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娶悍妇 > 第十二章 出口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大闻言点头,

    “好!便这么办!”

    当下弯腰一伸手抓了那癞八的腰带将他提了起来便要往外走,穆红鸾想了想叫道,

    “爹……你把他衣裳裤子全扒了,再掏一掏他身上有没有银子,我估摸着前头我们家失窃就是他干的!”

    穆红鸾冲着那地上的癞八冷冷一笑,

    老娘是那会吃亏的主儿么?

    前头偷了我们家的都给我吐出来,上一回甜头没有尝够了,倒有胆再来!似这种癞皮狗放在前世里早被她打死了!

    杨三娘子闻言连连点头恨恨道,

    “定是他,前头我去他门前骂,他那寡妇娘也不见出来应声,定是心虚呢!”

    其实那癞大娘怎会心虚?她是去了外头没在家里,若是不然定要出来与杨三娘子大战三百回合的!

    穆大应了一声提着癞八出来便往那山上走,趁黑走了足足有二里地这才放下人来,将他的腰带解了,衣裳裤子脱了个一干二净,竟然真给摸了一两碎银子出来,当下揣进怀里,把衣裳往山沟中一扔,看了一眼开始哼唧的癞八,这才转身离开了。

    他回到家中,一家人照旧睡觉不提,却说天刚亮时就听到那癞大娘一声尖叫,

    “我的儿啊……这……这……日子是过不成了!杀千刀的!老娘不活啦!”

    那哭声却是响彻了个整个村子,众人纷纷起身开门来瞧,穆大与杨三娘子知晓原由,心中暗自畅快,这厢也披了衣裳装做混然不知,过来时人已围了一圈在那癞大家门前,穆大仗着身子高大护着自家婆娘挤进去,果然见那癞大娘抱着青头肿脸,血刺啦乎的癞八在哭。

    那癞八被穆大扔在山中,如今天冷山中露重,癞八生生被冻醒了挣扎着起来,却是头昏目眩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再仔细一看,竟是这密林深处,狼嚎枭啼立时惊出一身冷汗来,

    “我……我怎么到了山里!”

    这山里一到夜里豺狼虎豹出没,自家这小身板儿还不够人塞牙!

    这厢见得四面绿莹莹鬼眼晃晃,呼啸啸狼叫声声,吓得他跌跌撞撞寻到一棵树上,艰难往上爬去,在那树干之上又惧又怕又痛又疼,好不易牙关打架熬过了一夜,待到天亮时下树却是手软脚软,脑疼身子疼,这么摔将下来,一条左腿立时折了……

    一路哭嚎着半走半爬,半蹭半拖回到了村中,敲开了家门自家那老娘一见,立时咧大了嘴一口没上来差点儿晕了过去,回过神来便搂着他大声的哭嚎起来。

    “我的儿,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呜呜……呜呜呜……你让娘下半辈子怎么活……呜呜……呜呜呜……索性跟着你一起去了吧!”

    众人被惊动都来看,却是一个个暗暗幸灾乐祸,有那做好人的上前去劝道,

    “癞大娘,这时节还是暂住了伤心,请了郎中过来瞧瞧才是正经!”

    癞八现下衣裳都没穿一件,那条伤腿更是看得清楚,怪模怪样的扭着,早已是肿得山高。

    杨三娘子见了忙转过头去,几个面嫩的妇人都退了出来,倒有那面皮厚的不但在一旁瞧得仔细,更有那私下里暗暗指指点点,挤眉弄眼,捂嘴儿偷笑的。

    这癞八娘俩平日招人恨,现下见他吃了亏个个都暗中欢喜。

    癞大娘这时也顾不得这些,抱着儿子一面抹眼泪一面骂道,

    “你们一个个不用来这么假好心!你当老娘不知晓你们只怕早在心里乐开花儿了!定是你们合着伙儿来害我的儿……千刀万剐,断子绝孙的货,不得好死……”

    这厢却是污言秽语骂个不停,众人听在耳里脸上都有些不好看了……

    左右是自家出了气,穆大听了她骂却是脸皮都不抖一下,杨三娘子在外头听见了心里便不爽快,低低应道,

    “自家儿子不是一个东西,说不得是在外头得罪了人,被人下黑手打了吧!”

    这话一出众人心下点头,有人也是应道,

    “就是,依他平日里干的勾当,说不得便是偷东西失了手被人打一顿扔进了山里,现下还有脸哭,没打死都不错了!”

    众人闻言更是议论纷纷,倒是一句话说的杨三娘子心里一跳,忙踮脚朝自家男人看去,穆大立在那处双手抱胸,面上半点儿不显,只听这村里年长的人皱眉喝道,

    “癞家的你少在这处号丧,还不快把你儿子弄进屋去,少在这处丢人现眼了,赤身裸体成何体统!”

    这厢点了穆大和身旁的汉子上去搭手,将癞八一个抬头,一个抓脚送入了屋中,往他那床上一搭,便转身退了出来,穆大出来冲自家婆娘使了一个眼色,两公婆这才相携回了自家那院子。

    回来杨三娘子把门一关却是噗嗤笑出了声,见自家男人转头瞧她,忙捂了嘴还是忍不住笑,

    “还咒旁人断子绝孙,也不瞧瞧他儿子那样儿中用不中用……”

    那小溜丢的一坨,跟半截地虫似的……

    穆大闻言脸都黑了,瞪了她一眼,

    “你倒是看得仔细!”

    这村子里呆不得了,瞧瞧自家婆娘跟着那些没皮没臊的泼妇都学了些什么,男人光身子也敢看了!

    还待训斥几句,转头见孩子们自屋子里迎了出来,忙又瞪了自家婆娘一眼,杨三娘子才不怕他呢,敛了笑过去拉了孩子们,

    “今儿娘给你们做饼吃!”

    孩子们闻言立时欢喜了起来,宝生在下头抱着杨三娘子的大腿,却是缠着不放,

    “啊……啊……娘……娘……”

    他一日日长大嘴里也能蹦些字儿出来了!

    穆大弯腰抱了儿子起来,留了老大与老二在灶前帮手,带着老三、老四进去。

    穆红鸾听外头动静便知晓是那事儿发了,当下很是幸灾乐祸的问道,

    “娘,那癞八现下如何?”

    她一问,杨三娘子又想起来前头瞧见得一幕,不由噗嗤又是一笑,伸手一点老大的额头,

    “小孩子家家的,怎得这么手狠!”

    穆红鸾撅嘴嘟囔道,

    “我这还是好的,若是遇上以前……”

    一旁的二丫耳尖忙问,

    “大姐,以前……你说以前怎么着?”

    穆红鸾自知失言忙睁大了眼一脸无辜道,

    “什么以前……我几时说了以前……我这是说……我还让了手呢!”

    杨三娘子见状忙打她,

    “你还长本事了,这事儿可不许在外头去讲!”

    见一旁二女儿一脸懵懂,忙又叮嘱道,

    “老二也不许往说去!”

    二丫老老实实点头,却是心道,

    “我也不知是何事,往外说什么呀!”

    心里隐隐猜到那癞八被人打只怕跟自家大姐有关!

    那癞八脑袋上的伤倒是还好,只是那处的伤却实在有些狠,好几日过去也只能在床上蜷缩着身子,不敢站起来!

    忆起前头晚上的事儿,心知是挨了穆家的闷棍,只是他有口难言,连自家的亲娘也不敢说,生怕她老人家一个脑热去寻人晦气,到时闹得这村子里人人都知晓了,事儿捅明了只怕连这处也呆不下去。

    这厢暗暗怀恨在心,却是寻着机会一心要找回来。

    那头穆大与杨三娘子仍是每日入城做活,只是那杨三娘子却不敢再似以前般晚归,宁愿少挣些铜板也要早早回家守着孩子们,这样一来倒是把穆红鸾闲了下来,她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儿每日里只知瞎玩,依她的性子又不耐烦整日绣花,便索性对杨三娘子要练师父教的道术,哄得那杨三娘子一愣一愣的,果然管教着几个小的不来烦她。

    穆红鸾练这清心决却是越练越发觉着好,

    “看来那疯道士虽说疑我,但功法倒是没有藏私,这东西即能清心又能健体,只不知几时能跟他学上几手,飞檐走墙,登高攀顶必是不在话下的!”

    想到这处却是有些盼那疯道士来了。

    这一回十日之期到了,那无癫道士果然半夜来寻她,却是自那窗缝之中弹了一个小石子,将穆红鸾打醒,穆红鸾翻身起来见窗外人影绰绰,仔细一看是那疯道士干瘦的身影。

    当下忙下床悄悄溜了出去,无癫见她出来,便过来一把薅了她的后颈,手上微微一用力,穆红鸾顿时只觉双腿一轻,人就到了半空之中,不过一眨眼就上了墙,那疯道士双腿连动却似在半空之中行走一般,提着她的小身板儿两膀微一分,如那大鹏展翅一般斜斜掠入了密林之中。

    “师父!”

    穆红鸾在半空之中被那冷冷的夜风吹得一个激灵,很是兴奋的瞧着四周,眼瞅着两人飞入密林之中,想了想却是一转身拉着那疯道士的道袍便跪了下来,口中叫道,

    “师父,教我武功!”

    无癫道士被她这么一番举动却是吓了一跳,眯眼瞧她,

    “嘿!小丫头倒是个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想学我的武功便知晓下跪叫师父了!”

    前头练那清心决还不情不愿,一脸的不好看,现下倒肯下跪求人了!

    穆红鸾死死拉了他的道袍讪笑道,

    “师父说那里话来,师父教徒弟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么?您即是收了我自是应当教我两下子防身才是,以后我出去旁人问起,也不能坠了师父您老人家的脸面!”

    她早想学他那身武功,前头那癞八入了一回室更是坚定了她学武之心,这世道乱着呢,有武艺防身自是最好不过,入宝山空手而归,我又不是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