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娶悍妇 > 第十一章 打贼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穆大在城中安心做活,每日里有吃有拿倒是得了一桩好活儿,又说那杨三娘子也是自那王婆子口中得知在这城里大户人家里洗衣,却是比旁的多挣上一文一件,只是那大户人家的衣裳多是些绫罗绸缎,洗时却要更精心才成。

    杨三娘子这厢有心借着王婆子进城做活,又因着前头帮了自家男人一回,对王婆子也是多有亲近,平日里带着山上捡的蘑菇,挖的鲜笋送她,果然哄得王婆子带着自己进城洗衣去了。

    如此这般大人都进城里做事,家里的事儿却是都交给了穆红鸾,穆红鸾管着下头那几个弟妹却是得心应手,无事时抽空儿练那疯道士给自己的清心决,这清心决乃是道家的至典,专给人清心平气之用,疯道士见自家徒弟是个性子泼辣的,生怕她将前世的戾气带到今世,于人与己不利,这才让她练了清心决也算得是用心良苦!

    穆红鸾也是不知这门功夫厉害,心中暗想,

    “每日里干坐,吐气玩儿有什么用处!”

    不过穆红鸾现下外表瞧着是几岁的娃儿,实际却是比自家亲娘还要大些,每日里除了摸些针线便是盯着弟妹们玩耍,左右无事练一练倒也无妨。

    这厢可有可无的练着,初始时盘腿儿坐在那处连一柱香也撑不了,不是双眼一闭便睡了过去,便是腰酸腿麻,人也东倒西歪,到了后头练着练着,又有无癫每十日过来指教,练了约有三月倒是练出味儿来了,渐渐从那一呼一吸之间窥到了一丝天地灵气,脑袋也痛得少了,身子也强壮了不少。

    穆红鸾这才知晓得了好处,才真正用心练了!

    这一日穆大与杨三娘子都在外头,天黑了也没有回来,穆红鸾将几个弟妹喂饱,又吆喝着他们上了床,眼瞧着一个个闭眼睡去,自己便在窗前盘腿坐下,一面打坐一面等父母回家。

    她坐在这处练习呼吸吐纳之术,如今她这吐纳之功也是有些小成,一口气缓缓吸入在五脏六腑之中行转一周,足足有半柱香的功夫才会吐出来。

    她坐在那处一动不动,双眼半睁半阖,虽说眼中瞧不见东西,但一双耳却是灵到了极点,在这静悄悄的夜里,只听见床上弟妹们绵长的呼吸之声,还有外头隐隐传来的狗吠之声……

    正这时,墙外隐隐传来沙沙的脚步声,穆红鸾眉头一皱,缓缓睁开了眼,又压低了呼吸静静听着,近门处似有人走动,却不似那路过之人。

    又听那响动隐隐绰绰就在自家墙外,断断续续倒不似父母回来的声音,

    “难道是……有贼?”

    穆红鸾思及此处立时睁开双眼,借着对这室内熟悉,摸黑儿到了堂屋门前一伸手自一旁摸到那根顶门杠来,因着父母未归,门上只上了栓却没有顶上杠。

    那门杠手腕粗细被她双手紧紧握住,只听得院中声响传来,有人翻墙进来了!

    穆家这院墙不过用石块垒了半人高,成年男子用手压住轻轻一跃便可翻过。

    外头人影脚下不停进了堂屋门外,悉悉索索声传来,自那门缝之中伸进来一把薄薄的匕首,一点点往上挪动,碰到门栓便轻轻用力,细微微声响,那门栓便被向上挑起,再往外头一顶,那门栓便脱开来,被匕首接着一点点的落下来,这手脚看来是惯偷!

    “吱呀……”

    门被轻轻推开,有一道细瘦的人影闪了进来,这厢借着外头照进来的月光却是左右看了看,穆红鸾小身子缩在门旁,紧紧贴着墙屏住呼吸,那人并未发现她。

    却见那人似是十分熟悉这家中布置,也不去孩子们的房里,却是迳直往那穆大夫妇的房中摸去。

    穆红鸾静静跟在后头,一双眼只死死盯着他的后脑勺儿,待到那人迈步进了穆大的房间,自己也提脚悄悄站在门槛之上,这厢平添了几分高度,又双腿用力一蹬,人便携着棍子高高跃起,

    “呼……”

    “砰……”

    一记声响,那榆木做的顶门杠正正呼到那人后脑之上,那人只觉得后脑一痛,两耳嗡一声响,后脑痛得立时要裂开一般,

    “哎呀……”

    一声转过身来,却又觉下头一疼,第二棍正正打在他两腿中间儿,穆红鸾是什么人?自是知晓男人那处最怕挨打,这一下是又准又狠!

    “妈呀……”

    那人挨得结实,惨叫一声立时翻身倒地,穆红鸾咬着牙憋着狠,双手抡圆了呼一声又是一棍照着打下去,这下也不知打在了他那处,

    “噗……”

    这一下那人竟是连声儿也叫不出来了,穆红鸾打红了眼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气儿的乱敲乱打,这么一通下来,那贼人实在受不住便昏了过去。

    “呼呼呼……”

    穆红鸾见他渐渐不再动弹,这才喘着粗气停下手来,依在墙边歇了好一会儿,扔了手里的棍子,一双手抬起来却是有些发麻,不由心中暗道,

    “还是这身子太过弱小,若是放在前世里,老娘再抡上十几棍也未必喊累的!”

    她却是不知自己这身子底子薄得很!也亏得那疯道士的清心决让她日练夜练有了些功底,若是不然今儿这一回也不知谁打了谁呢!

    这厢过去点燃了桌上的油灯一照地上的人,却是这村子里的癞八,平日里偷鸡摸狗的事儿没有少干,看他这样熟悉样儿说不得上一回偷摸进屋的人就是他!

    想到这处穆红鸾不由又上去踢了他两脚,四下寻了绳子便去绑他,那癞八头上被敲了好几处大包,额头还有一道口子渗着鲜血,看来是伤得不轻,人软在那处似死猪一般。

    穆红鸾心知他虽瘦小但终究是成年的男子,自己也是搬不动的,当下取了三截绳子,一截绑脚,一截绑手还有一截打了一个圈儿套在了脖子上头,预备着他若是醒过来便在后头勒紧他的脖子!

    自己却是拿了棍子坐在他后头守着,这一守便又是半个时辰,其间那癞八果然哼哼唧唧醒过来一回,却是被穆红鸾一靳绳子,靳得他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死过去,喉头之中嗝一声,两眼翻了白。

    穆红鸾忙伸手探了探他鼻息,觉着还有气儿,便放下心来,

    “莫要将人打死了,倒是不好处置!”

    她可是老鸨出身什么样儿的事没有见过?

    这小贼入户抓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以前用银子供着官老爷们,这类人打死打伤官府不过问询一番便不了了之,不过现下他们一家子可是流民,官府不会偏袒他们,若是这癞八那寡妇泼辣娘再闹一闹,说不得自家爹爹还要倒吃挂落,自是不能将人打死了!

    心中暗暗想道,

    “这世道太乱,这家里又太穷,无依无靠只能靠自己,看来还是要有一技防身才好,下一回那牛鼻子老道来,终是要想法子从他手里掏点儿东西出来!”

    一面脑子电转,一面等着自家爹娘回来,耳听得外头门户声响,有脚步声响起,来人许是见着房里亮着灯便出声叫道,

    “红妞儿?”

    正是穆大的声音,穆红鸾应声道,

    “爹,我在这处!”

    外头穆大与杨三娘子撩了挡门的帘子里来,见着地上的人却是吓了一跳,杨三娘子忙过去打量自家女儿,

    “红妞儿!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儿?”

    穆红鸾一扬手里的棍子,

    “这癞八想入室行窃被女儿发觉了,便趁他不备在后头来了几棍!”

    穆大这厢神色阴沉的过来,用脚踢了踢他,

    “死了没有?”

    穆红鸾摇头道,

    “没死,被我打昏了!”

    穆大是知晓这癞八的,带着一个寡妇娘逃难至此本是可怜之人,只可恨他成日里正事不做,专干那偷鸡摸狗的勾当,这村子里不是东家没了鸡,就是西家少了粮,只是这癞八手脚利索竟是一回也没有被人逮着,有那疑心的去寻他讨说法,遇上他那泼辣至极的寡妇娘反倒要被骂个狗血淋头回来,一时间这一村人竟奈何他不得,只得自家小心门户防着这癞八。

    却是没想到这一回竟被自家女儿逮了个正着,穆大冷笑道,

    “这一回还看那癞大娘如何说法!”

    这赖八娘俩本姓却是无人知晓,只是人人厌恶他们,便都叫他癞八,癞大娘!

    穆红鸾应道,

    “爹,那癞大娘端得泼辣蛮横,不讲道理,我将他儿子打伤,你再送回去,说不得她给你来个抵死不认,倒要你赔银子,岂不成了麻烦事儿?”

    穆大闻言皱起了眉头,

    “不然,去报官如何?”

    杨三娘子应道,

    “我们这流民村里的事儿官府几时管过,闹得大了不过各打五十大板,我们有理倒变无理,倒惹上一身骚!倒不如使银子给张二保?”

    穆红鸾摇头道,

    “为了他使银子犯不着!”

    好不易攒起来的银子,何必为他破费!

    想了想应道,

    “他进来时屋子里漆黑一片,我打昏他时,他也没瞧见我是谁,不如将他扔到山里去,是死是活碍不着我们,便是活着回来谅他也不敢来寻我们麻烦!”

    他要是敢说是入室行窃被打,只怕这村里被他盗过的人家便都要去寻他的晦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