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19 章 致命的陷阱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佣兵卡着半血救,注意不要死。”苏之柚说道,目前的一切都在他们的剧本范围之内。

  “嗯.....”宁小乐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之前训练中,有好几次节奏崩掉,都是因为他救人出现失误。

  在正式比赛里,他绝对不允许因为自己而输!

  “别紧张,还有你朗哥我呢。你失误就换我上,放开胆子打!”方洛朗亢奋地说,他的前锋开完了自己的密码机,也悄悄溜到了附近,“你好歹也是个七阶的技术流主播呢,别怂啊!”

  “蜘蛛守尸能力很强,蛛丝往旁边一铺,天罗地网,就是一个盘丝洞!大家看,盘丝洞开始了。”乔辞的声音传来,“佣兵这波其实能救下来就很好了,残血了不要紧,咦....前锋也来了吗?前锋给压力,也可以的。看来他们对易不配的蜘蛛畏惧很深呐。”

  前锋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开始故意来回跑动。他就在蜘蛛的眼皮子底下,让蜘蛛能看到自己,但是却打不到自己的一个距离。前锋拥有橄榄球道具,可以撞晕监管者,他此刻出现在这里,就是给蜘蛛压力,让他无法全心对付佣兵。

  算好时间,宁小乐咬咬牙,一个护腕弹出,佣兵瞬间移动到了祭司被绑上的狂欢之椅前,但也因为躲不开蜘蛛的蛛丝而被迫减了速,动作都迟缓了许多。

  ——蜘蛛一技能:可以在周围空间铺设蛛丝,能够让自身加速,让求生者减速,最多叠加三层。

  易不配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立刻一口蛛丝吐向佣兵,宁小乐手忙脚乱地操作着佣兵躲避,但反应一慢只走位了半步,这口蛛丝距离太近避无可避,击中!

  蛛丝刚落,蜘蛛的挥刀攻击就到了眼前!宁小乐大惊,怎么这么快!心念电转间,佣兵瞬间就被打去四分之三的血!

  “哇!易不配这个操作细节拉满啊!”乔辞狂爆语速,“一般人玩蜘蛛吐丝后都会下意识去看打中了没,然后根据结果调整攻击、但易不配这次发出吐丝技能之后直接就出刀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对自己的吐丝有充分的自信!就是自信到我肯定可以命中,甚至算准了你躲避的方向,所以看也不看结果,直接就连上了二次攻击!”

  “太果断了.....这就是8强赛吗,细节恐怖如斯。”主持人沉浸在精湛的细节里,楠楠说道。

  打出了精彩操作的易不配却非常淡定,这是他的蜘蛛的绝技之一,这招出手,甚少有人可以躲过,更别提是还是第一次面对他毫无经验的宁小乐。

  失误了!

  尽管已经非常非常小心,但对手的蜘蛛实在是太过强大,这一刻宁小乐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硬实力的碾压。

  完了。完了。

  柚子茶后续计划被全部打断了,套路也完不成了。心就像被重锤击中,狠狠一沉。

  “别发呆,快救人!”苏之柚冷静的声音唤回了宁小乐慌张的思绪,他赶紧趁着蜘蛛擦刀时间,救下了祭司。

  再发呆多一秒,恐怕就救不下来了。

  但现在他和祭司的处境仍然不容乐观,因为他刚才的失误导致血量低于安全线,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和祭司双双被击倒的局面。到时候求生者4人,有行动能力的人瞬间只剩下一半。

  他们后续的计划全都乱了。

  “直接弹护腕走、不要省。”苏之柚飞快地说,“前锋来.....”

  “在。”苏之柚刚说了一半,方洛朗已经就位。

  这是他们一年多来配合出的娴熟默契。

  人被救下,蜘蛛却不慌不忙,因为他的攻击只完成了一半,他要让祭司和佣兵“双倒”!监管者都以能够打出“双倒”为荣,而打“双倒”对于易不配来说,简直就像吃饭一样容易。

  但就在蛛丝瞄准佣兵时,易不配眼角余光扫到了前锋的身影。

  几乎是一瞬间,老道的经验就提醒他,这个距离和身位,前锋可以撞晕他!虽然撞晕之前他还可以吐丝将佣兵击倒,但祭司无疑就能够逃走了。

  用没有上过椅的佣兵,换二次上椅的祭司,不划算!

  这个前锋意识很强!就是他的这么一站,自己的优势悄然被化解了,局势瞬间发生了变化。

  零点几秒间,蜘蛛做出抉择,立刻放弃了吐丝,一个身位拉开,直接追击祭司而去。果然,走位一变化,前锋顿时不敢撞击了,方洛朗也不留恋,转头就走,他本来的计划就是保住佣兵不死,仅此而已。

  随着蜘蛛的放弃,场下的观众跟着佣兵同时擦了一把冷汗。

  “都说了给你兜着,嘿!”耳机里是方洛朗得意的声音。

  宁小乐犹如死里逃生般舒了一口气,再次深刻体会到比赛场上没有所谓的“绝对”,只有局势的瞬息万变。

  队友靠得住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自己的失误被朗哥补救了回来,四舍五入的话,就意味着无事发生。

  “.....可惜了,佣兵能双倒的。前锋的牵制很关键。”主持人捏了捏话筒,惋惜道,“这就是一个好前锋的作用,就算你什么都不做,即使是出现在屠夫身边,都能带来很强的压迫感。”

  “不过也不算亏,佣兵这个不健康的状态,下一次是无法救人了,现在必须去找园丁治疗。”乔辞颇为自信地分析,残局他看的比主持透彻,“治疗又会耽误时间,而且刚刚前锋在旁边给压力没有修机,所以其实现在密码机是远远不够的,蜘蛛这局至少平局往上。”

  祭司拖着半血的身躯拼命往鬼屋奔去。

  “别治疗,先补前锋的密码机,补完直接去开终点的机子。”苏之柚逃跑的同时指挥着,倒是不慌不忙,“园丁、前锋,套路准备。”

  “yessir!”方洛朗兴奋应着,好戏终于快要开始了。

  宁小乐死里逃生,手终于不抖了,没人追的时候赶赶路、修修机,他还是很在行的,剩下最精彩的计划,就看队友的了。

  比赛画面里,现场数百观众就眼看着佣兵一次性消耗掉所有道具赶路,没有选择找队友治疗,而是直接去破译了一台远在天边的密码机。

  乔辞立刻尴尬到无地自容,他又判断错了,此刻脸肿的仿佛像包子。

  蜘蛛随着祭司追进鬼屋,祭司从一楼沿着弯曲的楼梯跑上二楼,她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任务要完成。

  易不配操作着蜘蛛追上楼梯,但只走了一半就开始回身,往回退了两步后又重新往上走,来来回回扭了好几下。蜘蛛庞大的身躯在楼梯上反复转动,配上个BGM就能直接鬼畜了,看着颇有些滑稽。

  “这,易不配在干什么?”主持人问出了现场很多观众的心声。

  “蜘蛛和祭司在进行心理博弈。”乔辞简单解释道,“蜘蛛想骗祭司翻窗跳下去,这样他就能直接从一楼反绕出去追,可以拉近很多距离;但祭司也很聪明,你不上来二楼我就偏不跳下去.....赌谁能骗到谁,就看谁先沉不住气。”

  “原来如此。”主持人和现场观众同时恍然大悟,“......啊,蜘蛛看起来很无奈,没有骗到只能被迫上了二楼,祭司果然翻窗跳了下去!翻窗之前居然还躲了一个吐丝!这个小走位秀到飞起啊!”

  ”她预判到了蜘蛛会吐丝攻击。”乔辞话音沉了沉,“这波博弈蜘蛛没有捞到好处,他有点急了,再稳一手就好了。”

  蜘蛛紧随其后,也跟着翻窗跳了下去,此时此刻他和祭司相差了几个身位,刚好处在一刀的范围之外。

  祭司拼命向一片板区跑去,看身形很是狼狈。

  观众席很安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精彩的比赛吸引,第二排中间的座位上,红头发的薛汐突然说:“要闪现了。”

  这句话说的没头没尾,安静的氛围下,还是被隔了一个人的南酒给捕捉到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蜘蛛果然身影一花,身形往前瞬移了好几个身位,同时间的出刀瞬息间将祭司击倒在地。

  “闪现!”主持和乔辞同时大喊出声。

  监管者开局可以携带一个特殊技能,其中之一就是闪现,能够无视地形障碍瞬移一段距离,是监管者最喜欢的特殊技能之一,能够快速秒杀求生者拿到节奏,是所有屠夫玩家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器。

  特殊技能很强大,让人防不胜防,因此冷却CD时间很长,用完一次要等100多秒才有下一次使用的机会,一场比赛下来,大概率只能用1-3次不等。

  牛逼的屠夫玩家,都知道特殊技能的重要性,如果屠夫带了“底牌”天赋点,可以在比赛后期切换一次特殊技能,用得好能起到直接翻盘的奇效。

  易不配这局打的很稳,闪现捏着一直没用,此刻一个闪现干净利落,无人可躲。用在祭司身上,直接避免了祭司二次牵制的可能性。

  “这人意识好强!”

  南酒心里一惊,下意识偏头看向薛汐,只见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屏幕,手指摩挲似乎在思考。

  默默收回目光,南酒却竖起了一只耳朵,开始有意识地捕捉着这侧的声音。

  屏幕上,蜘蛛将祭司重新挂回狂欢之椅,祭司二次上椅,还有30秒时间就将死亡,但场上的密码机还差一台多!那自己完全可以死守最后一台密码机,然后打运营,慢慢消耗求生者道具......这局三抓起步!

  “.....密码机节奏很慢,这局蜘蛛三抓起步了。”乔辞如出一辙地分析着,想了想又求生欲很强地补充道,“前提是易不配不突然失误哈哈。”

  听闻此言,场下的柚子茶粉丝心里同时一凉。完了呀.....南酒一慌,又是下意识看向了旁边。

  红发女生没什么表情,还是只盯着大屏幕,但景吟....竟然在笑?

  听到柚子茶要输了,居然还笑?果然是间谍啊!

  南酒气结,立刻扭头,愤恨不已。这学姐得脸多大啊,还好意思管自己要粉丝手幅?还要了两张???

  *

  比赛里,前锋和园丁已经就位。

  “闪现逼出来了,任务完成。”苏之柚的声音是舒缓的,似乎挺满意目前的局面,“蛛丝也剩的不多了,你们俩再多消耗一些。”

  蜘蛛在椅子周围布上了层层蛛网,仿佛等待着猎物上门的盘丝洞。这让他的蛛丝储量急剧下降。不过不要紧,只要不让祭司被无伤救下,他就能赢!

  前锋果然摸了过来,但竟然没拉球撞击。这时候还这么贪球?易不配有些无语。

  前锋利用走位躲了一次吐丝,随后抓住狂欢之椅,做出救人的姿势,然后立刻松手,然后又做出救人的姿势,又立刻松手。

  易不配当然不会轻易被前锋骗到,两人博弈了两三秒,最终前锋稳稳吃了一刀,救下祭司。

  前锋带了“搏命”的天赋技能点,能够在救下来人后,自己和被救者在15秒内处于无敌状态,受到的伤害延迟到15秒后才生效。

  利用“搏命”,前锋和祭司肆无忌惮地往前冲着,蜘蛛紧紧跟着,绕过一面墙后,一个吐丝如同机关枪射出!

  砰!命中!

  但命中的不是前锋,也不是祭司,而是.....一直站在这里等着的园丁。

  园丁显然是通过队友的报点算着时间,刚好卡着时间静止不动攒了一个护盾,正好抵消了这次吐丝的伤害。

  “园丁也在这里?这....这是要替队友挡刀吗?”主持人大惊,不解道,“可是密码机还远远不够的啊!园丁不是应该去抓紧修机吗?是吧老乔?”

  乔辞也看不懂了,他忍着额角隐隐跳动的青筋,“柚子茶沟通有大问题!原本园丁和佣兵抢电机的话,他们还可能走一个,现在这样打,就是送上四杀的节奏了。”

  蜘蛛当机立断略过园丁,铺了几层蛛网给自己加速,手起刀落击中祭司。

  祭司却仍旧头也不回往前跑,前锋紧紧跟着,蜘蛛随即又是一个吐丝,打到了前锋身上。

  攻击完毕,易不配突然后知后觉,觉得哪里有点不对.....祭司和前锋竟然完全没有躲避,只顾跑路!这很不正常!

  他本能地嗅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略一迟疑,视角拉动,就看见园丁也擦着自己的身边冲向前去,走位方向竟然和前锋祭司完全一致!三个人没命向前,像是引诱着自己走进某个美丽的陷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