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娶悍妇 > 第十九章 驱宅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府人将这犄角旮旯寻了个遍,翻江倒海的寻那小东西,却不知那小东西也是灵性的,早几日在院中乱窜时已是瞅好了退路,这厢咬了人便跳出去奔那后园而来,转到假山后头有一处干涸的池塘,下头排水的洞口年久失修早已破败。

    那小东西探头在里头看看,便一脑袋钻了进去,身子连着几扭已是钻过了洞口,到了墙那边。在暗处藏身许久,只听得墙里头呼呼喝喝,人来人往,长青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那狐子却是蜷缩了身子一动不动,也不知隔了多久,待得喧嚣过去,这才探出了脑袋。

    这墙外也是人来人往,狐子在人群之中瞧来瞧去,却是瞧见了那墙角边一个大布口袋依在那处没有扎口。

    它悄悄过去趁人不备便钻了进去,刚刚藏好身子,口袋便被人扎了口提起来背在身后,一股子熟悉的味儿传来,狐子心里一跳,缩紧了身子一动不动,任人将自己忽忽悠悠带了出去,离那李府是越来越远。

    耳听得一阵喧闹之声,鼻子里头各味杂陈却是到了一处热闹的街市,又左转右拐到了人少之处,听得外头有一把清亮的声音叫道,

    “爹!”

    那狐子一惊,四爪发麻,双耳倒耸,鼻尖乱抖,这声音……这气味……它如何能不记得!

    背着它这人,是将它带下山之人,说话这个却是将自己砸昏之人!

    这狐子心里明白的很,

    也不知倒了什么霉,竟又落到了这一家了手中,难道这一回小命倒要断送在这处了?

    它前头在李府之中乖觉听话,倒是不怕那大呼小叫的毛孩子,不过装个样子寻机会逃走,只是这用石头将自己砸昏之人,它却是心中惧怕的,那小丫头下手十分狠毒,再落到她手里说不得又要被卖一次了!

    这布袋里它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无奈之下只能缩成一团一动不动以防人发现,听外头说话道,

    “仙长有礼!”

    “嗯!不必多礼,我们还是快些办事,也好趁天黑前离城!”

    三人疾步快走,又是左拐右拐,穆大在前头带路走了约有两柱香的功夫,便到那院子门前,无癫老道士立在这处抬眼观瞧,见这宅子上头确有灰气弥弥,当下冲自家徒弟道,

    “把家伙什儿摆出来!”

    将带来的雄鸡取冠上血,混上墨汁画好黄符,以桃木剑挑起,推开大门进了里头,果然察觉那院中井口隐隐异动,将黄符点燃抛下,口中念念有词,脚下七星步连踩……

    这一番比划足足半个时辰,无癫才收了功,抹去头上的汗对穆红鸾道,

    “这女鬼也是可怜,她在世上无亲无故连香火也无人奉敬,我虽送了她入地府只怕也要受小鬼儿欺压,你们住了这房子也算是与她有三分缘分,以后每逢年节也是烧香焚纸给她,让她在下头日子好过一些!”

    穆红鸾闻言点头,

    “师父放心!这乃小事一桩!”

    地府的规矩她最是明白的,包那母子两鬼不受欺负就是!

    穆大这厢对仙长是千恩万谢,老道士办完事也不愿留下,摸着徒弟脑袋道,

    “这几日你家中有事,便许你懈怠些,我隔六日再来寻你!”

    “多谢师父!”

    穆红鸾送走了无癫,听外头鼓响却是城门将闭,只是这处离城门有些远,他们父女又没有老道士的轻身功夫,现下匆匆出去只怕赶不上还要被巡城的衙役问住,便对穆大道,

    “爹,我们不如在这宅子里将就一宿可好?”

    穆大对仙长自是奉若神明,如今这宅子被仙长做过法后便鬼怪尽去,他放心的当下点头道,

    “我前头来瞧过,屋中床铺俱在,东西很是齐全,倒比住客栈省钱!”

    父女两人径直进去寻了一间干净的屋子,打开柜子果然见里头还有铺被之类,只是存放的日子久了有些霉味儿,这是前头仆人们走的急留下的。

    穆大父女这时节也不嫌弃了,穆红鸾拿出来抖弄一番,穆大便打水擦洗桌椅。

    不多时收拾干净,穆大去寻厨间生了火,对女儿道,

    “我那袋子里还有午时剩下的干饼,你去拿来,今儿晚上我们对付一顿便是!”

    穆红鸾应声去开那立在墙角的布袋子,一伸手却是抓着一把毛茸茸的东西,

    “咦!”

    手上用力揪着那狐子的后颈将小东西提了出来,看清是什么却是双眼瞪大,

    “你怎么在这里?”

    那小东西被抓在她手里,心中惧怕立时吱吱乱叫着,身子乱扭,只是穆红鸾抓得牢实,又暗用内力,任狐子如何挣也挣不脱,惹急了反口要咬,被她伸左手一把捏住了尖嘴,上下颚一合,险些咬到了自家的舌头。

    那狐子忙伸前爪子去挠,却听得耳边那小丫头阴恻恻道,

    “你若是敢抓伤了我,今儿晚上便剥了你的皮,把肉炖了吃!”

    那狐子一愣,瞧见这小丫头冲自己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咧嘴时露出两边尖尖的虎牙,那模样倒比山里的狼更渗人,吓得它两个小爪子捂在她手上,却是一动不敢动,只露出两个水汪汪的眼睛,嘴里呜呜哀求着。

    穆红鸾见这小东西很是灵性果然听懂了她的话,心中暗诧面上却是不显仍是恶狠狠道,

    “要我放手也行,你不许咬我,更不许跑!”

    那狐子呜呜叫着,小眼眨巴眨巴,穆红鸾见它果然是听懂了,这才缓缓放了手,那小东西四条腿儿缩到一起,吊在她手上可怜巴巴的瞧着她。

    穆红鸾手一抖将它扔到地上,它也不敢跑伏在那处一动不动,看着穆红鸾把袋子里的干饼寻了出来,

    “跟着过来!”

    穆红鸾在前头走,那狐子在后头亦步亦趋的跟着,到了灶间穆大已升了火,一眼瞧着女儿身后跟着的一团红毛小东西,

    “这……这不是那红狐子么?怎得到了这处!”

    前头宅子里人进人出的,叫叫嚷嚷的都在寻这小东西,它怎得跑到这处来了!

    穆红鸾应道,

    “它藏在爹你的布袋里,被带到了这处!”

    穆大闻言一拍脑袋,

    “这小东西倒是个机灵的!”

    撕了小块饼喂它,那狐子瞧一眼穆红鸾,小心翼翼过来用嘴叼了,放在地上用前爪按着,使嘴撕着吃。

    穆大瞧它那样儿有些犹豫,

    “要不将这小东西送回去吧!”

    红狐子一听,却是身子一抖,抬起眼来乞求的瞧着穆红鸾,穆红鸾斜眼看了它半晌才应道,

    “送回去做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它是凭着本事逃了出来,便还它自由之身吧!”

    穆大闻言心中暗想,

    “这小东西不过是富贵人家的一个玩意儿,我前头送鱼进去得了赏,那园子里多少人眼红眼黑的,平日做事都要暗地里下绊子,现下我再送了狐子回去,指不定招多少人恨呢……女儿倒是说的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穆大点了点头道,

    “红妞儿说的是,明儿我们出城便带它走,说起来它对我们也是有恩,若不是因着它家里的事儿还不能这般顺当办好,即是逃出来便还是放它回山林去吧!”

    穆大自家不觉得,自从女儿受了仙长点化一下子开窍之后,家里大小的事儿,他都要问过老大,私心里早就认定但凡老大说的都是有理,照着做准是无错的!

    即是老大说不送回去便不送吧!

    父女两人就着清水吃了几口饼便在这宅子里歇下,一间屋子里铺了两床被子,穆红鸾一床,穆大一床,父女两人便在这处凑合一晚。

    那狐子见两人躺下睡好,自家在地上转了转眼珠子,

    “这夜冷天寒,在城里出去被人逮着就是死,这小丫头凶虽凶却不会害自己性命,倒不如在这处呆一宿!”

    这畜生旁的不会,观言察色最是厉害,人对它有无伤害之意,它最是明白的。

    当下伸爪子扯着垂下的被角爬了上来,悉悉索索凑到两人中间,寻了一处暖和舒服的地儿蜷缩了身子睡下来,

    “呼……”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处倒是比那竹篮里睡着舒服,不多时两人一兽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到了天大亮,穆大睁眼一看时辰不早了,忙起身穿了鞋,跑到外头街上买了两个饼回来。

    “红妞儿,你在这宅子里呆着,等着爹下了工便带着你一起回去,无事不要乱跑!”

    穆大叮嘱几句,这才匆匆去上工了。

    穆红鸾迷迷糊糊听了一耳,眼都未睁一下又睡了过去,只是这一觉却有些不踏实,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家又回到了地府之中,那些个大鬼儿小大鬼把她往一个巨大无比的石磨子上拉,

    “红娘,你罪孽深重,需受那碾压之苦,还不快快躺上去……”

    这厢强压着她躺在那磨子上头,一旁小鬼儿齐齐发声喊,便有千斤巨石压了下来……

    “啊……”

    穆红鸾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呼……呼……呼……”

    一抹头上的汗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