也被击倒了,蜘蛛一抬头,就看见园丁在车头冲着自己,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哗——

  过山车直接载着园丁从起点站到了终点站,到了前锋和佣兵身边。在蜘蛛把祭司挂上狂欢之椅淘汰的时候,园丁、前锋、佣兵,三个人从终点站逃出了大门。

  夜船VS柚子茶,上半场,柚子茶求生者成功出逃3人获胜,比分3:1。

  数秒后,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非常非常精彩的一局......”主持人被现场的热情感染了,“柚子茶这支队伍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惊喜!我想除了他们没人能打出这样的对局了,这需要对地图多么深刻的理解和深厚的创造力呀!”

  “也许今天晚上的排位赛,月亮河公园里就能看到这个套路了......我已经预料到论坛里疯转的录像了......”乔辞苦笑着,他的情绪很复杂,他原本是盼望看着柚子茶输的,但这波精彩的骚操作不知为何,触动了他名为“感动”的那根神经。

  “柚子茶牛逼!”南酒高呼着,这一局比赛看得她心情跌宕起伏,从紧张到痛苦,从失望到惊喜,仿佛坐过山车的不是园丁,而是自己的心脏。

  线上直播间的观众也终于松开了攥紧衣角的手,惊喜的笑挂在嘴角,并不是谁的粉丝,单纯地为了游戏、为了比赛的精彩而兴奋颤动着。

  电子竞技的魅力,不正在此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