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四二八章 谋划 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微微,不得无礼。”沈信言觉得沈濯的指责有些强人所难。

    “汉唐而来,先有吕后,后有武皇。照着净之所想,我这样名震江湖的,似是不该有那些腐旧念头,不该将女子当作器物算计。然而,我视众生皆如此。我本人,亦如此。”

    北渚却不以为忤,淡淡地笑了。

    “子曰:君子不器。然则普天之下,熙熙攘攘,又有多少人不是为了名利来来往往?这世上不拿自己当器的人,有几筹?净之见过几个?

    “南崖为器,翼王为器,净之为器,阮某为器,天下黎庶、世间众生皆为器。

    “净之必要问,谁人不器,谁人执器?

    “这句话,我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不得而知。所以最后只有一个结论:能让自己不器的那个人,才有资格做执器的人。我不是。”

    这一番话,终于把连沈濯在内的人,都说得沉默了下去。

    “自承为器,亦御他人以器者,大坦荡,大无耻。”苍老男魂幽幽长叹。

    沈濯嗤地一声笑了出来,脱口而出:“坦荡不就是不以为耻?”

    沈信言和隗粲予愕然看向她。

    竟敢当面这样讲北渚先生?

    沈濯心里一直横亘着的刺不知不觉无影无踪,洒然一笑,摆了摆手,道:“罢了。天下正念如此。这个道理虽然似是而非,却不好说是非对错。姑且放在一边罢。

    “阮先生今日跟我父女二人交这个底,是想做什么,先把目的说来听听。”

    北渚呵呵直笑,对那句“无耻”的论断越嚼越觉得有趣,连连摇头,倒也没再追究,答道:“既然陛下要赐宅院侍卫,想必是对我已经生了不悦之心。二十年前我与南崖的交往,只要留心,一查便知。陛下为人家丈夫的,看着我不高兴,正常得很。

    “然而翼王未归,临波未嫁。我手里的这些人手东西,想交给他二人,急切之间却也办不到。原本翼王府的章扬是个好人选,但他家事未宁。我不想给他。

    “今日跟贤父女交底的意思,是想麻烦一下小隗。若是陛下一纸诏书困住了我,还烦请小隗暂时代管,日后不想管了,丢给临波或者翼王,都随你。”

    沈濯眨眨眼看着他:“你不怕我们父女觊觎?”

    北渚双手摊开,无奈地看着她:“我倒是想请净之代管,但又怕净之说我道德绑架。我若是另找人帮忙,日后净之知道,又说我伪饰虚浮。思来想去,还是交给小隗。又在你眼皮子底下,又不算给你添麻烦。”

    这话说得!

    的确对他手里的那张大网起了谋夺之心的沈濯脸皮再厚也有点儿恼羞成怒的意思:“怎么着?就算我这么想,难道还冤枉你了不成?”

    北渚哈哈大笑。

    沈信言也不由得失笑摇头,叱道:“想要就直说,哪有你这样逼着人家双手奉上的?”

    “我倒是真想把袖袋里这点东西送给净之小姐。”

    北渚抬手止住沈信言的惊讶,含笑道:“如今临波有了好归宿。儿那里,就是他姐姐的话:喝粥吃饭,要看他男儿家自己的志气手段。陛下也的确算得上是偏爱这个儿子,再有了曲追那个姐夫,想来保他一世平安,应当是不成问题的。

    “这样一来,若是旁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去想;那就还不如把这些东西都给净之小姐。看着她开开心心地玩一世,也挺好。”

    沈信言心中一动。

    旁的事情么……

    就算是日后再想,不论交给谁,其实也不如交给沈濯来得安全。

    自家女儿在织网挣钱这些事情上简直算得上是天赋奇才。

    没损失,搞不好还会再行壮大。

    日后若是大家起了心思想去争那把椅子,以沈濯极怕麻烦的性子,只怕是会烫手一般立即丢还给秦……

    “哼。”沈濯撇嘴,“阮先生好精明的算盘。只是,你如何不索性直接交给孟夫人?她替那二位保管,可比谁都合适。”

    隗粲予了一声插口道:“快算了!如今被你惯得,那个人嘴也叼了、心也软了。你自己去看看,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宫里的礼仪都快丢光了!让她管这些,那不顷刻间成了一锅粥才怪!”

    “哦哟!诋毁孟夫人!隗先生,你以后可还想人救命啊?”沈濯听不得人说孟夫人的一句坏话。

    隗粲予吹胡子瞪眼。

    沈信言微笑着说回正事:“阮先生觉得,目下西北的局势如何?”

    哦?

    说回朝政了么?

    看来父亲是要抻量一下北渚先生的眼界实力啊!

    这个好!

    沈濯精神一振,饶有兴趣地看热闹。

    “问问他秦现在的下落。”苍老男魂给沈濯出主意。

    沈濯眉头微动,心里大赞:

    阿伯这个问题棒极了!

    “……番蛮的动作并不寻常。虽然这十几年休养生息,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一些。但如今我朝那几员当年把他们打疼打怕的大将仍在,他们哪里来的胆子这个时候挑衅我朝?除非是针对这几个人,他们已经有了万全之策。”

    北渚神情凝重。

    沈信言垂下了眼帘:“苏侯满门皆没。几位国公老了。其他能战的,除了巡边的彭伯爷,就只剩了一位刚刚领命出征的曲伯爷。”

    隗粲予皱眉:“陈国公和肃国公那两柄宝刀未必老了。郢川伯镇守上党多年,也是一员悍将。”

    听着他们点数这些人,沈濯只觉得心惊肉跳!

    按照之前阿伯的说法,只怕是沈信美死后,陈国公明哲保身装聋作哑了;曲追杀了安福,曲好歌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在军中担任那么重要的职务;郢川伯冯毅如今已经暗暗纳了族妹为妾,此事掀出来他一定身败名裂;而肃国公已经过了古稀之年……

    竟只剩了一个彭绌而已!

    而彭绌现在就跟秦在边境线上!若是这时候西番北蛮联手,不惜一切代价悄悄刺杀了他……

    前世,是否国朝就这样忽然之间,无大将可用了!

    沈濯额头涔涔,脸色苍白,脱口问道:“彭伯爷和翼王现在何处!?”

    chaptererro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