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商梯 > 第1099章 谢谢你能理解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umb.com
    ,

    夜幕降临,山里凉风习习,狄忠平和郭文希坐在院子里,两人中间是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放着一壶茶和两个杯子,杯中的茶已经凉透了,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再喝的意思,从两个人的表情来看就知道刚刚又谈崩了。

    “我从欧洲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瓶酒,要不要试一试”郭文希主动缓和气氛说道。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是任何一个成年人都应该知道的道理,郭文希这个时候提出来喝酒,会不会是为待会要开车做准备,而狄忠平最应该防备的就是郭文希晚上要开车,在他刚要开口拒绝的时候,郭文希已经起身去屋里拿酒了。

    所谓的开车是现在成年男女之间的一种暗示,你懂得就好。

    “这瓶酒买了好几年了,是在一场大型的酒会上买的,我那时候就在想这瓶酒一定要留到新婚之夜喝,可是现在看来新婚之夜遥遥无期,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新婚之夜,所以现在我们就喝了吧,好歹我也曾爱过你”。这话说的无比悲凉,但是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只能到这儿了。

    “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如果我当时坚持的话,或许我们两个现在都已经结婚了,即便是你爸妈不同意,我们可能也会很幸福,在我们两个人的问题上,是我表现得懦弱了”。狄忠平说道。

    郭文希听了他的话,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将面前的两个酒杯都倒满了,其中一杯推向了狄忠平,然后举起酒杯,示意他也举起来喝。

    狄忠平看了看酒杯,虽然端了起来,但是却说道“自从给你父亲当了秘书之后,我已经好多年不喝酒了,因为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需要我,我要时刻保持清醒,保持工作的能力,整天喝的醉醺醺的,这样的人是做不好秘书的”。

    “但是我觉得这杯酒你应该喝,哪怕是陪我喝一杯呢,过了今晚,你我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你是你我是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两个之间再也没有关系,我也不会再缠着你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快找个人嫁了,不管我爱不爱那个人,至少让你们所有人都放心,这样好了吧”。郭文希说道。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没有这个意思,在你我这件事情上我只有自责,并没有其他的”。说完,狄忠平一饮而尽,虽然酒的度数不高,可是这么一下子灌进去,对于长期不喝酒的狄忠平来说,依然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从喉咙一直到胃,都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有一种想要剧烈咳嗽的冲动,但是他端起一杯凉茶直接灌了进去,将这种冲动彻底压制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无所谓啊,反正现在事情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我们两个都没有错,错在我们在一个错误的时间,认识了一个错误的对方,好了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郭文希说道。

    “你这是还要继续喝吗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呢”狄忠平说道。

    其实这是一句废话,如果你对一个女人真的没有任何感觉了,那么当他要你走的时候,你最好是借坡下驴,立刻滚蛋,不然的话你同样会给她传递错误的信号他还是在意我的,他对我不放心等等等等,这些可能会让她旧情复燃,对你依然抱有希望,所谓的长痛不如短痛,这个时候你不给她来上一刀,更待何时

    郭文希刚刚想说话,狄忠平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他老婆打来的。

    他本想立刻挂断电话,但是一想到他老婆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肯定是家里有事情,因为知道他工作的特殊性,家里没有紧急的事情,他老婆一般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喂,什么事”狄忠平接通了电话问道。

    “孩子烧到了42度,已经送进重症监护室了,我和你说一声,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过来看一看,医生说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又烧的这么高”。狄忠平的老婆说道。

    “你是怎么看孩子的孩子发烧了你不知道烧到这么高才送医院”。狄忠平当时就火了。

    他发火的样子一下子把郭文希吓到了,在郭文希和狄忠平接触的所有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发过火,一向都是轻声细语的说话,或许也正是从这一刻,郭文希看到了浪漫爱情和现实生活之间的差距,这两者之间是有绝对的距离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距离就会拉得越来越大,只能用一句话来解释,当你生活的越现实,这种距离就会越大。

    狄忠平的老婆在电话里怎么解释的,郭文希没有听到,但是她看得出来,狄忠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挂了电话之后,狄忠平不好意思的看向郭文希,说道“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一趟,孩子发高烧进了重症监护室”。

    “好你回去吧,反正我们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孩子要紧”。郭文希淡淡的笑道。

    “谢谢你能理解,我们有时间再谈吧”。狄忠平说道。

    郭文希很想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但是这句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既然不在乎这个人了,就没有必要再说伤人的话了,因为事实情况是,你越是在乎某个人,你就越会伤害他,当某个人已经不在你眼里的时候,你都懒得搭理他,更不要提伤害了,到最后我们伤害的都是自己最亲爱的人。

    “你要回去啊,这个时候,天要下雨了”。张小鱼接到狄忠平的电话,说道。

    “不行啊,孩子高烧40多度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了,我必须得回去,你让那个司机送我一下,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好吧,你等一下,要不然我和你一块回去吧”

    “别了,我还想和你说件事儿呢,郭文希正在她自己的小院子里喝酒,你过去看一下,别喝多了,马上就要下雨了,我担心她会出事”。狄忠平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