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77章 拐弯抹角玩暧昧
  杨彪听了木紫鸢的话,又仔细地打量了眼前的丫头。

  这丫头现在的穿着与谈吐的确与之前不一样,说不定柳翠枝还真不敢再拿她去抵债。

  若是这丫头跟了他,可比现在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要好太多了。

  不光是这长相,还有这与众不同的气质,就是他那些女人中没有的。

  若是这次柳翠枝真的还不了债,她们拿什么东西抵债他都不要。他只认准了这丫头,只能让这丫头来抵债。

  “彪哥……”

  一声捏着嗓子的娇呼,让木紫鸢差点把刚刚喝进嘴里的汤给喷出来。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一阵熏人的香风冲得头脑发晕。

  “娇娇?你怎么来了?”杨彪看向已经站到他面前的女人,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

  “彪哥,你这两天不到我这这来,是不是因为这个狐媚子?”娇娇怒目横眉地指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木紫鸢,声音大的整个饭馆用餐的人都能听到。

  木紫鸢看向眼前的女人。只见她浓妆艳抹,身材婀娜,还没说话,那细腰就要先扭上三扭,带起的香风足以让男人神魂颠倒。

  这个娇娇给木紫鸢的感觉就两个字:风尘。

  她就和那些风尘女子一样,让木紫鸢感觉很妖娆,很做作又很恶心。

  “若不是有人说在这里看到你请一个狐媚子吃饭,我还不知道你这段时间为何不来见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的魂是被这狐媚子给勾去了。呜……”

  随着这个娇娇一副大老婆逮到小三一般的表情,当着李氏饭馆内众食客的面哭了起来。

  木紫鸢明显感觉到众人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鄙视与嘲笑。

  她的目光沉了下来,眼神一冷,看向娇娇。

  “你说谁是狐媚子?”她冷声道。

  娇娇没想到这个看着柔弱的丫头居然气场这么强,刚刚还拿手绢抹眼泪的手瞬间顿住。

  她扭了扭她那杨柳细腰,又带起一阵香风,委屈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了?你若不是狐媚子,干嘛和彪哥一道吃饭?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尽想着占人便宜,勾搭男人呢?”

  “我勾搭他?”木紫鸢好笑地看向杨彪,抬了抬下巴,眼神一凛:“杨爷,你家女人的指控,我可不认账。”

  杨彪看着木紫鸢被娇娇这话说的瞬间变了脸色,立马转头看向娇娇,道:“娇娇,不许胡说。这位木姑娘和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娇娇见杨彪这般好声好气地向她解释,心里得意起来。

  “她是……”杨彪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食客,还有娇娇那得意洋洋的神色,感觉丢了面子。

  于是,他对着娇娇喝斥道:“我说你这娘们,管起老子来了?老子爱和谁吃饭,爱和谁好,你管得着吗?你算我的什么人?”

  娇娇没想到杨彪的脸色说变就变,张了张嘴巴,委屈地又哭了起来。

  “好你个杨彪,当初你可没有对我这么凶过。你就是为了这个狐媚子,想把我赶走是吧?你不想娶我了是吧?你就不怕我找我干哥哥给你点厉害瞧瞧?”娇娇说着,快速走到木紫鸢跟前,抬手就想抓住她的头发,给她难看。

  陈悟和木安楠见状,同时站了起来,挡住了娇娇的动作。

  杨彪听了娇娇说要找她的干哥哥,脸色难看了起来。

  当初他招惹娇娇时,就是因为她有个在锦鲤镇上很厉害的干哥哥,而她的干哥哥可以为他撑腰,让他在锦鲤镇里横着走。

  现在,他后悔都来不及了。娇娇这么缠着他,让他感到很头疼,也很没自由。他不想今后就只对着这个卸了妆就变回丑女,不用香粉就一股怪味的女人。

  木紫鸢蹭地站了起来,对着被陈悟抓住胳膊的娇娇冷哼道:“你这人脑子有病吧?以为谁都会对你家男人感兴趣?你也不看看,是我单独在和他吃饭吗?我会带着我哥和我弟一起私会你家男人吗?”

  众食客听到木紫鸢的话,看了看陈悟和木安楠,纷纷点头。

  若是真的和别人私会,怎么可能还带着家人一道的呢?

  看来,是这个女人看不住她家男人就没事找事,看谁都是狐媚子吧。

  “你对杨彪没兴趣?”娇娇的脸上露出喜色。

  “没兴趣。”木紫鸢翻了个白眼,心道:“我又没毛病,看上这么个烂人,岂不是要降低自己看人的眼光?”

  “主人,杨彪要是知道你心中这样想他,他会气得跳脚的。”小七嘻嘻笑了起来。

  “他本来就是个烂人。若不是想着将来在这镇子上卖东西不被他找麻烦,我才没功夫搭理他。”木紫鸢在心里道。

  “的确。若是想生意做大,肯定是要和气生财的。”小七赞同道。

  “不过……”小七犹豫道:“你刚才这话恐怕会让杨彪心里不舒服。若是他对你这话记仇,你可能会有麻烦。”

  “这个嘛……”木紫鸢想了想,在心里道:“若是他真敢对我如何,我只有借助聚力草,给他点教训,让他长长记性不敢再为难我。”

  “主人,你可要悠着点。你今天带着木安楠,是不能通过空间瞬移回家,也不能进灵仙山休养的。”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能不吃就尽量不吃。”木紫鸢说着,又暗自把手伸进口袋,确认里面的聚力草还好好地放在里面。

  杨彪听了木紫鸢的话,感到脸上很没面子。毕竟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有不少人是认识他的。

  若是被他们传扬出去,他被一个小丫头当众拒绝,他还怎么在这锦鲤镇上混?

  他可是这个镇子上公认的女人缘很旺的人。他看上哪个姑娘,还从来没失手过。

  就说眼前这个娇娇,他只是送了她一个品相中等的玉镯,她就心甘情愿地跟了他。

  “木姑娘,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吧?”杨彪黑着脸,冒着酒气,心里有种挫败感。

  “不好意思,本姑娘说话一直都很直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玩暧昧。”木紫鸢一点也不给面子地说道。

  娇娇听了木紫鸢的话,总算放了一半的心。还有一半,她仍然怀疑这是不是木紫鸢的权宜之计。故意说着对杨彪没兴趣,背地里却对他死缠烂打不放手。

  “你当真对彪哥没意思?”娇娇再次确认道。

  “没有。”木紫鸢有点不耐烦地摇头,道:“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愿意相信我对杨爷没意思?”

  “就算你对彪哥没意思,难保他对你有意思。”娇娇看了眼黑着脸的杨彪,又开始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杨爷对我也不会有任何想法。”木紫鸢叹气。

  第一次被人当成小三,这感觉还真不舒服。

  “他对你没想法,为何要请你吃这些?”娇娇看着桌子上就连她也没被杨彪请着吃过的招牌菜,眼中有着忌妒。

  “他请我吃这些?”木紫鸢笑了起来,道:“这些,可不是杨爷请我吃的。”

  “那是谁请你吃的?”娇娇看向身边的陈悟,眼睛亮了起来。

  这个男人,比杨彪长得俊多了,看一眼就能让人的心怦怦直跳。

  “是这个人吗?”娇娇看了眼仍被陈悟抓着的胳膊,故意往他跟前靠了靠。

  能请得起这一桌招牌菜的人,肯定就是这个男人了。

  “不是。这桌菜,我姐姐点的。”木安楠冷着脸看着娇娇。

  “那她还不是为了讨好彪哥,才想要请他吃这么多好东西?”娇娇看了眼桌上的招牌菜,眼红地说。

  “错!”木安楠冷哼:“是杨爷自己过来的。我们没人请他来。”

  木安楠这话一出,让杨彪感觉脸上像是被打了巴掌般的难堪。

  “真的?”娇娇看向不说话却黑着脸的杨彪,又看向木紫鸢。

  “真的。今天是我第二次见杨爷。”木紫鸢叹气。

  真的很不想跟这种人解释。但是,她又不想让这么多人看笑话。毕竟以后还要常来这个饭馆送山珍。

  “第一次,是我娘欠债,他去找我娘收债。我用一根人参还了债。今天,我和我哥我弟弟在这吃饭,他自己坐了过来。我又不敢得罪他。因为,我娘又欠了他银子。”

  “你就是那个拿了一根人参还百两银子债的姑娘?”娇娇瞪大了眼睛,有点意外的感觉。

  她感觉用价值千两人参只抵了百两银子的人,肯定是个傻瓜。这种明显赔本的买卖,只有傻子才会干。

  可是,眼前的丫头看着,也不像是个傻子啊。相反,这丫头还给她一种很精明老道的感觉。

  难道,这丫头就是要用这种方法引起杨彪的注意吗?

  娇娇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现在不正是这样吗?她带着她的哥哥和弟弟一起在杨彪经常来的饭馆吃饭,为的就是巧遇杨彪。

  “是我。”木紫鸢看着娇娇的眼神,就知道她又想歪了。

  “我再次和你申明,你的男人,我没兴趣。”说完,她有点心疼地看了眼还没吃几口的菜,对着陈悟道:“哥,这剩下的菜,你带回去吃吧。时间不早了,我和安楠还要去找镇子上最好的教书先生。记得我们之前的约定,后天再见。”

  杨彪看着木紫鸢带着木安楠离开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

  “木姑娘,你想要和我划清界线,可没那么容易。”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