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 第一千两百五十六章 外放?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一旁的人听了,都羡慕的看着宋重锦,也不知道这卫国公世子是走了什么运,居然被秦博涵看入眼了。

    就连顾子楷,等到避开人了,也偷偷的踢了宋重锦一脚,笑道:“说来你也没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好歹我也是本科的探花郎,怎么秦大人倒是对你另眼相看了?”

    以前两人在荆县,说开误会后,本就惺惺相惜。

    这知道宋重锦就是自己的表妹夫后,顾子楷在他面前也就越发藏不住那自己真实的性子来,压根没有外人眼前的所谓的翩翩风度,反倒经常开些玩笑。

    宋重锦知道他的这习惯,也就一笑就过去了。

    倒是顾子桓听了顾子楷这话,忍不住嘲笑道:“也就只有姑娘家才喜欢你这白面书生的模样,咱们男人间,肯定还是更欣赏表妹夫这般英武的男子。你也就糊弄糊弄外头那小姑娘吧!”

    顾子楷听了也不恼,只笑:“我知道三哥是嫉妒我呢,谁让三哥中进士当年,文不及当年的状元郎,美貌不及如今的朱侍郎——”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子桓一把捂住了嘴,狞笑着拖出去了。

    顾子杭摇摇头,懒得理会那两人,带着宋重锦介绍一些同辈和朝中同僚认识。

    外人见了,也不得不感慨宋重锦的好运道。

    顾家这认亲会,从中午一直热闹到了晚上,其间还有宫里的娘娘也赏下东西来,更添喜气。

    到了晚上,宾客才散去。

    王永珠和宋重锦跟着卫国公府的马车一起回来,累了一天,也没力气说话,都歇下了。

    第二日一早,宋重锦就吩咐人准备了礼物,去秦府拜见秦博涵。

    因着他如今是卫国公世子了,出门也再不能跟以前一样,宋弘将自己身边的亲兵拨了四个给宋重锦,让贴身跟着,以保安全。

    宋重锦倒是想推辞,可宋弘说这才是世子出门该有的配置,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秦府门口的看门人,早就得了吩咐,见了宋重锦,就恭恭敬敬的将人给请了进去,四个亲兵倒是想跟进去,被秦府的人不卑不亢的给请到了偏院喝茶。

    这四个亲兵跟随宋重锦多年,也算心腹,见多识广,知道这秦府可不是别家,容不得他们放肆,也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去了。

    宋重锦跟着秦府的下人一路径直到了书房,下人禀告了一声,里面传来秦博涵的声音:“请卫国公世子进来——”

    下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宋重锦整理了一下衣服,踏步走了进去。

    秦博涵今日看起来还算清闲,正坐在书案边,拿着一卷书在看,听到脚步声,也没抬头,只抬手示意宋重锦坐下。

    就有下人悄然没声的上了茶水,然后又静悄悄的退了出去,还关上了门。

    宋重锦不敢打扰,只得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秦博涵慢慢的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手中的书卷不说话。

    好一会,秦博涵伸手去端茶,才放下手中的书卷,看了宋重锦一眼:“你这次倒勉强没给齐家丢脸。”

    宋重锦听了这话,忙起身束手站着。

    不知道为什么,在宋弘面前他都没这么拘谨,在可秦博涵面前,总是让人有些放不开。

    “学生资质愚钝,让大人失望了!”

    秦博涵喝了一口茶,“你生长在山野,就算有几分齐家的血脉天赋,可开蒙太迟,又遇到那样一个开蒙师傅,就是良才也经不起这样挫磨。虽然后来许由去了,可到底是耽误了。”

    “偏偏许由也是拎不清的,当然,若是他太拎得清,当年也不至于那么多人,就他逃脱了,还转而就投到了宋家门下!”

    “目光短浅之极!若是他当年看出你的天赋后,一心培养你走正道大道,别乱搞些什么情报,什么消息铺子,你又岂止会是今天这个成绩?”

    “放着好好的大道不走,走这些旁门别道,终究落了下乘!要知道,世间万物,宁可直中取,勿要曲中求。手段用得多了,就会过分依赖,将来行事就带着诡邪之气,终难成大事!”

    不过寥寥几句话,却让宋重锦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他眼底深处的迷茫和挣扎瞬间散去,眼神透出亮光来,定定的看着秦博涵,好半天,才行了个大礼:“谢大人点拨!”

    秦博涵微微点头,到底还是个可造之才,只略微一点拨,就清醒过来了。

    倒也没浪费今日这般口舌。

    态度也温和了下来,示意宋重锦坐下,又关心了几句,分析了一回他的试卷上的不足,提点了一二入朝的规矩。

    宋重锦一一都领了,本以为秦博涵让他过来,也就是提点这些,没想到,那边沉默了一会,又说起他入翰林院的事情来。

    “你这次被授为翰林院检讨,前日已经去翰林院那边办理入职了吧?”

    宋重锦点点头。

    秦博涵沉吟了一会,似乎在考虑如何开口,好一会才道:“你做好准备,近两个月之内,你可能会外放!”

    简直是凭空一道雷。

    宋重锦一时都愣住了,这从来进入了翰林院的,起码都要熬上三年,才能确定,是继续在翰林院,或者调到别处去。

    还从来没听说过,才入职不到两月,就要被外放的。

    “外放?外放去哪里?是只我一个人?”宋重锦很快就冷静下来,看着秦博涵。

    秦博涵点点头:“前日,陛下召见我,言谈中似乎有此意。外放的地点,是当年齐家的流放之地——”

    宋重锦的瞳孔一缩。

    齐家的流放之地?

    不知怎么的,宋重锦突然想起那个金质小印来!

    秦博涵不知道宋重锦心里想什么,不过他分析道:“此番将你外放,恐怕还是跟齐家当年的事情有关,就是不知道陛下到底有什么打算!当年齐家出事蹊跷,其中恐怕有不少隐秘。”

    “这事虽然陛下只是露了个口风,但是我看十之八九是定了。你也别想着回去跟卫国公说,想将此事解决。陛下此人,心性坚定,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绝无更改之意。”

    “你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寻一下当地的风俗人文地理县志什么的,也好有个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