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指尖心跳[电竞] > 第 5 章 完胜
  从旁人的角度看,苏之柚凑在气质绝佳的西大女神耳旁说着什么,灼热的眼神跟正在告白的男生没什么两样。要不是因为苏之柚也是个好看的女孩子,现场的爱慕者估计下一秒就会把她给拖出去。

  这可是他们经管院的白月光初恋女神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生是怎么回事?他们“景吟骑士团”只敢整天在暗中默默守护,悄悄处理掉那些觊觎女神的龌龊路人甲,偶尔抓拍到一张笑容照片就能全团高兴一周......初恋女神当然是只可远观!谁也配不上!

  但凭什么这个从未见过的人,管他男生还是女生,竟然、居然、胆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突破了安全距离,和景吟凑得这么近说话?

  无声竖起的几双耳朵还敏感地捕捉到了对话中的几个关键词......“纠缠”?“邀请”?

  看看女神听完后诧异和无措的表情吧!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货!“景吟骑士团”悲愤交加,痛恨自己没能替女神提前挡住这次骚扰,是我们失职了!

  现在必须冒着打扰女神的愧疚也要冲上去了!景吟由我们骑士团守护!

  ......等等,但是他们的白月光女神竟然笑了?笑了?而且看那迷人的唇型似乎说了个“好”?

  “景吟骑士团”集体生生停住了脚步,捂住脸在心里默默痛哭。

  *

  在裁判的催促下,苏之柚回到比赛桌,耳机里队友正在试音。

  “喂喂喂。”方洛朗说,“就按照昨天的战术打。失误了也没事,有朗哥给你们兜着。”

  “别紧张,放松打。”苏之柚补充道。

  “这局我们只要跑一个就能赢。”宁小乐分析着,“实在不行就不救人,把人卖了保证修机进度,跑一个还是不难的。”

  “不必。”苏之柚说,“这局我们可以4跑的,就按照计划的来。”

  “......”宁小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就像只要再考30分就可以过线了,但是人家学霸非要考到100分才肯罢休,咸鱼宁小乐表示亚历山大。

  “好。”是段浔一如既往轻轻柔柔的声音。

  ......

  比赛载入,双方进入BP环节(BANPICK,角色的禁用和选择)。

  柚子茶将梦之女巫送上了BAN位,这个版本强势的屠夫几乎人人都有一手,玩得好会给人类带来很大的压力。

  乔辞也几乎是瞬间就BAN掉了先知。

  这和上半场的情景一模一样,难道柚子茶也会选出和上局一样的镜像国家队?

  正式的角色选择环节,柚子茶不慌不忙,在众人的猜测中陆续选定了本场比赛的阵容:

  苏打水,前锋。

  洛朗的画,佣兵。

  宁小乐,机械师。

  浔,冒险家。

  周围一片哗然。

  “这一队的人类玩家段位也差太多了吧?这个苏打水只有四阶?还是刚上四阶?这都好意思说稳赢?”

  “这个四阶的居然就是刚才那个天秀屠夫?哪有人比赛又玩屠夫又玩人类的?西城大学第一人吧!......这支战队就真的这么缺人吗?换我来啊!”

  “这个阵容选择是什么鬼?冒险家都敢选?机械师和冒险家两个可是脆皮角色啊,几乎没有牵制能力,虽然修机快,但被抓住就是个死!”

  槽点实在太多了,甚至不知道从何吐起,乔辞心想。

  一共就4个求生者,高端局的标准做法是:选3个有自保能力的强牵制位求生者,再加一个羸弱的修机位角色,补充修机速度,俗称3保1阵容。但柚子茶这个选择......一半的都是羸弱角色,破绽太大!

  他立刻在心里规划好了自己的打法,先找到机械师或者冒险家这两个香饽饽突破口,直接快速击杀!至于苏之柚前锋的干扰.....一个四阶前锋对顶级屠夫而言几乎没有威胁。

  于是,他也确定了自己的选择——邦邦。

  邦邦是一个会扔炸弹的屠夫,可以通过扔出炸弹产生横竖的十字爆炸来击杀人类,也是现在热门的强劲屠夫之一。

  “队长加油!”怪物猎人看到这样的阵容选择都沸腾了,大声喊话乔辞。

  而槽点的中心,柚子茶几人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旁人只知道苏打水监管者厉害,求生者在去年社团三连败之后就止步四阶,实力不值一提;却不知道,苏之柚的真实实力是“可乐柚”这个专玩求生者的小号,那可是巅峰七阶47星,人榜排名79的百强人皇!段位高于二队任何一个人类玩家!

  双方角色最终选定,比赛开始最后5秒倒计时。

  苏之柚数着秒数看向景吟,她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惊讶和质疑,墨镜下红润的嘴角似乎还若有如无地勾着。

  倒计时最后一秒,苏之柚忽然右手虚握,停在左胸口,这是古典时期海上探险者的临别礼,寓意是:我愿为你出征,请待我乘风破浪,凯旋归来。

  *

  比赛开始,双方在红教堂地图中刷新。第五人格每张地图都有几套固定的出生点范围,高阶玩家都背的滚瓜烂熟。

  “冒险家,缩小找草丛躲起来。”

  “机械师,压住脚印躲进最近的柜子里。”

  “佣兵就近修密码机。”

  “谁心跳了报点给我。”

  一刷新,苏之柚立刻安排着,同时手上操作着前锋往屠夫出生点赶去。

  “躲好了。”段浔和宁小乐两人先后回道。

  正如苏之柚所料,乔辞的邦邦开局看自己位置,就知道了4个求生者分别大概在什么点位,他需要先找到容易快速击杀的机械师或者冒险家。

  其实先找到苏之柚的前锋也是可以追的,虽然前锋这个角色是个难啃的骨头,但玩家水平毕竟只有四阶,而且苏之柚之前的失败给乔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对他而言,随机去一个点位,有四分之三的大概率可以遇见想找的人!

  “我这里开始有心跳了!”宁小乐紧张地说。

  当屠夫靠近到人类角色一定距离范围内时,人类就会出现心跳,距离越近心跳越强烈。这意味着邦邦往机械师的刷新点去了。

  “躲好就行,我过来了。”

  苏之柚让前锋悄悄贴近机械师的出生点,果然看见邦邦在这一片一边放炸弹一边找人。

  邦邦发现没有人在修密码机,附近也没有脚印,但是耳鸣却显示附近有人类存在。他心里一喜,这意味着这里多半就是3个想找之人中的一个,因为不想开局撞见他,所以提前藏了起来。

  那就把他抓出来!

  这一片的几个最容易躲藏的岩石都找过之后,邦邦开始往柜子方向移动。柜子里躲着的机械师大气也不敢出,虽然明知道场外声音在游戏里是听不到的,但宁小乐还是情不自禁摒住了呼吸。

  就在邦邦距离柜子只有几步路时,邦邦突然看到了一串脚印,匆匆忙忙地消失在了一面高墙之后。

  ——原来在这!

  邦邦立刻一个炸弹就扔了过去,赶紧跟上。连续绕过2面墙之后,邦邦终于在视野中看到了前锋,前锋正颇为狼狈地逃向地图上方的小木屋。

  居然是前锋?可是哪有开局就这么苟的前锋啊!以前锋强大的牵制能力,开局都是二话不说直接修密码机的啊!真不愧是只有四阶的低端前锋啊!是想寄希望于高段位的队友来牵制,然后他在救人的时候再发挥作用吗?

  心念电转间,乔辞已经对前锋携带的技能天赋有了八九不离十的猜测。

  可惜了!开局你被我找到了!嘿嘿!这下等着秒倒吧!邦邦一路紧紧追向小木屋。

  “勾引成功。冒险家、机械师出来修机,机械师放娃娃双修。”苏之柚指挥道。

  这就是柚子茶战术的核心第一步。

  段浔、宁小乐确实水平不够,那就干脆让他们干最简单的活。修密码机、溜鬼(也就是牵制屠夫)、救人、全场策应....求生者所有的事情里,最最简单的就是修密码机。这是一阶新手都会的事情,只需要在需要校准的时候点一下屏幕即可,不分心的话完全可以百分百校准,几乎没有任何技术难度。

  宁小乐段位更高,那就让宁小乐用机械师,机械师自带一个机械玩偶娃娃,可以操纵娃娃和本体一起同时修两台密码机。段浔段位低一些,那就用冒险家好了,冒险家可以将自身缩小,藏在各种地方。而一个缩小的冒险家,只要躲得好,眼睛再尖的屠夫也找不着。

  冒险家这个角色,只有个缩小技能其实很鸡肋,在高端局中出场很少,因为高端局的屠夫完全可以直接去抓别的角色,冒险家牵制很弱小,也没什么救人的能力。

  但在这场比赛中,段浔的冒险家就是一个保命奇招。

  所以开局两人先苟,苏之柚的前锋需要假装被找到,然后勾引屠夫追杀。宁小乐和段浔毕竟也是高端局玩家,修密码机很是绰绰有余,目前正修的飞快。

  第一步成功后,柚子茶战术核心第二步开启——论前锋如何演戏,对屠夫进行持续勾引。

  前锋在小木屋内外和邦邦开始了一场追逃游戏。

  邦邦是个追击能力很强的屠夫,但在技能还没到二阶时,要追一个前锋并不是非常容易。邦邦几个炸弹过去封锁了前锋的走位,前锋就拉球快速跑走,和邦邦又隔开了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屠夫的移动速度天然比人类快得多,邦邦追击加炸弹又一轮轰炸,前锋又拉球跑路,始终和邦邦保持了一个非常鸡肋的距离。

  这个距离之下,好像差一点点就能打到前锋了,但是又始终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乔辞心里有点焦躁。

  这追来追去也过去快1分钟了,他到目前为止还一刀也没打中,节奏不是很妙,如果再不拿到刀,很有可能劣势越来越大。

  前锋果然可恶啊!

  邦邦停止了追击,转着视角判断哪台密码机有人在修,打算直接用技能传送过去,换一个软柿子追杀。

  “要传了?躲一下先?”方洛朗一直观察着局势,发现屠夫有传送的迹象,立刻沟通。

  “不急。你们继续。”苏之柚的声音很稳。

  就在乔辞手指已经挪到传送键上方之时,前锋突然一个走位不仔细,瞬间被炸弹炸掉了四分之一的血量。

  ——机会!

  邦邦立刻取消了传送,快速杀向前锋。只要打到一个普通攻击,再加一个炸弹,前锋就会倒地!

  宁小乐和段浔同时舒了一口气。苏之柚这招“给点甜头”是真是妙。

  前锋又立刻拉球跑路,和邦邦拉开了距离。一路上该放板子就放板子,板子可以挡住屠夫前进,屠夫要么绕道要么只能花时间踩板。前锋完全不省板子和橄榄球,地图和自身的道具大量消耗,被运用到了极致。

  从地图上方一路你追我赶到了左侧的废墟,这边宁小乐机械师的娃娃正在修密码机。

  邦邦一眼看到了娃娃,就要走过去顺手一刀砍倒娃娃。

  “来杀我娃娃了!”宁小乐喊道。

  “没事,娃娃先稍微跑一下,我引他走你再回来接着修。”苏之柚说,“佣兵箱子摸好了吗?准备给道具。”

  邦邦还未及靠近娃娃,不远处的前锋突然又是一个失误,瞬间又被炸掉了四分之一的血量。现在的前锋只有一半的血量了,再吃一刀普通攻击就会倒地!

  邦邦也管不上儿子了,立刻挥刀冲向前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牵制,前锋手里的橄榄球已经所剩无几了,现在的前锋就是没有道具的白板!我看你还怎么跑?!

  “佣兵到了吗?”苏之柚问。

  “在这呢。”方洛朗嘿嘿一声,“右前方石头后面,4个护腕。”

  苏之柚右手拇指快速一拉,前锋错开一个走位,避开了邦邦砍下的一记普通攻击,作为交换吃了一个炸弹,还剩下了最后四分之一的血量!

  但与此同时,前锋也到了佣兵留下道具的地点,一把捡起了4个护腕。护腕可以非常快速地弹走一段距离,从而和屠夫拉开差距。

  邦邦已经赶到了前锋的面前,一个蓄力刀挥落,就要将前锋砍倒在地——

  前锋却瞬间一下子弹射到了几十个身位之外......只留下一个潇洒无情的残影。邦邦刀气落空,砍了个寂寞。

  乔辞惊呆了,前锋怎么会有护腕?好不容易才把橄榄球耗尽!换道具是哪门子的骚操作?佣兵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前锋还有好几个护腕在手,这下是彻底追不上了。开局到现在,只追了一个前锋,没击倒不说,密码机已经差不多快全部修完了!

  怎么会这样啊?

  其实前锋才是整场最难追杀的那一个人,但是自己一开始看轻了前锋猛追不舍,后来愈发上头丧失了理智思考,一不留神,自己居然被一个四阶前锋溜了整整5台密码机!

  乔辞这下彻底反应了过来,这哪里是四阶等着被虐的菜,这就是一个扮猪吃虎的演员啊!

  乔辞万分后悔,忍下了想摔手机的冲动。比赛还未结束,虽然节奏已经崩了,但他不能坐以待毙!

  “要传送了,机械师和冒险家远离密码机!”苏之柚在弹走后第一时间就发出了警告。

  邦邦的反应非常快,从意识到被前锋戏耍,到立刻调整策略传送找其他人,只过了短短一个念头的时间。

  段浔的反应慢了一拍,邦邦立刻传送到了这里,冒险家还残留的一点脚印暴露了逃跑方向。

  “传我了。”段浔说,“被发现了。”

  “没关系,能牵制多久就牵制多久。佣兵去补密码机,机械师贴门。”苏之柚仿佛早有预料。

  “好。”宁小乐照做,让自己和娃娃分别跑向地图上下两个门。

  冒险家这个角色天生没有什么牵制能力,邦邦传送过来之后,冒险家只坚持了二十秒,吃了2个炸弹和一记普通攻击,就被击倒在地。

  邦邦立刻将冒险家绑上了狂欢之椅,心算着密码机的进度。

  5台密码机应该已经差不多都修好了,求生者还需要打开大门,才能成功逃出。所以想要赢,这波救人非常关键!如果能让对方救不下来,同时把来救人的玩家击倒,那或许开门战还有一线希望!

  佣兵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帮前锋进行了治疗,前锋恢复到了满血的状态。

  “密码机好了。”方洛朗说,“前锋运道具去救人,机械师准备打开大门。妥妥的。”

  前锋此刻正飞奔向冒险家,动作灵活地在板窗之间跳跃。

  “站着别动,我来救你。”队内语音里传来苏之柚令人心安的声音。

  “......嗯。”没人看到的角度,段浔轻轻蜷了一下手指。

  前锋光明正大的赶来,一个护腕弹射到狂欢之椅前,运用细腻的走位躲掉了两次炸弹,然后稳稳吃了一记普通攻击,救下了冒险家。

  前锋刚刚长时间牵制像在跳舞走钢丝,一不留神就会死亡,但这波救人却稳如老狗.....靠的是实打实的基本功操作,愣是一点双倒的机会也不给。

  与此同时,密码机终于破译完毕,机械师第一时间开始开启两扇大门,大门完全开启需要十几秒。

  人被救下之后,邦邦立刻挥刀直指冒险家,邦邦携带了“一刀斩”的天赋技能,当5台电机都被破译后,60秒内攻击效果翻倍,只需砍倒一刀就能让求生者血量清零。

  但前锋却一直紧紧贴在冒险家身后,像一个最忠诚的护卫誓死守护着国王。

  “我替你挡刀,他打不到你。”苏之柚说,“放心捡了护腕走门,我走地窖。”

  邦邦蓄力出刀,但打到了前锋身上。前锋随即倒地,冒险家却还愣在原地。

  苏之柚快速看了一眼段浔,“别发呆,快走!”

  “抱歉。”段浔忽然回过神,匆忙松开蜷紧的手指,头戴耳机之下泛起一点点淡红。她赶紧操作冒险家使用护腕弹射,赶往大门。

  又是换道具!这套骚操作为什么柚子茶这么熟练的样子?乔辞疯狂吐血。

  邦邦这时也朝着大门追去,他在赌,人类很有可能都聚集在大门附近等着门开,如果现在过去大门,也许还可以赶上将他们击倒。

  职业联赛史上,最后开门站逆袭,反转完成四杀的情况并不是没有过。

  “大门小门都开了。”耳机里是宁小乐激动的声音,“两边都能走,赢了赢了赢了!”

  “他去大门了。”苏之柚算着距离,“下一个传送时间还没到,你们直接走,他赶不上!”

  “他不选择绑你简直就是给机会啊。”方洛朗兴奋了起来,“我看过了,地窖不在墓地也不在废墟...所以地窖在推墙!就在你附近!”

  “没错。”苏之柚心情不错,“自我治疗进度90%...走地窖来得及。”

  邦邦远远看见大门已经打开,就知道这波没戏了,等他返回前锋的倒地位置,却只能遥远地看着前锋跳进了地窖。

  柚子茶4个人,全员成功出逃。

  比赛场上,乔辞沉默地捂住了脸。

  对一个监管者玩家来说,被求生者4跑是最大的耻辱没有之一,可以说是整个游戏生涯的绝对黑历史。这也是乔辞自上了6阶以后,第一次被求生者打出了4跑,还是在众人围观的校赛场首秀上。

  以监管者在游戏中的绝对强势地位,但凡是榜前的监管者,平均数据每轮都是至少淘汰掉2个求生者的,职业联赛中顶级的监管者,更是可以达到平均每轮淘汰3人之多。

  西关战队的监管者深蓝,第一赛季中就是因为重大失误,被对手打出过4跑的惨痛战绩,西关和深蓝从此就背上了“屠夫被四跑”的耻辱标签至今,每轮他们的比赛,都持续有各种弹幕和评论的反复提及,冷嘲热讽。

  对比全员沉默的怪物猎人,另外一边,柚子茶四人则很是开心。

  裁判正式宣布了比赛结果:柚子茶对战怪物猎人,下半场,柚子茶人类4人成功逃生!

  下半场比分5:0!

  全场总积分,柚子茶10:0完胜怪物猎人,成功晋级下一轮!
    薯片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