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四九八章 沈信昭(下)
    金无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iumb.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认完了?来,商量正事儿吧。沈娘子,你这娘家人也来了,堵门掀帘的孩子们都备好了。照我看,明儿就成亲都够了!怎么样,换了庚帖吧?”

    年轻女子冷笑着看向沈濯。

    田富贵却变了脸色。

    他不认得沈濯和施骧,却认得他们身上的衣服。

    尤其是沈濯的衣服——

    蜀锦!

    什么样仆妇下人,厨娘丫头,能穿得起蜀锦?!

    更何况,旁边地上站着的那个老妇人,显然不是这小姑娘和小男孩的亲眷,而是——下人!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潞绸!

    田富贵只觉得头上发晕。

    他,他是不是真惹上不能惹的人了?

    沈濯笑嘻嘻地回过头来,一眼就看出了这群人是谁主事,手一指,点点田富贵:“你要逼婚强抢的这一位,是姑娘我的堂姑姑;我姓沈;这个小家伙,是我的亲表弟,他姓施。你们就算再聋再瞎,也该知道洮州新刺史姓什么,他家夫人姓什么吧?怎么着?还不滚?”

    国槐抱肘站在院门口,见田富贵等人竟然还在犹豫,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跟着他来的小厮们也不吭声,只是鱼贯从外头走进了院子。门口两排,整整齐齐地站开,双腿岔开,双手抱肘,跟国槐一模一样的姿势。

    人不多,七八个。

    但见过血的满身杀气,却是这个小小的院子装都装不下的!

    田富贵吓得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小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沈娘子超生……”

    沈濯笑了一声,森然道:“我姑姑那句话说得好,不能把纵恶当了宽容。你们事情都做到这里来了,我今日若是不收拾了你们,日后我怎么去见我家明伯?他可是把姑姑托付给我的!”

    下巴一抬:“我新来洮州,正要送一座酒楼给我姑姑存身。富贵酒楼是吧?我买了!你开个价吧。”

    田富贵一呆。

    他那妾室顿时尖叫起来:“就凭这么两句话,你就想抢我们家的酒楼……”

    沈濯不耐烦地掏掏耳朵:“国槐,掌嘴。”

    田富贵脸色顿时惨白,可下意识地,却跪着挪开了两步,离那女子远了些。

    国槐面无表情地大步过去,抓起女子的领口,一个耳光结结实实地掴在那女子脸上!

    女子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张嘴吐了两颗牙出来,嚎啕大哭。

    沈濯提高了声音:“再出声再打!”

    那女子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呜呜地闷哭,不敢出声了。

    沈信昭这才开口说话:“我不要他那酒楼。他强逼婚事,指使人入室盗窃,我前头放过了他,他却又逼上了门。照着朝廷律令,该怎么办怎办吧。”

    也别过严,也别过宽。

    沈信昭的意思沈濯自然明白,但这口恶气怎么可能这样咽下去?

    沈濯笑着挽了她的手:“昭姑姑就算不愿意住在府衙,如今家里知道了消息,一顿饭总要过去吃的。等吃完了饭,若是你不愿意住在后衙,我陪你出来住!”

    住在府衙……

    这该是跟洮州的新老爷多么近的亲戚才行啊……

    田富贵吓得直接瘫倒在地:“小人情愿将酒楼双手奉上……”

    沈信昭淡淡地看着他:“可是我不稀罕。”

    沈濯哈哈大笑,兴高采烈,一摆手:“国槐,把这个脑残丢去衙门!哦对了,昨儿我还听姑父说,要征辟信成叔做推官,怕不是正管?行了,没咱们的事儿了!让信成叔去管吧!”

    沈信昭有些犹豫。

    她还是不想让沈信成管她的事。

    然而箭在弦上,只得先去了府衙再说:“濯姐儿,你等等,我去换件衣服。”

    “换什么换?走吧?小姑姑肯定不知道给你备了多少新衣裳!一家子眼巴巴地等着呢!快走快走!”沈濯拉她。

    施骧也跟着起哄,去拉沈信昭的另一只手:“昭姨母,昭姨母,我娘等着您呢!我们快走!”

    沈濯几个人快步走了出去。

    国槐看看她们的背影,走到田富贵跟前,蹲下,蹭了蹭自己的鼻子,憨厚地说道:“我们小姐发了话了,所以,你还是自己乖乖地去衙门吧。

    “你这个冲着我们姑奶奶大呼小叫的妾室,该卖就赶紧卖了。

    “至于你那酒楼,我建议你,转了手吧。毕竟这是洮州。回头使君一看见你就想起来险些让大姨姐吃亏的事儿,我怕你日子不好过。

    “你看,陇右大得很,大秦就更大了。哪儿不能去啊?实在不行,不是还有西番北蛮么?”

    田富贵哭得眼泪鼻涕,还得磕头道谢:“多谢爷们给我指了条明路。我这就跟着爷去衙门自首。”

    “哎!你这也算上道。那我就不揍你了。我得去给小姐赶车。你自己赶紧的,赶紧去啊!哦,对,忘了告诉你,我们小姐是未来的皇子妃,你别张罗着跑,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

    国槐拍拍田富贵已经软成一滩的肩膀,站起来,疾步走了。

    眼看着一群人扬长而去,田富贵趴在地上一顿嚎啕。

    多少年在洪和府城积攒下的人脉生意,全完了。

    他那妾室还想往他跟前凑,被他一个耳光打到一边!

    想想不解气,田富贵把那妾室一顿拳打脚踢:“都是你个贱人闹出来的事!亲事不成就不成!你非要让我谋人家的铺子!如今倒好!害得我倾家荡产!”

    转身喝命:“把这个贱人给我卖了!哪儿给钱多卖哪儿!”

    自己且爬起来,不敢不去,却又不想走太快,一步三蹭,才出了沈信昭的院子。

    张大娘等邻居在外头看了个全折,一个个哈哈大笑:“该!”

    “这才是老天有眼!”

    “昭嫂子那样的人,也是你个癞蛤蟆敢吐舌头的!”

    “等着去了衙门,让昭嫂子的兄弟治死你吧!”

    又有人想起了他那三个孩子,又叹气:“可怜了三个娃娃,先没了亲娘,若是再没了亲爹和家产,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张大娘撇嘴:“瞧这傻话!还不如姓田的通透!人家那个哥哥不是给他指了路?把酒楼转手卖了,拿了钱,离开洮州!”

    “那去衙门……”

    “都这样欺负大老爷的亲戚了,一顿好打难道还能免了他的?那也想得太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