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八三八章 先把丑遮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含凉殿的沈濯又装出了三分醉态,小心地进去,低着头粉着腮,直奔卢氏。

    卢氏看见她这个模样,心知必是出了什么事,连忙把一众夫人们丢下,携了她的手回了自己席上,低声询问。

    可沈濯咬了咬樱唇,似说不说含含糊糊:“在湖心岛上,碰上卫王殿下……追着刚才送醒酒汤的女官……都掉进了水里……”

    卢氏大惊失色!

    什么!?

    被禁足许久的卫王好容易出来,做下的第一件事,竟是侮辱皇后娘娘的司宾女官?!他是得了失心疯么?

    沈濯紧紧地挨着卢氏,附耳低声,却又让旁人听见:“外衫裙子都丢在草地上……”

    卢氏和旁边的一众人等目瞪口呆!

    竟,竟竟然,还是野战!?

    “卢伯母别吭声……皇后娘娘一定气坏了……”沈濯又说了一句,像所有未婚的小娘子一般,羞红着脸深深地垂首下去。

    众人立即都反应了过来,各自若无其事地恢复了原样,低声说话闲谈,就似是刚才什么都没听见、什么不知道的样子。

    但是朱冽已经磕磕巴巴地按照她和沈濯商量好的,“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向太后娘娘和邵皇后禀报了一番,红着脸,偷眼看看铁青着脸的邵皇后,忙又补充:“两位殿下都喝多了。翼王殿下醉得不省人事,我哥哥推都推不醒。卫王殿下……的外衫上也好大的酒味……”

    临波公主听见这些话,终于缓缓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太后和邵皇后。

    朱凛竟然陪在翼王身边!?

    邵皇后心里又是一阵懊恼!

    这个时候,关于翼王的细节又不能仔细询问……

    “两个人都救上来了?”太后冷冷地开口,慢慢地问道。

    朱冽结巴了一下,方点头:“是。”

    邵皇后的目光转开,冰冷地看向甲申。

    甲申也深深皱着眉,看向大殿门口。

    刚才那个派去绊住沈濯和朱冽的宫女哪去了?

    “启禀太后娘娘。”一个小内侍忽然走了进来,“麟德殿使人来传话。”

    太后瞟了一眼皇后,哼了一声:“传进来。”

    进来的不是内侍,却是一个侍卫,单膝点地,低头说话:“臣奉陛下口谕,禀报太后娘娘,翼王醉酒,送来的醒酒汤不甚新鲜,导致翼王肠胃不适,已经送去寿春宫请林嬷嬷亲自照看,请太后娘娘不必挂怀。另卫王殿下酒后不慎跌入太液池,因呛水严重,怕要好好养一养。”

    太后表情麻木,嗯了一声。

    临波公主轻轻松了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向太后身边。

    “陛下令臣请问太后:那醒酒汤和送汤的人,是寿春宫的么?若不是,朕欲痛责。”

    太后目光幽深地看向邵皇后,只看得邵皇后的鬓角微微见汗,方才转头告诉那侍卫:“你去告诉皇帝:宫中不晓事的女官多得是,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后宫有哀家有皇后,皇帝不要脏了自己的手。”

    侍卫低头答应。

    “哀家乏了,这也就回去了,让皇帝不要担心。麟德殿那边,你跟皇帝说,不要闹得太晚,尤其是饮酒,不可过量,伤身呢。没事儿了,去吧。”太后换了慈和的口吻说完,随手指指席上一只金樽,示意耿姑姑:“赏他。”

    侍卫谢了赏赐,去了。

    小内侍没有再离开,安安静静地站在角落里。

    甲申眯了眼睛看着他,上前两步,弯腰在邵皇后耳边低声道:“这人是寿春宫的,却才跟着……出去了的……”

    邵皇后深吸一口气。

    原来,究竟还是太后坏了自己的事!

    宴席因太后和临波公主的离开而徐徐散去。

    邵皇后遥遥看着沈濯,终究是心有不甘,扬声笑道:“沈家姐儿,过来。”

    叫沈濯?!

    甘棠长公主、鱼昭容、卢氏和朱冽,加上刚才跟沈濯喝过酒的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去。连脚步都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等着。

    “皇后娘娘有何教诲?”沈濯恭敬而安分。

    “本宫今儿饮酒也有些多,不如你陪本宫回清宁殿去说会儿话吧?”邵皇后笑眯眯的,温柔得令人头皮发麻。

    可是沈濯却拒绝了:“娘娘请恕臣女不恭。家父已经半载未曾回家。今日回去,家中曾祖、祖母和母亲必定惊喜交加、心情激动。因着长辈们近日来身子都不大舒爽,臣女才只身入宫。如今臣女也须得快些赶回去,不然着实放心不下。”

    不等邵皇后开口,甘棠长公主截口笑道:“这孩子,出了名的就是孝顺。皇后娘娘不舒服,我陪您回去吧。”

    说着,不由分说便走了过去,甚至扶住了邵皇后的一条胳膊。

    “怎么敢劳你的驾?”邵皇后脸色僵硬,张嘴就想嘲讽。

    可是甘棠长公主却置若罔闻:“我先陪您回去。清宁殿近,我也去歇歇脚。一会儿再去看看母后。估摸着皇兄给鱼昭容的晋封旨意下来,我再去她那里贺喜一番。嗯嗯,我觉得自己的这趟安排真不错。”

    殿内的众人都善意地跟着哄笑,更有人打趣道:“咱们长公主这样齐整的安排,皇后娘娘一向宠爱小姑子,自是成全的了!”

    邵皇后被噎得胸闷气短,只得皮笑肉不笑地与甘棠长公主挽着手慢慢往含凉殿外走。

    “哦,三郎媳妇,你还照着来时,送了净之周周全全地回到沈府,再回家。”甘棠长公主似是随口吩咐了一句,便同着皇后走了。

    看着她们散去,朱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悄笑道:“吓死我了!”

    卢氏微笑着一手一个牵了她二人,轻声道:“别怕,翻不了天。左右就这么几回的闹腾机会了,别在意他们就是。”

    这是已经知道了刚才两个人说的话里有埋伏了。

    沈濯扶了卢氏的胳膊,低声道:“卢伯母,咱们出去再说。”

    实情自然是要告诉卢氏的。

    尤其是,去肃国公府传话的那个冯毅的亲兵,还关在陈国公府。她还想找机会去听听供词呢!

    卢氏意味深长地笑着,捏了捏她的手:“沅姐儿眼看着发嫁了,你信芳伯母也从陇右赶了回来,大约这一两天就到了。等她回来了,我让人去请你。沅姐儿也很是想念你呢。”

    沈濯的眼光大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