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八十章 寻常百姓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鲡国的天涯墨客付桓旌,在人界功绩卓著,十分有望跻身进入陆地神仙的天人境界。

    可是,在付桓旌本来看来,寻常百姓家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才是他真心想要去过活的。

    付桓旌本是幻界中人,来到这人界渡劫破境,无非是想要让自己有足够大的本钱,将来用以抗衡魔界至尊长孙忘情。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付桓旌这一路走来,落魄少主,为父报仇,终究只是想要回到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过去。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纵使他付桓旌如今手握天机石,又当如何?

    一旦他付桓旌逆天而为,强行复活自己的父母,六界众生都会成为陪葬品的。

    诚然,他付桓旌不会那么去做,他不是那样自私自利的一个人。

    血池当中有一个鬼魂大声尖叫,在血池的高温中,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在血池当中直接开始发狂,最后直接爆体而亡,

    雪落枫不禁蹙眉,这一幕幕不断的上演,接连都是比杀猪的声音还要撕心裂肺,这就是所谓的痛,但是快乐呢?雪落枫并没有发现快乐,只发现痛了,

    “你们在玩我?这不是作死么?”雪落枫气哼哼的说道,血池当中又接连发生几个鬼魂爆体身亡的事故,

    两个小鬼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因为他们太过于贪婪了,不知道节制”

    “节制?贪婪?这怎么看出来的?”雪落枫一阵咒骂,他自己怎么没有看的出来,看到的不是尖叫,就是死亡,此时那些排队的鬼魂也不在激动,各个都悸动了,转身便要逃跑,但是碰上鬼差那冷漠的眼神,一个个也不敢离开,只有认命了一般的排着队伍,等待进入血池,接受那无休止的痛楚,

    “呵呵,这个只有你自己进入血池当中才能体会”两个小鬼一脸奸笑,

    “你们不会让我死在里面吧?”雪落枫内心真的没有底了,尤其是看到两个小鬼那笑容,

    “这个不好说,就算你死在了里面,刑天大人也不会说什么,晴曦小姐也不会说什么,孟婆也不会说什么,你也不会说什么”两个小鬼思考一番,给出这个结论,那表情相当的认真,

    “我不会说什么?你们真是找骂,要是我死在里面,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两个,日日缠着你,夜夜纠缠”雪落枫恨恨的说道,还不时咬着牙,吱吱作响,

    “我们本就是鬼,你要是真的死了,你真的就死了,连真灵都消散了,还怎么日日缠着我们两个啊?”两个小鬼迷茫的望着雪落枫,

    这两个小鬼到底脑袋中装着什么?这一天似乎都不正常啊,时间就这样不断流逝,根本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便轮到雪落枫进入血池了。

    “轮到你了,祝你好运,痛并快乐着”两个小鬼狡黠一笑,雪落枫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两个小鬼直接给推进了血池当中,

    虽然是推,但是两个小鬼却用了一丁点的真气,所以雪落枫没有落在血池边,而是直接飞到了血池中央地带,在落到血池当中时,耳边还在响起那句话,痛并快乐着,

    噗通!

    雪落枫最终落入血池当中,溅起阵阵涟漪,直接沉入血池中,雪落枫感觉自身都在燃烧,整个躯体就如同着了火一般,热气不断的拍打雪落枫全身,

    雪落枫直接将头露在了血池外面,感觉受到强大的水压,顿时压的喘不上气来,当脑袋露在外面才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一脸的满足,

    但是瞬间,雪落枫的脸色就变了,因为这血池就如同沸腾的开水,雪落枫直接从血池当中蹦起,感觉自己的身躯都在燃烧,似乎下一秒便会瞬间炸裂,

    “你说他会不会死?”红发小鬼瞥了一眼狼狈的雪落枫,

    “应该不会吧?毕竟是刑天大人特意关照的人,要是就这么的死了,刑天大人的眼光不会这么差”蓝发小鬼沉思片刻,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嗯,我同意,毕竟这家伙体内还有一个可怕的存在,我想她也不会让他死去的”红发小鬼一说到她就浑身胆寒,蓝发小鬼也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快烫死我了”雪落枫不断的嘶吼,不断的朝着岸边游去,奈何他所处的位置乃是血池中心,那距离不是他所能游得回去的,他同样不知道,血池中央是整个血池温度最高的,也是血最浓的,所有的鬼魂在边缘地带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何况是血池中央呢?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自身的血液在加速流动呢?”雪落枫内心惊疑,此时感觉自身的身躯要炸裂了一般,浑身上下,血液流速快了不止一倍,甚至更快,都能感觉到血管在膨胀,血管壁似乎都要被这流速给弄破了,热度不在是来自体外,反而是体内,体内着火一般,在烘烤着,似乎五脏六腑都在此时燃烧,

    整个身躯都在膨胀,都能听到骨骼吱吱作响的声音,

    难道我要死了么?想我原本是一代枭雄,竟然要在此地落幕了,静静的闭上了双眸,

    未知年前,地点灵山,灵山可以说是灵气最充沛的地方,那里长年四季如春,鸟语花香,树木丛生,

    一个少年在那不断的挥舞手中的木剑,汗如雨下,却不曾间断,就这样不断的挥动手中的长剑,也不知道挥舞了多少次,或者是百次,亦或者万次,就这样不停地挥动,

    “呦,这不是雪落枫么?根本就没有天赋,我就不知道风行烈长老为何会收下你作为徒弟,真是浪费了一个名额啊”

    从远处来了三人,而这三人雪落枫都认识,也是灵山的弟子,向来与雪落枫不合,没事就喜欢来这里嘲讽这个天赋极差的雪落枫,

    雪落枫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三人,继续挥动手中的木剑,在他心中,已经将这三人当做空气了,

    “天赋差就是不行,来到灵山修炼差不多也有五年时间了吧?而今只不过是筑基低期,说出去都丢人”为首男子嘲讽的说道,另外两名男子也跟着嘲讽起来,这三人看起来都很稚嫩,似乎年纪也不大,而为首之人名叫张赫,现在是筑基高期,

    张赫一看雪落枫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这让他很不爽,一个小小筑基低期而已,竟然敢忽视自己的话,脸色一下子阴沉了起来,

    “怎么我说的话不好使?”张赫直接用手拍向了雪落枫的肩膀,带有一丝冷笑,这一拍可不是简单的一拍,在掌中蕴含了真气,

    但是那笑容顿时僵住了,因为自己的一拍落空了,张赫的脸色说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张赫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雪落枫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张赫,

    “你这眼神我很讨厌”张赫在一次伸出手掌,朝着雪落枫拍去,刚才的一击落空让张赫内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这次雪落枫的话竟然如此冷漠,所以忍不住便动手了,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一幅高冷的雪落枫,

    雪落枫手中的木剑握紧了几分,看着那到来的一掌,木剑直接朝着那手掌刺去,

    嘭!

    木剑直接粉碎,那一掌也清晰的印在了雪落枫的身躯上,雪落枫顿时飞了出去,口中还有一丝的鲜血,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粉碎了一般,冷冷的瞥了一眼张赫,

    “这就是筑基高期的实力么?”雪落枫又从地面捡起一柄木剑,这些木剑都是他练习剑术所用的,每次用完都被他扔在了地面上,

    “呵呵,怎么?还没被打够?真是皮子痒啊”张赫冷笑,

    雪落枫没有说话,这次直接挥舞手中的长剑,长剑刺向张赫,张赫不屑的看了一眼,直接就一掌,

    雪落枫这次没有硬撼,他知道只要这木剑碰到张赫的手掌便会瞬间炸裂,在那掌要碰触木剑之时,雪落枫收回了手中的木剑,身躯一下子扭动了一个角度,那掌从雪落枫眼前而过,雪落枫冷笑,手中的木剑直接直接就拍向了张赫,

    啪!

    木剑整个贴在了张赫的脸上,疼的他不断的乱叫,看着自己肿胀的脸,张赫双眸散发着杀意,

    “我要杀了你”张赫直接爆发了,在也不是简单的过招,这是要杀人啊,

    雪落枫冷静的对待着,以不变应万变,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到的,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H?闭藕沾蠛纫簧??陨砣缤?煌??R话悖??叛┞浞愣?ィ?薮蟮某寤髁χ苯映遄苍谘┞浞闵砩希

    顿时雪落枫不省人事,张赫一看到雪落枫躺在地面上,不省人事,内心一阵害怕,顿时和另外两个人逃跑了,留下了不省人事的雪落枫在那里孤单的躺在那里,鲜血浸湿了衣裳。

    雪落枫静静的躺在血泊当中,双眸眼望苍天,低声喃喃道:“难道我要死去了么?真是不甘心啊,我还没有成仙,便死去了,真是可悲啊”

    “你是谁?我要拜神仙为师”一个脏兮兮的小孩面容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已经破碎了,

    “我就是你说的神仙”老人面带微笑,

    “我才不信呢,人家都说神仙都会飞,你会飞么?你在看看你,都老成什么样子了?神仙还会老?”孩童对老人的话噗之以鼻,不断的指指点点在那说教,

    “你这个孩子,怎么就有眼不识泰山呢?明明神仙就站在你眼前,你怎么就认不出呢?真是没有见识”老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一直在说自己是神仙,那么,你都给我演示演示啊,别光说不练,别看我是个孩童,你就想骗我”孩童将眼睛瞪大了,再一次将目光望向了老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传说当中的神仙,

    “今日老夫便让你看看神仙的手段”老人那长长的胡须在不断的飘动着,伸出一只手掌,只见到手掌不断的变大,一把将一座山峰握在手中,大喝一声,只见山峰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最后被老人直接给提了起来,

    “怎么样?这下可相信了?”老人询问道,

    此时的孩童已经看的目瞪口呆了,不断的吞咽唾沫,这便是神仙的手段么?居然有移山倒海之能,

    “行了,放下吧”孩童赶忙让老人将山峰放回原地,内心的震惊久久不散,

    “怎么样?这下可相信了?”老人在次问道,

    “神仙会飞,你就施展移山之能,却没有飞”孩童依然在纠结飞的话题,

    “真是傻孩子,好吧,我就让你看看蓝天的广阔”老人将大袖一挥,孩童便感觉天晕地旋,眼睛不能视物,最后眼睛终于能看清周围的场景,

    我这是在天上么?孩童扫视四周,内心更加激动,自己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居然可以像神仙一样在蓝天上遨游,周围的景象在不断的缩小,伸手仿佛能够到蓝天一般,

    “这下可相信了?”老人看着一脸兴奋的孩童说道,

    孩童淡淡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就是神仙了,神仙你收我做徒弟吧”

    “呵呵,老夫下山,便是为了寻找一名弟子,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你与我有缘”老人笑着说道,

    孩童很聪明,听了老人的话,就知道其中的道理,赶忙说道:“老师,弟子在空中,无法向你失礼了”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叫什么?”老人在次甩了甩袖子,直接从空中落到了地面上,

    “我叫雪落枫”孩童真诚的说道,脸上还有一丝激动,

    “好,以后你就跟着我修行了”老人直接说道,

    “那我会像老师这般厉害么?”

    “只要你努力,便可超越为师”

    “老师我的天赋似乎比他人差”

    “勤能补拙,在好的天赋,不努力也会泯然众人矣”

    “……”

    “落枫你怎么了?”躺在血泊当中的雪落枫听到了声音,他知道,这是老师的声音,老师回来了,想要站起来给老师行礼,奈何自己的身躯根本无法移动,

    老人连忙将躺在血泊当中的雪落枫给抱了起来,连忙从空间戒指当中取出一粒丹药,直接塞进了雪落枫的口中,

    雪落枫感觉自己的身躯变得温暖无比,身躯充满了活力,那些伤痕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对不起老师,让你为我担心了”雪落枫身上的伤痕已经全部消失了,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是为师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老人叹息一声,脸上有一丝的自责,

    经过这件事后,雪落枫修行变得更加刻苦了,奈何天赋有限,就算怎么修行,也不过是筑基低期,就连那欺负过自己的张赫都要突破了。马上就要进入结丹期了,

    老人看着自己这个执着的徒弟,内心也不好过,要是雪落枫天赋异禀,再加上刻苦修行,或许现在早都步入结丹期了,最后老人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孩子过来,为师有话对你说”

    “老师什么事情?”

    “要是有一条路能够让你改变现状,你可愿意?”

    “我愿意”雪落枫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根本就没有去思考,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成为神仙么?自己也不想这样的庸庸碌碌的人,

    “会死的”老人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雪落枫,

    “我不怕,只要能让我变强,就算是死,我也不怕”雪落枫的小脸上有一股执着,内心也不曾动摇,

    “只要你活下来,那么你前途无量,要是失败了,那只有死”老人说道,

    “我要逆天而上,踏出我的一片天”雪落枫话语铿锵有力,

    ……

    “我要逆天而上,踏出我的一片天”雪落枫在血池中喃喃自语,此时终于不再等死了,内心出现一丝波澜,他想活下去,他要逆天而上,就算是这天要挡他,他也要将天给捅破,

    “呦,这么狼狈?你看你这熊样,居然还敢在血池中央,我看你是在找死”

    一道声音在雪落枫耳边响起,雪落枫四处观望之下,却没有见到人影,

    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大脑不正常了?雪落枫不禁蹙眉,

    “喂,和你说话呢?怎么不理人呢?”

    那道声音在次响起,雪落枫这次确定肯定不是幻听,也不是幻觉,是真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在次将惊疑的目光扫向周围,周围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乌龟在血池当中,

    “不会是你在和我说话吧?”雪落枫出声询问,两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废话,不是我还有谁?你在给我找出一个能说话的?”这只乌龟特别的大,如同一座小山般,身上背着一个壳,壳上有一道道的纹络,而在乌龟腰上却别着一个葫芦,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你这个王八,你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找抽?”这个乌龟的态度让雪落枫很不满,直接咒骂一声,

    “喂,你在说谁是王八?有能耐你在说一次?”乌龟有一丝愤怒,

    “我要申明一下,第一,我不叫喂,我叫雪落枫,第二,说你是王八怎么了?乌龟不就是王八么?我有说错么?”雪落枫说道,

    “哼,不和你计较,反正你也要死了”乌龟冷哼一声。

    “我要死了?我看你才要死了呢?你这话我就当是在放屁了,听起来臭的很”雪落枫一脸的嫌弃,根本没有将乌龟的话放在眼中。

    “龟神的话是真理,你不听,待会死了可不要求我救你,还有一点我要说明,那就是屁不是用来听的,而是用来闻的”龟神反驳说道,

    “呦呦,还自称龟神?你脑袋没病吧?你也不怕天上落下一道雷?直接劈在你脑袋上?还有啊,你怎么知道屁是用来闻得?难道以前总闻屁了?”林铭大笑,嘴里的话可以说完全充满了讽刺,

    龟神这个气,气的快要用腰上别着的葫芦来狂扁雪落枫了,但是这怒气转而就消失了,换来了一种嘲笑,

    雪落枫一看这个王八,竟然在嘲笑自己,内心着实有点震怒,“你这个王八,笑什么笑?难道你牙白?没人看的到你的牙”

    “呵呵”龟神不怒反而笑了,“都是要死的人了,你就最后发泄一下吧,我知道你此时此刻的心情,肯定是受不了要死的打击,所以才会这般,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谁让我是神呢?作为神,就必须要有神的气度”

    “你这个该死的王八,不会说点好的?就这么喜欢咒我死啊?我看你是欠揍”雪落枫咬着牙怒骂道,“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哎呦,这话让你说的,你以为你是谁?还什么你死我都不会死,你以为你和我一样啊?没听过什么千年王八万年龟么?老子不修炼也能活过万年,你能么?你能么?看你这熊样就知道不能”龟神一脸的神气,话语中满是嘲讽的味道,这是什么?是裸的挑衅,

    “真他娘的是一个王八,寿命就是长,真是佩服啊佩服,你就安心当你的王八吧”雪落枫嘲讽的说道,决定不再理会眼前王八的话,专心的朝着岸边游去,但是自身感觉血液都要炸裂了一般,动作一顿,

    “哎呦怎么不行了?是不是要死了?我就说么?龟神的话什么时候会错?”龟神看到林铭的表情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里可是血池的中心地带啊,血池的温度沸腾不说,这里的血的粘稠度相当的高,就是雪落枫体质特殊一些,否则,其他的鬼魂来到这里,便会瞬间炸裂,雪落枫能活到这么长时间也算是一个奇迹,

    “臭王八,你能不能少说一句,不说话能死啊?”雪落枫额头上冷汗直流,也感到了自身的危机,但是旁边的王八在那喋喋不休的,让他感觉心烦意乱,

    “还在骂我?真是不知道死活,你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么?要珍惜时间,我不说话我不能死,但是不说话,我干什么去啊?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这么有趣的人,你知道么?我都寂寞好久了”龟神依然再说,滔滔不绝,

    “你寂寞空虚冷?去找个异性王八,不就什么都解决了?”雪落枫讽刺的说道,眼下也在想着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想我龟神条件这么好的条件,竟然没有我相中的王八,都说人类女子长得好看,身材还标志,所以我决定找个人类女子,让她抚慰我这空虚的心灵”龟神开始进入自我幻想的阶段,眼神都有一丝的迷离,嘴角的口水都淌在了血池当中了,

    雪落枫真想痛便龟神一顿,但是现在自身感觉不适啊,这真是要死的节奏了,但是内心却没有放弃,内心渐渐地恢复了冷静,毕竟原来的雪落枫也是人道领悟的巅峰的存在啊,

    静静地感受着血池带给他的痛楚,整个人都变的空灵起来了,似乎进入了精神空间一般,整个人的状态很奇异,

    此时的龟神也从幻想当中苏醒了过来,转而便望到了雪落枫这般模样,脸上明显有震惊的神色一闪而过,“不错么?真是孺子可教,幸亏听了本神的话,否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个小弟不错,有前途,看着小弟这般的出众,当老大的内心也是开心的”

    雪落枫此时正在专心的感悟,根本没有听见龟神的话,否则雪落枫肯定要爆发的,

    雪落枫内心不断的嘶吼,他的血液不断的加速流动,血管都要炸裂了一般,他知道,此时是最好的时机,那就是突破,重新开始修炼的契机,就是血池,痛并快乐着,或许就是这层含义,

    林铭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世界当中,这是他重新回到巅峰的第一步,一定要很好的迈出,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林铭静静的运转自身的功法,这功法是印在他脑海中的,从未消失,没有因为他现在成为鬼魂而消失,这个功法便是他在灵山修炼时的功法,名叫万剑归元决,他也曾经凭借这本功法,取得了不菲的战绩,所以他最熟悉的,便是这套功法,

    此时的他不断的运转万剑归元决,自身的血液在不断的归于平静,内心激动万分,这套功法确实没有让他失望,这让雪落枫内心高兴的无以言表,

    “那么就去除血液中的杂质吧”雪落枫开始去除血液中的杂质,此时的雪落枫身躯由内至外都散发着璀璨的光芒,金光四射,如同一尊大罗金仙一般降临凡尘,

    “不是吧?这是什么?这人是人么?是个妖孽吧?他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会这般强大?本神的功法在他面前就是一个渣啊”龟神此时彻底的震惊了,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但是这一切,确确实实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雪落枫小心翼翼的去除自身血液中的杂质,这些杂质随着雪落枫的汗液直接流出体外,浑身上下都有一股腥臭味道,

    轰!

    以雪落枫为中心,产生一道强大的波动,血池直接翻滚起来,引来惊涛骇浪,龟神直接被这强大的波动给打飞到了天上,在空中旋转后,噗通一声落到了血池当中,

    “我真想现在就扒了你的皮”龟神怒骂,

    “搬血境了,这血池的功效真是不错”雪落枫笑着说道。

    言尽于此,寻常百姓家,何人不向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