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一零一零章 定要进东宫!
    送走众人后,茶汤没饮够的秦煐还是有些发馋,不由得信步走去,再寻百泉。

    小沙弥挡驾:“百泉师父刚刚已经再度闭关了。”

    秦煐怔住:“他前次是为造了杀孽,这回又是为了什么?”

    “这还要多谢太子殿下呢!百泉师父定了一个月后接掌红云寺,自然是要先闭关自省的。”小沙弥高兴地看着秦煐嘻嘻地笑。

    多谢我?!

    秦煐疑惑地看了看小沙弥,忽地一挑眉,又看向沈濯。

    沈濯温柔地笑:“湛心大师之后,湛空大师也突然圆寂。大慈恩寺前唐时候就是皇家寺院,太祖又看重,怎能没有住持?红云寺的方丈大师寂余,慈悲为怀,佛法精深,辈分尚在湛空大师之上,掌管大慈恩寺也是众望所归。我便借了太子的名义写信劝寂余大师当仁休让……”

    寂余既然决定了要去大慈恩寺,红云寺自然要交给一个秦煐最信任的僧人。那么,舍百泉其谁?

    秦煐默然。

    也是,对的。

    两个人悄悄地回转东宫。

    将将走到崇贤坊的岔路口,孙子飞奔而来,拦住了马车。

    “公冶侍郎携家人正在沈相府上做客,听说太子和太子妃路过,想请太子示下,是否能随后去东宫求见?”

    坐在马车内听着车外孙子快速说完,秦煐轻笑起来,回手捏了捏沈濯的鼻子:“你们家这一门的亲戚,个个都这么精明!”

    沈濯啪地一下把他的手打开:“殿下忙着,不见。孙护卫,你就这么回话。”

    孙子答应一声就要走。

    秦煐又气又笑,忙喝道:“说不必麻烦,我正要陪太子妃回去看望岳母,请他在沈府等我一等!”

    孙子再答应一声,二话不说,赶紧消失。

    马车重又碌碌前行。

    秦煐也不管车门处坐着的玲珑,猿臂一舒抱了沈濯,悄声道:“那件事,我只敢让风色一个人悄悄查探,除了姐姐,旁的人一个都没敢告诉。若是跟你说了,以你的脾气,管保要动用人手去旁敲侧击。父皇生性多疑,我实在不敢让你去冒险!”

    哟?这家伙竟然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沈濯的态度顿时软下来三分,靠在了他怀里,哼道:“那你还有没有旁的事情瞒着我?!”

    “应该没有了。不过也难说,我们才成亲几天?我以前上林苑掏鸟、太液池捞鱼、宣政殿被打屁股的事儿,哪里有空都跟你交待?总得容我些时间,慢慢地、一件一件地、三更枕上,细细告诉你……”秦煐暧昧地笑着,眼神在沈濯身上乱瞄。

    “啊呸!”沈濯横眉瞪他,身子却越发柔软地偎依在秦煐胸前,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

    ……

    ……

    七天后,临波公主和曲追拜别了建明帝,带着北渚先生和孟夫人,以及秦煐特意派给她的太渊、老董等人,洒泪而去。

    宫里的鱼妃连着哭了两天,接着便染了风寒,缠绵病榻。

    梅妃趁机重新揽下六宫事务。可是还没等她大展威风,沈濯笑眯眯地来访,一句“四郎五郎长得可真好,壮壮实实的,从没听说生病”,吓得她立即又收敛了回去。

    即便贪恋权势的庄焉背地里撺掇,梅妃也再不敢伸手,美其名曰:“萧规曹随”。

    京城暂时安静了下来。

    吉家老太太又忍了几天,终于忍不住了,递了帖子进东宫,说要带着儿媳去看望太子妃。

    带着儿媳?

    沈濯哈哈地笑,拉着秦煐打趣道:“你外祖母怕是说错了?她心里明明想的是外孙媳妇啊!”

    秦煐不吭声,出了门却去喝命孙子:“你是王妃的护卫首领,东宫里头若是出了作妖的女子,害得我和太子妃失了脸面,你这脑袋就甭想留着了!”

    孙子缩缩脖子,赶忙拍胸脯:“一切都在属下身上!”

    隔着窗子听见这番对话,沈濯和玲珑都捂着嘴闷笑不已。

    转过天来,吉家老太太果真带着傅氏、佟静姝进了东宫。

    看着傅氏满脸的无奈和尴尬,沈濯笑眯眯地客气款待,饮食仆婢无一不周到,只她本人始终淡淡的,几乎不开口。

    即便是吉家老太太渐次试探到了令傅氏都瞠目结舌的地步:“如何不见太子?我老太婆想念得紧,我见了太子再走!”

    沈濯也只是含笑颔首,脸上连一丝不悦的表情都没有,温柔答道:“好。”

    满面通红的傅氏接声便道:“二姐姐在家中怕是眼巴巴地等着静姐儿回去呢。婆婆且请宽坐,我就带着静姐儿告辞了……”

    “舅母,我也许久没见到表兄了,我陪着外祖母,等见一面表兄立即便回去。”佟静姝打断她的话,却是越说声音越小,还怯怯地往吉家老太太的背后藏了藏,偷看沈濯一眼,一副害怕到了骨子里的模样。

    “那么我送舅母。”沈濯笑着伸出手去。

    小郭子立即上前半步,恭敬递出胳膊,手背朝上,让她摁住自己的小臂,微微托了一把。

    见沈濯已经借力站了起来,玲珑从另一侧过去虚扶着她,小心伺候她下了丹陛。

    佟静姝瞧着她的威势排场,目光中闪过一丝嫉恨。

    沈濯笑吟吟地等着傅氏无可奈可地与吉家老太太告辞,回头命耿姑姑:“给舅母带回去的礼物可准备好了?那些都是太子特特备好了送与吉表弟吉表妹的,远洋过来的精巧玩意儿,便是京里也少见。拿来时可仔细着。”

    耿姑姑就站在佟静姝身前,满面堆笑屈膝答道:“太子外家唯有这二位表弟妹,奴婢们便有八个脑袋也不敢怠慢。”

    唯有?那人家算什么?!

    佟静姝委屈地看了一眼吉家老太太,却惹得她这外祖母冷冷一眼横了过来,低声教训:“收起你那副嘴脸!”

    众人前呼后拥地陪在沈濯和傅氏的身后,不过片刻就呼啦啦都出去了。

    偌大的春安殿正殿,竟是只剩了吉家老太太和佟静姝两个人而已。

    “外祖母,您还怪我委屈。您瞧瞧,就这样把您丢在了这里不管了。太后崩逝,这长辈当中,可就是您跟太子血脉最亲近、辈分最尊崇了。她都敢这样蔑视您!”

    佟静姝带着哭腔抱怨。

    吉家老太太冷淡地别开脸:“宗亲里还有老喻王和召南大长公主,那都是姓秦的。几时轮到我个平民商贾出身的外祖母耀武扬威了?

    “即便只论品级,太子妃是超一品,我不过是皇帝新赐的三品诰命。她别说不搭理我,就是让我跪下磕头,那也是应当应分的。

    “若是你进了东宫就这样犯蠢,就不要想着嫁给我外孙了,平白倒拖累了他!”
    金无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