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三国之曹家逆子 > 第1866章 护犊子陆欣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折腾数月的连环特大诈骗案成功告破,三名主谋被带走,连同所处的小院也被定义为案发现场并贴上封条,严禁闲杂人等靠近。

  曹回身份特殊,被带走时警察表现的格外温柔,连同刘李二人也受到了超出身份的待遇。

  看着儿子被押出房门,曹昂厉声喝道:“曹回,到了牢里将作案过程详细写出来,一个字也不许遗漏,知道吗?”

  曹回垂头丧气的说道:“知道了爹。”

  看着他被警察押出院子彻底消失,曹昂无奈的叹息道:“寡人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就摊上这么个逆子,家门不幸呐,走吧。”

  事情太富有戏剧性,没人有心思在此多待,众人离开小院各自散去。

  回到东宫进入卧室,曹昂没理会在办公桌前忙碌的陆欣,径直走到酒架上取下一瓶白酒,打开就要往口里灌,陆欣看见连忙喊道:“曹子脩你疯了,医生说做完手术半年之内不能沾酒,你还想再进去一次是不是?”

  曹昂理都没理,抬头猛灌了下去。

  陆欣见呵斥没用,连忙上前夺过酒瓶,呵斥声到了嘴边又变成安慰,柔声说道:“遇到什么事了,难道那件案子连你也没办法?”

  夫妻多年,她对曹昂可是太了解了,这家伙惜命程度令人发指,若非遇到不顺心的事,绝不可能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曹昂苦笑道:“案子破了,主谋竟是回儿,你的宝贝儿子,咱俩精心调教出来的好儿子,我……”陆欣傻眼,再次问道:“你开什么玩笑,他整天在学校,哪有时间作案,而且回儿一向很乖,不像他大哥那么张扬,怎么可能干违法乱纪的事?”

  在陆欣眼里,曹回一直都是听话懂事的乖孩子,从小到大没怎么让人操过心,说他犯罪,陆欣一万个不相信,换成老大曹晟倒很有可能。

  曹昂苦笑道:“我能拿这事骗你吗,人赃并获,他本人也招了。”

  陆欣还是不太相信,问道:“他图什么,为什么啊?”

  曹昂无奈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咱俩平时对他的关心不够吧,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懂事的孩子受委屈,回儿性格内向,有事也都憋在心里,时间长了可能就……”老实人最喜欢闷声干大事,平时看着软弱可欺,若是惹急,能干出什么来谁也想不到。

  事情已经发生,陆欣也懒的关心缘由,直接问道:“他人呢?”

  曹昂说道:“刑部大牢,估计明天一早满朝文武就都知道了。”

  陆欣脸色微变,再次问道:“会怎么处置?”

  曹昂摇头道:“此次诈骗金额太大,被骗的人也太多,按大魏律,估计最轻也得判个二三十年,或者流放。”

  “不行,绝对不行。”

  陆欣当场急眼,扯着嗓子吼道:“他才十五岁,初中都没毕业,判几十年一辈子都毁了,流放更不行,去辽东还是匈蒙,还是凉新,还是瀛州,我告诉你曹子脩,你要敢处置我儿子我就跟你离婚,我儿子去哪我去哪,有本事你把我们娘俩一起流放了。”

  陆欣护犊子属性发作,开始不讲理了。

  曹昂本就烦闷,被她一吵越发烦躁,强忍火气耐心安慰道:“不是我非要为难他,而是那个逆子犯的罪实在太重,诈骗上亿巨款,搁在后世足够判无期了都。”

  “我不管。”

  陆欣说道:“他可是当朝皇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个口号,别人都当笑话就你当真?

  大唐太子李承乾造反才判了个流放,回儿就骗点钱至于吗,大不了我把钱赔给他们就是了,双倍也行。”

  有钱的女强人说话就是霸气。

  曹昂嘴角的苦涩越发浓郁,万分无奈的说道:“没说他造反,怎么处置暂时也没定下,你先别这么激动行不行?”

  “定下就晚了。”

  陆欣脑中灵光一闪,连推带搡的说道:“你快去,趁天还没亮,该打点打点,该走动走动,赶快把事情摆平,回儿还在牢里受罪你有脸在家睡觉?”

  曹昂急道:“大半夜的我去哪啊,所有官员都睡了我找谁去,再说了你觉得大半夜打扰人家合适吗?”

  陆欣还是那句我不管,将曹昂推出房间关门反锁,隔着门喊道:“快去处理,再想办法给儿子送点吃的,他肯定还没吃饭呢,哦对了,还有棉被,牢房阴暗潮湿他哪睡的惯,万一再受点凉……”被推出房门的曹昂内心是崩溃的,站在门外一脸的生无可恋。

  毕竟是亲儿子,作为母亲,陆欣平时对曹回可能不太关心,但出了事她绝对会护着,曹昂清楚,那个逆子真受到惩罚,自己后半辈生的日子就没法过了,只好叹息着向曹操所在的后宫赶去。

  拦住过路太监一打听,曹操今晚宿在卞皇后的房间,直奔皇后寝殿,到了门前连打带踹的说道:“爹,睡了没有,孩儿有重要事跟你说。”

  被人吵醒谁的心情都不会好,曹操的骂声很快响起。

  “大晚上的你叫魂呢,滚蛋,有事明天再说。”

  曹昂继续喊道:“诈骗案破了,是您说的一有情况立刻向你汇报的。”

  曹操明显不想搭理。

  ,也忍得住好奇,说道:“破了就破了,明天再说不迟。”

  曹昂急了,直接祭出撒手锏问道:“那你还想要你那五十万吗?”

  大殿陷入寂静,过了足有十秒曹操的声音才从殿内传出:“等会。”

  等了近一刻钟殿门才打开,卞皇后的身影从门后露出,此刻的她早已穿戴整齐,嫣然笑道:“子脩,进来吧。”

  曹昂满脸歉意的拜道:“卞姨,不是我故意打扰,实在是事情重大,不说不行。”

  卞皇后点头表示理解,侧开身子让曹昂进去。

  曹昂抬脚进门,来到中央的茶几旁准备向曹操行礼,曹操却挥手说道:“免了,有事说事,说完赶紧滚蛋。”

  他最近头疼,身体很不舒服,没精力也没心情去找其他嫔妃折腾,老早便在卞夫人这里睡下了,谁知不等睡着便等来了曹昂这个催命鬼,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给曹昂在后宫随意走动,并打听自己住处的权力。

  为防止刺客,皇帝夜宿哪个妃子寝宫也是绝密,一般人宫里太监不会轻易告诉。

  曹昂苦笑道:“骗你钱的混蛋找到了。”

  曹操嘴唇抽搐,猛拍茶几说道:“是谁,给我剁了那个混账王八蛋,再灭了他全族,掘了他的祖坟,不如此难消我心头之恨,你爹我攒点私房钱容易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