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16 章 骚套路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以为吟游俱乐部是什么?还考虑考虑?

  在景吟的价值观中,当遇到人生中最重要的机遇时,只能有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这一个选项!这个可乐柚真是心比天高!或者说,愚蠢至极。

  景吟心里对可乐柚的评价瞬间降低了几分,但可乐柚本是她战术布局中最重要的一环,不可轻易舍弃。

  看来有必要启动PlanB了......如果没有可乐柚,还能有什么备选?

  脑海中没由来地突然浮现出了上一场校赛中,苏之柚和方洛朗的咒术师+先知的组合,配合天衣无缝,走位华丽精彩......

  景吟皱了皱眉。

  虽然苏之柚和方洛朗的配合很秀,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未真正面临过强敌,校赛的比赛等级和职业赛场更是不可相提并论。

  很多人打弱者能溜5台机,而一遇到强屠夫就只能秒倒。没有经受过真正的考验,景吟还无法下定论。

  “景总,这,这咋回?”秋别头疼地问。

  景吟沉吟了一会,声音异常清冷:“最多2周时间,否则他就不用来了,吟游等不起这尊大佛。”

  *

  一晃又是2天,国庆假期还未结束,宁小乐已经提前返校了,手里的行李箱还没来得及放回宿舍,就直奔泊星咖啡馆的小包间。

  今天是柚子茶和景吟约好进行下一场比赛战术讨论的日子。

  “还好赶上了!”

  宁小乐敲门而入,其余3人都已到齐,这不太符合柚子茶大多数时候都会晚几分钟的传统,看来果然没有人敢当着景学姐的面迟到。

  宁小乐坐下,听见队友在讨论着May神和吟游俱乐部。这是第五人格这几天来最大的新闻,连他这个几乎不眼熟职业圈的人都被迫知道了这个消息。

  “......说真的,以量子跃动这个财力,什么顶尖选手挖不来?肯定有人会从别的俱乐部跳槽到吟游,下个转会期,等着看吧。”方洛朗信誓旦旦。

  宁小乐屁股还没坐热,吃了一惊:“朗哥你连这个内幕都知道?”

  “别理他,他瞎猜的。”苏之柚毫不客气地拆穿方洛朗。

  方洛朗立刻炸毛,不服地大声嚷嚷起来:“敢不敢赌?根据我火眼晶晶的观察,我已经锁定了一个人,必定会跳槽到吟游!”

  段浔被方洛朗这个自信满满的态度弄得也有些好奇,于是柔声问道:“是谁?”

  柚子茶的温柔代表段浔都这样问了,方洛朗也不好意思再遮遮掩掩,无声地环顾了一圈,才庄重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咳,我个人觉得,是芒果战队的鹏哥。”

  听到这个名字,段浔和宁小乐都轻声惊呼,似是完全出乎意料,而苏之柚眼睛一眨,静静地保持坐姿,没有接话。

  “为什么?”

  这两人诧异的神情显然让方洛朗很受用,他两只手枕在脑后,向后一靠,洋洋自得的语气中略带一点调侃:

  “这就不懂了吧!其实很简单,你看啊,鹏哥是芒果战队的血C位啊,百分之一百的绝对主力对吧!上个赛季功那可真的功不可没是不是?但是你看他这个赛季以来,是不是出场逐渐减少了?”

  “虽然他们是有新的成员,但新成员表现有鹏哥好吗?很明显没有!那为什么鹏哥却在逐渐淡出芒果的求生者体系呢?”

  “因为他要转会!他早就跟吟游有py交易,所以为了不让芒果的粉丝失望,这个赛季必须淡化对芒果的影响力。所幸的是鹏哥这个人吧你们也知道的,贱怂贱怂的老狗!猥琐流打法不讨观众喜欢,你们懂的,本来芒果的粉丝也不喜欢看他上场。嘿,所以粉丝对芒果战队捧新人的态度才这么积极!”

  “原来如此。”宁小乐似懂非懂,但还是不明觉厉。

  段浔想了一会,似有所悟道:“我一直以为是他打的不够激进才不受重用,芒果人队的新体系磨合确实还有很大问题,这个赛季被骂的不少.....但是如果是因为要转会,貌似也挺像这么一回事的呢。”

  苏之柚手指摩挲着手机,若有所思。

  ——她想到了之前匹配到吟游经理的那一局。

  当时3个队友,123是吟游的经理,而汐瓜汁正好是吟游招募的队员,那么按照自然联想,最后一位的队友,也就是一起匹配到的鹏哥,或许真的也和吟游有什么关系......

  他们应该是3人组队来匹配,而不是自己一开始认为的那样——4人都只是“恰好”随机匹配到一起......恰好也真的太巧了一点?

  如果真的只有自己才是随机匹配进去的那个人,那这件事就很有深意了。

  这意味着方洛朗的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鹏哥的实力在真正懂游戏的人看来毫无疑问是顶尖的,虽然打法猥琐没有观众缘,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比赛而言,能赢才是最重要的!

  电子竞技,只争第一!

  如果鹏哥真的要加入吟游,那吟游的胃口也太大了,欧美服榜一屠夫,国内职业战队C位人皇......也许还有别的顶尖求生者玩家也在准备跳槽,到时候多挖几个鹏哥这样的,吟游将直接在职业联赛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顺藤摸瓜思索下去,这个吟游玩的真大!

  越想越细思极恐,苏之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桌上不约而同沉默了几秒,苏之柚犹豫着要不要把上次匹配到鹏哥的事情说出来。

  刚组织好措辞准备开口,门突然轻响了一下,清泠悦耳的声音和一道绰约的身影同时淌进门内。

  “下午好,大家今天真准时,咖啡我来请吧。”是景吟到了。

  她穿着一件修身的外衣,顺滑的长发自然散落,明明装扮很简单,但就是有种霸总女神般的气质,蕴涵着多年良好的家教熏染和长期理性的思考,巧妙而独特地介于学生少女和成熟御姐的黄金分割线之间。

  随着她落座,苏之柚似乎又闻到了那晚景吟身上的香水味道。

  一阵恍惚。头脑中刚组织好的语言顿时烟消云散。

  服务员闻言过来点了单,于是上个话题自然而然被终止。

  “国庆怎么样?”

  “挺好的,又上了好几颗星呢。”

  “就等着下场比赛了!”

  也不是第一次战术会议了,这次再没有之前的拘谨。

  考虑到景吟是大忙人,基本的寒暄过后,几人迅速调整状态,直接就正式进入到战术讨论环节。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柚子茶几人都想更加踊跃地发表看法,参与到讨论之中。

  景吟从价值不菲的手包中拿出纸笔放到桌子中央,刚刚点单时的随和消失得干干净净,周身气场突然严厉而专注,“那我们直接开始吧,我先说我的想法,如果有任何补充或者感觉不合理的地方,随时打断我提出来。”

  四人挺直腰背,无声点头,仿佛在听系里最严肃的老师讲课。

  “跟下一场的对手‘夜船’相比,你们之前遇到的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比赛。”

  景吟一开口就非常直接,平静陈述道:“除了怪物猎人轻敌之外,其他战队都有明显的缺陷作为突破口,在我看来甚至不能算是一只完整的战队。但八强的其他所有队伍,已经没有肉眼可见的短板了,整体实力强劲且均匀,形成了自己的打法体系,都有各自独特的优势。”

  话音落下,方洛朗显然思考过这一层,立刻补充说出了自己的理解:“我懂了,就好像是说,参赛队伍成员的实力从0分到100分,有的队伍中呢,强的人能上70分,但是弱的人只有30分不到;但是八强的队伍每个成员的实力都至少达到了90分,这才是高水平之间的竞争啊!”

  宁小乐也跟着点头:“八强队伍都太强,就像从简单模式直接上升到困难模式一样。”

  八强队伍比赛的难度翻倍再翻倍,柚子茶几人心里都有数。

  “不,别忘了八强里还有唯一一支队伍,并不是每个成员都达到了90分,也就是我们,柚子茶。”景吟顿了顿,还是就事论事的口吻,“段浔、宁小乐,你们俩将是其他队伍针对我们的关键,尤其是段浔。”

  此话一出,四人瞬间像被按了暂停键,微笑呆滞在脸上,尴尬无措。

  被点名的两人更是猛然坐直了身体,像上课被班主任点到名。

  景吟并没有带着任何轻视或惋惜的语气,但宁小乐还是感觉被这句话背后机器般的冷静灼伤了,如芒在背。

  “我知道的。”段浔先开口了。

  宁小乐脑子一片空白:“我......”

  苏之柚及时出声打断,望向段浔替她辩解道:“阿浔原本没打算参加比赛的,但柚子茶人实在凑不够了,是我请来帮忙的,能花这么多时间一起练已经帮很多了,差距我和洛朗会多努力补补的。”

  段浔手指微不可查地蜷缩了一下,半晌,看着苏之柚柔声说:“需要我上场的时候我一定在,我会尽力,答应过你的。如果你有了更合适的人选,我就在场边给你加油。”

  打到六阶靠熟练度累积,但要上巅峰七阶冲榜,没有天赋是非常困难的,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吃这碗饭的人。

  “我并没有责怪你们两位的意思,只是分析事实而已。”景吟视线扫过苏之柚和段浔,最后看向低头的宁小乐,把话题重新引向正题,“我们今天的战术讨论,目的就是来解决问题、找出对策的。明白我的意思吗,宁小乐?”

  宁小乐愣了两秒,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深呼吸了几下,笑着说:“......明白了,景学姐!”

  他已经是柚子茶战队的一员了,这种时候与其无意义地纠结自己为什么拖后腿,更应该做的是认清现实,想出打法战术从而去面对。

  景吟轻轻颔首,似乎很满意宁小乐的斗志,停了一会接着说:“我们下一场的对手‘夜船’战队,你们应该都了解过了,是一支——绝活玩家战队。”

  “求生者S1舞女、S5调香师、S6咒术师,和监管者S3蜘蛛、S8红蝶。”苏之柚面色凝重,缓缓说。

  每个角色都有单独的排行榜,使用角色打排位赛就能获得角色认知分的增减,认知分排名每周更新一次,1-10名挂S牌,从S1到S10分别是第1名到第10名;同理,11-100名挂A牌,101-300名挂B牌,301-500名挂C牌。

  从某种意义上说,角色的排行榜更能说明一个人的实力。个人的段位排行榜可能受限于和队友的配合等各种原因,无法代表自己最好的实力;但角色的排行榜就意味着,当我使用这个角色时,我就是最强的,我就是无敌的,我就是神!

  一个角色的排行榜,能体现各种不同局势里对这个游戏角色的理解深度,顺风局、逆风局,任何地图,不管在什么样的局势里都能将这个角色发挥到淋漓尽致,这就是“绝活”的真正意义。

  夜船战队,一支战队里就拥有3个绝活玩家和5个绝活角色!国服排名第一的舞女、排名第三的蜘蛛、排名第五的调香师、排名第六的咒术师,和排名第八的红蝶。

  西城大学不愧是游戏界的黄埔军校,天赋和努力像阳光一样洒遍校园每个角落,这里有天赋的游戏人才济济,一支校园草根队伍,就能拥有3个国服S牌角色的选手。

  “我特意看了这三位选手的胜率数据,令人咋舌。S3蜘蛛和S8红蝶,百场排位胜率81%和84%;S1舞女,百场胜率75%;S5调香师和S6咒术师,百场胜率72%和69%,远高于同段位的平均值。”景吟边说边在纸上写下数字,“当然,他们段位只刚过巅峰七阶,算不上顶尖,不然胜率不至于如此夸张。”

  “这胜率,高的太离谱了吧!”宁小乐面色有些发白。

  “不愧是绝活。”段浔淡淡地说。

  “不是都这么说的么:游戏里每个版本都会诞生几个新的强势角色,被称为版本之子,就仿佛是大势所趋。但是总有一些玩家,对角色的理解超越了版本,不管版本如何更替,都能靠这个角色获得优势,任版本来去,我自岿然不动。”方洛朗背书似的讲出一大段话。

  苏之柚轻轻叹气,总结道:“是啊,这就是真正的‘绝活’。”

  “赢了才能叫绝活,输了就只是小丑罢了。”

  景吟敲了敲手中的笔,并没有太把夜船的强势放在心上,“换个角度想,既然是绝活,99%的概率会直接选出,我们基本不需要去猜对面的角色选择,只需要有针对性地BP和部署战术就行了。”

  “......这样说,似乎,也没毛病哈。”

  宁小乐无语凝噎,不愧是景学姐,人家格局真大,完全没把对手放在眼里不说,反而一副对手这样反而特别好,让我非常好对付的模样。

  “嗯嗯,我和柚子也是这么想的。”方洛朗像小学生一样举了个手,飞快插话道,“反正地图确定了,月亮河公园,那我们就直接针对性BAN掉红蝶和调香师,然后再打个骚套路就可以了。”

  进入8强之后,比赛地图不再随机,而是举办方提前一周随机抽取确定后公布,方便战队针对地图做单独的战术布置,让比赛的精彩性和观赏性更强。

  宁小乐有些茫然地看着方洛朗,苏之柚在一旁点着头。什么骚套路?为什么说的这么轻松?他就国庆回家了一趟,都错过了些什么?

  “等等。”

  景吟难得地打断了方洛朗的话,饶有兴致地问:“为什么BAN红蝶和调香师?从排名上来看,不是更应该ban掉蜘蛛和舞女吗?”

  苏之柚接过话回答道:“红蝶这个监管者虽然不是很强,但是一技能bug飞用得好的话,很容易被立刻拉近距离,直接就飞到脸上了,唯一的破解办法是倒着走,但是这对基本功的要求很高。直接BAN掉可以减轻段浔和宁小乐的压力。”

  宁小乐再度老脸一红,倒着走的基本功他确实不是特别在行,虽然也不能说完全不会,但是常常有失误的时候,在比赛中,一个失误就可能导致致命的结果。如果全都是苏之柚和方洛朗那样实力的选手,开倒车并不是事,打红蝶反而轻松。

  柚子茶的战术和BP数次针对他和段浔做倾斜,强有力地将他们两人保护起来,压力绝大多数都是苏之柚和方洛朗在扛.....

  段浔只是请来应急的救兵,又不参与奖金的分配.....

  而自己独拿全部的奖金,却并没有承担应有分量的责任.....

  瞥了段浔一眼,她依然面色沉静,落落大方,并没有被这句话打击到。

  宁小乐摇摇头,将这些涌动的思绪赶出脑海。多想无益,眼下能做的只有尽可能打好每一场比赛,在战术安排中把自己的一份做到最好,至少不能拖垮。

  “那BAN调香师呢?为什么?”

  “因为咒术师和舞女,又是月亮河公园这张地图,我都可以用一个角色来克制,恰好我还算擅长。”苏之柚笑了笑。

  “红夫人?”景吟也笑了。

  “嗯。”

  “正好是我之前的计划方案之一,如果你红夫人熟练度够高的话,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既然你自己提出来了,那再好不过。”景吟赞许地说,“唯一的问题是,红夫人现在的版本,保平合适,争胜有些难;所以压力主要会在求生者侧。”

  “这没问题的。”

  “那骚套路呢?是个什么啊?”宁小乐忍不住问道。

  月亮河公园,能有啥针对顶尖蜘蛛的打法套路吗?能赢吗?还带着2个技术不够过硬的队友?那可是国服排名第三的蜘蛛啊!想到这个宁小乐就头皮发麻。

  “嘿嘿嘿。”方洛朗笑得有些猥琐,“我和柚子研究了一个新的打法套路,之前排位无意识开发的,正好可以应对下场比赛的局面。就是有点骚,想请景学姐帮我们完善完善。”

  “哦?说来听听。”

  这个下午,阳光笼罩的包间内,几道兴奋的人声此起彼伏,咖啡清香四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