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八三零章 献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子那边如何?”

    “侍卫劝下了。”

    “……呵呵。他倒也从善如流。”

    “大约会推迟到仪典之后。”

    “嗯。看紧了。别让他再撤了火。”

    “您放心。憋了二十年了。他那火气,撤不了。”

    ……

    ……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陇右军选了三千将士,押送着数百俘虏,已经在京城以外驻扎了三天。

    兵部和礼部商议了许久,决定只让五百人入城。

    建明帝惊讶地问:“陇右这一次参战的将士前前后后加起来,何止三十万?曲大总管又不是那头一回打仗的愣头青。他带了三千人来,便是这三千人都值得让全京城的老百姓们谢一谢,赞一赞。

    “陈国公呢?如今他领着京畿的防卫。把他叫来。朕倒要问问他,这是谁这么小家子气,只敢让五百人进朕的长安城?”

    兵部的人羞惭满面。

    建明帝明白了过来,啼笑皆非:“合着你们就根本没跟陈国公说这个事儿对不对?”

    果然,陈国公听了“五百”这个数字,瞠目结舌把五个手指伸出来,直直地伸到如今管着礼部的荀朗眼前:“你这个礼部是有多不顺手才能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哪怕是你自己不懂,总有旧例可查吧?他们糊弄你,你就不知道事先去问一句信言?我记得这两年你们俩没有嫌隙啊!”

    荀朗哭丧着脸,抬抬眼皮扫过建明帝,哼哼唧唧:“我在幽州就烦跟这些繁文缛节打交道……不过就是姓个荀,就非让我进礼部……”

    建明帝又好气又好笑:“合着还是朕错了?!”

    陈国公呵呵大笑。

    兵部尚书在旁边面红耳赤,一句话都插不上嘴。

    建明帝命他们几个退下,按照三千人入京、游街夸功、献俘太庙、授庆功宴的规程进行安排。接着却令人叫了竺相、宋相和太子,闭门商议了许久。

    但是到了晚间,建明帝却不似白天那么高兴,一个人冷冷清清地宿下,哪个妃嫔都没有召幸。

    绿春小心地伺候,临放帐子,犹豫了一下,低声劝道:“虽然宋相竺相吵得厉害,可太子爷很懂事,还居中调停。臣子们闹腾不是应该的么?您别生气了,不然夜里睡不好,明儿个不舒服。”

    “他是堂堂的太子,一国储君,是朕的长子,三郎的长兄。可是,却成了一个糟老头子的应声虫。这个不叫懂事,这个叫袖手旁观。”建明帝已经失望到了无法掩饰,“朕觉得,这个太子,他快做到头儿了。”

    唉。

    若是大秦果然迎来太子这样一位国君,那大秦的国运,只怕也是要到头儿了。

    绿春默默无语,躬身退下。

    ……

    ……

    曲好歌治军严明。

    三千人甲兵,押送着三百战俘,走过整条朱雀大街,到朱雀门拜见建明帝;又在建明帝和随扈卫军的后头,整齐地走去了太庙。一路上,竟无一个行差踏错的兵丁。

    全京城看着这雄壮威武之师,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沿途的百姓们,尤其是小娘子们,香帕荷包、果子鲜花,竟是险些把这三千甲士都淹没了。苦了京兆府的差役们,光张罗着各衙门口借调来的人帮忙收拾那些东西,就收了不知道多少箩筐。

    翼王跟在建明帝身后,偷偷地溜进了献俘的队伍。

    这一回,沈信芳、朱凛也跟着回来了。见他贼眉鼠眼的样子,一个微笑一个冷笑;却不约而同地都往旁边带了带马,给他让了一个位置出来。

    献俘的仪式冗长繁复。

    待到一应步骤走完,时间已经过了午时。

    建明帝笑着携了曲好歌的手,道:“朕的宫城虽然也装得下这三千大好男儿,御厨却未必做得出让他们痛快吃喝的酒菜。不如爱卿带几个人跟朕入宫去庆功宴,兵士们就在外头罢?”

    都是说好了的套路,曲好歌当即点了几个功劳出色的,跟着众臣、銮驾去了大明宫麟德殿,去领庆功宴。

    其余兵将则被带往城郊大营,自有京卫驻军大块肉大碗酒地端上来,连带建明帝赏赐的金银绸缎,自去热闹不提。

    今日大明宫中摆了两处宴席。

    太液池西北高地的麟德殿里,是建明帝、太子、卫王和众臣,给陇右归来的将士们摆宴庆功。

    与麟德殿隔着太液池相望,则是太后、皇后带着几位重臣之妻,在含凉殿也摆了宴席,招待所有有功将士的家眷们。

    这个宴请通知送到沈家时,沈濯莫名其妙:“我家并无人上战场,怎么还有我和我娘的名字?”

    来传话的小黄门一张脸险些笑成一朵花:“大小姐说笑了!现如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陇右这半年多以来,一应的钱粮兵器调配,都是您的父亲,集贤殿大学士、户部代尚书沈信言,不惧流言、不顾令名,专心致志地在宫里运筹帷幄出来的?

    “前两日,小人有幸远远见了沈大学士一面。他老人家憔悴得很,可是比不得几年前刚回京时那般丰神俊朗、逸兴神飞了。陛下朝上宫里,句句不离四个字:信言辛苦。这庆功宴,您家不去,谁家配去呀?”

    被这样一番吹牛拍马,沈濯当即表示罗氏有孕,反应太大,无论如何是领不得这个恩典的。剩自己一个小姑娘,又刚刚摘了孝,这样大红大紫的场合,也还是回避得好。

    小黄门却忙不迭地出主意:“令姨表亲清江侯家、族亲陈国公家都去。您跟着不论谁家的女眷搭个伴都好。哦,令表姐、甘棠长公主的三儿媳,也是要去帮忙招待的。您跟她一起也行。”

    沈濯十分无奈,只得答应。

    好在甘棠长公主想得周到,一大早便命朱冽赶了马车来接她,有了朱冽作伴,沈濯心里还算是安静。

    可是才一进了宫,太后娘娘的话便传了过来:“请沈家大小姐过去服侍太后去麟德殿。”

    沈濯简直抓狂了!

    这种场合,她躲得越远越好啊!

    然太后之命不可违,只得连忙赶过去。与临波公主两个人,一左一右搀了太后,先去看望众将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