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六四零章 蒹葭家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左温周咕哝了两句,没再抱怨,且问道:“相爷此番入宫,皇后娘娘怎么说?”

    “娘娘跟我的意思是一样的。”竺相垂着眼皮,声音森冷:“沈信言在陛下跟前的恩宠太盛。翼王这回的军功小不了。等他回来一闹,说不定陛下就还得把沈家还给他。这个时机,翼王未归,沈信言软禁集贤殿,对咱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是再不能把沈家连根拔起,那可就……时不再来啊!”

    左温周兴奋地一拳击在掌心:“相爷所见极是!我这就回去安排!”

    说着霍地起身就要走。

    “你安排什么?你有什么好安排的?”竺相不耐烦地叫住他。

    左温周忙又坐下,陪笑着道:“还请相爷指点。”

    “吉隽传令,三天内准修行坊和崇贤坊两个沈都去探望。这探望之时,必定会有些心腹的私话传出来。你现在,去妥妥当当地安排了人,把他们说什么,都听个清楚明白回来,才是真的。”

    竺相斜了他一眼。

    “这……”左温周有些不解其意。

    竺相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总会有一言半语地泄露出来那沈家的底细究竟是怎样的。若是跟苏家毫无关联,那沈恭必定理直气壮地让沈信言的闺女去跟皇上说明。若真是苏家五服之内,那沈恭必定言语闪烁。到时候,你就一定要派人牢牢地看好了,省得让那沈信言有机会使了人进去灭了沈恭的口!”

    左温周吓了一跳:“沈信言还在宫里呢!再说,就算他有那个本事指使人去杀了他爹,他就不怕丁忧?前儿听说,二位伯爷已经上了密折,西北的仗怕是没几天就要打完了。陛下可就用不着沈信言,不会夺情。丁忧,可是三年啊!”

    竺相嗯了一声,捻须沉吟,想了一会儿,方道:“你先安排人去听听。后头的事情,咱们再商量。”

    再商量……

    诶!

    若真是沈恭死了,沈信言可就得丁忧了!

    左温周顿时眼光大亮,自以为理解了竺相的话后深意,满面笑容地长揖到地,告辞去了。

    竺相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了邵皇后告诉他的另外一句话:“此事太子不知道,但是二郎已经早就知道了。所以,相爷不妨也看看二郎,瞧瞧这孩子究竟是想做些什么。总归不要让他站到太子对面去胡作非为才好。”

    站到太子对面是肯定的了,但是胡作非为……

    若果然在这件事上,卫王殿下能“胡作非为”一番,倒是能省了自己不少的事情。

    打定主意,竺相立即扬声叫人。

    ……

    ……

    回到家里,沈濯只觉得筋疲力尽。

    然而孟夫人觉得似是好几天没见到沈濯了,带着长勤走了过来,见沈濯瘫在榻上的鬼样子,不由得笑道:“这是跟谁打仗去了?”

    沈濯假哭着扑到了孟夫人怀里:“夫人,皇家的这几位郡主公主,是不是都特别难缠?”

    孟夫人失笑:“你今儿这是见了谁?蒹葭还是甘棠?”

    沈濯撅着嘴仰脸,哭兮兮地看她:“蒹葭郡主。”

    “那你算是碰上最难缠的了。”孟夫人笑着让她坐好,又招呼了茉莉进来给沈濯换衣服净手净面。等沈濯松泛下来开始饮茶,孟夫人才慢慢地告诉她。

    “大秦皇室枝叶不盛。先帝一共才姐弟三人。大长公主她老人家最古怪孤高的,所以,倒也算不得难缠——她谁也不理,你想缠也缠不到。

    “老喻王自幼胆小,后来出宫开府,娶了王妃,头胎生了蒹葭。老喻王极为高兴,与王妃的感情一日千里,便不肯让她马上怀第二个。谁知就赶上当时的太后病重,喻王的生母丽太妃去侍疾。毕竟年纪都大了,一劳累,也跟着病了。迁延了没多久,两位老人家先后过身。

    “丽太妃自幼把喻王含在嘴里,全心只在这一个儿子身上。喻王妃待自家这位婆婆也就极尽心。如今老人家薨逝,她自然认认真真地守孝哭灵。谁知她已经有了身孕,这一来,灵前流产。先帝当时便不喜欢……”

    孟夫人轻声长叹,“后来,这一场病就要了喻王妃的性命。”

    沈濯瞪大了眼睛。

    那岂不是,岂不是意味着是先帝……

    孟夫人用眼神制止了沈濯想要开口说话的企图,轻声道:“喻王爷跟王妃鹣鲽情深,王妃过世后,他无论谁说什么都不肯再续弦。一个人守着蒹葭长大。后来甘棠封公主的时候,太后便劝了先帝,给原本该是县主的蒹葭封了郡主。”

    沈濯恍然:“喻王府是不是一直就只有蒹葭郡主这一位女主子?”

    孟夫人轻轻颔首:“蒹葭从八岁开始,就当着喻王府的家。后来她成亲招婿,先帝亲自跟老喻王百般商议,才给她挑了当时已经在翰林院供职的裴息。又因为不想让蒹葭郡主夫妻分离,直接让裴息去了国子监做博士,后来升了司业,生了姿姿。

    “你看蒹葭只有姿姿这个女儿,甘棠却有三个儿子,是不是很奇怪?京城无人知道缘故,只道是蒹葭生姿姿的时候是不是伤了身子云云。其实,伤身的不是蒹葭,而是裴息。

    “此事并无旁人知晓。那时候裴息还是国子监的司业而已。有一回里头那些纨绔们打群架,正好赶上他风寒,昏昏沉沉地路过,被裹挟进去,被踢了一脚……”

    孟夫人说到这里,叹着气摇了摇头。

    这可真是!

    “这种无妄之灾……后来呢?”沈濯心里莫名其妙地气愤。

    “踢那一脚的纨绔,当时没事儿,后来被陛下寻了个借口,把他爹直接夺了官职,一家子赶回了老家。至于当时打架的那一群,后来没一个敢在京城当官的。不然就在家里当个二世祖,不然就去外地苦撑苦熬。陛下委了甘棠长公主放了话出去,只要这天下还姓秦,那群人谁也别想回来。”

    孟夫人轻描淡写,又似是不以为然,“不过,说说而已。当时挑头儿的,就是黄娇娇的姨表兄。可你看之前黄娇娇不一样选了东宫侧妃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