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四八六章 绞尽脑汁也要留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濯使出了出神入化的赖皮神功,也不跟沈讷歪缠,也不跟施弥讲理。反正就是一门心思地窝在厨房里,指挥着丫头厨娘们给施骧做好吃的。

    看看都过了两个时辰,将近晚膳时节,施弥请了在外头安顿的秦煐、朱凛、沈信成和沈典等人一起来家里。一打听:沈濯还在厨房没出来!

    施弥受不了了,亲自去找沈讷,责备道:“净之还伤着,又是千里之外从京城来的。不管这孩子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又没坏心,贪玩难道还是错了?谁这个年纪不贪玩呢?你是当亲姑姑的,怎么能让她这样劳累?何况还有亲戚故旧们看着!”

    沈讷哭笑不得,辨道:“她就为了不让我跟她讲道理,就为了不回京,所以才躲在厨房。丈夫,我难道还不会疼孩子的?你太也小看我。”

    秦煐早就小声交代沈典绊住朱凛,自己则厚着脸皮地一路进了内宅,听见这话,笑了笑,出声道:“这样啊,那我去喊她吧。厨房是吗?”

    沈讷吓了一跳,忙回身看见竟是秦煐,慌得便要行礼。

    秦煐却连头都不回,挥了挥扇子:“小沈夫人万莫多礼,我是晚辈呢……”

    余音袅袅,人已经进了后宅,循着味道直奔厨房。

    待到了厨下,就听见沈濯清凌凌的声音朗朗指挥:“菜不用多精致,味儿得足足的。啊,山药骨汤里该放盐了!

    “那个红烧狮子头是江南菜,一会儿给骧儿和典哥放跟前。他俩肯定好久都没吃到了。

    “那个菠萝饭是最难得的,你们可不许乱来。小姑父大约离了西南就没吃过了。酸酸甜甜的,小姑姑肯定也爱吃。分两份,一会儿各搁他们俩跟前一份。

    “啊啊,还有那个酸汤鱼,我尝尝我尝尝……嗯,虽然还是差点儿意思……唉!也没法子了。这个搁小姑父那里。

    “这个菜啊……这个菜,嗯,这个菜,也分两份,姑姑跟前放一份,那谁跟前放一份……”

    轻笑声响起,施骧迷茫地问:“哪个?谁啊?”

    厨房里轰然笑了起来。

    还有沈濯故作镇定的声音:“啊,还有,那个鸡块炖土豆好没好?”

    秦煐站在窗下听着,扬唇笑笑,心里怡然自得。

    不由得暗暗猜想,那个菜,是什么呢?

    厨娘们进进出出,看见了秦煐却都不敢吭声。

    一时窦妈妈走了出来,迎面看着秦煐便是一愣,反应过来,忙笑着提高了音量:“王爷,您怎么走到这里来了?油烟火气的,熏坏了您!”

    厨房里一阵乱响。

    接着便是一静。

    秦煐挑挑眉:“使君在找净之,小沈夫人说,净之在忙着,叫不出去。所以我来看看,忙得怎样了?外头一大桌客人,她总该去梳洗一下。”

    沈濯气急败坏的声音立时便在厨房里炸了:“你管我梳洗不梳洗!这是你个外男来的地方吗?”

    没人回答。

    窦妈妈走进厨房便看见双手叉腰效母老虎一般鼓着腮的沈濯,又好气又好笑:“翼王爷说完就走了,没听见您嚷嚷!”

    接着便有个管事妈妈走了进来,笑眯了双眼:“我的好小姐,您就别忙了?快跟着奴婢去换身衣服歇歇。外头客已经齐了。”

    沈濯看着她,换了笑脸:“狄嫂,怎么是你?”

    狄嫂一愣,随即激动起来:“奴婢在京时可没福气跟小姐您跟前回过话,您怎么知道奴婢的?”

    窦妈妈呵呵地笑。

    玲珑忙推着沈濯往外走,咯咯笑:“家里上上下下,哪有我们小姐不知道的人?那回您那样威武,窦妈妈可狠狠地夸了您一通呢!”

    ——这狄嫂正是帮着沈讷吓唬老鲍氏的那位自称女牢子的纤娘,事后得了窦妈妈亲自双手送上的赏赐和大大的褒奖。

    狄嫂心下感慨,忙笑着领路,引着沈濯去盥洗换衣,然后去了前厅。

    一餐饭自然吃得人人大赞。

    施弥简直是两眼放光地看向屏风那边,一叠声地问:“净之怎么会做西南的菜色?除了这两个,可还会别的?”

    屏风这边一桌,只有沈讷和沈濯两个人。

    沈讷且瞪她,低声道:“你做再多,也休想买转我。最多等你伤好,便给我立即回京!”

    却是再也不说让她翌日便走的话了。

    外头秦煐心满意足地把面前的一碟糯米桂花藕全部吃光。

    朱凛嘲笑他:“大男人家家的,怎么这样爱吃甜食?”

    隗粲予怜悯地看着他:“翼王殿下的生母先吉妃娘娘是嘉兴人,这是那边的名吃。宫里做的,怕是没我们小姐做的地道罢?”

    秦煐笑着点头:“是。家姐最爱吃这个。想必净之是做了孝敬小沈夫人的,我也跟着沾个光。”

    这个,到底是谁沾谁的光?!

    朱凛脸色越发臭了。

    沈典笑着宽慰他:“我倒是跟小侯爷一样,喜欢吃肉的。净之知道我们爱吃肉,瞅瞅这一大碗火腿炖肘子,真好吃。”

    沈濯在里间,捧着山药骨汤小口地喝,讨好地对沈讷低声道:“小姑姑,我保证乖乖的。每天都给骧哥儿做好吃的。半个月内,管保让他长高一指、长胖三斤,怎样?”

    沈讷横她一眼,不作声。

    沈信成则在外头公开坦荡地对施弥道:“我这几日已经看好了几个位置,明儿个得让隗先生和净之帮我去掌掌眼……”

    “不急,不急。净之的伤要再养一养。我呢,也得跟你在洮州再踏看一下。铺子什么的,小事耳。重点是,该做哪一门的生意。”隗粲予拉长了声音,摇头晃脑。

    沈典看了看沈信成,小心地问隗粲予:“隗先生,二叔和施姑父都忙得很,我的功课……”

    隗粲予立即点头:“今晚我歇一歇。明天一早,你拿着功课来找我。这是比甚么都紧要。”

    沈讷忙挺直了身子,对着屏风外头出声道:“不知先生能否也帮骧哥儿看一看?”

    隗粲予呵呵地笑:“在下是净之的西席。教一个也是教,教一群也是教。都来吧。”

    施弥大喜,忙离座长揖:“我忙得不可开交,小儿可就全托付先生了。”

    沈讷也高兴极了,忙要重新安排隗粲予的住处。

    沈濯眨眨眼,细声细气地开了口:“隗先生可是我的西席,我走哪,他跟哪……”

    沈讷二话不说,一个暴栗敲在她脑门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