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都市最强仙帝 > 第1512章 冰域孤星的来者
    叶晨将那块碎裂的黑色鳞甲置于手心,仔细的感知冰帝兽的所在,却是毫无线索。这已经超出了他的神识覆盖范围,叶晨不禁心急如焚。

    “我怎么把它们给忘了?”叶晨从红颜界祗里弄出了紫鼠小六和噬金兽。

    想要找人,紫鼠小六和噬金兽它们俩最为在行,如果连他们都搜寻不到冰帝兽的所在,恐怕冰帝兽是凶多吉少了。

    “帮我找到它!”叶晨将那块黑色的鳞甲直接丢给了紫鼠小六。

    紫鼠小六当然知道这是冰帝兽的鳞甲,随即展开种族天赋,将那块黑色鳞甲的在鼻子边嗅了嗅。

    “怎么样?有线索吗?”叶晨问道。

    紫鼠小六见叶晨神色交集,不敢有所隐瞒,“这块黑色鳞甲还有生机,冰帝兽暂时应该没有性命之虞……虚空这么大,我也不敢确定能否准确的找到它。”

    就在叶晨一筹莫展的时候,琉璃巨猫的声音出现在他的神识海里。

    “我感知到了这块黑色的鳞甲,染了些许的琉璃之光的气息,它应该和明月欣在一起,找到明月欣,不就找到了冰帝兽吗?”

    琉璃巨猫一语点破其中的关键。

    指望紫鼠小六和噬金兽来找到冰帝兽,是没有什么指望了,叶晨只能从明月欣来着手。

    找明月欣叶晨就有办法了,他忽然想起在烈焰地缝里的时候,明月欣曾经说过,她的那尊琉璃宝塔与月汐殿主的那座月神殿,有着一种奇妙的感应。

    一念至此,叶晨闪手拿出了那座月神殿,仔细感知着其中的气息。

    这座月神殿自从落在了他的手里,他还真的没有时间仔细去参悟其中的玄妙之处,这个时候,临时抱佛脚,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月神殿一出,叶晨立即感觉到自己的神识海里出现了一枚若隐若现的印记。

    “这是……”叶晨惊讶的自语。

    他的神识海里什么时候隐藏着这样一枚印记,他居然没有感知到,其内心的惊讶,可想而知了。

    “这是守护印记,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你现在可是一代噬月圣女的护道人,才有这样的印记,要是噬月皇朝的那群老不死,知道你拥有圣女守护印记,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琉璃巨猫如此点拨道。

    “怎么样啊?”叶晨碎嘴问道。

    琉璃巨猫淡淡一笑,“还能怎么样啊?整个噬月皇朝连同月神殿的那群老不死,必定会满天下的追杀你,直到夺回这枚印记,夺回月神殿为止,你好自为之吧。”

    琉璃巨猫所言,并非是危言耸听。

    “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找到明月欣呢!”叶晨真想把琉璃巨猫揪出来一顿胖凑,这厮磨磨唧唧就是不肯说重点。

    琉璃宝塔乃是琉璃王朝的至宝,而琉璃巨猫身为守护琉璃宝塔神兽,怎么可能不知道找到琉璃宝塔的方法?找到了那尊琉璃宝塔,自然就是找到了明月欣和冰帝兽。

    琉璃巨猫没有回应,连他神识海里的那团琉璃虚影都消失不见了。

    “给我玩消失,有你好受的!”叶晨气得脸都绿了。

    琉璃巨猫是指望不上了,关键的时候,还得靠自己,实力才是王道。

    好在叶晨并非是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时至今日,他已经是真正的强者,既然得知找到琉璃宝塔的方法,以他的天赋和悟性,不难参破其中的玄机。

    叶晨以八荒琉璃心决注入月神殿,试图找到月神殿与那尊琉璃宝塔的感应之法。

    一缕琉璃光华从那枚守护印记里闪现而出,瞬息流光千里,忽明忽现的闪烁不定。

    “原来是琉璃双全法!”叶晨心下大喜起来。

    他拥有了八荒琉璃心决,琉璃古经心决前面七重心决,只要他想参悟,基本上难不到他。琉璃双全法,只不过是琉璃古经的三层心决而已。

    循着那一缕琉璃感应流光,叶晨急速遁走在无尽的虚空里,寻找明月欣和冰帝兽的下落。

    ……

    明月欣拽着那尊琉璃宝塔,从无尽的虚空里跌落在地,举目所顾,只见一片无垠的沙漠横绝天际,那座陆之涯的巨峰,早已不知踪影。

    “我该不会出了陆之涯吧?”明月欣面色惨白,那尊琉璃宝塔选择她的头顶,垂下琉璃之光,将她护佑。

    顾不上许多,她被那只恐怖的拳头所伤,如果不是琉璃宝塔的护佑,恐怖不死也得重伤垂死了,现在捡回了一条小命,当务之急,就是尽快的疗伤恢复一身修为要紧。

    就在他疗伤之际,一缕神识波动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耳际。

    “圣女,救……我!”

    明月欣听到这种神识传音,才发现冰帝兽并没在她身边。

    她被那只恐怖的拳头砸在琉璃宝塔之上,横飞之际,卷走了重伤的冰帝兽,不想竟然在无尽的虚空之中,将之跌落了。

    “冰帝兽?”明月欣分辨出了冰帝兽的神识传音,张嘴吞下了一滴月汐灵露,身形一闪,没入了沙漠深处,寻找冰帝兽的下落。

    也正是明月西以琉璃宝塔之光开始疗伤的举动,让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叶晨,确定了她的所在,继而为救赎他们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沙漠深处的一处绿洲。

    数道人影破空而至。

    “找到了,找到了!居然是一头重伤垂死的冰甲兽?”

    其中一人兴奋的大叫。

    “不不,那并非是一头简单的冰甲兽那么简单?”

    另一人反驳道。

    “好强的寒冰之气?”

    “难道是……”

    一个惊骇的声音飘出。

    “不错,这是他的传承!”

    他们一行人还没有到绿洲,就传来了一阵兴奋不已的争论。很显然,他们识破了冰帝兽的来历,也知道冰帝兽得到了一代冰帝的传承。

    这一行人来自于冰域孤星。之所以说是一颗孤星,是因为这颗古老的星球,身处星空深处,除了冰,还是冰的世界,一般之人根本无从生存下去,唯有寒冰属性的修炼者时代生息在此,统治了整个冰域,乃是冰属性的修炼者的圣地。

    他们当然也是为了陆之涯里的那一缕完整的地老母气而来,只是他们所走的节点之路,并非是死亡之河,而是另一条尘封了数万年之久的节点门户。

    这种节点门户的契机,乃是地心映照诸天之异象。叶晨他们从来不会想过,正是他在元磁妙山里炼化了那一座元磁洞府,出现的地心映照诸天异象,竟然解封了另一条星空古路的节点门户,引来了冰域孤星的强者,来到了陆之涯的边缘地带。

    这个节点门户,就是陆之涯西边的无垠沙海。

    这些来自于冰域孤星的强者,始一出现在无垠沙漠,就感知到了一股罕见的寒冰之气,他们对于寒冰之气的感知,无人能及,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缘造化。

    这一行人,人数虽然不多,一共九人,但却是冰域孤星年青一代最强联盟的天才。

    为首三人,乃是冰凤一族的风舞,黑域冰川的黑无极,冰魄弓的嫡系传人引弓哲袖。他们身后,分别是他们三人的护道人以及一名扈从。

    “哲袖只要那一枚万年冰魄,其他的本公子不感兴趣!”

    引弓哲袖如此说道。

    “这头冰帝兽身上最有价值的也就是那枚万年冰魄了,不过,我们无法将万年冰魄完全利用,哲袖神弓,得之也算物尽其才了,我没有异议。我要那一身冰甲,来炼化我的无极战甲……”黑无极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本公主,就没得选择了,唯有一代冰帝的传承了。”风舞笑道。

    他们身后的护道人面面相觑,同时点点头,表示没有任何的异议,至于他们的扈从,一向不会多嘴多舌,有主人在前,那轮到他们说话。

    在他们的眼里,冰帝兽早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只有任他们宰割的份儿。

    “欺人太甚!本帝就算是死,也不会留下一根鸟毛给你们!”冰帝兽呲目欲血,愤怒的咆哮惊空而起。

    这群不速之客,都时身负寒冰属性的强者,都想得到它的一身至宝,若不是它被伤的太严重,这会儿已经开始发飙了。

    奈何,它已经是重伤垂死之身,若是不能等到明月欣前来救赎,今日恐怕难逃一死。

    不过,有一点它十分清楚,明月欣应该受到了它的求救神识传音,应该很快就会赶到的,它现在所做的就是尽量的拖延时间,等到明月欣前来救赎,才有一线生机。

    “给我废了它的这张嘴,太不召本公子喜欢了!”引弓哲袖示意自己的扈从,率先出手。

    “是,公子!”引弓哲袖的扈从应了一声,闪身而出。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帮忙?”

    黑无极和风舞的护道人呵斥着身边的扈从。

    “是!”

    两名扈从应声而去。

    三名扈从并非弱者,比起陆海的第四级中期境界的强者,只强不弱。

    他们三人没有任何的废话,手持利器,爆出了杀光,合力斩向了冰帝兽的巨嘴。

    “就凭你们这等宵小之辈,本帝还不会放在眼底!”冰帝兽终究是一代凶兽,坐以待毙,不是它一贯的秉性。临死之际,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

    一道寒光从冰帝兽的嘴里吐出,化成了一口冰刀。

    冰刀呼啸而出,杀向了三名扈从。

    风舞,黑无极和引弓哲袖并未有多少意外,他们令扈从出手,就是在试探这头冰帝兽的战力,以消耗它的战力,让它力竭而衰。要是太过于激烈,让冰帝兽自爆而亡,那么,他们将什么也得不到,得不偿失。

    “轰轰轰!”

    一串串巨响炸裂开来。

    冰帝兽垂死反扑,那口冰刀与三名扈从的利器,正面碰撞,散发出的狂暴力量,四散激射。

    “没用的东西,连一头垂死的冰帝兽都对付不了!”

    风舞的护道人,在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不得不承认,冰帝兽垂死反扑的威力,还真是非同小可。三名扈从倾尽全力的合力绞杀,并未占得一丝一毫的便宜。相反,他们还被那口冰刀爆出的死绝之气所伤,身上多处挂彩,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就这么点能耐,也想打本帝的主意,死吧!”冰帝兽开始燃烧自己的血气,誓要斩落这三名扈从。

    冰帝兽虽处危局,但是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驾驭那口冰刀,完全把三名扈从覆盖在死绝之气的范围之内。

    与此同时,一片黑色的鳞甲,无声的脱落,化成了一道黑色的流光,激射引弓哲袖的那名扈从。

    “噗——”

    这道流光,暗藏在死绝之气里,如此之短的距离,更是令人防不胜防,直接射中了那名扈从,将之洞穿了。

    冰帝兽的这片黑色鳞甲,并非是一片普通的鳞甲,而是冰帝兽的逆鳞之甲,以燃烧血气为代价爆出的逆鳞之甲,威力自然反同凡响,虽然比不上它巅峰境界的全力一击,但是斩杀一名扈从,毫无难度。

    引弓哲袖被震惊了,他都没有来得及救赎自己的扈从,就看到自己的扈从,胸前血流如注,倒了下去,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

    “你找死,敢杀本公子的扈从!”引弓哲袖大怒,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

    他们这一行人,还是小看了冰帝兽的战力,认为不过是一头重伤垂死的凶兽,那能想到冰帝兽还能如此悍勇?

    始一出手,就折损了一名扈从,这对于引弓哲袖来说,绝对是一种奇耻大辱。

    “那又怎样?不服的话,给本帝滚过来受死!桀桀桀……”冰帝兽一击得手,信心倍增,爆出了一串串恐怖的兽啸。

    “公子,稍安勿躁,别中了它的奸计。冰帝兽临死反扑的威力,不可力敌,还是让老夫来收拾它吧!”引弓哲袖的护道人脸上挂不住,闪身而出,阻止了引弓哲袖,自己亲自出马。

    冰魄弓的颜面,今日算是丢进了。他这个护道人要是在不出面,让引弓哲袖亲自出马,未免让冰封一族和黑域冰川的人笑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