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满级大佬虐渣攻略[快穿] > 第 973 章 傻子大伯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村长伯伯你别打了,要打就打我吧。”

  戚妄拦住了李建安,不让他对罗山动手,而李建安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庄稼汉子身上很是有一把子力气,如果不是他害怕伤到戚妄自己收了劲儿,戚妄现在哪里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眼见着戚妄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抓着他的大棒子,不肯让他在动手打罗山,李建安的头就开始疼了起来。

  他扭头朝着一边儿站着的张九芹看了过去,沉声开口说道:“我说九芹妹子,你还那里站着做什么?赶快去把娃娃给拉开,你这也是个心大的,要是伤到他可怎么办?”

  自打李建安过来了之后,形式立马就发生了逆转,那些闲汉们怕李建安手里的大棒子,再也不敢继续作乱,张九芹和戚家的几个兄弟身上的压力顿时便减轻了许多。

  看着罗山挨打,张九芹说不高兴是假的,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着自己的身份,她早就想要拿着大棒子上去打他一顿了。

  所以刚刚在李建安动手的时候张九芹乐呵呵地做壁上观,看着罗山被打得哭爹喊娘,这心里面甭提多高兴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戚妄被她教的太好了,现在的他智商不高,却变得跟小孩子一样固执,啥事儿都认死理儿,而且原本他就不想要结婚,知道罗山跟李婉桃在一起后,他非但没伤心,反而乐颠颠地想要把这两人给送做一堆。

  不过也亏得这孩子现在是个傻的,要不然他这么重情重义的人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和表弟搅和在一起,怕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

  此时的戚妄还在一本正经地跟李建安讲道理,试图告诉李建安对于自己表弟和自己未婚妻之间的奸情他不在意,他愿意让他们两个在一起。

  李建安当了村长这么多年,还从来都没有哪个村民敢跟他这么歪缠的,不过戚妄不一样,他现在啥都不知道,打不的骂不得,说了他也听不懂,李建安无法,只能又朝着张九芹喊了一声,让她赶快过来处理这事儿。

  躺在地上的罗山被打得嗷嗷直叫,虽然李建安已经停手了,可是他身上的疼痛感却没有丝毫减弱,罗山感觉自己的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那绵绵不断的疼痛传入四肢百骸之中,疼得他浑身直抽抽。

  现在的他终于生出了些微的悔意来,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跟李婉桃勾搭在一起,他不该这么猴急的,应该再过一段时间,等到李婉桃加入戚家再说,到那个时候张九芹就算真发现什么了,也不敢对他做啥。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但凡是个人都是要面子的,这又不是啥光荣的事情,张扬出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至于戚妄替自己拦了李建安的大棒子,让自己免于挨打,罗山心里面却没有一丁点儿的感激之意,反倒是觉得戚妄这是在踩着他来彰显他自己个儿的宽容大度。

  瞧,李建安说让张九芹过来带走他,结果他就被张九芹给带到了一边儿去,看他那样子,分明就是不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帮他。

  张九芹走了过来,将戚妄给带到了一边儿去,戚妄有些担心地看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罗山,忍不住开口说道:“娘,咱们真就不管小山了吗?毕竟跟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你不是说我是做哥哥的,要多照顾保护这个弟弟吗?为什么咱们还看着他挨打呀?”

  说着说着,戚妄的声音便低落了下去,他抓着张九芹的手,满脸紧张地看向了李建安,再次开口为罗山求情:“村长伯伯,我听人家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山真的知道错了,你甭打他了好不好?”

  李建安只要一听到戚妄给罗山求情,他的头皮就发麻,他虎着一张脸,懒得跟戚妄说些什么,直接转头看向了地上的罗山,当看到李建安抡起棒子,像是要继续揍自己的时候,罗山有些承受不住了,他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颤着声儿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别打了……”

  然而李建安做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啥样的人没有看过?罗山这个样子的分明就不是真心实意地认错,不过是因为害怕挨打,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为了少挨几棍子。

  他这样的人李建安见得多了,那些没有深刻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人都是挨打挨得少了,张九芹妇人之仁,总觉得讲道理啥的就能把孩子给教育好了,整个村子里大部分的人家谁没有动手揍过自家孩子?老祖宗都说了,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孩子不听话,品行不好,都是挨打挨少了。

  因此无论罗山说些什么,李建安都没有手软,他将大棒子舞得虎虎生风,棒子如同疾风骤雨一般落在了罗山的身上。

  啪啪啪的敲击声和罗山的惨叫声不停地回荡着,他疼得不停跳脚,下意识地就想要逃出去,然而四周都被村民们给拦住了,他又哪里能逃得出去?

  那些村民们看到罗山被打,兴奋的眼睛都要红了,一个个恨不能在那边儿鼓掌叫好。

  虽然李婉桃这个当女人的是个贱骨头,勾引了罗山,但这并不代表着罗山就是个好东西,他这样的下流胚子就该被好好地揍上一番,要不然的话下次怕是还要继续犯的。

  其他那些闲汉们看到罗山被打得嗷嗷直叫,一个两个的身体都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他们都想起了曾经被大棒子支配的恐惧,身上曾经挨过打的地方都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众人

  李建安一直揍了罗山有十来分钟,直到他疼得再也叫唤不出来了,方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将手中的大棒子随手交给了身边的村民,自己则走到了瘫软在地上的罗山身边,低头就看向了他:“你知道错了吗?”

  罗山疼得浑身直抽抽,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他就那么瘫软在地上,一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更别提说话了,刚刚他脸上都被棒子扫了两下子,嘴角也被棍边儿擦到了,嘴上的皮肉柔嫩,嘴巴现在早就肿了起来,疼得他眼泪流个不停。

  “知道错了没有?知道了就吱一声,要不然的话我还揍你!”

  说着,李建安作势要去把自己的大棒子重新拿过来,罗山吓得直哆嗦,哪怕嘴巴和身上都疼得厉害,他也不敢继续装死,而是颤颤巍巍地开口说道:“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

  说着,泪水便控制不住地从眼眶之中流淌了出来。

  他长到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他感觉自己的里子面子都已经全都丢了个干净,周围那些村民们的议论声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耳中,罗山觉得自己遭受到了奇耻大辱,他的人生全都被张九芹和戚妄给毁了。

  浓浓的仇恨之意充斥在罗山的内心之中,他并不憎恨李建安,但是那些无处宣泄的仇恨却全都发泄到了戚妄和张九芹的身上,他觉得如果不是他们两个的缘故,自己未必会遭受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的错,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受到这样的羞辱。

  “娘,你放开我吧,我去看看小山,他这样太可怜了。”

  就在罗山恨得咬牙切齿,并且在脑子里面思考着如何去报复的时候,戚妄挣脱了张九芹的禁锢,来到了罗山的身边,他弯下腰去,看向罗山的眼神没有丝毫嫌弃之意,反而充斥着浓浓的心疼,他轻手轻脚地将他扶了起来,柔声询问着他的情况。

  “小山,你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疼不疼?你也真是的,如果你喜欢李婉桃,想要跟她在一起的话,直接说就是了,何必这么偷偷摸摸呢?”

  但是过去戚妄也没有照顾过人,哪里知道该怎么照顾人的?他不知道扶人的时候该怎么用力,又该怎么避开他身上的伤口,那两只手恰好搭在了罗山挨打最多的地方,刚刚挨过打的那些地方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戚妄的手搭上去,用的力气有些大,罗山疼得立马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

  戚妄一定是故意的,要不然怎么会恰好放在了他受伤最重的地方?

  原本罗山身上是真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但许是因为刚刚戚妄触碰到了他身上伤势最重的地方,疼痛感刺激到了罗山,他感觉自己重新又恢复了一些力气,立马伸手一推,将戚妄给推到了一边儿去了。

  戚妄显然没想到罗山竟然会推他,他往后踉跄了几步,如果不是戚老大扶了他一把,他怕是直接会被罗山给推到地上去。

  “用不着你假好心,戚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想要踩着我上位,你简直就是在做梦。”

  疼痛让罗山失去了理智,说出的话完全不过脑子,他口不择言地辱骂戚妄,责怪都是因为他的缘故,自己才遭受了这么些事情。

  戚妄满脸茫然地看向了罗山,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待自己,听着罗山说的那些越来越过分的话,戚妄心里难受的厉害,他低下头去,委屈地开口说道:“小山,你不能这么说我,你这么说我的话我会难过的,就算我是你表哥,什么都要让着你,可是你这样我还是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罗山看着戚妄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刚被戚妄按过的地方疼得更加厉害了,他感觉像是有人拿着刀子在他的肉里面搅和着,疼痛感在持续加剧,他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来,原本还有些清明的大脑也变得更加混沌了起来。

  此时的罗山脑子里面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他觉得自己的里子面子都已经丢了个干净,脸皮就等于被人扒下来放在地上踩,他知道无论自己在说些什么都已经没有了用处,他的形象已经彻底没有办法挽回了。

  他原本就不是这个村子的人,之前村民们还能接受他,但是做了这些事儿后,他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他为什么还要维持那些兄友弟恭的假象?为什么还要为张九芹遮遮掩掩?他就该趁着大家伙儿的面儿把这两个人的面皮给扒下来,让大家都看清楚他们是什么货色。

  他不好过,这两个人也甭想好过。

  想通了这一点儿后,罗山便不管不顾地嘶吼了起来:“收起你那假惺惺的嘴脸,你跟你那个自私自利的恶毒娘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罗山这话一喊出来,周围的村民们全都震惊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都到了这种时候,罗山竟然还死不认错,难道刚刚他说的他知道错了都是假装的吗?

  “戚妄,我也不怕告诉你,李婉桃先前喜欢的人就是你,她也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嫁给你的,但是谁让你不走运变成了傻子,这就给了我趁虚而入的机会。”

  紧接着罗山把自己是怎么跟李婉桃两个勾搭在一起的,他们是怎么在村里各个角落里私会的,为了刺激戚妄,让他变成傻子再也好不了,罗山甚至还细致描述了自己和李婉桃之间不可说的那些画面。

  他清楚地记得张九芹说过,戚妄的傻病是可以治好的,医生说他脑子里的血块儿在溶解,只要好好吃药,保持心情舒畅平和,他是可以恢复到健康状态的。

  然而这样的情形是罗山怎么都不想要看到的,戚妄这样的人凭什么还能好起来?他就该做个傻子,一辈子都像是现在这样被人瞧不起。

  如此,才能消他心头只恨。

  李建安根本就没有想到罗山都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胡言乱语瞎逼逼,他立马就去拿那大棒子,走过去就想往罗山身上打。

  然而他还没到罗山跟前,就被戚妄给拦住了。

  “村长,你别动手,让他说,我倒是要看看,他还能说出来些什么,他心里对我跟我娘到底有多少怨气。”

  戚妄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脸上也见不到丝毫怒气,他站在那里,身上自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村长原本是想要动手的,然而看到戚妄的样子,他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棒子,任由着罗山在那边儿控诉着戚妄和张九芹两人的‘罪行’。

  他心里面的怨气真的很多,说出来的证据林林总总不下五六十条,全都是戚妄和张九芹对他不好的证据。

  张九芹养了他便已经成了原罪。

  “张九芹,甭看你平日里摆出一副善良人的样子,可实际上呢?我知道你对我跟戚妄根本就不一样,三间屋子,他能住北屋,我就只能住挨着柴房的小房间,他的屋子足足比我大了一大半儿,这就是你所谓的对我好?”

  “我在你家这么多年,吃的喝的全都要捡戚妄剩下不吃的,他吃的你不给我,但是他吃剩下吃不了的,你全都给我吃。”

  “你口口声声说把我当成亲儿子,但是我在田里干活儿的时候,你带着戚妄倒是在家享福,这也就算了,你们连饭都不给我做,让我吃你们的残羹剩饭。”

  “我的成绩虽然没有戚妄好,但是也不差,可是你偏偏就不给我上学,就让我在家干活儿,就是因为你家没男人,就把我当成男人用。”

  罗山声声泣血,仿佛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