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一个人的仙境 > 第19章 【恶客临门】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古执事双手捧着一条印着鱼龙徽章的红绸带交给罗霄,目露赞赏:“你很不错,好好努力,争取两三年内登上塔顶。”

    罗霄躬身接过,目光微微带着一丝激动,红带啊!放一个月前,他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这么快晋升红带。身为修武堂资深弟子,他再清楚不过,只有系上红带,才算是真正踏上武者之路。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武者。

    秦千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罗霄,要不要继续挑战第五层啊?”

    罗霄一怔,抬头触及秦千秋似笑非笑的神情,心头一突,忙低头道:“弟子实力不足,武技也只掌握一种,远远未能达到黑带标准。嗯,借古执事吉言,两三年内争取登顶。”

    秦千秋抚须微笑:“两三年吗?嘿嘿,或许用不了那么久……罗霄,本监正很看好你哦。”

    罗霄心下暗惊,他的境界其实已达到淬腑期顶峰,元气化力,元种化核,半只脚踏入武士境,这要武者阶段有个说法,叫“圆满”。不过元气转化元力是一个抽茧剥丝的漫长过程,少则数月,多则经年。当整个元种所化之元力被尽数抽出,缠绕成核之时,就是从武者正式踏入武士之时!

    以罗霄元种之气的澎湃雄浑,再怎么掩藏压制多多少少也会漏出点气息,监正大人该不会看出点什么吧?

    ……

    从升龙塔出来,罗霄将红绸带放入怀里,他腰间依然系着黄带。抬头看向升龙塔最高的第五层,这已经是他在一个月内两次进出升龙塔了,他心里清楚,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不会再来这里。三级跳这样高调的事,不适合发生在他身上,否则是祸非福。

    罗霄走出修武堂山门,直奔易水城时,道旁树林里突然闪出一个壮汉,头发蓬乱,满面横肉,穿着单衣,坦胸露怀,背后背着一把宽大的连鞘鬼头刀,气势凶戾。

    壮汉拦住罗霄,大大咧咧道:“喂,是修武堂弟子吧?问你个事。”

    罗霄停步,他从这壮汉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气息,心生警惕,道:“何事?”

    壮汉用萝卜粗的手指抠了抠鼻孔,粗声大气道:“一个月前,你们修武堂在龙渊山设了个观察哨,共派了三个弟子轮值,是哪三个弟子?”

    罗霄心头一震,神色不变,摇摇头:“我只是个堂下弟子,不可能知道具体任务人选,你找错人了。”

    “这我知道。”壮汉不耐烦道,“我问你,想不想赚一笔?”

    罗霄毫不犹豫拒绝:“不想!”

    壮汉怒了,一瞪眼,破口骂道:“你这小子……”

    罗霄大拇指朝后向山门点了点,淡淡道:“这还在修武堂大门前,阁下想羞辱修武堂弟子么?”

    壮汉一窒,不敢再说。

    罗霄举步与壮汉擦身而过,听到壮汉在身后骂骂咧咧:“打听点消息就能赚银子,这样的好事都往外推,真是死脑筋,难怪穷得穿补丁衣服……”

    罗霄充耳不闻,快步远去。实际上他现在绝对算得上是修武堂弟子中的富豪,之所以还穿着补丁衣服,只是谨慎使然,他不想让自己身上出现任何能令人联想到龙渊山际遇的东西。

    壮汉往地上呸了一口,悻悻道:“区区一个黄带弟子,得瑟什么,等三五年后你出修武堂走江湖,爷爷‘搏虎刀’彭大彪教你怎么做人!”

    彭大彪刚转头,突然被一个突兀出现在身后的戴斗笠的黑衣人吓一跳,毛茸茸大手握住刀把,瞪着牛眼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斗笠黑衣人哑着嗓子道:“这位彭兄,我有你想要的消息,就看你有没有胆色……”

    ……

    罗霄穿过城区时已近黄昏,城门差不多要关了,临近城门时,罗霄看到不寻常的一幕。

    一群衣衫破烂、血迹斑斑的武者用车推着几具明显武者装束的重伤者匆匆入城。

    城门守卒嘀咕:“这是今天第几波伤者了?”

    另一守卒道:“至少四五波了吧。”

    旁边一个武者模样的中年人冷笑:“这帮外来武者也是活该,龙渊山是什么地方?有那么好进的么?那里面的灵兽何等强大,就连城守大人、修武堂监正这样的强者都不敢轻易涉足。要真有好处,咱们城里那么多武者早就取了,何时轮到一帮游侠、野武士进去捞好处!”

    又有人道:“王兄说得是,当日那天火流星坠下,我也是看到了的,可惜当时天色已晚,等第二天再去,就根本没法进了。这都过了多久,这帮外来武者还想进山捞好处,没把命送掉就是祖上烧高香了,真当灵兽是好惹的?”

    王姓中年武者突然低声道:“听说当日惊天巨震之下群兽惊走,监控龙渊山的三城修武堂的人还是有些人进去了的……”

    那人不屑道:“有屁用!我认识其中一个修武堂弟子,他说里面热气滚滚,一片焦土血肉,毛都没捞着。”

    “可我听说有一名修武堂弟子早在之前就进去了……”

    这时那群外来武者中一人上前拱手道:“这位兄台请了,可否借一步说话,七香居如何?”

    王姓中年武者二人互看一眼,嘿嘿笑道:“七香居?醉仙楼还差不多。”

    “好,就醉仙楼,请。”

    罗霄面无表情走出城门,心头一股紧迫感油然而生,看来必须尽快请求监正为自己从鹰扬堂领取一个外出任务。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眼下这易水城,对他而言就是一幢危墙!

    回到八里屯,一路走到屯尾自家小院前,罗霄刚伸手按在门扉上,突然目光一闪,转身便走。

    还没走出几步,门咣地打开,一个三十来岁的黑瘦汉子猝然出现,厉喝:“等等!”

    罗霄定住,深吸口气,慢慢转身。

    黑瘦汉子冷然打量,忽道:“你叫罗霄?修武堂弟子!”

    罗霄心头一惊,虽然不知是谁泄漏消息,但也知道事已至此否认也没用,平静道:“我是罗霄,你是何人?”

    黑瘦汉子脸上露出讥笑:“果然是你。怎么,忘了自己的家门朝哪开了吗?”

    罗霄冷然道:“我没忘,倒是你老兄忘了吧。”

    黑瘦汉子嘎嘎怪笑:“爷们跑的是江湖,吃着刀头饭,宿着钉子床,到处都是窝,至于家门,还真没有。”

    说话之间,罗霄已经从对方绵长的呼吸判断出来,这黑瘦汉子只相当于武者五阶,他若要走,对方根本拦不住,所以说话语气越来越放松。

    然而,下一刻,从屋里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过山豹,你跟谁说话?是不是那小子回窝了?”

    院门一下拉开,在黑瘦汉子身后出现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长相凶恶,左脸有块铜钱大小的青黑色胎记,其上还长着一撮毛,穿着条短褂,露着黑茬茬的胸毛,整个人往门一堵如同一头人熊,气势骇人,一看就比黑瘦汉子危险得多。

    罗霄心头一沉,糟了,是野武士!

    呼地一阵风从身侧刮过,那个绰号“过山豹”的黑瘦汉子已蹿到罗霄身后,断了他的退路。而前方,则是那抱臂冷笑的人熊一样的家伙。

    罗霄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前,口中道:“让让,别挡人家门口。”

    人熊眨巴了几下小眼睛,显然也被这少年的镇定弄得有些发愣,本能侧身让开。

    过山豹眼里冷芒一闪,快步走进院子,左右看看无人,砰地紧紧关上柴门。

    夜幕降临,屋子里亮起烛光,罗霄坐在条凳上,对面是大马金刀坐着的人熊,以及一脚踩在凳子上,手上耍着一把蛇形匕的过山豹。短刃如同灵蛇一般在过山豹掌腕之间游动吞吐,锋刃映着灯光霍霍闪烁,散发出一股令人心头发寒的气息。

    罗霄拱拱手:“两位老大如何称呼?”

    过山豹眼角一吊:“哟嗬,盘咱哥俩的底啊?”

    罗霄淡淡道:“总得有个称呼吧?难不成我称这位老兄为大熊,叫你做猴子?”

    过山豹眼神一硬:“找死!”

    蛇形匕突然脱手,刀光一闪,朝罗霄脸侧飞去。

    罗霄在说话时就已有防备,及时侧头闪避。但双方距离实在太近,这过山豹又是飞刀好手,虽然脸没伤着,但耳垂地被划了一下。若是一般的红带弟子,怕是耳肉都要削掉一块。然而罗霄此时肉身何等坚韧,连枪刺都破不开,区区刀锋能奈他何?

    过山豹咦了一声,没想到区区一个黄带弟子竟能在如此近距离下闪过自己的快刀。

    大熊冷冷道:“小子,你的小命就捏在咱哥俩手里,劝你别徒逞口舌之利,为贪一时爽,把小命送掉就太蠢了。”

    罗霄神色不变,拱手道:“这位老大说得在理。要我说,两位干脆点,直接道明自己身份,说明来意,能帮我就帮,帮不了另说,少扯阴阳怪气的不挺好?”

    “我草……”过山豹刚把插进窗框的蛇形匕拔出来,正往回走,听到罗霄的话,脸色一狞,正想动作。

    大熊抬手阻止:“这位小老弟很上道。过山豹,你也坐下,少折腾。”

    过山豹盯着罗霄的背影,眼里闪过一道危险光芒,与大熊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哈哈一笑,走过来道:“小老弟胆色不错,口气也老道,怎么,以前也在道上混过?”

    罗霄摇头:“没有,不过,我在七香居干过跑堂。”

    大熊与黑汉互望一眼,心说原来如此。都说“脚夫的腿,跑堂的嘴”,能在那种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地方打过滚,这嘴皮子、见识与胆色,自然差不到哪去。

    大熊搓着胸毛,斜眼盯着罗霄,道:“这位是过山豹,你知道了,至于我嘛,江湖人称‘崩山熊’。咱哥俩堵你的门就为一样——把你在龙渊山的收获拿出来让咱们开开眼界。”说完死死盯着罗霄的脸,目光凶恶,神情不善,似乎罗霄说出半个不字就要拔刀相向。

    罗霄顿时明白了,对方语气如此笃定,一定是得到什么人透露了消息,知晓自己就是当日第一个进入龙渊山的人。他很了解这些无法无天的独行武者,如果他说没有,对方绝对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在他身上过一遍——这些人从不相信红口白牙的话,除非是严刑拷掠之后说的话。

    罗霄想到此,伸手入怀。对面的崩山熊与过山豹立即锁定他的手,同时抓住各自的兵器把柄。

    罗霄手掌慢慢伸出,掌心是三片乌光流转,散发出令人呼吸不畅的强大气息的鳞片。

    “这是……蛟鳞!”

    崩山熊与过山豹四目瞠大,腾地站起,激动之下动作幅度过大,竟带倒条凳,发出咣咣之声。

    “我就只剩这三片了,其余的蛟牙与鳞片,都上交给了监正大人与监佐大人,你们要不信,可以去找那个指点你们的人打听去。”罗霄甩手将三片蛟鳞扔在桌面。

    崩山熊与过山豹急忙自各抓住鳞片,就着灯光越看越欢喜,不断咂吧着嘴,就差没流哈喇子了。

    过山豹眼珠子一转,恶狠狠道:“小子,你身上一定还有,拿出来,别逼豹哥我动手!”

    罗霄拍拍胸膛,很光棍地张开双手:“来搜吧,搜出多少都算你的。”

    崩山熊眼皮子一翻,冷冷道:“把这小子扒光。老规矩,三刀六洞之后,如果没有,那就是真没有了。”

    过山豹狰狞一笑,伸出腥红舌头舔了舔蛇形匕锋:“听到没有?小子,老实点,别反抗,最多吃点皮肉之苦,不会丢了性命。如若不然,嘿嘿……”

    罗霄神情依旧,动作不变,似乎一副认命的模样,只有微微低垂的双眼隐隐透出两点血光。

    过山豹一步跨出,脚步一旋,轻灵转到罗霄身后,准备用刀抵住罗霄脖子加以控制。

    罗霄的年纪与腰间的黄带迷惑住了崩山熊与过山豹,以至于没有细查罗霄的气息,不过过山豹好歹也是老江湖,在完全控制住对手并解除危胁之前,他依然充满警惕。

    嘭嘭嘭!

    突出其来的捶门声,令屋里三人为之一惊。

    夜半敲门,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