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四八七章 最可怕的是未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天,众人觉得终于都歇了过来。

    彭、曲二人的信使也终于赶到了洮州——来的却是彭吉本人。

    彭吉看见秦煐,一把便抡了过去:“秦三!你那天敢打晕我!”

    秦煐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的手往自己脖颈上砸,一动不动。果然,彭吉在最后一刻收了手,悻悻地一把搂住他的肩:“你小子!真是练得金刚不坏了啊你!”

    说着话,他带的人里却呼啦啦涌出来一群,当地跪倒:“三爷!”

    打头儿的正是老董。

    秦煐一愣,惊喜交加,忙甩开彭吉,上前一步亲手把老董扶了起来:“不是说你们去四处找我了?怎么还跟安贞哥一起来了?”

    老董的眼眶一湿:“我们遇上了净之小姐的人。他们说我们背后必定被人缀着呢。若是寻不到三爷还则罢了,若是寻到了,反而会给三爷带去追兵。所以让我们还是回武州。路上遇到了小伯爷,听说三爷怕是要到洮州,我们就厚着脸皮跟了来了。”

    又是她安排的啊……

    秦煐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辉,嘴角勾了勾,点点头。

    “话说,你那准王妃呢?我爹和曲伯爷接着她的口信儿,当时脸色就变了,直接把我发了过来不说,还让我带了三百亲卫。你让我见见那位沈净之怎样?”彭吉好奇地凑了过来。

    施弥和沈信成在一边本来挺高兴地看着,闻言脸上都是一寒。

    我们家的大小姐,是让你当猴儿看的吗?!这位彭小伯爷要好生修理一下!

    “你?太丑,拒见。”

    秦煐“温和”地把他的脸一把推到一边去。

    “我这样的还丑?!那谁才算不丑!?”彭吉几乎要跳起来。

    秦煐也不说话,回手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来,跟我比。

    你有我帅,再来说自己不丑的话。

    彭吉噎住。

    旋即一口呸出去:“不要脸!”

    众人都轻轻地笑了起来。

    嗯,翼王殿下虽然的确比彭小伯爷要帅,但这个举动还是有些不要脸。

    只有隗粲予,一边笑,一边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秦煐,目露欣赏。又看了看彭吉,转开了目光。

    这个招数虽然不要脸,但一则明告了彭吉那是自己的准王妃,让他放尊重些,二则却没有把沈濯推上风口浪尖,甚至都没有让她的任何形象和评价出现在人前,最后,没有人感受到拒绝的尴尬,而只是哈哈笑着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脸皮上……

    翼王殿下啊,可是真练出来了。

    不错,很不错,非常不错。

    “那这封信你转交吧。我爹和曲伯爷写给你那未婚妻的。”彭吉也是个绝对上路的人,索性把信使的任务交给了秦煐。

    秦煐眉梢一动,从彭吉手里拿了信,问:“很急?要回信?”

    彭吉肃然:“立即就要。”

    秦煐一点头,回头温和告诉施弥:“还请使君招待小伯爷,我去跟净之交待一声。”

    呃?这是要明目张胆地进内宅见未婚妻啊?

    然而,又让人如何拒绝捏?

    施弥只得颔首:“王爷请。”

    一面命人请彭吉去盥洗,又命备茶点等物。

    秦煐则长驱直入,到了二门外,命人进去:“跟净之小姐说,我找她。武州有信来,立等回音。”

    过了没一会儿,沈濯领着玲珑走了出来,神清气爽,一看就恢复得不错。

    秦煐含笑看着她,直接无视了玲珑的存在,忽然伸手虚虚一比,从沈濯的头顶划到了自己的胸前:“原来你比我矮这么多。”

    这个,人!!!

    沈濯气得险些跳起来,凶巴巴地问:“武州的信呢?”

    秦煐笑一笑:“你看信回信总得要桌椅啊!”左右看看,问她:“咱们去哪儿?”

    沈濯气鼓鼓地瞪着他,哼了一声,才一转身,前头引路,带着秦煐去了二门以内,挨着围墙的一所小小院落:“这是我姑父的小书房。”

    这个小书房倒是与沈信言的书房很像,简单得很,两架书,桌椅,如此而已。

    两个人在桌子两边对面坐下,秦煐才把厚厚的信封递过去:“彭吉送来的。说要见你,我没让他见。我猜着,你大约也不想见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二傻子。”

    ……堂堂的小伯爷,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二傻子?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把他介绍给我?让我嫁给二傻子你很开心吗?

    沈濯一肚子的牢骚没法说,只好低头看信。

    一目十行地看完,沈濯的眉心微微蹙了起来。

    “有什么事么?”秦煐侧头看她。

    沈濯把信递给他,然后解释道:“接到你的那天,我给各处去了信。唯有二位伯爷处,是人传的口信,没敢落纸。”

    说着,看了玲珑一眼。

    玲珑会意,立即便走了出去,将书房的门推开,自己守在门边,警惕地往四周看着。

    这样一来,秦煐和沈濯两个算不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显示坦荡。同时也防止了有人偷听。

    “我们一直不知道沈簪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即便到今天,我仍旧不太清楚,沈簪究竟是谁派来的。所以,我将我家姐妹之间的恩怨告诉了二位伯爷,并请他们在这件事上不要掉以轻心。因为冯伯爷既然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收了族妹做妾室,并将族外甥女当了嫡亲女儿养,就说明他本人在世俗道德底线等事上,不会有什么概念。

    “但是他这么多年默默镇守西北、家国大义上不曾丝毫有亏,这就说明,他心中有一道线。我个人认为,这道线是肃国公。所以,在他那里,应该是唯肃国公之命是从。

    “我想提醒二位伯爷的是,在吴兴我信美伯和万俟叔叔遇袭时,那守将恰也是肃国公的人。所以,肃国公对国朝,或者说,对大秦皇室,究竟有没有什么心结?

    “这件事,我不清楚。但我想,二位伯爷应该能知道一点。我请他们回忆这个,并告诉我答案。

    “因为,你遇袭的事情,万一不是沈溪做的,那就只能是肃国公。

    “可万一连肃国公都没有动机,这件事,就麻烦大了。

    “只要是已知的,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都好办。但如果是未知的……”

    沈濯静静地看着秦煐。

    “那西北这一仗,我不建议轻易动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