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穿越之郡主玩转古代 > 第六百六十章 被叫醒事故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老人家为小孙女考虑得多,更是早早把手里有的两千万给了顾随意。kan121

    让她不要给顾博明他们。

    “随意,你要……开心,……快……乐,带着蔓蔓幸福……爷爷……不能陪你了……你别伤……”

    就是在最后,爷爷心心念念惦记的,还是她的事情。

    顾随意知道,爷爷最后说的话,是让她别伤心。

    可是怎么能不伤心偿。

    爷爷,最疼爱他的爷爷离开了!

    她的心脏尖锐的刺痛,痛得都要死掉了。

    傅长夜黑眸深谙,站在离顾随意六七米远的地方。

    深静笔直眸光看着小金主的消瘦肩膀在细微颤抖。

    病房里开着灯,她颤抖的频率清晰可见。

    似乎还在轻声呢喃说着什么。

    看到这样的小金主。

    傅老男人微微闭眼,漆黑望不到底的眼眸一抹心疼很明显。

    他没有再上前,也没有说话。

    欣长伟岸身躯伫立如松,湛黑眼眸一片清墨深潭,静静地看着悲伤难过的小女孩儿。

    傅长夜不知道站了多久,最后,怕被顾随意看到。

    他退出了病房。

    “时凤,烟。”站在走廊上,男人高大挺拔身躯靠着冰冷墙壁,对陆时凤说。

    陆时凤从大衣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递给傅长夜。

    傅长夜接过,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指节修长食指中指夹着,递到薄唇咬着,打火机打了火,点燃了香烟。

    他深深抽了一口烟,香烟离了薄唇,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冷峻五官很颓痞的模样。

    病房里。

    顾随意陪着顾老爷子最后一程。

    病房外。

    老男人静默伫立抽着烟,青白色烟雾朦胧缭绕,模糊了他英俊的五官。

    翌日,天刚蒙蒙亮。

    唐卿宁,傅长夜两个男人为了顾随意,在外面走廊呆了一整晚。

    陆时凤想着大黑还在发烧,期间几次劝人回去好好躺着。

    没劝动。

    行吧,为了顾导那磨人的小妖精,大黑自己身体也顾不得了。

    陆时凤在心里默默感慨腹诽一句,这特么的高冷禁欲男。

    破功动了情,这简直尼玛妥妥情圣的做派。

    但是大黑你现在站在走廊外装给谁看呢。

    顾导在病房里,大黑烧成傻逼黑,顾导都不带心疼的。

    想归想,陆时凤终是没有再劝傅长夜。

    “傅总,您该离开了。”

    唐卿宁活动了一下头部,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腕表,六点二十。

    一夜未眠,他的脸上是疲倦的痕迹。

    傅长夜漆黑眼眸阖动,眸光一瞬间锐利,落在唐卿宁身上,原本吊水有些退的高烧。

    因为在走廊上带了一夜,现在又开始烧了起来。

    唐卿宁好像没有看到他目光,只说:“随意现在随时会从里面出来,您也不想这个时候让她看到您吧。”

    他讲的话,精准无比击中老男人现在介意的事情。

    傅长夜拧眉,英俊眉宇乌云密布,眸色沉沉盯着唐卿宁。

    陆时凤在这里陪着他守了一夜,这时去看傅长夜的脸色,老男人唇色微微泛白,额头又是有冷汗。

    “大黑。”陆时凤跟着劝,他起身,在走廊椅子上坐了一晚,脚都麻了。

    起来脚还一软,踉跄了两步。

    陆时凤站稳了,走到傅长夜面前,低声说:

    “先走吧,唐卿宁说话虽然难听,但是也有道理,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顾导面前,顾导不得把你当那啥仇人看啊。

    你是想安慰人家,可人家顾导现在用你安慰吗?听我一句,先走,好好回去趟病床上,等这两天人顾导心情不是那么悲伤了,有什么话再好好说,误会什么的,也都能解开。”

    傅长夜眸色深深,盯着唐卿宁,没有说话。

    “走吧。大黑。”

    陆时凤修长大手扯着傅长夜结实有力的小臂,“这次听我一句,没错的。”

    傅长夜狠狠闭了闭湛黑眼眸。

    眼底有什么浓烈的情绪一闪而过。

    他收回视线,转身,长腿迈步,跟着陆时凤缓缓离开。

    唐卿宁看着傅长夜离开的冷峻背影,眸色复杂。

    直到陆时凤和傅长夜进了电梯。

    两人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唐卿宁才慢慢收回视线。

    这时。

    病房的门打开了。

    顾随意开了病房的门,从里面走出来。

    她一出来,就看到唐卿宁在盯着走廊另一头看,什么也没有看到。

    顾随意启唇,轻声问:“卿宁,你在看什么?”

    唐卿宁刚刚收回的视线落在顾随意身上。

    顾随意在病房里守了顾老爷子一晚,平日蜜润小脸憔悴。

    昨天哭过,一双杏眸哭得肿了,以往润泽嫣红的唇此刻龟裂起皮。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似乎也失去往日的光泽,现在披散在身后。

    不若平时的艳丽逼人。

    现在的顾随意,憔悴苍白,很是狼狈的模样。

    她这样,落在唐卿宁眼里,并不难看,反而,更激起男人的一阵心疼。

    唐卿宁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是么。”顾随意轻轻应了一声。

    她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唐卿宁说没什么的时候。

    心里竟隐隐有一点失落。

    那一瞬间,她在期待什么呢?

    难道还想着走廊外面,除了卿宁,还有其他别的什么人吗?

    题外话新的一个月开始啦,诺二求个月票,么么哒

    【谢谢订阅】

    【谢谢69亲的荷包和九张票票,谢谢良人赏月的三张票票,么么哒ua~】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