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四五六章 赌(中)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彭绌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秦三那小混球,贼也贼、滑也滑、不要脸也真能豁得出去了,但论到心狠手辣,论到滥杀无辜,你便把我祖坟都铲了,我还是那句话:老子不信!”

    曲好歌捻须沉吟,想了一会儿,方道:“他姐姐是个极有心机的人,你看他如何?”

    彭绌哼了一声,斜他一眼:“就觉得你儿子好,就觉得让你儿子着迷的女子就是狐狸精,所以二公主那样深宫中艰难求生、还得护着弟弟的女子,有些心机就是错了?我告诉你,他姐姐把他护的太过周全,那孩子看着是个聪明蛋,其实就是个傻子!”

    说着,一指只敢站在旁边当泥塑的彭吉:“瞧见我们家这个傻儿子了没有?跟他差不多傻。”

    彭吉一脸无辜。然而又立即点头如捣蒜:“我们俩半斤八两。”

    ——老爹可是为了救秦三!

    曲好歌默然下去,过了一会儿,又点点头:“那个兆字四十八号,加派人手保护,送入京城吧。”

    彭绌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捶着桌子大喊:“知道他在撒谎你还送他入京!”

    “你那心爱的秦三爷肯定能活下来。到时候京里对质,多有趣。”曲好歌轻描淡写。

    “那若是秦三还没进京,那厮先被灭口了呢?”彭绌气得都要跳到桌子上去了。

    曲好歌好笑地看着他,摇着手里的折扇:“一向仙风道骨的彭伯爷,怎么这些年闲得,竟惫懒成了这幅模样?”

    顿一顿,开口截住彭绌几乎要上天的发飙:“照你所说,陛下心里非常有这个儿子。那这个言之凿凿污蔑他心爱儿子的人,陛下会轻易让他被人杀了么?你也太小看如今在朝的圣天子了。”

    彭绌一愣,愣愣地重又坐了下来。

    两个人正对坐商议,外头守卫进来,低声禀报:“抓了一个奸细,身手极好,辩称是自己人。”

    彭、曲二人对视一眼,令押进来。

    须臾,五花大绑的简伯被推搡了进来,一看两人,眼睛大亮,跟见到亲人一般,痛快地往大帐的地上双膝一跪:“简大见过二位伯爷。”

    简大?

    这名字怎么有点儿耳熟……

    曲好歌皱起了眉头。

    “小的原先是老清江侯爷的亲卫。”简伯看着曲好歌,笑得合不拢嘴。

    曲好歌恍然大悟:“你们一行十八个人,你最小。简大是他们的玩笑话——你怎么……你是跟着沈家的车队来陇右的?!”

    不愧是大秦朝最聪明的将军之一,脑子稍微一绕,就想到了简伯的来历。

    简伯痛快地答是,又笑道:“小的还知道一些消息,原本也没机会跟二位伯爷禀报。这一时疏忽被抓了来,倒好了。”

    彭吉多乖觉的人,忙上前去给简伯松了绳子。

    简伯倒是十分门儿清的规矩,叉手道谢,却一步都不上前,直接欠身说正题:“小的被清江侯小姐送给了沈小姐为奴。如今是沈小姐的下属。因翼王出事,沈小姐急了,令我出马打探情况。机缘巧合,倒是真知道了一些事……”

    真真假假含糊过了前情,简伯郑重把秦煐在合川被截杀的事情说了,又低声把沈濯已经令人把他们“意外”抓住的两个活口丢给了建明帝派来寻找沈濯和秦煐的侍卫的事也说了。

    犹豫片刻,把声音压得再低些,道:“另外,郢川伯族里,跟净之小姐有些旧怨,就怕会牵扯到翼王身上……”小心地暗示了一下。

    彭绌皱了皱眉便想到了,眉一挑,顺口道:“这沈家二房还真是不肯消停啊……”

    见曲好歌和简伯都看他,索性把前头刚下船就遇见沈簪的事情也告诉了出来,又长吁短叹:“那次的事情我和翼王都写了密信给陛下。结果两个信使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曲好歌沉吟不语。

    他在心里将这些琐事一一排了出来,发现,似是于大局并无影响,便搁在了一边:“罢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

    简伯有些急。

    看来,有些话不说明白了是真不行!

    可是,毕竟是沈家的私事……

    彭绌看着他一脸的纠结,心中一动,笑着试探道:“你们小姐现在哪里?你要不要把沈簪的事情告诉她一声?”

    简伯怔了怔,大喜,忙求恳道:“小人正要上禀二位伯爷,是不是能让小人……”

    彭绌不等他说完便挥袖:“安贞亲自送他出去,给他块牌子,别回头再让人逮住了!”

    简伯兔子一般便蹿了出去,彭吉险些便连踪影都看不见了。

    曲好歌又好气又好笑:“你还真当那沈净之是回事儿了?小姑娘家家的……这必是去问他们家那个跟来的卞山隗生了。”

    “拉倒吧!若那小姑娘真是个棒槌,秦三那样眼高于顶的人,他姐姐那样会审时度势的人,北渚隗生那样根骨清奇的人,会都不约而同地看上了她?

    “朱闵那家伙看起来傻瓜一个,其实心里有数着呢!他爹一共也没给他留下几个有本事的人,简大这种的,会轻易送给了那小姑娘当下人?”

    彭绌哼了一声,有些嫌弃地看着曲好歌,“就算是你,不也是不肯跟着外头那些蠢货称呼沈氏女,而是索性叫了一个还没及笄的小姑娘的表字?”

    曲好歌摆摆手不吭声了。

    他心里当然知道这个沈氏女沈净之的本事!他甚至知道算计他儿子的,有可能不是临波公主本人,而是沈净之主使。

    但他始终觉得无法置信。

    除了本朝太祖,这世上还真有生而知之的人不成?

    尤其还是个女子……

    曲好歌心中轻轻一动。

    要不要,赌一把?

    ……

    ……

    岷山里。

    风色哭得既痛且恨。

    他们多么艰难才越过了数百里岷山,结果呢?不过是贪图了一碗清汤葱花汤饼,竟然就撂下了一位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秦煐的脸色黑得锅底一样。

    “殿下,咱们往哪里去?咱们已经露了相……去洮州的路只怕也阻住了……”仅剩的护卫一脸茫然绝望。

    是。

    既然发现了自己果然活着,那就必定会从几个方向堵死自己。

    洪和、岷县、武州,甚至往回走——

    都不行了。

    “老子可是刚订了亲,媳妇还没娶到手,老天肯定不能绝我!”

    秦煐低下了头,紧紧地咬着牙。

    风色神情一动,连忙抬手胡乱地擦了泪:“殿下,咱们吃汤饼时,属下好似听见有人在嚷嚷,说您遇难之前,王妃,出京游历?还说是要来西北,去洮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