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一品盛香 > 第289章:北燕帝
  登基大典上,澹台丞相是被褚侯爷他们扶着进行完所有礼仪的。

  等到事后,他还是没能缓过来,直到新帝在他面前躬身行礼,“隐瞒此事,实属不得已,还望丞相与诸位莫怪。”

  一向坚持君臣礼仪的澹台明宫连忙退后两步,说道:“使不得,使不得,您是陛下。

  即便您是女子也是南燕的陛下,老臣并非迂腐之人,您的功绩世人看在眼中,绝不会因为您是女子就言说那些不臣之言。”

  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已经了解沈玉棠的为人,清楚她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做了皇帝也是仁德之君。

  他位极人臣,想要的不就是一位能听谏言的明君吗?

  现在就在他面前,管他是男是女,总好过元氏那位。

  “多谢丞相。”沈玉棠没有再施礼。

  等到仪式结束,连玉簪都被封为公主后,众人散去,沈玉棠也没有留下他们商议事情,给他们时间先接受这事再说。

  原本的沈府保持不变。

  而是在陵阳选了一块地重新修建了皇宫,此地原本就有现成的房屋,只是没有皇宫那般浑厚大气,没有那么金碧辉煌。

  但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们劳民伤财地做这些,就简单修筑了一番。

  澹台明宫在离开皇宫时,紧紧拉住褚侯爷的手臂,等到身边没有旁人时,才问道:“你儿子与皇上是男女之情?”

  他可算是想明白了,要不是因为这层关系,皇上岂会说信得过褚彧,褚侯爷又那般遮遮掩掩。

  “对,我儿子选的媳妇不错吧。”褚侯爷得意洋洋地道。

  澹台明宫冷哼一声:“皇上可不会也不能嫁人,你儿子若是真心喜欢皇上,倒是可以进宫做妃子,倘若他能将百万大军当做嫁妆,封他为皇后也不是不可以。”

  他说罢,便拂袖而去。

  留下褚侯爷气得七窍生烟,又无可奈何,彧儿,你当初就该先与我们说清楚,将婚事先办了再说。

  这下你就是想娶都难,干脆进宫做皇后得了。

  当沈玉棠是女子的消息传到京城时,元雲与众臣子都震惊了,说好的第一才子了,说好的雄心壮志的好男儿了,怎么在称帝当日成了女人?

  元雲想到自己是如何篡位称帝的,又想到对方是被推崇上位,那些人知道她是个女子却未曾赶她下去,老天是何其不公。

  “百姓怎么说?”

  “有些异议,但沈玉棠此刻在他们心中仍旧是救万民于水火的明君。”

  “你们出的好主意,鼓动民意,推动沈玉棠称帝,现在好了,倒是成全了她,她与褚彧相处一年,怕是生了感情,又岂会被离间?”

  “皇上,夫妻间都会拔刀相向,何况他二人未曾成婚,等褚彧收到南燕的消息,一定会着急。”

  褚彧确实急了。

  称帝就称帝,怎么还将是女子的事对天下人说了,他还打算偷偷摸摸地与皇上私会,这事想想就刺激,现在他怕是一靠近就被人给盯上了。

  怎么关键时候,父亲一点用都没有。

  他在屋里来回走动。

  白溪道:“别晃来晃去,晃得我眼晕,你现在知道着急了,谁要你不早点下手,现在娶不着了。”

  褚彧一脸苦闷:“师父,都这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想想办法啊,不然,总不能我以后晚上被召见进宫,然后有宫女太监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吧,我爹还想抱孙子的。”

  沈玉棠脸皮薄,在这事上是绝对不会做出屏退宫人,与他做些没羞没躁的事的。

  那他们就只能看不能碰了。

  这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了。

  白溪道:“有两个法子,主要看你怎么选。”

  褚彧连忙给倒了一杯茶:“师父喝茶,教教徒儿。”

  白溪端着茶杯晃悠了下,道:“她是皇帝,肯定要选后宫,我听说京城那位选了好几个美男子进宫,封了侍君,啧啧,你也可以进宫,以你的身份做个皇后,统御后宫。”

  他说着像是想到好笑的画面,笑得茶杯都端不稳了,水都晃出来了。

  褚彧面无表情:“换一个。”

  白溪道:“她能做皇帝,你也能,你做了皇帝,不就有那身份与她成为夫妻了。”

  褚彧眼神一亮,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师父,妙计。”

  他连忙跑出去将军中大将还有客卿都喊到议事厅,商议着称帝的事。

  后来,他发现他手底下没有什么文官,除了几个熟练兵法的客卿外,都是军中莽汉,这个朝堂的文武水准有些不平衡啊。

  次年,二月初三,立春,褚彧统御北境百万大军,在云州称帝,建立北燕,年号建元。

  收到此消息的沈玉棠差点将刚进口的茶给喷出去。

  “他想干嘛?”

  “这局势已经够乱了,南燕,北燕,两位皇帝,他到底想干嘛?”

  很快,就此事开了一个小朝会。

  褚定僵最后到,一进来就被澹台明宫给抨击,“你们父子怎么回事?老子在南燕卧底,儿子在云州称帝!想干嘛,翻天了啊!”

  褚定僵也很苦恼,他也没想到儿子会来这么一手,听到要开朝会时,他就很不想来,果然一进门就被骂个狗血淋头。

  沈玉棠敲了敲桌案,“丞相,镇定,来人,搬几张椅子来。”

  随后看向褚侯爷道:“此事侯爷可知?”

  褚定僵苦着脸:“儿子大了,翅膀硬了,老臣管不着了,不过皇上放心,彧儿他虽然胡闹了些,但他在大事上不会糊涂……”

  “的确不糊涂,都想着称帝了,谁敢说他傻。”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澹台明宫口中发出。

  褚定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现在他没理,要是有理的话定然要与他对喷三百回合。

  “彧儿这样做或许有他的用意,现在元氏正等着我们与北境起冲突,或许他是想将计就计。”褚定僵艰难地编下去。

  沈玉棠道:“我相信临川,这件事……我会等他的消息。”

  褚彧这次没有给他来信,按照他以往的习惯做这样的大事,肯定会先来一封信让自己有所准备的。

  莫不是出了事?

  他现在被人挟制了?

  应该不能啊,照他先前所言军中将领都是他的人,身边又有他师父保护,想要挟制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随笔摘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