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秀书网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658】情以势压人
    第二天早上林轩醒来要较往常更早些,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穿衣起床,看了一下时间后,躺在床上怔怔地出神,却忽然听到外面有说话声,似乎是爸妈在争吵着些什么,相隔久远而又烙印极深的记忆让他在那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确认了一下自己是清醒着之后,他换上衣服,踩着脱鞋打开了房门,听到后妈姜雅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过来:“小点声,他们两个还在睡呢。”

    然后是林义的声音,似乎情绪很暴躁,说了声:“睡个屁还睡,他们睡得倒安稳……”

    一边说着,声音自厨房往这边来,林轩走出房门,迎面正见林义骂咧咧地往外走,父子俩四目相视,林轩的眼神平和镇定,并没有出声,林义则仍能看出余怒未消,目光与林轩只是一触,就移开了目光,径直从他面前走过,到家门前把门打开又“嘭”地一声关上,响动很大。

    林轩对他的态度并不在意,只是担心会不会吵醒小妮子,走到厨房门前,姜雅大概刚把粥煮上,在切从老家带来的奶奶腌的咸菜,刀工熟练而精细,把咸菜疙瘩切成齐整的细细的丝,然后放进水盆里,看起来并没有受林义的情绪影响,动作娴熟流畅,很是赏心悦目。

    林轩问道:“妈,你们吵架了?”

    姜雅回头瞪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的事情。”

    林轩干笑道:“没事,哪有夫妻不吵架的?而且我爸这个人最没记性也最没脸皮的,等会您打个电话,保管他就屁颠屁颠的回来了。”

    姜雅没好气地道:“有你这么说爹的吗?又不是跟我生气,我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吗?”

    林轩讨好地笑道:“这不是我打电话会挨骂嘛,只好求您了。”

    姜雅道:“求我也没有用,别在这贫,赶紧洗脸去。”

    林轩只好灰溜溜地滚去卫生间,走过客厅时刚好见小妮子裹着厚厚的棉睡衣,睡眼惺忪地从房间走出来,这时距离两人平常起床时间还有一会儿,她显然是被林义刚刚关门那一下给吵醒的,晚上早睡几分钟或许不明显,但早起几分钟无疑是很要命的,迷迷糊糊地望着林轩,丝发披肩,娇庸可爱,口齿不清地问道:“怎么啦?”

    林轩道:“没事,陪我刷牙去。”

    姜浅予翻了个白眼,抱起走到脚边的呆呆走到沙发前坐下来,估计还没睡醒,呆呆把脑袋凑过来,林轩觉得她多半当成是把呆呆当成自己了,居然“嗯——”地凑上去,在呆呆的鼻子上亲了一下。

    跟猫吃醋太掉价,林轩撇撇嘴说了声“牙都没刷,也不怕熏着呆呆……”就去了卫生间,洗漱完毕,再出来时,见小妮子抱着个枕头,歪倒在沙发上睡得正香,呆呆蹲在一旁舔着小爪子抹脸,于是左右看看,在她旁边坐下来,俯身凑到她唇上结结实实地亲一口,这才觉得心理平衡了不少,转瞬又觉得自己好像跟呆呆简洁接吻了,有点亏。

    小妮子睁眼望了他一眼,嗔了声“讨厌”,然后爬起来,眼睛半睁不睁地走向卫生间,到门口时很突兀转过头来,见林轩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这才重新转身进了卫生间。

    林轩嘀咕了一声“小人之心”,走到阳台舒展着身体,东方天际朝阳绚烂,似乎在昭示着未来生活的美好幸福。

    林义终究没有回来吃早饭,林轩打电话过去,他只说了声不在外面吃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林轩并不觉得意外,跟姜雅说了声后,她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说了声知道了,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失望。

    林轩明白她失望什么,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讲,林义这个时候躲着,把所有的问题与为难都推在她的身上,总归不是一种有担当的行为。

    这些年来姜雅自然不是不明白林义的性子,林轩甚至有时候会不无恶意地想,姜雅或许早就察觉到了林义性格中的软肋,而她之所以依旧选择嫁给了林义,未尝没有这方面的缘故。

    ——从模糊得知的只言片语里判断,小妮子的生父沈鹤是一个很“有主见”且颇为强势的人,当初与后妈婚姻破裂,两个人互相之间不愿退让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而林义与姜雅,一个优柔寡断,一个外柔内刚,多少形成了性格上的互补。

    这些年来林义与姜雅的婚姻,生活与感情都称得上是颇为和睦,但林义多少是有些妻管严的,不过姜雅极懂得拿捏分寸,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林轩不至于蠢到去搀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何况他也觉得林义就该被人管着才行。

    早饭是南瓜粥油饼和咸菜,姜雅还把一部分咸菜切碎炒了鸡蛋,味道不错,林轩很诚心地夸赞并且虚心地求教该怎么做,小妮子也是一副胃口大开的模样,很默契地一块恭维老妈。

    姜雅好似没有察觉到一双儿女的小心思,反应很平淡,吃完饭后林轩主动收拾碗筷,她也很淡定坐在那继续看电视,顺便吩咐要跟林轩一块献殷勤的小妮子,让她趁着天晴去把被褥拿去阳台晒一晒,自己则倒了杯热水,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很有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范儿。

    林轩和姜浅予原本只是想着表现一下,让老妈看着两人顺眼一些,不至于心烦,结果被姜雅这样一衬,倒显得两个人都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在赎罪一样,感觉怪怪的。

    林轩刷了碗筷,收拾干净,然后帮小妮子小妮子把一些要晒的衣物都拿去阳台,姜雅就一直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好像全然无视了旁边进进出出的两个人,等林轩给盆栽浇了水,小妮子连呆呆的小窝都给重新收拾了一遍,还在问有没有别的活干的时候,她才终于开口了,说道:“表现完了就歇一会吧,用不着像第一次到岳父岳母或者公婆家里似的那么卖力。”

    姜浅予红了脸不吱声,林轩尴尬道:“没有没有,这不是假期快结束了嘛,趁着还在家,多少尽点心意对不对?”

    姜雅叹了一口气,道:“行啦,行啦——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不用藏着掖着的。”

    林轩立即摇头道:“没有,您说什么我们听什么。”

    姜雅瞥了眼蹲在阳台门口逗弄呆呆的姜浅予,似笑非笑地道:“是吗,我让你们现在就分手也听?”

    林轩嘿嘿嘿地干笑了几声,道:“哪能啊,我跟浅浅就指望着您主持公道呢?”

    姜雅道:“你们遇到什么不公了吗?”

    林轩点头道:“当然啊,我爸。”

    姜雅未置可否,没有接这个话茬,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

    林轩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指哪方面?”

    姜雅瞪他道:“你说呢?”

    林轩讪讪地在沙发上坐下来,道:“这个……不用什么打算吧?又不违法,只要您跟我爸同意,别人也管不着,就算是曝光出去,网络上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对这种事情也不会多苛刻。”

    姜雅定定地看着他好一会儿,又转头问姜浅予:“你也这么想吗?”

    姜浅予扭过头去,小声地咕哝道:“您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

    姜雅重新看向林轩,道:“你觉得就我跟你爸会反对是吗?”

    林轩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在您面前我没有必要说假话,我最亲近的人,只有您跟我爸,还有浅浅。”

    姜雅叹道:“你有爸妈,我也有,你爸也有,这些人的态度哪能是说不在意就不在意的?何况你爸这关就没那么容易过去,还有我那天跟你们说过的话,你们真的认真考虑过了吗?人活在世上,就不要轻易地说什么不在乎旁人眼光的话,何况你跟浅浅现在都能算得上是公众人物,你该明白你能拿到俱乐部股份的缘故,资本在乎的是利益,职业电竞说是靠成绩,可成绩终究是要转化成为人气和名气的,怎么可能不在乎舆论?十五岁的你们就开始觉得自己长大了,一年两年后就会越来越觉得当初的自己太天真幼稚,再过两年,又会发现那时的自己同样好笑……现在你们两个还不满二十岁,浅浅你都还没成年,你们真的明白自己现在说的话,做的事,到底意味着什么,有多大的重量吗?”

    林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您说的,担心的,我都明白,但我是真的,很认真的,想要跟浅浅一直在一块,我昨晚也跟您说过,我想娶她,也会娶她,我想跟她在一起,也相信我们会一直在一起,请您也对我们有一些信心。”

    姜浅予原本一直蹲在阳台门口,假借着逗弄呆呆来遮羞,听到林轩这么讲,不觉得甜蜜,却只觉得莫名地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在地板上,呆呆大概不明白小主人为啥忽然间伤心起来,仰着脸喵了一声,见她不搭理自己,又人立起来,伸着小爪子往她身上扒拉,似乎想要安慰她一样。

    姜浅予抬起脸来望着老妈的背影,带着哭腔叫了声:“妈——”甫一开口,眼泪就决堤般滚落下来,哽咽着几乎难成声,哭道:“你干嘛这样逼他啊?我求您了,好不好……”
    本文来源:https://www.xiumb.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