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1098】民国女英雄72(5000+)
  就在秦铮想着怎么缓和气氛的时候,隔壁办公室的电话铃声通过外放声音急.促的响起,秦铮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先吃,我去看看。”

  安怡眉头紧蹙,看着他离开,心里想着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儿?

  果不其然,没几分钟,秦铮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家属院有人生孩子,难产,你能搞定吗?”

  安怡没想到她来师部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儿,“你们师部在这儿居然没有卫生院?”

  两个人跑起来的时候,安怡发出这样的疑问,秦铮忙解释。

  “有,人现在就在卫生院呢,但她现在的情况需要剖腹进行手术,这到底是大手术,卫生院的人怕出事儿,想让我从外面找可靠的医生过来,更稳妥一些,可这寒冬腊月的,上哪儿找人去?就算找过来,人等不等得及还不知道呢,正好你在这儿,你看……?”

  师部的卫生院,更多的是保障战士们的安危,像妇科一类的,应该不受重视,女人生孩子在这年代,好多都是在家自己生,很少有人意识到危险什么的,所以剖腹手术的危险性还是挺大的,他们也许也可以动手术,但心里到底是没底的吧?

  还有一点,秦铮没好意思说,但她多少猜测到了。

  果不其然,等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过去的时候,卫生院的手术室门口,围了一大堆的人,有男有女,男的都穿着军装,其中一人看到秦铮,仿若看到了救星一样,大嗓门一喊。

  “秦师长,你可来了,”

  大个子是真高,有北方汉子特有的粗犷,嗓门大的在需要安静的医院,真有震天响的效果。

  “我媳妇生孩子,你说这些大老爷们进去干啥?生孩子不是女大夫的事儿吗?”

  卫生院给秦铮打电话的时候也说了,是这个营长硬是拦着不让大夫进去抢救,他们急的不行,只能打电话求救,而想让秦铮从外面找大夫,大概是以防万一。

  秦铮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对着男人的腿部就是一脚,男人一脸懵的抬起头:“师长?”

  ‘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又甩了过去,男人更慌了:“师长?你这是干啥啊?打额作甚?”

  秦铮厉声对着医护人员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准备手术,这小子我收拾,安怡,你跟着他们进去准备一下,”

  然后向他们介绍:“这是我爱人,曾经是一名医生,或许对你们有帮助,就是打打下手也行。”

  秦铮说的比较含蓄,但卫生院一看是女医生,还是秦师长亲自带来的师长夫人,没人敢小觑,赶紧簇拥着安怡进了手术室,因为手术之前还要做一系列的消毒工作。

  秦铮在这儿坐镇,孕妇的丈夫就算像叫唤,也在秦铮怒其不争的目光里,露出了一丝犹豫。

  他这一犹豫,医护人员立即打开门进去了,秦铮漠然的抬头:“冷静点了吗?”

  “师长……,”一米九的糙汉子,捂着自己的脸,似乎还委屈的不行。

  秦铮气的不行:“你混蛋!里面躺的是谁?你的老婆和孩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分男女呢?是不是你老婆和孩子一起走了,你才收起你脑子里的封建落后?赵天亮,你都是当营长的人了,怎么这点思想觉悟都没有呢?”

  说话的功夫,政委,团长等干部也齐刷刷的跑了过来,一听说前因后果,对着赵天亮就是一通数落。

  “赵天亮啊赵天亮,你糊涂啊,这冰天雪地的,咱有卫生院生孩子,可是替你省了多少事儿?你媳妇为什么从农村跑到这儿来养胎?还不是看中咱这儿就有卫生院?如果在乡下,从村里再到镇子上,你自己想想那路得多难走?人家都知道要提前准备,你可倒好,人都难产在里面嚎的都没力气了,你居然还在这儿冲着医生喊叫,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赵天亮急的面红耳赤、抓耳挠腮的:“那是我媳妇,我怎么可能不心疼?可,可你们看看嘛,进去的两三个都是男的,我老婆生孩子,围一屋子的男的算怎么回事儿?合着不是你们媳妇生孩子,你们不在意是不是?”

  “这生个孩子都被看光了,让老子以后怎么在师部走?让我媳妇怎么面对?师长,你快进去说说,刚刚嫂子是不是进去了,让嫂子给我媳妇手术行不行?”

  合着大家伙说了这么半天,全都白说了?这人怎么这么轴呢?

  那些跟过来的嫂子,刚刚把能说的全都说了,可他还是听不进去,刚才硬是拽着两个医生不让人家进去。

  ……

  当外面吵吵闹闹的时候,手术室里,安怡已经做好了基础的消杀工作,还换上了手术服戴上了帽子口罩等防护措施,当她拿着手术单子询问血液常规等诸多检查事项的时候,突然发现孕妇竟然还是乙肝患者。

  她抬头看了眼虽然换上手术服,但明显对妇科手术有些忌讳的男大夫,询问身边的护士。

  “两位男大夫做过妇科手术吗?”

  年长的护士轻轻的摇了摇头:“咱们卫生院能上手术台的大夫就只有他们三个,但他们所擅长的都是骨科、颈肩腰腿、还有胸、脑,一旦发现不对劲,基本上都送军区医院去了,这边都是动一些小手术。妇科卫生院压根儿就没有,您也知道,女人少,家属院生孩子,也大多选择自己生,像这种情况,真的很少见了,”

  如果不是职业素养在,想必刚刚几位大夫都翻脸了吧?尤其这产妇还是乙肝患者,虽然当医生的已经见怪不怪了,可多少还是有些忌讳的,手术过程中,稍有不慎,都是会被传染的。

  考虑到外面的患者家属封建陈旧的思想,以及这几位大夫的不擅长,安怡主动走过去,对他们说。

  “各位一会儿站在手术室内旁观即可,如果我有需要帮助的,再向你们求助,不知可行?”

  三位男医生诧异的看着安怡,“您,”

  “叫我安怡就行,我有经验,请放心,如果我没有信心,也不会进来,考虑外面的人,以及她如今的情况,我建议立即剖腹手术,”

  男医生们立即觉得遇到了救星,纷纷表示赞同,还特别热情的走过来将患者的情况详细的进行了说明。

  麻醉师已经上了麻药,孕妇早就被折磨的浑身是汗,她进去的时候浑身无力的瘫在那里,看到进来的是女大夫,她似乎松了口气,可在看到三位男大夫进来时,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放心,我们只在需要我们的时候过去,手术过程中,我们选择旁观。”

  其实剖腹手术根本没她想的会暴露什么隐私,这又不是自然生产,未免大惊小怪了些,但考虑年代问题,到底没说什么。

  做好防护措施后,安怡开始手术,在没打开腹部之前,她先看了下孕妇的基本特征,这个时候,是采用透视眼,结果发现孩子有绕颈,而且还是臀位,难怪会难产。

  现在情况危急,她只能先手术,因为孩子再不抢救,可能就有窒息的危险了。

  手术过程中,安怡的专业让旁观的三名男医生叹服,连孩子所处的位置,产妇的情况,都把握的相当稳妥。

  她不急不躁,说话沉稳有力而清晰,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成功分娩出来一个足月男胎。

  经过抢救,孩子哭喊出来的那一霎那,不仅手术室的人松了口气,就连在外面焦急等待的人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安怡把孩子包好递到产妇跟前:“你很棒哦,生个男孩子,长大了可得让他好好孝顺你,放心吧,很健康。”

  产妇张张嘴,艰难的说了句:“谢谢。”

  安怡朝她微微一笑,“不要紧张,现在咱们开始缝合。”

  ……

  手术室外,护士抱着孩子出去让赵天亮看了,并对喜出望外的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放心吧,手术是安医生做的,我们男医生没近她的身,只在远处站着,这些你媳妇都知道,不相信的话到时候问你媳妇就行了,你快别闹了,把该签的字都给我们签了。”

  护士的口气有些怨言,赵天亮正在兴头上,也没生气,还知道道歉,但护士白楞他一眼,从他手里把孩子抱走。

  “孩子还要跟妈妈待一会儿,观察观察,你赶紧签字。”

  等安怡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秦铮一直等在外面,她一出来,就给她递上了外套,摸着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有些心疼:“辛苦你了,饿坏了吧,走,咱们赶紧回去吃饭。”

  安怡看了下,手术室外已经没有人了,秦铮忙解释:“已经跟着产妇去病房了,那小子,明天再收拾他。”

  安怡累的不行,但好在下午睡了一觉,所以这会儿也不算特别困,不过肚子是真的饿。

  等回到宿舍,她看了下灶眼里面的叫花鸡,神奇的居然烤熟了,还有烤好的红薯土豆,一并拿了出来。

  秦铮目瞪口呆:“我说怎么一股子肉味儿和红薯味儿,原来搁这儿藏了好东西呢!”

  安怡把叫花鸡外面的泥巴敲掉,扒拉开外层的荷叶,露出金黄的烤鸡,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椒麻鲜香的味道,啊呀,那个味道,太绝了:“太好闻了吧?这不会也是你带来的吧?”

  安怡点了个头,“可不,我埋到雪里面,又带过来的,肉质早就腌制的相当入味儿了,快尝尝。”

  两个人早就饿坏了,也没说其他,安怡接过秦铮给自己拽的大鸡腿儿,啃上一口,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人生,就是该这样享受啊,今天迎接了一个小生命的诞生,非常有成就感,我得多吃点儿。”

  秦铮看她笑容满满的样子,忍不住道:“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小孩子啊!”

  “人类幼崽是最可爱的生物,三岁之前,那真是让你什么都干不了,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越来越发现,当父母真的很不容易……,”

  当安怡大谈育儿经的时候,秦铮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

  “说别人家多没意思啊?要不,咱俩生一个一起玩儿?”

  安怡吃的满嘴流油,冷不丁听到秦铮的话,她被呛了一下,连续咳了好几声:“你说啥?”

  “我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孩子,我也没孩子,要不,咱俩生一个?”

  安怡将嘴里的食物好不容易咽下去,瞪着他:“你认真的?”

  “当然,你看咱俩现在的年纪,不要个孩子,说不过去了,是不是?”

  “可是我都快到更年期了,你不觉得已经晚了?”

  “不会,不晚,咱家营养到位,好好调理,肯定能生,老来得子,也是美事一桩。”

  美事儿?只怕是会被别人指着脊梁骨嘲笑吧?

  不过,看秦铮说的是认真的,安怡忍不住想起来之前,她好像也想过这个问题,现如今被人家提出来,反而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虽然她自己的身体很好,但也不能保证一定就能怀上。

  她抿了抿唇,看向秦铮:“婚姻不是儿戏,生孩子更是如此,你,当真考虑好了?”

  秦铮摩挲着她的手:“我非常肯定,只要你愿意,咱们就生。而且我希望,你能调到哈市来,这样,我也能方便照顾你。”

  安怡低头沉默,她已经四十三了,这个年龄后世生孩子的大有人在,可在这个年代,那就是当奶奶的人了。

  会被人家说老不正经的。

  但他们家这情况,不要个孩子,的确说不过去。

  可是孩子哪里是一次就能怀上的?那岂不是说,她要在这儿住上几个月?

  “要不我去把俩闺女接过来?”

  秦铮以为她担心孩子,忙说了一声,哪儿想到安怡摇头。

  “没事儿,说好了一个月,先让她们在福利院。”

  她真正考虑的是,户口究竟要不要一起迁过来,哈市值不值得她来?

  “我觉得这件事我得好好想想,”

  “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是怕我对你不好?”

  “不是,”我的担心你根本不知道啊,即将过的是63年,再过两年,大的动作就要开始了……

  但这些话,她又没办法解释,而秦铮显然已经等不及了,他试图揽住安怡的肩膀,看她有些抗拒,手不自觉间用了力。

  “你一直都很神秘,似乎在担心什么,是不是因为这些,你才和我结婚的?现在提到生孩子,你又犹豫了,难道也是因为那些不想让我知道的原因?”

  安怡侧首看他:“秦铮,你是个值得托付的人,要不然我不会跟你。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有一天,我会像古晟那样,被派去打扫厕所呢?”

  秦铮一愣,旋即想到了什么:“你一直担心的那个点儿,就是这个?”

  安怡认真的回答:“也许,会比这更惨,到了那个时候,你会被我连累,或者,你将失去你现有的一切。即使那样,你也要和我生孩子?”

  秦铮听了安怡的话,若有所思的想了起来,这两年似乎有些乱,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你以前,和古晟,是同志关系?”

  秦铮小心翼翼的问出口,安怡摇头:“并不,我的关系比较复杂,不过和他一样,都在为国家做事儿,古晟,我一直没问他,他是因为什么都派到定远县打扫厕所的?据我所知,他当年可是立了很多功,这样对待一位老同志,是不是过了?”

  秦铮叹了口气,“谁都不否认他的功劳,只不过他当年待过的地方比较多,关系复杂,调查不过来,很多证据也都被磨灭了,对于他究竟是不是自己人,其实形成了两个派系,但为了安全,不得不把他调到偏远的定远县进行考察,说是考察,其实和放弃差不多。”

  “你心疼,所以把他调了回来?”

  秦铮笑:“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儿?是找到他曾经的直属联络人了,验明正身后,可不就要得到他应有的职位和待遇?”

  原来古晟官复原职,是因为找到证明人了,怪不得,她还以为是托了秦铮的福气呢!

  其实她现在的户籍还是很完善的,无非就是自己因为伊家的事儿,到现在没有真正的落叶归根,而且被伊家指责冒充,这一点要是没人找茬,问题是不大的,但若有人找茬,事儿可就不好办了。

  光是来历不明这一条,她就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即使如今背靠大树,也得想想怎么应对,除非……提前做好规划。

  安怡想了下,看向秦铮:“你说我辞职来家属院怎么样?”

  秦铮诧异:“辞职?为什么会想到辞职?”

  安怡睁着一双大眼睛,回答的理所当然:“生孩子带孩子啊!”

  秦铮被她的直接噎住了:“你不是一直喜欢当老师?而且,你还有编制,要是这一辞职,岂不可惜了?”

  可惜啥啊,要不了两年高中都停课了,到时候上不上也没什么区别了,到处都该兴起S山下X的热潮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