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武神破空宁川姜女 > 第1274章 范明峰
    洪荒之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悠闲的走在街道之上,宁川轻喃了一声。

    现在的青湖城街道,已经少了很多人,因为大多数的人,都去找吕孤浪讨要元晶了,一些店铺的生意也冷静了许多。

    “我得看看姜女去了哪里,竟然敢调戏我,非要骂她一顿不可!”

    四处张望,宁川在街道上寻找着姜女的身影,不过姜女身为鬼修,想要藏匿身形,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简单了,宁川肉眼上根本就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不得不说,姜女在接受血落魔女的灵魂以后,的确发生了变化,以前的姜女,是绝对不会,不敢调戏宁川的。

    “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奇人异士,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罢了!”

    在街道上行走着,却听到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宁川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继续在街道上前行。

    他不愿意多惹麻烦,能忍让的,那就不要惹是生非,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离开青湖城,并不是说说而已,在这里呆的时间已经够了,他需要去寻找风雪衣,更需要返回南岭。

    北域中,虽然有着不一样的风情,但是这里,他熟悉的人少之又少,他就像是一个过客一般,没有任何的归属感而言。

    游子归家,落叶归根,这始终是不变的道理。

    “喂,小子,我叫你呢!”

    宁川有意躲避,可是对方却不依不饶,宁川的眉头皱了一下,依然没有转身,继续在前方行走着。

    “嗖!”

    一道黑光闪过,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穿青袍的人,他大约四五十岁的模样,头发已经有了些许白丝,梳理得十分整洁,看上去倒也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感觉。

    “这位前辈,为何挡住晚辈的去路?”

    宁川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对方显然是来找茬的,宁川的声音也就好不了哪里去。

    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了,如果对方继续咄咄逼人,那么宁川也会出手“教训”他一番。

    不过,青湖城之内,不得动武,这是规矩,宁川倒也不害怕这人想要耍花样。

    “没有,范某初来青湖城,听闻大街小巷都有少侠的传闻,方才又在客栈中目睹了一切,所以便想要向少侠请教一番。”

    自后背拿出纸扇,“刷”的一声打开,青衣人说得客气,但是脸上却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神色,让他的话语听上去十分的虚假。

    “果然是来找麻烦的!”

    所谓的请教,便是来踢场,这样的话,宁川一下子便听明白了,在心中暗自说了一句以后,冷笑一声,摆了摆手,十分谦虚的说道:“不过是青湖城的朋友给面子罢了,还请前辈不要放在心上!”

    青衣人还想要说什么,宁川却不想继续跟他在这里墨迹,打断了青衣人的话,继续说:“俗话说好狗不挡道,我相信前辈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的!”

    “哼!”

    一听到宁川如是说,那青衣人立刻便冷哼了一声,眼中闪烁着凶光,握着纸扇的手也用力了几分。

    宁川在骂他狗,他又有什么可能听不出来,但是想到青湖城不得动武的规矩,他又不得不忍了下来。

    “怎么?听不懂人话么?”

    四目相对,宁川已经不再客气了,声音也强硬了几分,丝毫不畏惧眼前的青衣人。

    他最讨厌麻烦,但是麻烦却接踵而来,让他不得不去解决,他刚在街道上游荡,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却又有人来打扰他,换做是谁都会有情绪吧?

    “敢不敢一战?”

    青衣人的拳头拿捏的咯咯作响,几个字仿佛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一般,低沉而沙哑。

    “这里?”

    眉头一挑,宁川的嘴角上带着一丝笑意,他自然明白青湖城的规矩,他也不相信眼前这人,胆敢打破青湖城的规矩,在这里动武。

    每一条规矩的背后,都有强者在镇守,就像落花城一样,落花城主便是无人胆敢轻易忤逆的存在,这青湖城的背后是谁,虽然神秘,却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易触犯的。

    “不错!”

    不成想,青衣男子却是点了点头,收起手上的折扇,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琵琶!

    “啾”

    琵琶一出,一声尖利之声从手中传了开来,仿佛有着凤鸣一般,嘹亮而清脆。

    再看这琵琶,琴弦闪烁着寒光,如同刀刃一样锋利一般,在琵琶上面,有着特殊的纹路,如果仔细观察,那些纹路仿佛是一头凤凰展翅一般的图案。

    说也奇怪,这图案和棕色的音箱,浑然一体,十分的自然。

    “原来是找我比试乐理的,我就说,怎么可能有这么大胆的人,竟然敢破坏一座城池传下来的规矩!”

    看到琵琶的时候,宁川便已经明白了,点了点头,轻笑着说道:“琴倒是不错,但是我凭什么和你赌?”

    没有意义的事情宁川从来不做,眼前的切磋对他来说就说,如果每天都有人来找他切磋,那么他还要不要修炼了?

    说真的,没有利益的驱使,宁川宁愿回去睡个懒觉,也不愿意在这里和青衣人分个高低。

    “这琵琶琴,名为凤鸣琵琶,乃是用千年凤鸣木所制,而这琴弦,更是灵虚境大圆满境界的蛟龙筋,珍贵无比,如果你能赢了我,这琴弦就归你!”

    青衣人抚摸着手上的琵琶,沉声的说道。

    这琵琶可以说是他的爱人一般珍贵,之所以敢说出这样猖狂的话来,就是因为他觉得宁川根本不可能赢下他。

    “如果我输了呢?”

    宁川反问,得到的却是青衣人的一个微笑,随后他才看着宁川,缓缓说道:“如果你输了,也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你在这青湖城中的盛名,就交给我好了!”

    “……”

    宁川闻言,一阵无语,看这青衣人也一把年纪了,竟然连这一点虚名都没有看破,白白修炼了这么长的年月。

    “如果你要,就全送给你好了,我不要!”

    摆了摆手,宁川心中就更加没有兴趣了。

    那凤鸣琵琶虽然不错,但是宁川对琵琶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如琴魔送给他的玉笛,有没有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鸟样,所以宁川根本就不想比试。

    说完,宁川也不想和他继续纠缠下去,转身准备离去,不曾想,青衣人不依不饶,转身再次挡住了宁川的去路,沉声的说道:“这可由不得你!”

    “你就这么想自取其辱?”

    眉头一挑,宁川眼中闪烁着几分凶光,让青衣人心头一凛。

    这种眼神,的确有几分骇人。

    “三天之后,正午时分,青湖边上,我范明峰要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打败你,然后把你的盛名都给拿了去!”

    清醒过后,青衣人沉声的说道,不等宁川说什么,他便将元力灌输在声音中,随后响彻整个青湖城,对宁川发起了挑战。

    “唔……”

    沉吟了一下,宁川也用同样的方式叫了起来:“不用三天后,就明天吧,大家都来青湖边上,看看我是如何将他打败的!”

    三天三天,什么都是三天,宁川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

    “口气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继续猖狂。”

    范明峰冷笑了一声以后,言语中依然带着丝丝不屑,在他看来,城中的人之所以对宁川如此推崇,完全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乐声!

    等他将宁川打败以后,这些人定然会成为他的追随者。

    “随便你,明天记得来迎战便足够了!”

    摆了摆手,宁川不耐烦的应了一句,也不理会范明峰到底什么表情,直接绕开了他,飘然离去。

    这一次,范明峰倒是没有否继续追上来,毕竟宁川已经答应了他的请求,孰强孰弱,明天自然可以分个高下。

    ……

    “这范明峰到底是何人?竟然要挑战少侠?”

    “不知道,或者是为了出名吧!”

    “少侠的造化,岂是一个无名之辈能够随便挑战的,他还真是不怕死啊!”

    走在街道之上,许多人都在谈论着宁川,这段时间,宁川在众人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其中大部分的人,对于宁川都十分信服,认为宁川定然能够轻松赢下。

    毕竟,宁川仅仅动用一根玉笛,便能帮助他们进入修炼状态,他们自然认为宁川还有什么大神通没有施展出来。

    “这范明峰,我倒是听过,不知道为何,被拓跋家主和凌家同时追杀,没过多久,便消失在北域了……就是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吸引了宁川的注意力,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老者正在缓缓的说着,眼眸中满是沧桑!

    宁川没有上前继续询问,而是在心中暗自思量着:“百年前便隐退了?可是现在,他再次出山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享有青湖城中的虚名么?”

    想不出个所以然,宁川也没有纠结,不知不觉,他已经回到了客栈。

    和范明峰定下了对决的时间,宁川倒也没有太过紧张,只是对于刚才街上老者所说的话,留意了一下。

    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敌人,宁川是绝对不会放松的,更别说那范明峰不知是什么来历的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