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疯妃传 > 第四五一章 一锅粥和一锅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秀书网] https://www.xiumb.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到消息的沈家,果然那三个病情才刚好了没几天的人,又重新一头躺倒;而且,还加上了一个孟夫人和一个北渚先生。

    韦老夫人哭得最情真意切,理由也最尽情不可说:“若这消息确实,我微微尚未及笄便成了望门寡!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沈信言焦头烂额。

    建明帝又急诏他入宫。

    沈信言火了:“中使去替我回一声陛下,我家里一团糟,起因却是他家里那一团糟。请陛下先把他家收拾好,臣子我,也先把自己家收拾好。一屋不扫,怎么扫天下?齐家做不来,拿什么治国?我现在辞官的心都有。入宫?去不了。我病了。气的。”

    一向温和的人发起脾气来,连来传话的小黄门都吓得缩着肩,连声应着,一道烟儿跑回去,战战兢兢地先偷偷告诉了绿春。又求:“祖宗爷,这话可让我怎么回陛下呀?如今正看什么都不顺眼,别回头再看我脖子不顺眼……”

    绿春想想这事儿就糟心,叹口气,让小黄门去了,自己去回建明帝。

    建明帝果然恼怒更甚。

    绿春抱着塵尾,唠唠叨叨:“二公主、鱼娘娘,甚至太后她老人家,听了这话都倒下了。沈家听说现在也是满院子的药味儿。这事儿闹的!真……”

    “真他妈烦!”建明帝一巴掌狠狠拍在御案上。

    “沈氏女呢?”想了半天,建明帝忽然问起沈濯。

    绿春拧了会儿眉,道:“听说正日夜兼程往洮州赶……”

    建明帝剑眉一挑,怒道:“她没听说三郎的事?”

    “听说了。好像接到消息的当天就近住下,没有赶路。但是购进了好几匹骡马,第二天绝早启程,往洮州方向走了。”绿春也觉得有些不解。

    “按说当时她离武州更近,老奴也闹不明白,她为何不赶紧去武州找彭伯爷问清楚事情的经过。”

    建明帝思忖许久,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除非,剑南道里,信言当年的旧人们,给她递了更确切的消息……”

    绿春一呆。

    “老家伙,你给朕说实话:昨日在东宫,你劝朕不要跟皇后翻脸的那些话,是你自己想的,还是旁人教的?”建明帝满脸怀疑地看绿春。

    绿春的双肩也缩了起来,跟刚才来传话的小黄门一般无二,怂成了一团:“是,是刚听说消息后,沈侍郎告诉老奴的……”

    建明帝哈地一声,手指狠狠地在御案上一敲:“所以!”

    绿春吓得一抖,噗通跪倒:“老奴该死!”

    建明帝狠狠地翻他一个白眼:“滚起来。”看着绿春小心翼翼、双膝打颤地爬了起来,方低声笑道:“这必是信言得了那边的消息,三郎只是生死未卜,那尸首,定不是真的!”

    我的,天……

    这样也可以?!

    绿春呆了一呆:“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来告诉陛下?还令陛下如此思虑忧心?”

    “信言怕是也不敢确定,三郎是不是真的还活着……”建明帝想到自己那个俊秀无匹的儿子,就觉得鼻子发酸,就觉得无颜去见地下的吉妃,“他大概是不想让朕空欢喜一场罢……”

    绿春呆滞地看着建明帝的侧颜。

    翼王到底是死是活咱家不知道,他这帝宠究竟是真是假咱家也不知道,但是沈侍郎,却是妥妥的陛下最宠爱信赖的臣子,这是绝绝对对没有半分假话的!

    ……

    ……

    沈信言费劲唇舌,一一地去了沈恒、韦老夫人和罗氏的床前解释:“翼王应该仍活着,雁鸣已接到了微微的信,让他留心治下,说也许翼王殿下会去寻求雁鸣的庇护……”

    三个人再怎么不信,但一听到沈信言搬出了沈濯,终究还是莫名地都心安下来。

    这边假装病倒的北渚先生也忙着安抚好了孟夫人,又通过西市送了消息入宫劝慰临波公主。

    陈国公府、清江侯府和水部郎中府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来见沈信言。

    沈信美、朱闵、欧阳堤三个人还是头一遭这样齐整地聚在沈府,不由得都苦笑摇头。

    待听了沈信言的解释,彼此都松了几分心思。

    沈信美更是端了笑容出来,道:“信芳飞信府里,说兰州军已经动起来了,朱小侯爷更是亲自跑去了岷州。放心吧,净之和翼王都不会有事的。”

    沈信言蹙起了眉:“兄长为什么也开始称呼净之这个字号了?”

    沈信美看了朱闵一眼,笑道:“你家闺女临走前,不是去各府转了一圈儿么?各自都送了礼物,不仅有吃食,还有各种器物。吃食的盒子上、器物的底部,都镌刻了净之二字做标记。我们都奇怪,各自问孩子们,还是听她们说,这是濯姐儿的表字。”

    “她就爱这些东西……”沈信言叹了口气。

    欧阳堤岔开话题:“此次东宫和翼王都闹了事情出来,倒是卫王府,风平浪静。”

    朱闵冷笑:“是啊!看来,那位穆长史,可是够有本事的啊!也不知道太子爷如今会不会后悔当初袖手旁观,就那样把穆跃踢出了东宫。”

    “我倒是听说了另一桩事,正要来问问信言。”沈信美却不肯这样背后议论皇子们。

    众人会意,看向他。

    “听得说,净之前脚出京,翼王府里那位白衣长史,后脚就要嫁妹?”沈信美看向沈信言的目光中有一丝笑谑。

    说到这里,连朱闵都忍不住哈哈笑:“这长史听说是净之从吴兴挖出来,却被翼王抢了去的?这怎么一副帮着净之肃清王府的架势?”

    沈信言却皱起了眉头:“那章氏女心机深沉。我听说,她去了大通的那个佟府,与佟家大小姐交情莫逆。这回章生强行要嫁掉她,她不大闹一场,我是不信的。”

    欧阳堤有点反应不过来:“章?”

    朱闵嘴快,交代了一下章扬、章娥兄妹的来历,冷笑道:“这个章氏女,若是能让她得了机会攀附上什么人,怕不得也是个能搅烂一锅好肉的主儿。”

    沈信美看着明显不自在的沈信言,露出一丝玩味笑容:“听说,章氏女跟她兄长提出的嫁人条件,就是允许她出去算一个上上大吉的日子。你们知道她算来的这个日子是哪天么?”

    另外三个人脸色一变。

    “昨天。也就是,黄良娣病逝的第二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